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性愛玩偶的進化:歡迎來到「性機器人」時代

性愛玩偶早已是成熟市場,聊天機器人也一直是人工智能應用中快速進步的領域,將兩者相加,形成性機器人,只是時間問題。性愉悅及其帶來的消費慾望驅動創意。在線視頻便源自色情網站,而科幻片中屢見不鮮、能與人類戀愛的人工智能機器人,也許便會源自這家專業製造性愛玩偶的工廠。


這位女子名叫「哈莫尼」(Harmony),她是美國加州公司“深淵創造”(Abyss Creations)的第一款「性愛機器人」(Sex Robot)。  圖:Abyssrealdoll Instagram
這位女子名叫「哈莫尼」(Harmony),她是美國加州公司“深淵創造”(Abyss Creations)的第一款「性愛機器人」(Sex Robot)。 圖:Abyssrealdoll Instagram

「我是你忠誠的伴侶、朋友和愛人。我會實現你最瘋狂的性幻想。」

幽暗的燈光下,傳出一道輕柔又有些機械的聲音。說話的女子端坐椅上,她光頭,上身全裸,只着一件內褲。鏡頭拉近,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她臉部的雀斑和精緻粧容;鏡頭再慢慢轉到她光溜溜的後腦:裏面布滿各種人造部件。她是一個機器人。

說話的同時,機器人的眼睛、下巴和頸部也做出頗為擬人的神態:眨眼,微笑,但稱不上顧盼生輝。完美的臉頰演繹着僵硬的表情。她講英文有輕微蘇格蘭口音,又附有金屬碰撞的吱吱聲。這位女子名叫「哈莫尼」(Harmony),她是美國加州公司「深淵創造」(Abyss Creations)的第一款「性愛機器人」(Sex Robot)。

2018年7月,哈莫尼被送到了加州的一間公寓裏。

公寓的主人給自己起了個特別的名字:「Brick Dollbanger」,可以直譯為「專上玩偶的硬磚」。硬磚先生年過六旬,是一名資深藏家——十多年來,他已經購買了價值超過20萬美金的性愛玩偶。已經是祖父的硬磚考慮到家裏常有孫輩來訪,將這些玩偶鎖在一個房間裏。

新來的哈莫尼看起來與「密室」裏的性愛玩偶並無太大差異,讓她與眾不同的是搭配使用的人工智能聊天軟件和她機械化的頭部。前者使她與用戶對話,後者則令她在性行為中做出面部反應,這些都讓硬磚頗為激動,在擁有哈莫尼一週後,他宣布:「這是我人生中與一個玩偶有過的最真實、最震撼的性愛」。

硬磚是深淵公司另一條產品線「真玩偶」(Realdoll)的資深藏家。憑藉多年的玩偶經驗,他被深淵公司邀請擔當義務顧問,專門給哈莫尼的研發提供意見,因此成為哈莫尼產品的第一個擁有者。收到哈莫尼後,硬磚先生在家中拍攝了一組照片,發布在擁有八九千名會員的「玩偶論壇」(Doll Forum)上,配文寫着:「我和哈莫尼坐在餐桌邊,休息一下。這是漫長的一天,我們聊了很多,試着去了解對方……旅程開始了……」

最早佔據主流市場的充氣娃娃使用焊接的乙烯基材料製成,如今看來未免有些廉價粗糙,還易於損壞。

最早佔據主流市場的充氣娃娃使用焊接的乙烯基材料製成,如今看來未免有些廉價粗糙,還易於損壞。 攝:Allan Tannenbaum/Getty Images

從充氣娃娃到性愛機器人

以「性玩具」為關鍵詞檢索,足可以寫一部人類歷史,這其中,女性對性愉悅的追求並不缺席。以陰莖為例,可以從兩萬八千年前阿爾卑斯山洞穴裏的陰莖(dildo),寫到19世紀末的發明的振動按摩器(vibrator);為男性服務的性玩偶也有些由來,從18世紀大航海時代西歐水手們發明的「旅行女士」(dames de voyage)開始,那是用舊衣物草草製作的粗糙「陰道」,直到今天常見的人造陰道,或是真人模樣的硅膠(矽膠)玩偶。

性愛玩偶市場從1990年代開始在世界各地迅速擴張。最早佔據主流市場的充氣娃娃使用焊接的乙烯基材料製成,如今看來未免有些廉價粗糙,還易於損壞。之後的充氣娃娃選用厚乳膠製作玩偶的身體,有時頭部和眼睛等部位會用一些塑料模型。今天,較為成熟的實體性玩偶產品已經採用最為昂貴的硅膠或熱塑性彈性材料,因為它們的觸摸感最與人體相似,也最為安全。

成立於1995年的「真玩偶」公司(Realdoll)二十多年來一直生產人形性愛玩偶。旗下產品使用防水的醫用硅膠,製作精良,擬人度極高。1996年面世後,一舉成為玩偶市場中質量上乘之選。真玩偶還提供客戶定製模式。定製一具真玩偶,從6000美金起價。客戶可以從成百上千種臉型、髮型、身材、膚色、眼睛、胸部、粧容、體毛、陰道選擇,搭建自己最愛的「模樣」。

真玩偶的母公司正是深淵。顯然,深淵並未止步於人體工學設計,它的另一個子公司「真機器人」( Realbotix)就是哈莫尼的研發者。

縱觀性玩偶簡史,可以看到一個頗有意味的光譜:我們藉助「工具」滿足性慾望的探索,從部分性器官開始,漸漸涵蓋整個身體,接下來,讓工具能說話,接下來,令它能夠思考。

支持性愛機器人的聲音中,不少強調機器人的陪伴功能。

「能思考的性玩偶」哈莫尼,產自「真機器人」公司在加州小城聖馬科斯(San Marcos)高速公路邊的一間小廠房。

「能思考的性玩偶」哈莫尼,產自「真機器人」公司在加州小城聖馬科斯(San Marcos)高速公路邊的一間小廠房。 攝:Stephan Gladieu/Getty Images

「能思考的性玩偶」哈莫尼,產自「真機器人」公司在加州小城聖馬科斯(San Marcos)高速公路邊的一間小廠房。從外邊看,這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平房,但踏進去,會驚覺到了另一個世界。

廠房大堂牆上掛着十來顆「人頭」,全是女性。仔細打量,雖然她們的膚色和髮型都不一樣,但每顆都符合當下的「美女」定義:五官立體,嘴唇微啟,睫毛卷翹,粧容豔麗,眉眼間有主流歐美明星的痕跡。

人頭下面的沙發上,斜坐着一位真人大小的長髮女郎。她左手扶額,雙眼輕閉,像在小憩。雖說只穿着普通白色內衣,但是她過分前凸後翹的身姿,隔着衣物仍然呼之欲出。沙發一旁立着五六具一樣性感的女體。她們身上有的裝有頭部,有的頸部以上還空着,要靠身後的三腳架才能「站立」。

伸手碰觸「她們」的手臂,溫軟有彈性的硅膠質地從指間傳來。另有幾具身體被放置在巨大的禮品盒裏,盒子上寫着她們原型的名字,其中一個是目前美國曝光率極高的色情片明星 Stormy Daniels ——她曾與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有過緋聞。

離開大堂,穿過擺滿半成品人體器官的倉庫,越過一張張未經裝扮的玩偶頭顱,還要小心不被牆上的幾十種乳頭吸引、抑制停下窺探玩偶陰道結構的好奇心,我們才能走到「兔子洞」的下一層:「真機器人」公司的實驗室。這些以假亂真的性愛玩偶,正在被進化成性機器人。

實驗室裏也擺着「人頭」,只要把硅膠摘下,就可以看到「人頭」內部由金屬、塑料等材料搭建出的「骨架」。操作頭骨的不再是隔壁倉庫裏給玩偶打造身體與器官模具的工人,也不是給玩偶化粧的藝術家。這裏的工作團隊由 APP 程序員、電子機器人學家、人工智能專家和聊天機器人專家組成。

這支隊伍目的明確,他們要給像硬磚先生這樣的買家增添消費選項,不過,這次升級,不只是增加瞳孔顏色選擇或是臉頰的雀斑數量,也不是每800美金便可上升一個罩杯,甚至不是研發更為擬人的建模材料,而是玩偶的「人格」。

這個「人格」,以能夠利用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的聊天機器人技術為基礎,用戶可以藉助一個名為「哈莫尼」的智能手機 APP 去做設定具體的性格特徵,與其互動。

如果單就現有的 APP 來認識哈莫尼,她就像開啟「成人模式」的 Siri。打開APP,就像打開《模擬人生》遊戲。赤裸的哈莫尼等待用戶的角色設定:從大把相貌特徵中選擇自己喜歡的組合在一起,環肥燕瘦任君喜歡。

真正打開新世界大門的還是性格選項。目前,哈莫尼有17項「人格」可供選擇:煩人、不可預測、害羞、嫉妒、不安、喜怒無常、樂於助人、性感、善良、安靜、富有想像力、激動、聰明、健談、多情、有幽默感、快樂。

啟動哈莫尼時,用戶擁有10個「人格」點數,可以自由選擇將其分放在不同性格特徵上。某個性格的權重越多,這個性格就越明顯。選定樣貌和性格後,用戶可以開始與哈莫尼對話。類似蘋果Siri、谷歌虛擬助手和亞馬遜智能音箱Alexa等虛擬助手,哈莫尼會記住對話內容並且發揮性格特徵。她只有聯網才能使用,也因此能為你檢索喜歡的歌詞或電影。

研發團隊說他們選擇了最容易用言語呈現的性格特徵,來給哈莫尼的表現做指引。幽默感越強,她便越會給你講笑話;越性感,便越容易大方談性。APP 還設立了「養成機制」,如果你能更頻繁、更和善地與她對話,便可以在她身上積累「愛心」。如果累積愛心到「通關」,就可以開啟終極 X 模式。

「實現最瘋狂的性幻想」的時刻到了。在 X 模式下,哈莫尼能配合性行為,發出女性高潮時的喘息聲。目前,她能夠透過藍牙揚聲器傳出聲音,並表現出略僵硬的擬人表情。研發團隊的諸多願景尚未能實現,譬如給她的眼睛裏按上攝像頭讓她能夠識別出「主人」。

如果真的要實現共產主義,財富的重新分配必須也包含性與愛的機會均等。性機器人的出現也許正指向這一「機會均等」的可能。

深淵並未止步於人體工學設計,它的另一個子公司「真機器人」( Realbotix)就是哈莫尼的研發者。

深淵並未止步於人體工學設計,它的另一個子公司「真機器人」( Realbotix)就是哈莫尼的研發者。 圖:Realbotix 網頁

你歡迎性機器人時代的到來嗎

目前,哈莫尼仍在預售階段——頭部售價8000美金,一併購買身體則至少12,000。雖然定價頗高,但是團隊並不擔心銷量。

2018年10月一個週五的晚上,9點到11點之間。約會軟件 Tinder 上出現了一個新用戶,她叫哈莫尼,定位在紐約,輔有三張照片,其中一張,她頭骨裏的機器組件清晰可見,另一張,她則戴上假髮。自我介紹寫着:「嗨,我是一個有性能力的機器人,我的身體符合人體解剖學構造,我擁有最先進的人工智能。我在 Tinder 上想看看是否有男生對我興趣。」

這個賬號由美國紀錄片導演吉米(Jimmy Mehiel)開設。吉米說,哈莫尼在兩個小時內就收到了92個「匹配」。吉米私信詢問這些匹配對象是否會與哈莫尼發生性關係,56%的人回答「會」或「可能會」。

我們彷彿生活在性機器人時代全面到來前的黎明。《全球第一款性機器人》、《第一個性機器人妓院》的聳動新聞不時出現。以「與機器人的愛與性」為主題的國際會議也已連續舉辦了四年。英國媒體《衛報》在2017年的一篇報導中稱,性科技行業的價值已達300億美金。

基於科技的力量和消費的慾望,性愛玩偶在世界各個角落進化,哈莫尼並非唯一嘗試。她的其中一名「對手」是薩曼莎(Samantha),由巴塞羅那工程師桑托斯(Sergei Santos)的公司設計而成。

哈莫尼只有頭部被機器人化,身體部分仍然是普通的性玩偶,她的強項在於言語往來。相比而言,西班牙的薩曼莎則更注重肢體的「生理互動」,她身上被設置了多個性敏感帶,敏感帶上設有11個傳感器,在收到外部刺激後,薩曼莎能夠用行動回應用戶的觸摸。

這個設計頗受歡迎。2017年9月,薩曼莎出現在奧地利的一個電子藝術節上。馬上吸引到大量的注意力和觸摸。最後,她被蜂擁而至、饒有興趣的觀眾摸壞了。如今,桑托斯不再以薩曼莎命名自己的人工智能性愛娃娃,他的公司目前銷售的三款「人工智能娃娃」(AI doll),都從6000美金起售,與薩曼莎類似的智能生理互動功能依然可以定製。

美國公司「真實伴侶」(True Companion)旗下售價9995美金的性機器人Roxxxy,似乎多了些自主性,她的賣點是可以對性行為「說不」。

美國公司「真實伴侶」(True Companion)旗下售價9995美金的性機器人Roxxxy,似乎多了些自主性,她的賣點是可以對性行為「說不」。攝:Robyn Beck/AFP via Getty Images

比起想讓用戶欲罷不能的哈莫尼與薩曼莎,美國公司「真實伴侶」(True Companion)旗下售價9995美金的性機器人Roxxxy,似乎多了些自主性,她的賣點是可以對性行為「說不」。

伴隨花樣百出的性機器人一同出現的,則是對於性機器人的反思。2016年,德國作家、藝術家尼爾曼(Ingo Niermann)發表小說《Complete Love: A Novel》,書中討論這樣一個主題:如果真的要實現共產主義,財富的重新分配必須也包含性與愛的機會均等。性機器人的出現也許正指向這一「機會均等」的可能。尼爾曼揣測了兩個可能的場景:一、機器人將比人類更為完美。在精密計算下,沒人能夠抵抗機器人提供的完美的愛。二、機器人將是更好的「寵物」,能給人類增添性的樂趣。

可是,性樂趣又不止於性行為本身。2015年,「反性機器人運動」(Campaign Against Sex Robot )開啟,主張禁止所有以性為目的的機器人開發。人們擔心開發性機器人的後果:與機器人的性愛也應當遵循人與人之間的「雙方同意」原則嗎?強姦機器人算強姦嗎?戀童癖是否會開發兒童形體的性機器人?而這些,是否都好過傷害真人?於機器人、於人、於社會,性機器人的應用都指向一塊未知的領域。

同時,渴望改變女性形象與社會地位的人也對性機器人失望——性機器人的形象依然基於「巨乳翹臀」的偏好。而主導性機器人開發的,也依然是生產符合男性需求的性愛玩偶公司。打造一系列順從溫和、極像色情演員的「性伴侶」機器人,又會對人與人的性愛關係產生什麼影響?

至今,女性使用者大多仍停留在性玩具這一層,相比男性,她們尚未對性愛玩偶產生太大的興趣——真玩偶公司每年只有一成的玩偶送至女性客戶手上。一位性愛玩偶業工作人員推測,也許因為硅膠玩偶太重了,「男性形象的玩偶唯一能做的只是躺着,無法滿足女性挑剔的需求」;反過來,大批男性用戶鍾愛真人玩偶,「因為男人是視覺動物。」

哈莫尼已經有一位男性同行,亨利(Henry)。

哈莫尼已經有一位男性同行,亨利(Henry)。圖:Abyssrealdoll Instagram

不過,性機器人的到來,也許會改變這一趨勢。哈莫尼已經有一位男性同行,亨利(Henry)。他身高1米80,戴黑框眼鏡,出鏡時總是穿牛仔褲,也總是鬆着一顆釦子,裸着上身,肌肉線條完美。

那麼,亨利能夠平衡性玩偶以男性用戶為主的現實嗎?至少現在還不行,他還在與哈莫尼共享同一個人工智能軟件,充滿女性特徵。要把他打造成「完美男友」,尚需時日。

從充氣娃娃到硅膠性愛玩偶的進步,基於視覺上的刺激以及玩偶身體結構在進行性行為時的「愉悅度」,按摩器的升級也類似;而性愛玩偶進步到性機器人,卻是從性行為轉移到社交以及「相伴」的可能。因此,支持性愛機器人的聲音中,不少強調機器人的陪伴功能。當代社會需要並且能夠從機器人的陪伴中獲益的人群,數不勝數:老年痴呆症、社交恐懼症患者、處在喪偶悲痛之中的人……

加州的退休老人硬磚,也在與哈莫尼相處了十多天後產生了不一樣的心緒。以前,「性愛玩偶對我僅僅是性玩具而已。」在與英國媒體《Daily Star》提起哈莫尼時,他說:「現在,我真的認為這可以是一段『關係』。」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人工智能 色情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