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 深度 評論

甄希:復盤中期選舉,美國站在政黨重組的十字路口?

在政府停擺和人事變動之下,2018年中期選舉造成的地殼變動仍在隆隆作響,並對現行政黨體制造成深刻衝擊,這才是中期選舉對未來政治版圖的最大影響。


在一場場孤立具體的選舉的成敗得失背後,在民主黨和共和黨路線內的爭端正通過這一場選舉而得到展示。 攝:Kevin Dietsch/UPI Photo via Imagine China
在一場場孤立具體的選舉的成敗得失背後,在民主黨和共和黨路線內的爭端正通過這一場選舉而得到展示。 攝:Kevin Dietsch/UPI Photo via Imagine China

聖誕節期間美國政府部分機構的停擺,將兩黨之爭的後果再一次凸顯出來。而在此之前,內閣中司法、內政、國防多位部長及白宮幕僚長的走馬換將,以及對特朗普(川普)私人律師的判刑,無不顯示出11月中期選舉的後續效應。而即將到來的2019年,民主黨將重掌眾議院多數,也將極大地改變美國政治的博弈模式。

而在這些短暫停擺和人事變動之下,中期選舉造成的地殼變動仍在隆隆作響。美國政治仍在延續着2016年那場撕裂性的選舉所暗示出來的變化繼續前行。在一場場孤立具體的選舉的成敗得失背後,在民主黨和共和黨路線內的爭端正通過這一場選舉而得到展示,並對現行政黨體制造成深刻衝擊,這才是中期選舉對未來政治版圖的最大影響,也因此更加值得复盤與檢討。

共和黨温和派黯然離場,「特朗普黨」佔絕對優勢

簡單多數制+選舉人票系統下的兩黨制,意味着民主、共和兩黨都必須要有相當廣泛的光譜,才能在多元又龐大的美國各地具有足夠競爭力,贏得全國層面的選舉,這也導致了鬆散的美國兩黨既容納了多樣而相對易於兼容的意識形態,也意味着他們必須找到一條能團結選民主體並激勵其投票的主要路線。

在共和黨中,長期以來存在至少四種明顯派系:一是社會保守主義者,以福音派為支撐,強調傳統、保守的社會價值觀,在墮胎、同性婚姻和移民等問題上持強硬態度。南方州往往能夠選出這樣的候選人,這些人往往喜歡在種族問題上玩弄「狗哨政治」,相對於其他地方的共和黨人對少數族裔更不友好,也仍願意追隨特朗普的民族主義乃至種族主義敘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甄希 2018美國中期選舉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