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華建平:You are hired!——白宮幕僚長選秀記

管理與預算局局長麥克·馬瓦尼本來是去白宮和特朗普討論預算,如何應付下週可能的政府停擺,出來時卻已經成了代理幕僚長,讓這場大戲倉促收場。值得慶幸的是,最後選中的馬瓦尼還算靠譜。


12月8日,特朗普宣布現任白宮幕僚長凱利將於年底離任。 攝:Salwan Georges/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12月8日,特朗普宣布現任白宮幕僚長凱利將於年底離任。 攝:Salwan Georges/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手上有個本應無數人豔羨的工作邀約,卻無人願接,是種什麼樣的體驗?這大約正是特朗普(川普)上週的感覺。這位習慣了在電視選秀節目《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港譯《飛黃騰達》)中大喊「You are fired!(你被開除了)」的前地產大亨,作為美國總統尋覓白宮幕僚長時,卻被這句「Your are hired!(你被錄用了)」生生噎住。畢竟,開除只需一言九鼎,而錄用卻需要兩情相悅。

如此尷尬的招聘,並非意外,正是特朗普自己一手造成的。12月8日,特朗普宣布現任白宮幕僚長約翰·凱利(John Kelly)在年底離任。副總統彭斯的幕僚長艾爾斯(Nick Ayers)一度被認為是接替凱利的理想人選。但是次日,艾爾斯發推表示自己決定回老家佐治亞州與家人團聚,言外之意是婉拒了特朗普的邀請。於是一下子,找幕僚長的事又從新開始了。

這件事上特朗普犯了兩個錯。一是艾爾斯接任幕僚長一事,已經前前後後談了半年,但是最後特朗普在艾爾斯沒有承諾的情況下,搶先宣布凱利離任,沒有準備任何備選方案。最後艾爾斯拒絕,打了特朗普個措手不及,很沒面子。

第二個錯,是本來特朗普同意凱利親自向白宮僱員宣布自己的離職決定,但是沒有遵守承諾,自己單方面向記者宣布了這個消息。這種行為雖然對於特朗普已經是屢見不鮮,但是這樣對待一位即將離任的幕僚長,對想要接替凱利的人顯然是一個不好的信號。

於是這個幕僚長的職務突然變成了個燙手山竽,白宮的幾位意中人都表示沒有興趣。管理與預算局局長麥克·馬瓦尼(Mick Mulvaney)本來是去白宮和特朗普討論預算,如何應付下週可能的政府停擺,出來時卻已經成了代理幕僚長,讓這場大戲倉促收場。值得慶幸的是,最後選中的馬瓦尼還算靠譜。

白宮想要什麼?

傳統上,幕僚長是白宮裏除總統之外最重要的職位,大部分時候連副總統都無法與之相比。幕僚長是總統的「話事人」,是把總統和國會山聯繫起來的關鍵一環。他需要為總統安排每天的工作,告訴總統什麼事情最重要、需要先做,什麼人不重要、不需要見面。他是那個替總統向國會傳話的人。美國自1976年卡特總統上任以來,基本是外地州長或政壇新人當總統,所以需要一個諳熟華盛頓遊戲規則的人來幫助總統調理府院關係,才好推動總統的政治議程。

幕僚長是總統的「話事人」,是把總統和國會山聯繫起來的關鍵一環。

之前特朗普的兩位幕僚長——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和凱利——其實都不是最佳人選。普利巴斯是個老好人,做共和黨主席時他可以討好無數金主,填滿共和黨的錢包。但是幕僚長的任務與籌款相去甚遠,他的老好人性格也在派系鬥爭裏玩不轉。凱利是軍人出身,其實不懂國會的那一套。他喜歡發號施令的習慣讓國會山上的議員覺得他架子太大,在白宮裏也引來不滿。因為他直言不諱,所以在內部講話中經常對特朗普和白宮有一些負面評論,總統的顧問們認為這會打擊白宮團隊的士氣。

因此,白宮的顧問們希望換上一個真正知道如何在台上台下全面支持特朗普的人,知道如何與國會打交道的人,最好是現任議員或當過議員的。除此之外,也要有競選經歷和足夠的政治經驗,可以幫特朗普應對接下來兩年最大的任務——2020 年大選。

相比起來,特朗普對於幕僚長的要求更簡單:不要管我,要管的是白宮團隊。要能提振士氣,清除掉那些不忠的人,打壓天天出現在媒體上的負面新聞。

特朗普對於幕僚長的要求更簡單:不要管我,要管的是白宮團隊。

特朗普對於幕僚長的要求更簡單:不要管我,要管的是白宮團隊。攝: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共和黨也有話說

在共和黨看來,接下來兩年裏,特朗普的幕僚長不僅要能和國會溝通,受國會信任,幫助 2020年大選,也要幫助特朗普應付不可避免的各種公關危機。

這不僅事關通俄門。事實上,基本上所有特朗普沾手的事,現在都有司法部門和國會找了上來。不消說,穆勒的調查一直是特朗普的心頭大患。而隨着特朗普的前律師科恩(Michael Cohn)被判入獄三年,共和黨和白宮顧問們越來越覺得,從科恩這裏引出的非法競選經費問題,會是一個大問題。

隨着特朗普的前律師科恩被判入獄三年,共和黨和白宮顧問們越來越覺得,從科恩這裏引出的非法競選經費問題,會是一個大問題。

除此之外,這兩天特朗普就職委員會又被曝出可能存在捐款使用問題:捐款委員會花了不少錢在特朗普的產業上,有可能存在價錢超過正常水平的情況,這是違法的。現在不僅紐約南區法院已經對此開始調查,既將上任的民主黨國會相關委員會也表示會進行調查。當然,國會也不會放過其他和通俄門相關的事件。

此外,特朗普政府在過去兩年裏已被曝出不少醜聞。明年民主黨佔多數的國會肯定會動用自己的監管職權,對相關官員發起聽證。像內政部部長辛克(Ryan Zinke)就因為一系列潛在醜聞而被白宮要求離職,以避免明年出現聽證的難堪場面。

特朗普的私人基金會因「持續的非法行為」被紐約州起訴。紐約州新上任的總檢察長詹姆斯(Letitia James)更是表示會對特朗普的產業進行調查。現在特朗普對於這些既將到來的調查還沒有專門的法律團隊。對於其他各種新的法律問題,也肯定需要招入更多的律師。

所以共和黨肯定希望這位新幕僚長能夠幫助特朗普應付這麼多的官司和調查聽證,阻止他的那些衝動行為。畢竟,現在共和黨在2020年的命運,肯定是和特朗普捆綁在一起了。這就需要這位幕僚長不僅能幹事,還知道如何能對特朗普「說不」。

共和黨在2020年的命運肯定是和特朗普捆綁在一起了。這就需要這位幕僚長不僅能幹事,還知道如何能對特朗普「說不」。

於是這就成了一個難題。前面說過,特朗普不希望幕僚長管他,所以能實現這個要求的人,必然是個和特朗普比較熟的人,批評起來得知道如何不傷到特朗普的面子,順着特朗普去引導他。

所以很多人一下子就出局了。眾所周知,跟着這位總統幹活是個高風險工作,搞不好就會碰一鼻子灰,被他公開羞辱。就在特朗普開除凱利前一天,他還在推特上罵前任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笨得跟石頭一樣」、「懶到家了」。誠然,這是特朗普回應蒂勒森在一次公開活動對他的批評,但這種高調的惡意回應自然加大了特朗普招人的難度。

最終的選擇,都是熟面孔

綜合主要媒體的曝料,幕僚長人選有保守派眾議員馬克·米道斯(Mark Meadows)、財長斯蒂芬·姆努欽(Steve Mnuchin)、管理與預算局局長馬瓦尼、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司法部代理部長馬修·惠特克(Matthew Whitaker)、前新澤西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以及2016大選時的競選副經理戴維·博西(David Bossie)。另外,還曝出特朗普女婿庫什內(Jared Kushner)自薦想當幕僚長。

這些人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沒有工作的賦閒人士,他們的優勢是靈活,隨時上任,另一類則是已有公職的人,這些人一來可能會滿足於現在工作,二來如果上任,就需要找人替代他們,那就又會是一次補缺選舉或參議院任命,有節外生枝的風險。

艾爾斯最終選擇拒絕,應該是在風險和回報之間權衡的結果。

所以其實最早被看上的艾爾斯的確是很好的人選,因為他已經在彭斯手下做了兩年類似的工作,熟門熟路,調動起來也不會引發新的人事任命麻煩。而艾爾斯最終選擇拒絕,應該是在風險和回報之間權衡的結果。這位共和黨新秀只有 36 歲,如果選擇繼續在華盛頓積累政治資本,那麼白宮幕僚長這份工作當然極有吸引力。但是在特朗普手下工作的風險他已經親身感覺。他因為年少有為,做政治諮詢已經掙了幾千萬美元,政治野心也爆棚,早就被白宮裏一些人看不上眼。像特朗普的競選經理凱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當初就反對彭斯任用他。

36歲的共和黨新秀艾爾斯的確看上去是很好的人選,因為他已經在彭斯手下做了兩年類似的工作,熟門熟路,但他最終選擇拒絕,應該是在風險和回報之間權衡的結果。

36歲的共和黨新秀艾爾斯的確看上去是很好的人選,因為他已經在彭斯手下做了兩年類似的工作,熟門熟路,但他最終選擇拒絕,應該是在風險和回報之間權衡的結果。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而這次支持艾爾斯的人是伊萬卡夫婦,雖然有助於艾爾斯樹立威望,卻也置他於白宮的派系鬥爭漩渦中。據傳艾爾斯在和白宮的談判中沒有得到一些他想要的籌碼,比如辭退現任員工的權力。這說明,艾爾斯之所以獲得伊萬卡夫婦的支持,很可能是被這兩人當成趕走凱利的工具,他上任後,也有可能會被架空。如果是這樣,他很可能會成為白宮派系鬥爭的犧牲品。所以艾爾斯堅持只做臨時的幕僚長,一邊攢資歷,一邊也能保證全身而退。可惜特朗普並不認同這種做法,所以艾爾斯最後選擇兑現離場也是合理。

艾爾斯之所以獲得伊萬卡夫婦的支持,很可能是被這兩人當成趕走凱利的工具,他上任後,也有可能會被架空,成為白宮派系鬥爭的犧牲品。

其他人裏,司法部代理部長馬修·惠特克肯定會因為新部長上任而賦閒。但是他雖然和特朗普關係不錯,自己卻也有不少醜聞正在被挖出來,而且是類似「特朗普大學」那樣的騙錢公司,所以肯定會被第一時間放棄。

戴維·博西因為在「聯合公民訴聯邦選舉委員會案」(Citizens United)時攻擊希拉莉(希拉蕊)的工作而聞名。雖然有能力,但是一來他完全沒有國會山經歷,二來他很能順着特朗普心思走,很可能會讓特朗普在應對危機時走極端路線,導致結果不可預測。尤其是白宮認為特朗普現在的核心選民不足以讓他連任,所以特朗普必須擴大自己的選民基本盤。博西可能反而會極端化、甚至縮小特朗普的基本盤,所以他也難被接受。

克里斯蒂其實是賦閒在家的候選人裏的最佳人選。他是特朗普的老朋友,初選時最早表態支持,在特朗普團隊裏負責準備勝選後的交接工作,當過檢察官和州長,有豐富的法律和競選經驗,也自然受國會山共和黨人信賴。但是他在面試之後選擇了放棄。想來阻止克里斯蒂的有兩個問題。一是他做檢察官時曾經把庫什內的父親告得入獄兩年,所以結下家仇。現在要讓庫什內為克里斯蒂工作,這層矛盾是躲不過的。另外,克里斯蒂此刻正忙着賺錢。他的回憶錄計劃在一月出版,已經開始做宣傳。克里斯蒂自稱書中澄清了許多事情(因為他在特朗普勝選後反而被趕出了交接團隊),還會對特朗普團隊裏的人做「直率的評價」,對特朗普,於公於私都會給出「坦率而意想不到的見解」。一旦克里斯蒂成為特朗普的幕僚長,這本書的出版肯定就會成問題。所以克里斯蒂和艾爾斯的情況類似,在風險與收益之間,選擇了兑現離場。

於是留給特朗普的選擇,其實是那些在任的議員與官員。

轉了一圈,回到原點

幾乎是和艾爾斯拒絕了特朗普邀約的同時,就有消息傳出,姆努欽、萊特希澤和馬瓦尼都表示對這個職務沒有興趣。一下子特朗普的候選人名單就變得很有限。

本來白宮在艾爾斯離職後顯得並不着急,放出風來說會到年底凱利正式離職時再宣布替代人選。但是隨着一連串的潛在人選退出,「沒人想當特朗普的幕僚長」的調子開始瀰漫。這當然是特朗普討厭的。他換凱利就是想改變這種「白宮內亂、管理無方」的負面消息滿天飛的情況。特朗普在推特上放出了「有很多人想當幕僚長」的消息,其實正反映了這種焦慮。

一連串的消息開始強化「沒人想當特朗普的幕僚長」的論調,讓特朗普越來越着急。

但是,特朗普11日放棄了博西,12日宣布米道斯還是應該在國會,13日又被克里斯蒂拒絕,這一連串的消息開始強化「沒人想當特朗普的幕僚長」的論調,讓特朗普越來越着急。尤其當庫什內想當幕僚長的消息傳出時,這就讓任何其他人想要接這個位置都變得很難。因為每個人都清楚幕僚長這個職位會被夾在伊萬卡夫婦和其他人中間,而不是在他們之上領導他們。而大家也知道,國會山對庫什內沒有什麼信任,他也並不能勝任這個工作。

管理與預算局局長馬瓦尼與即將離任的白宮幕僚長凱利在一次記者會上擦肩而過。

管理與預算局局長馬瓦尼與即將離任的白宮幕僚長凱利在一次記者會上擦肩而過。攝: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因此,當14日馬瓦尼來到白宮討論政府關門的事情時,特朗普跟他說「我有個工作要人做」,馬瓦尼其實沒有選擇。

事實上,早在半年前凱利被傳要走人時,艾爾斯和馬瓦尼就是兩個被傳出的替代人選。後者和米道斯一樣,都是國會裏最保守的「自由連線」(Freedom Caucus)發起人,所以他當然有國會山共和黨人的信任。雖然在2016年馬瓦尼也曾經鄙視過特朗普,但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後迅速轉型,本來一貫反對政府支出的他,開始支持特朗普的各種經費要求,並從預算上保證因為特朗普減税而減少的政府收入能通過經濟增長來補償。這兩年來馬瓦尼似乎找到了讓特朗普滿意的配方,就是順着這位總統的心意走,在其他邊際的地方控制一下。比如同意特朗普預算增長的要求,但是在一些特朗普不在意的地方(比如基建)消減支出。馬瓦尼喜歡用簡單圖表向特朗普解釋政策,也會在電視上為特朗普政府辯護,還會和特朗普一起打高爾夫球。

雖然在2016年馬瓦尼也曾經鄙視過特朗普,但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後迅速轉型,本來一貫反對政府支出的他,開始支持特朗普的各種經費要求。

今年夏天,馬瓦尼還積極爭取過幕僚長這個職位。他向特朗普表示,自己的管理與預算局是政府裏少有的沒有出醜聞的部門。他也會效忠特朗普和伊萬卡夫婦。他管的是員工,而不是特朗普。這說明馬瓦尼的確摸透了特朗普,知道忠誠是最重要的。

所以馬瓦尼是個非常合適的人選。他滿足來自特朗普和共和黨幾方的要求。只是時過境遷,到年底時,形勢也讓馬瓦尼變得猶豫了。但他已經對特朗普如此熟悉,應該也知道,特朗普此時要他接手,自己不能拒絕,否則就意味着背叛,前兩年的辛苦積累就會付諸東流。但他也抓住了特朗普急於找到幕僚長的心理,找了個妥協,就是自己只是「代理」,只做幾個月時間,這樣就進可攻、退可守。所以特朗普繞了一圈,其實是回到了艾爾斯的當年「臨時幕僚長」要求上,只是已經錯失艾爾斯,只能找了馬瓦尼。更有趣的是做為交換,特朗普提出了讓馬瓦尼兼職的想法,這樣也省去了再找一個預算局新局長的麻煩,就算馬瓦尼不做幕僚長了,也還會在政府裏。

所以特朗普繞了一圈,其實是回到了艾爾斯的當年「臨時幕僚長」要求上,只是已經錯失艾爾斯,只能找了馬瓦尼。

雖然馬瓦尼是滿足各方要求的最佳人選,但這不等於他能把來自各方要求中的矛盾之處給理順。擺在馬瓦尼面前的,包括如何平衡自己和伊萬卡夫婦的關係,而不增加白宮內部矛盾;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個說話有份量的對外紐帶,而不僅是個跟班;如何在電視上為特朗普出頭,而不成為大家的笑柄;如何抑制特朗普的糟糕衝動,又不被這位老闆嫌棄;如何提振白宮內部的忠誠度,而又不擔心會被其他人出賣......凡此種種,馬瓦尼很難全都做到,但目睹普利巴斯和凱利的覆轍,總該做得比前任好點吧。

唯一能確定的,是馬瓦尼做為保守議員的出身,得不到國會民主黨的信任。所以接下來兩年,註定是白宮和民主黨眾議院「強對抗」的兩年。

(華建平,自由撰稿人,美國時政觀察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華建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