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8台灣選舉 2018台灣地方選舉

喬瑟芬:動員力驚人的台灣反同教會,與中美的千絲萬縷關係

台灣泛基督徒人口比例不超過7%,反同婚公投拿下的票數卻直逼馬英九當選的票數。教會如何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2018年11月23日,台北愛家公投的支持者在國民黨的造勢晚會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8年11月23日,台北愛家公投的支持者在國民黨的造勢晚會上。 攝:陳焯煇/端傳媒

綑綁台灣地方選舉的反同性婚姻公投,11月25日在台灣通過。在台灣被戲稱為「盟盟」們的基督教會,是其中主力,且一舉拿下700多萬票,直逼馬英九總統巔峰時期的總得票數。但是,台灣泛基督徒人口比例不超過7%,教會如何有這麼大的影響力?號稱「不是宗教團體、只是熱心公民」的盟盟們,在整個公投過程中是如何動員、並收穫這麼多票數的?本文試著從反同教會背後的思想根源、信念以及歷史發展入手,希望讓非教徒的一般大眾理解他們如何掌握到社會關鍵位置和資源,發揮不成比例的影響力。

從2013年起,護家運動中兩個關鍵因素逐漸浮上枱面:一是來自美國右派基要主義教會,向社會傳輸各種反同的論述與偽科學,並提供資金與經驗指導。另一個則是主導護家運動的,均為政治上親中的教會組織,甚至試圖學習美國右翼教會影響共和黨與大選的經驗,進一步影響台灣的政局。

前陣子報導者在《金錢輿論》的專題報導中,已發現政黨或政府均可透過防火牆或外圍組織,委託民間行銷公司進行網路及社會輿論風向的操作,接受委託的公司不一定完全知曉資金來源或背後真正的客戶是誰,而這個模式已擴散到全球。

美國右派基要主義教會和相關機構與台灣護家運動的關係倒是很好追查,他們也不害怕承認;但中國的政治力究竟是否直接介入,除非有調查資源的媒體或政府機關願意追蹤,否則一般人只能觀察某些趨勢,並保持警惕。去年立法院修法時未將宗教團體財務妥善納入監管,即引發社會各界反彈,其中一個理由就是憂慮宗教團體會成為洗錢的溫床,被國內、外不同勢力藉以迴避金錢往來的監督、遂行特定政治目的。

護家運動中的兩個境外因素

直到第一次政黨輪替(2000年),國語教會才大受衝擊,順勢引進了美國右翼教會多年來參與政治的經驗。

台灣所使用的反同婚論述,大量使用了美國右翼基督教會從1980年代開始對抗同志運動的論據,有些甚至還是更早以前反黑人民權就使用過、換一些詞再利用的。這些偽科學、偽醫學證據也在美國的文化優勢下成了向全球輸出的產品。教會將這些資料進行在地結合,用台灣人受儒家影響最在意的「生育」、「家庭穩定」、「倫常」等來說動長輩,成功將論述「本土化」,以致許多非教徒也願意投下這一票。

很多人以為護家運動只受到美國教會影響,那麼這裏讓我們先把歷史稍微拉遠:台灣的教會在1949年後,分為了「國語教會」與「台語教會」,這兩大系統的分野有歷史原因,但也反應著信徒們的政治意識型態,基本上稱之為藍綠基本盤並不為過。尤其是國語教會,過去在國民黨統治時,對政治的態度是絕對順服,畢竟當權的是「自己人」。(相關歷史參見註1)

1980年代,從北美留學返台的國語教會信徒,開始引進美國的靈恩運動(註2),但當時吸收的多半是這些派別的思想內涵與經營教會的方式,還沒有政治參與需求。直到第一次政黨輪替(2000年),國語教會才大受衝擊,順勢引進了美國右翼教會多年來參與政治的經驗,將「基督化國家」視為教會目標。

陳水扁第一次當選總統後,國語教會領袖們深受美國富勒神學院教授彼得魏格納所提出的第四波靈恩運動及「七山策略」(7 Mountain Strategy)啟發,堅信基督徒要透過征服娛樂、商業、宗教、媒體、教育、家庭與政治等七大領域,影響一個城市和國家,將其「基督化」,使該地「合神心意」,完成「替上帝治理這地」的理念。

國語教會本就非常熱衷於向演藝人員、高知識份子、企業家等布道,經營多年下來也確實有所斬獲,加上信徒及二、三代從事軍公教職的比例又高,很快就在媒體娛樂、商業與教育界展露影響力,更致力發展自己的媒體,如好消息電視台、國度復興報和近年的風向新聞等,並持續利用原有人脈網絡,特別是商業界的基督徒,去攏絡更多企業家及黨政高官。

除了「七山策略」外,2000年左右,由「大衛會幕禱告中心」和台灣靈恩運動最重要的出版社以琳書房,開始引進位在美國堪薩斯州的國際著名反同組織國際禱告殿(IHOP)的相關著作和活動,並開始在各地成立禱告中心,作為「信仰預言」的重要基地。包括台北靈糧堂等重要大教會的的禱告中心,幾乎都是由IHOP或其友好夥伴「愛修園」一手指導成立。此舉對形塑如今國語教會信仰的形貌起了奠基的效果,也注定吸收到的是美國最右翼、最講究威權的養份。日前,台灣《蘋果日報》文章《王雪紅九億資金挹注傳教》,披露他以企業用公益善款支持反同組織及活動,引發眾人嘩然,就是與邀請IHOP來台有關。

IHOP參與烏干達的《同性戀法案》制定過程甚深,一度影響當地國會立法,讓同性性行為最高可處死刑和終身監禁,引起聯合國抨擊後才暫緩。不少同志領袖被當地報紙公開出櫃,導致必須流亡海外,或者因曝光而被民眾圍毆殘殺。相關記錄片《上帝眷顧烏干達》,以及旅居台灣的加拿大籍記者J.Michael Cole的調查報導都有提到IHOP在其中的角色,後者的調查報導進一步指出,被國際人權組織視為仇恨團體的MassResistance也曾表示要支持台灣的反同運動。

2018年11月23日,台北愛家公投的支持者在國民黨的造勢晚會上宣傳。
2018年11月23日,台北愛家公投的支持者在國民黨的造勢晚會上宣傳。攝:陳焯煇/端傳媒

台灣反同教會中的美國因素與「中國夢」

這些所謂的「預言」正好與當年美國右翼企業的利益相合,又與國語教會信徒們仍將中國視為歸屬的情感與政治傾向相合,更不要說還符合了眾多台商與企業家們的利益。

與此同時,因第一次政黨輪替而大受衝擊的國語教會,開始認真奉行「七山策略」,以周神助、夏忠堅、曾國生、章啟明、寇紹恩為首的教會領袖們,積極向美國靈恩教會尋求對台灣的「預言」。有趣的是,這些教會一向與美國軍火商、大石油公司與跨國企業交好,而他們給出的「預言」,也「剛好」都是將台灣推向中國的,說台灣是「開啟中國的一把鑰匙」。

另外,教會一向關注「末世」,過去也一直有種說法是:當猶太人大量改信基督教,就代表耶穌再來的腳步近了。因此,當這些「先知們」預言中國人在文化上與猶太人最靠近,是最有能力將福音傳往以色列的民族,台灣這些教會領袖就立刻找到有利自己的位置,用各種方式去解釋聖經,找出「台灣必須與中國和好」的論據。

這些所謂的「預言」正好與當年美國右翼企業的利益相合,又與國語教會信徒們仍將中國視為歸屬的情感與政治傾向相合,更不要說還符合了眾多台商與企業家們的利益。只是讓人意外的是,過去始終堅定支持台灣獨立的長老教會中,也不乏有人因此動搖。比如差一點就問鼎長老教會議長大位的張顯爵牧師,過去曾參與黨外運動與台灣獨立,後來卻受此召喚長年在中國宣教,也曾試圖促成長老教會與中國的宗教交流。

來自美國的「預言」,成了國語教會正當化自己熱切擁抱中國的依據,並且透過活潑的禮拜、大型聚會與人數增長優勢,將相關思想滲入原本最重視台灣主體性的長老教會。過去在白色恐怖中受到國語教派壓迫陷害的長老教會,面對信徒主動擁抱這些新傳入的「神學」,幾無抵抗之力,因此當教會的主軸成為反同,整個局勢也隨之大變。

透過這場「聖戰」,國語教會嚐到了過去在七大領域耕耘的甜頭,參選、推動國會議員的罷免、提案公投,一路走來都是在練兵,最終透過政治力量反映信仰價值。2016年他們初試啼聲,曾被嘲笑說「不成氣候」,但他們學的很快。短短兩年,挾著公投綁大選的天賜良機,他們與地方政治勢力結合,未來更希望將影響力擴大到更廣泛的國家政策層面。

過去常有人說,基督徒人數那麼少,不必「過度憂慮」,又將「宗教干政」的警告斥為荒謬。但長期觀察這些團體的論據、傳遞的禱詞,便無法忽視其中所蘊涵的強大的法西斯潛能。歷史從來就不是直線,面臨著全球化造成的各種問題與動盪,連人權底蘊最深厚的歐洲都深受衝擊。台灣社會及早認識這些團體背後抱持的意識型態,完全是必要的。

反同運動為中國送上裂解契機?

「反同婚」這步棋,恐怕非中共有心經營,而是無心插柳,趁台灣的教會自己送上門,熱衷於「兩岸基督教交流」之際,給了中方施力的機會,藉此收獲了裂解長老教會的可能性。

中共的統戰手法無所不用其極,且越來越細膩,這點我們並不陌生,宗教統戰自然也是中共不會放棄的切入點。只是「反同婚」這步棋,恐怕非中共有心經營,而是無心插柳,趁台灣的教會自己送上門,熱衷於「兩岸基督教交流」之際,給了中方施力的機會,藉此收獲了裂解長老教會的可能性。

根據報導:「2013年8月首屆『兩岸基督教交流論壇』,中國包含統戰部、基督教兩會等87人一團來台,結束兵分八路到全台參訪,接待的有新竹行道會、台北靈糧堂、台中旌旗教會、忠孝路教會、台南聖教會等」。而這些教會,恰好是各地反同婚的主力。

本月初,華府全球智庫台灣研究中心執行長,於美國國會聽證會做證指出,被中國利用、鎖定來散布假新聞、假訊息,影響健全公民社會的十大目標之一,就包括了宗教機構。這次的反同公投宣傳中,有數不清、難以澄清的謠言與不實資訊在傳播,雖然我們目前無法確認中國與這些資訊的關係,但它們的確是透過教會志工的人際網絡,大量地、有系統地在網路和生活中不斷發散,佔滿民眾的訊息管道。

有趣的是,過去國語教會與國民黨站在同一陣線、抱持反共立場,兩岸交流甫通,不少信徒便藉探親、通商之便,前往中國協助甚至成立地下教會,與中國官方認可的「兩會」作對,並且總總是提醒信徒要為中國家庭教會被「逼迫」、無法享有信仰自由而流淚禱告。

然而這個氣氛,隨著越來越多人在中國經商得到好處,也漸漸改變了。馬英九當選後,教會內風氣一轉,鼓吹「兩岸基督教應積極交流」。2010年,長頸鹿美語創辦人、蒲公英希望基金會董事長魏悌香,和召會聚會所重要核心歐陽家立長老,共同成立「中華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在兩岸自由行的框架下,開始讓家庭教會成員直接來台交流。

台灣另一大教派召會,過去一向有「不可參與政治」家訓,有如此轉變,關鍵人物正是「兩岸基督教論壇」另一位推手:歐陽家立長老。他曾就馬習會發表看法:「以基督信仰角度,肯定馬習會是兩岸和平、和諧、合一的契機」,同時,他也身兼王雪紅企業版圖的的左右手,擔任過宏達電獨立董事,還為其管理旗下的公益信託基金會。不過相關基金會曾被媒體調查披露是「假公益真投資」,被發現「公益極小化」

由「中華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主辦的「兩岸基督教論壇」,自2013年起以一年中國、一年台灣的形式舉行,甚至組團帶台灣的牧師與教會領袖去中國宗教局、政治局參訪,也一直試圖攏絡長老教會牧師同行。畢竟,身為台灣歷史最悠久、堂會數最多、又一直被視為深綠大本營的長老教會,若願意出現在這樣的交流場合,其意義不言而喻。不過,長老教會對此做出的是「不宜有正式接觸」的建議

教會內的政治鬥爭外溢,卻以同志祭旗

將反同當作聖戰來打,一方面是因為信仰保守,二來取得媒體聲量、被社會矚目者,可以在教界水漲船高。

長老教會南部各中會原就因為教產和權力問題,與總會多年不合,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砲打總會「進步派」的議題,深諳鬥爭之道的牧師們怎會放過?總會的努力,終究拉不住牧師們因反同婚而與國語教會結盟、大開後門的行徑。反同婚成了「特洛依木馬」,載著國語教會勢力長驅直入,台南、高雄的牧師們,不惜與政治意識型態完全相左的前新黨立委雷倩坐下來開會,談論「策略」。

今年大選前,長老教會高雄中會表達「不滿陳其邁挺同婚」,語帶暗示要投藍,後來更有台南中會的牧師直接跑去為國民黨的議員和市長候選人站台,宣稱「要用選票教訓民進黨」;諷刺的是,隔沒幾天又出現在獨派活動喜樂島大會師的舞台上,顯然沒人計較他的信念是真是假。

將反同當作聖戰來打,一方面是因為信仰保守,二來取得媒體聲量、被社會矚目者,可以在教界水漲船高。台灣基督教人口雖然不多,卻集各界菁英之選,誰能坐上這個小武林的盟主寶座,隨之而來的名利、呼風喚雨的快感,是難以抵擋的誘惑。

我相信愛家公投那些上街的志工,是真心相信上帝不樂見同性婚姻,然而引動這一切的教會領袖,難道真的全部都毫無分辨謊言、是非、抹黑的能力嗎?也許,最能驅動人心的,終究還是名與利。

2018年10月27日,時代力量參加台北同志遊行。
2018年10月27日,時代力量參加台北同志遊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不過,長老教會資深信徒挺台獨的決心,恐怕也非反同婚可以動搖,如在這次選舉中,雖然同時有反同公投,但反同的資深信徒未必就不投民進黨。而那些因走靈恩路線、人數大幅增加的長老教會,新進信徒多數講華語,本就不屬於綠營鐵票,甚至有些原就是國民黨支持者,因此牧師們宣稱的「選票轉向」恐怕只是虛張聲勢。

另外,即使是在國語教會,也仍有個別牧師和獨立教會不願意加入這場聖戰,僅管他們在教義上也無法對同志多友善,但他們仍持守了政教分離的界線。

七山策略的最後一塊版圖:參政

盟盟內部勢必有人希望將2016年的信望盟再往前推進一步,組成更有影響力的政黨或政團,但這次公投結果,也可能是盟盟們政治生涯的最高峰了。

早年教會界即有「黨國基督徒」,如今則有「反同聖戰」。2017年宗教大串連「罷免黃國昌行動」就像一場暖身,雖未跨過投票門檻,卻已讓時代力量嚇出一身冷汗;2018年這次公投,盟盟們投入的資源與人力,堪比總統大選,動員方式除了電視廣告、文宣發送、掃街、定點擺攤外,還有數不清的網路廣告與假新聞,最後關頭還家家戶戶致電拜票。

除資金和人力外,盟盟們還深入許多村、里長辦公室,不少平權方的志工表示,反同文宣就是里長發的,甚至選舉公報裏還夾著反同公投的投票指南。拜這次公投綁大選的優勢,國民黨的地方勢力也成了他們的助力,再加上至少十數萬心懷宗教熱情的志工幫忙,數月以來在全台各地風雨無阻,分秒必爭地拉票跟宣傳,成功讓民眾對同志心生疑慮恐懼。

接下來,盟盟內部勢必有人希望將2016年的信望盟再往前推進一步,組成更有影響力的政黨或政團,但這次公投結果,也可能是盟盟們政治生涯的最高峰了。首先,同婚議題兩年內不可能再公投,無法再催出這麼大的熱情。再者,七山策略的原型是尋找政治代理人,而非親自成為政黨及候選人,對於是否要參政,教會內已有不同聲音。況且這段日子教內「戰功赫赫」者不少,想參選,首要面對的就是與國民黨競爭的難題,因雙方在選票、資源和支持群眾上都是嚴重重疊的,若不經一番廝殺,教徒外的選民根本沒有理由轉投盟盟候選人。

有了兩次大選經驗,2020盟盟若組黨,可能在政黨票上再有突破,在區域立委應該也不至於掛零。然而就算他們在選區打清新形象牌、與國民黨候選人做出區隔,國民黨會願意像民進黨禮讓柯文哲這樣與盟盟合作嗎?能合作幾席呢?沒有國民黨的禮讓和組織奧援,單靠盟盟實力,想拼下縣市議員或許不成問題,但要拿下立委就沒那麼容易。

另外,國民黨青壯派如連勝文等,一邊動作頻頻要逼退老人,一邊也開始向年輕選民和進步價值靠攏,從這次當選的年輕輩縣市議員的表現就可見一斑,他們很清楚若國民黨要在台灣的民主政體下存活,不可能再把中國當唯一靠山。若這批青壯年成功在國民黨內坐大,又會與以反同為基底的盟盟有多少合作?換言之,反同陣營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強大、堅不可催,以利結合者,也會因利破局。

中國或許樂見這次假新聞、造謠抹黑造成台灣社會混亂,以此測試台灣民主體質,但中共畢竟是玩弄權力的老江湖,對於任何有號召人心能力的團體都懷有戒心,更別說教會這套參政模式還是從美國學來的。隨著習近平對宗教政策的緊縮,及成功裂解長老教會與民進黨的關係後,盟盟們在中國心中還有多少利用價值也值得觀察。

若經濟利益已足以再次收買台灣人心,未來宗教統戰的著力可能就不必那麼深。但台灣若完成婚姻平權立法,恐怕也對亞洲各國乃至中國境內的同志運動有所激勵。然而,出於對組織性運動的忌憚,中共會否希望藉助盟盟之力來守住防線、降低中國大型運動發生的可能?筆者對此不無擔心。只是更可預見的是,不管中國的情勢如何,國語教會領袖們為了自身的利益和情感認同,還是會積極抱著中國大腿的。

盟盟們若與國民黨形成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就像民進黨與時代力量一樣,那麼靠「下一代」起家的盟盟們勢必也要在家長們在意的議題上,與國民黨舊勢力保持距離。但若2020他們與國民黨加起來能在國會過半,那麼對期望人權更受保障並逐步走向獨立建國的選民來說,肯定不是太好的消息。若不希望看到此事發生,組織工作者需要儘快重整腳步。

至於民進黨方面,必須守住至少四成選票,與其它第三勢力小黨聯合,就還是能在國會牽制住未來可能形成的國民黨聯盟。這次為婚姻平權一案投下贊成的350多萬票,每一票都是未來持續拉票的種子,而尚未對此議題表態的八百多萬選民,是有待耕耘的廣大禾場。

最後,那些試著從教會內部持續抵抗盟盟的基督徒們,他們的工作權與就學權,在盟盟大勝後可能會進一步限縮,甚至會被秋後算帳。大選落幕,教會內同志與直同志們的處境,短期內只會更加嚴峻,需要人權團體、勞動部、教育部緊盯是否有違反勞基法、性別平等工作法與教育法的行為。

「愛家」團體的志工穿著粉紅色背心在街頭巷尾四處穿梭,這是一個納粹曾經為男同性戀者安上的顏色。

這一年,鋪天蓋地的反同文宣,對於同志群體來說是非一般的凌虐。「愛家」團體的志工穿著粉紅色背心在街頭巷尾四處穿梭,這是一個納粹曾經為男同性戀者安上的顏色。同志們連在家裏也躲不過電視廣告、拜票電話和親友們的談論,在人前彷佛扮演著一個不屬於自己的角色,沒有人知道他心裏在淌血。

承接心靈的創傷,產生安慰人心、安定社會的力量,原是宗教團體最重要的功能,但此刻的教會,卻成了踐踏弱勢、將人逼上絕路的高牆。一轉眼,聖誕節就要到了,島上卻到處都是同志的眼淚與無聲的哭喊,耶穌要是造訪福爾摩莎,要在何處尋得平安呢?

(喬瑟芬,因家庭的基督宗教背景,決定投入台灣性別平權運動。「如果你也聽說」正視性/性暴力寫作計劃共同發起人;「姝文創」共同創辦人,負責藝文經紀部門)

註1:相關教會歷史在此不多敘述,有興趣者請見:《婚姻平權道路上,不該有「十字」路口》

註2:美國近代靈恩運動約在1960年代末期興起,後成立許多新興教會,也影響南方眾多保守的白人教會,信仰上堅持以基本教義對抗社會變遷,政治上擁槍、反墮胎、反同性戀,與共和黨結合,成為自1980年後就是共和黨鐵票區。

端傳媒相關報導:《反對同性婚姻的主力,為什麼來自基督教?》

相關閱讀: 《台灣保守基督教如何轉向公共領域,開始反同婚運動?》
《理解「反同婚基督徒」的恐懼和屬靈爭戰》

評論 喬瑟芬 台灣2018地方選舉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