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馬紹章:馬英九提「新三不」,是老調重彈,還是老歌新唱?

馬英九日前提出的不排除統一,並非過去所未曾言者,但他為什麼要在今日把「不統」改成「不排除統一」,還是耐人尋味。


馬英九日前提出的「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後兩項其實完全沒有變化,有意思的是不排斥統一,或者說是不排除統一。圖為2018年7月27日馬英九基金會舉成立茶會。 攝:陳焯煇/端傳媒
馬英九日前提出的「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後兩項其實完全沒有變化,有意思的是不排斥統一,或者說是不排除統一。圖為2018年7月27日馬英九基金會舉成立茶會。 攝:陳焯煇/端傳媒

編按:11月7日,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在馬習會三週年研討會上提出「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的「新三不」原則。這與他在2007年競選總統時曾提出的「不統、不獨、不武」出現變化,當時他主張的「不統」是指「任內不推動兩岸統一」。

從「不統一」到「不排斥統一」,如何解讀這項「新三不」原則?時值台灣地方選舉,馬英九此舉又是何意?端傳媒今天推出兩篇相關分析,此為第一篇。

陳水扁和馬英九是一個有趣的對比。陳水扁在總統任內曾說,台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李登輝來也做不到;卸任後他卻揮起了台獨的大旗,主張獨立建國,更參與支持喜樂島聯盟在2019年推動台獨公投。馬英九在任內時談兩岸問題,幾乎口不離「不統、不獨、不武」這「六字大明咒」,也成了他的金字招牌;然而,日前他在馬習會三週年研討會致詞時,六字變成了十五字:「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不少媒體稱之為新三不。

其實,政治人物的一言一行,都是精算過後的結果。陳水扁的改變比較容易理解,他在卸任後積極主張台獨,因為獨派已成為他保命、延命的稻草,是他最後、最大的靠山,當然,陳水扁對獨派也還有利用價值。然而,要理解馬英九的改變,則需要費點精神,回到時空脈絡之中,因為他的改變不只是個人的精算而已。事實上,馬英九真的變了嗎?會不會只是老調重彈呢?

馬英九當年提出「不統、不獨、不武」,媒體不也稱之為新三不嗎!至於他日前提出的「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後兩項其實完全沒有變化,有意思的是不排斥統一,或者說是不排除統一(從他的致詞內容來看,二者意思是一樣的)。

其實馬英九在2009年接受雜誌專訪時即指出,「不統,不是排除統一這個選項」,而是在他任期八年內不去討論統一問題。換言之,馬英九日前提出的不排除統一,並非過去所未曾言者,但他為什麼要在今日把「不統」改成「不排除統一」,還是耐人尋味。

對馬英九來說,「不統、不獨、不武」和「馬習會」不僅是具有歷史意義的legacy,更具現實意義。

對馬英九來說,「不統、不獨、不武」和「馬習會」不僅是具有歷史意義的legacy,更具現實意義。 攝: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不統,如何變成不排斥統一?

說到底,馬英九還是跟著民意走,而不是領導民意跟他走。

馬英九在第一次競選總統時提出「不統、不獨、不武」的主張,也是經過計算,「不統、不武」是講給綠色選民聽的,「不獨、不武」是講給大陸聽的。只可惜綠色選民在意的是不獨,大陸在意的是不統。「不統、不獨、不武」是一種極為簡化的說法,好處是像咒語一樣容易記憶,但也容易被曲解。即使馬英九後來曾解釋說,「不統」就是八年內不會跟大陸討論兩岸統一問題,但個人了解,大陸方面對「不統」的說法還是有意見的,這應該是馬英九在2009年時為「不統」加上新註解的原因,亦即「不統,不是排除統一這個選項。」

至於馬英九在馬習會三週年研討會上直接以「不排斥統一」取代「不統」,更值得探究。「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的後兩項與「不獨、不武」意義毫無不同,只是多增加了三個字,甚至是贅詞,這樣的表述顯然只是為了配合將「不統」改成「不排除統一」。此時的「不排除統一」,不再是老調重彈,而是老歌新唱。

大多數領導人都非常在意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任內留下了什麼資產(英文稱之為legacy),足以讓後人記憶,甚至於追隨。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都沒有例外。對馬英九來說,「不統、不獨、不武」和「馬習會」不僅是具有歷史意義的legacy,更具現實意義。他舉辦馬習會三週年研討會,除了強調其歷史意義及個人的歷史定位之外,更看重其現實意義,這也是「不統」變成了「不排除統一」的脈絡。

他在致詞中特別引用了幾個民調數字:

(一)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顯示支持兩岸「未來統一」的比率超越「維持現狀」。 (二)陸委會8月的民調,「永遠維持現狀」由前年(2016.08)的31%大幅跌落至23.2%,且是23年來首見支持「盡快統一」(4.5%)超越「盡快宣布獨立」(4.1%);陸委會11月的民調,主張兩岸「維持現狀,以後走向統一」的有一成六(16%),是近10年來最高,也是10年內首次高於「維持現狀,以後走向獨立」(14%),除此之外,主張「儘快獨立」的民眾達8.6%。

馬英九引用這些民調數字,不僅僅是用來證明他自己的主張「正確」,事實上,正是這些數字讓他更有底氣將「不統」改成「不排除統一」。馬英九或許是看到了這些民調數字反映了某種微妙趨勢的變化,這也是所謂的現實意義。可以說,從「不統」到「不排除統一」,是先吹響了號角,因為他可能認為號角一旦響起,必將引起迴響。現在正值九合一選舉,尤其六都的選情激烈,連民進黨原本認為穩贏的高雄市都陷入危機。每逢選舉危機,民進黨總會訴諸統獨議題,這一次國民黨的候選人卻鎖定經濟或環保問題,讓民進黨的統獨拳好像打在棉花上。馬英九這番談話,恰好給了民進黨一個操作的空間,但馬英九真正在意的,應該是2020總統選舉的議題設定,如果成功,那不僅是他政治legacy的延續,更是一種肯定。

就邏輯而言,「不排除統一」也代表了「不排除獨立」,但加上了「不支持台獨」之後,等於是刪除了獨立選項,換言之,這兩句結合在一起,實際上就只剩下了「統一」一個選項。至於「不使用武力」,其實只是統一的方式而已。民進黨認為他主張終極統一,並沒有冤枉他。但更值得重視的是在「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之下,兩岸之間統一的條件、模式、時機,以及如何為台灣爭取時間與機會,這才是新三不應有的論述重點,但這些都付諸闕如。說到底,馬英九還是跟著民意走,而不是領導民意跟他走。

2016年時,民進黨挾著所謂「天然獨」的聲勢,大獲全勝,全面執政,真的是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而國民黨則奄奄一息,不知如何再起,民進黨永久執政似乎是唾手可得。

2016年時,民進黨挾著所謂「天然獨」的聲勢,大獲全勝,全面執政,真的是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而國民黨則奄奄一息,不知如何再起,民進黨永久執政似乎是唾手可得。 攝:Philippe Lopez/AFP via Getty Images

兩岸關係嚴峻,台灣民意轉彎?

形勢易位如此快速,反而讓人不易看清真實,因而在模糊混亂中判斷錯誤。

如果我們再深入觀察這幾年的政治變化,將可以更了解馬英九轉變的的大背景。這幾年台灣政治的變化,詭譎多端,出人意表,甚至讓人誤判。2008年馬英九大勝時,民進黨上下一片悲觀,台獨支持者更是如此。2014年太陽花的出現,完全在各方意料之外,尤其是馬政府,一直深信兩岸和解與交流合作帶來的利益會得到人民的支持,沒想到太陽花像政治土石流一樣讓其政權近乎一夕崩潰。2016年時,民進黨挾著所謂「天然獨」的聲勢,大獲全勝,全面執政,真的是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而國民黨則奄奄一息,不知如何再起,民進黨永久執政似乎是唾手可得。但任誰也沒想到竟然不過短短兩年時間,民進黨就面臨地方選舉的政治海嘯。形勢易位如此快速,反而讓人不易看清真實,因而在模糊混亂中判斷錯誤。

這樣的變化,從美麗島電子報10月份的國政調查、及台灣民意基金會11月的調查中可窺一斑。以美麗島電子報的民調為例,僅有27.4%受訪者對民進黨有好感,卻有57.5%對民進黨反感,比上次調查增加了5.5個百分點,並且是歷史新高。更值得玩味的是,20到29歲以及30到39歲的年輕人中,對民進黨的反感度都遠遠高於好感度,看來即使是天然獨世代,也離民進黨愈來愈遠。至於國民黨,41.7%民眾對國民黨有好感,比上月調查大增11個百分點,39.2%對國民黨反感,比上月調查減少3.8個百分點。不論好感度與反感,國民黨都表現得民進黨好,但國民黨不必過於樂觀,因為這種快速的變化反映的應該是政黨忠誠度的降低。

這一次的九合一選舉,高雄市最具象徵意義,相當程度反映出這幾年的政治變化。高雄在綠營長期執政下,有如禁臠,才有民進黨即使推出西瓜也會當選之說。然而,高雄「韓流」平地一聲起,而且扶搖直上,完全出乎民進黨意料之外,而意料之外,往往就是戰略判斷錯誤的代名詞。這個現象與美麗島電子報國政民調的數字相呼應。個人認為,政黨忠誠度降低之後,不僅候選人的色彩更為重要,而且統獨議題將逐漸邊緣化。

民進黨現在想要重施故技,將高雄市長選舉導向藍綠與統獨之爭,不僅辦反併吞的遊行,而且蔡英文與賴清德都不約而同將砲口指向馬英九的新三不。但根據美麗島電子報民調,只有21.8%民眾認為縣市長候選人對統獨和兩岸關係的立場很重要,59.9%認為縣市長候選人重點是要說明政見而和統獨或兩岸沒什麼關聯。從這個角度來看,2020年大選如果出現一位具有社會基礎的無黨籍候選人,也不會讓人感到意外。

蔡英文批馬英九扯她的後腿,但實際上是蔡英文坐困愁城。

值得民進黨思考的是,這些變化都發生在兩岸關係最嚴峻的這兩年時間,中國大陸不僅機艦繞台頻繁,逕行宣布開通503南向北航線,台灣的國際空間不斷縮小,並且失去了五個邦交國。針對馬英九的新三不,蔡英文表示,「中國這段時間對台灣的打壓,是連續且不斷的,這個時候是台灣人一致對外團結,馬總統在這時說這樣話,非常不恰當,有扯後腿感覺。」看來蔡英文只對馬英九的發言感到憤怒,卻沒有深入思考為什麼在中國大陸打壓台灣最嚴厲之時,民意卻有這樣的變化,而馬英九只是浮在民意浪潮之上的浪花而已。

蔡英文在競選時提出「維持現狀」做為兩岸政策最高指導原則,無可諱言,絕大多數民眾,包括國民黨與馬英九都支持維持現狀,但什麼是「維持現狀」,每個人心裡恐怕都有不同的定義。蔡英文或許自認為已做到了維持現狀的承諾,但問題就在於大多數台灣民眾心中所想可能和她有一段距離。這兩年多來,兩岸出現了很多的變化,形勢日漸嚴峻,這些都已不用贅述,但是民進黨對中國大陸的所有對台作為,幾乎是無計可施,即使有所謂反制措施,大部分都是針對台灣民眾,而且反制效果微乎其微,M503航線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其實,蔡英文和馬英九一樣,對兩岸關係都是負面表述,馬英九有三不和新三不,蔡英文則有四不(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不會在壓力下屈服,不會走回對抗的老路),今年國慶又提出四不會(不會貿然升高對抗,不會屈從退讓,不會因一時的激憤走向衝突對抗,而讓兩岸關係陷入險境,也不會背離民意,犧牲台灣的主權)。不過,蔡英文和馬英九還是有所差別。馬英九儘管是負面表述,但因為兩岸有互信(九二共識),仍可以開展交流合作並簽署協議。蔡英文主政下的民進黨政府拒絕九二共識,與對岸缺乏互信,只有隔空對罵,沒有當面溝通。在這樣的情境下,蔡英文的負面表述呈現的一種困境,也反映民進黨政府手上沒有籌碼。蔡英文批馬英九扯她的後腿,但實際上是蔡英文坐困愁城。

蔡英文主政下的民進黨政府拒絕九二共識,與對岸缺乏互信,只有隔空對罵,沒有當面溝通。

蔡英文主政下的民進黨政府拒絕九二共識,與對岸缺乏互信,只有隔空對罵,沒有當面溝通。 攝:Ulet Ifansasti/Getty Images

兩岸關係是台灣生死存亡的關鍵

國家領導人最重要的責任之一是戰略形勢的判斷,因為這是國家是否走向正確道路的關鍵。

以上是從時空及語意脈絡來看馬英九的新三不,但他的提法也觸及了兩岸未來的一個核心議題,這才是大家應該理性探討的重點。

朝野之間的對罵扭曲,不值得討論。國家領導人最重要的責任之一是戰略形勢的判斷,因為這是國家是否走向正確道路的關鍵。民進黨現在的兩岸政策,除了內部因素之外,應該是基於以下幾個值得商榷的戰略判斷:

(一)蔡英文在2014年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如果(民進黨)打好(2014年選舉),連中國都會朝民進黨方向來調整。」結果與蔡英文的判斷完全相反,中國大陸不僅沒有朝民進黨的方向調整,反而提出一連串的警告,甚至利用馬習會對蔡英文喊話,最後並用行動來落實其警告。

(二)民進黨及蔡英文大概都相信美國不會棄台灣於不顧,而且在兩岸關係形勢嚴峻之際,只能選擇靠美國這一邊。但從歷史來看,國際現實終究是利益導向,台灣對美國的價值是由美國來衡量,一旦價值降低,美國總會找到藉口背棄台灣。在這兩年的時間中,兩岸形勢嚴峻,大陸動作不斷,但美國對台灣的幫助卻非常有限,口惠多於實質。除此之外,從美中台戰略三角的角度來看,美中關係和緩愈有助於三角的穩定,反之美中戰略對抗之下,三角反而不穩,尤其美中實力消長變化明顯,大陸已非昔日吳下阿蒙,台灣若想在中美對抗中撈到好處,只怕是到頭一場空。

(三)民進黨及蔡英文大概都是中國崩潰論的信仰者,他們認為中國大陸的體制總有難以為繼的一天,而這一天的到來,將是台灣獨立的機會。且不管大陸會不會崩潰或何時崩潰,台灣的地緣戰略價值就決定了它離不開大陸的命運,換言之,大陸不論哪一個黨執政,是否為民主政體,應該都不會放棄台灣。

民進黨的外部戰略判斷,或許是其內部戰略的延伸,亦即操作統獨與族群議題是最廉價而且有效的工具,有利於其取得執政甚至於永久執政的地位。因此,長期以來,台灣的統獨之爭只有口號而已,根本沒有深入的論述,不論是馬英九、蔡英文、賴清德、柯文哲、陳菊以及電視名嘴等等,皆是如此。民主的悲哀,在於它失去了理性的基礎,這也是民主的危機;兩岸關係是台灣生死存亡的關鍵,在民主的台灣,難道我們要由口號來決定台灣的未來嗎?

(馬紹章,海基會前副董事長)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新三不 馬英九 馬紹章 兩岸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