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杳三:內憂外患之際,戴高樂將軍會給今日歐洲帶來哪些啟示?

雖然現時距離戴高樂逝世已將近50年,但年代久遠卻不代表其政治思想已經過時,特別是在歐洲一體化及美國在歐洲事務的角色上,戴高樂特立獨行的外交政策,在歐盟現時內憂外患之際,仍甚具啟示。


戴高樂辭世將近半世紀,塑造其外交政策的冷戰格局亦已成歷史,但將軍對歐洲發展抱有的現實主義眼光,至今仍有警世的作用。 圖:Bettmann/Getty Images
戴高樂辭世將近半世紀,塑造其外交政策的冷戰格局亦已成歷史,但將軍對歐洲發展抱有的現實主義眼光,至今仍有警世的作用。 圖:Bettmann/Getty Images

已故法國總統戴高樂將軍(Charles de Gaulle)曾說,「人可以有朋友,但政治家不可」。這句話,足以總結他主政時期由現實主義主導的外交理念。對於眾多法國人來說,戴高樂不單是帶領法國從納粹鐵蹄下解放的抗戰領袖,亦不止於是1958年重新掌權、收執當時法殖阿爾及利亞亂局的政治家,而堪稱法國的「精神領袖」。

戴高樂在國民心中的地位到底有多崇高?2005年,法國公共電視頻道France 2舉辦了「史上最偉大的法國人」評選,戴高樂力壓化學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皮埃爾神父(Abbé Pierre)、居禮夫人(Marie Curie)和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等人,榮登榜首,故要說「戴高樂即是法國、法國即是戴高樂」亦不足為過。

雖然現時距離戴高樂逝世(1970)已將近50年,但年代久遠卻不代表其政治思想已經過時,特別是在歐洲一體化及美國在歐洲事務的角色上,戴高樂特立獨行的外交政策,在歐盟現時內憂外患之際,仍甚具啟示。雖說目前的國際體系仍屬跨大西洋同盟所主導,但特朗普(Donald Trump,川普)上任後,雙方因貿易磨擦威脅互徵關稅,美國又在歐盟反對下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重啟制裁,裂縫漸見,加上東面來自俄羅斯的安全威脅,可謂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過去數年,歐盟內部分別上演了加泰羅尼亞危機、意大利財政預算問題、波蘭司法改革、難民危機和英國脫歐等重大議題,內憂外患交集,令歐盟難在短時間集中精力,處理外交問題。儘管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馬克宏)在2017就任總統後,不少人都寄望他能與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梅克爾)繼續推動歐洲一體化,但近來默克爾因地方選舉失利,已宣布在2021年任期完結後退位讓賢,令馬克龍或須獨力承擔起改革歐盟的重任,而後者因國內的經濟社會窘況亦心有馀而力不足。在國際秩序走向多極化之時,若今天戴高樂仍活在平行時空,其理念將如何引導歐盟,處理上述窘困呢?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杳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