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一帶一路下的中亞巴別塔:再次刮除、複寫的文字地景

身為歐亞大陸之間通道、國際地緣政治的敏感區域,中亞人民的「語言課」似乎永無休止的一天。


人們在吉爾吉斯的首都比什凱克的一個廣場上看報紙。 攝:Viktor Drachev/AFP/Getty Images
人們在吉爾吉斯的首都比什凱克的一個廣場上看報紙。 攝:Viktor Drachev/AFP/Getty Images

「我可以和你練習英語嗎?」

那是在柯卡爾多希經學院(Ko'kaldosh Madrasasi)前,就在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Tashkent)的市中心,一個打扮時髦的男子主動向我走近。他還沒自我介紹,就先開門見山說明來意。他像三個世紀以前,曾在這間經學院裡的學童一樣,對著我覆誦在英語課本裡學到的句型,告訴我他叫穆薩耶夫(Musaev),是個沙龍美髮師,有兩個女兒。我盡力回想記憶裡的英語課本,以二倍慢的語速回覆他。

最後,他遞給我一張名片,像接受顧客預約那樣,為我安排了一個時段。「明天,下午三點,你過來好嗎?我們可以繼續,練習。」

穆薩耶夫的美髮沙龍,位在帖木兒廣場(Amir Temur Square)附近。我按名片上的地圖尋路,卻被街上浮動的熱浪搧得暈頭轉向。這裡是烏茲別克的權力中樞,筆直的大道兩旁聳立蘇聯風格的政府大樓,卻沒有樹蔭。烏茲別克獨立後,獨裁的總統在首都大動土木;整頓後闊氣的塔什干,能不能配得上先祖帖木兒的威望難有定論,但肯定不適合攝氏四十二度的盛夏。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哈薩克 一帶一路 吉爾吉斯 塔吉克 烏茲別克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