深度

花蓮媒體之殤:我為什麼參與傅崐萁的「標案」?

「執行這個案子的時候,一直以為說是在幫花蓮人做功德。」「我跟你講,我傻、我笨,......我們就是小小的記者,從頭到尾就是最基層的,我們不敢去得罪任何人。」



106年度有3家平面、11家電視台記者參與標案;107年度則有1家平面,和10家電視台延續標案,其中10名電視台記者皆為連續兩年度得標。圖為花蓮縣政府大堂。 攝:陳焯煇/端傳媒

106年度有3家平面、11家電視台記者參與標案;107年度則有1家平面,和10家電視台延續標案,其中10名電視台記者皆為連續兩年度得標。圖為花蓮縣政府大堂。 攝:陳焯煇/端傳媒

電話那頭,嬰兒伊伊哇哇的聲音斷斷續續,應聲的人說話侷促不安,可能因為他回答的問題,是一起震動全國的新聞,更是他個人職業生涯的大麻煩。平日都是他訪問別人,如今輪到他自己成了記者追訪的目標。

他是涉入花蓮「記者標案」事件的其中一人,其實比起其他一同被指控的新聞同業,他已經說了不少話。「名單上」的其它人,大多是低調迴避,或者一口回絕:「這是我個人的隱私,不用對任何人解釋。」

儘管始終婉拒進一步受訪,但卻可以清楚地從他的講話字句中「聽見」他的焦慮。掛上電話前,他只留下了一句,「真的謝謝你的關心。」

花蓮前縣長傅崐萁主政時期的「縣政宣導平面素材資料庫蒐集建立」採購案──或者有評論者直接簡稱「收買記者案」 ──曝光後震動台灣媒體圈:一整個縣的商業電視台記者幾乎全被捲入風暴裡;屬於公共媒體的原住民台失守;即使行事最嚴謹的公廣集團,也有一位客家電視台記者坦承涉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龔雋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