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泉港「碳九」洩漏:油污在退潮時沉入海底,漲潮時又浮上水面

以海為生的村民將魚扔回海中,因為「就算送人,也沒人要」。而「鎮政府說沒有把握是否能補償⋯⋯還說賣不出去可以拉到別的地方賣,人要多動頭腦。」


2018年11月9日,福建泉州碳九泄漏影響近海,安全生產責任事故引發環境汙染。漁排養殖區內漁排的清汙、加固等工作還在進行中,在受損較嚴重的漁排區,現場工作人員正把網箱內的汙染物進行清理。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11月9日,福建泉州碳九泄漏影響近海,安全生產責任事故引發環境汙染。漁排養殖區內漁排的清汙、加固等工作還在進行中,在受損較嚴重的漁排區,現場工作人員正把網箱內的汙染物進行清理。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11月4日淩晨五點,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區南埔鎮肖厝村漁民肖毅被一陣濃烈刺鼻的臭味熏醒。他以為家中煤氣泄漏,立即起身去檢查,但煤氣管道無故障。他又看了一下手機,發現並非只有他一家出現臭味,許多鄰居都被熏醒,在微信朋友圈上抱怨。

「東港出現洩漏了」,一位漁民告訴肖毅。肖厝村常住人口約8千,多以養殖為業,知情村民說出情況,消息很快便不脛而走。天亮之後,肖毅去到船上,想看看情況,此時才意識到事態比想象中更為嚴重——魚排泡沫因腐蝕下沈、大量水產品死亡。

「滿海都是污染物,你眼睛能看到地方都是都是這種污染。」肖毅對端傳媒說。不僅是肖厝村,附近的沙格村、後龍鎮上西村及峰前村、峰尾鎮均能看見擴散而來的油污,並伴有刺鼻氣味。肖毅是漁民,幾乎日日與油污打交道,他當時目測,覺得污染物「最少也有上百噸。」

兩件焦心的事情湧上心頭:經濟損失由誰補償,他和家人的身體健康該如何保障。

政府通報空氣、水質正常,村民在無孔不入的臭味中難入眠

泉港區位於福建湄洲灣西岸,其前身是惠安縣下屬肖厝鎮。2000年,泉港成立新區,成為泉州市經濟總體發展戰略中的「四大經濟區域」之首。肖厝港作為泉州新港,備受矚目,因而該區取名為「泉港區」。而此次泄漏發生的地點,正是位於肖厝港附近,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港石化)在肖厝村的碼頭處。

根據互聯網上流出的照片與視頻,11月4日淩晨,泉港區空氣出現刺鼻異味。早晨天亮後,空氣呈現藍紫色,海水中出現大量黃褐色油污泄漏物。

當天晚間,泉州環保局發布通告稱,由於東港石化執行「碳九」裝船作業的船舶與碼頭之間的連接軟管的法蘭墊片老化破損,因而造成 6.97 噸「碳九」泄漏。

2018年11月4日,泉港區南埔鎮肖厝村肖厝碼頭,海面上漂浮著厚厚一層看起來像油漬一樣的漂浮物,氣味相當刺鼻。

2018年11月4日,泉港區南埔鎮肖厝村肖厝碼頭,海面上漂浮著厚厚一層看起來像油漬一樣的漂浮物,氣味相當刺鼻。攝:Imagine China

根據中文科普網站果殼網的介紹,「碳九」是在石油提煉時產生的一種碳氫化合物,它可分為兩種,一種為裂解碳九,另一種則是重整碳九。裂解碳九是一種沒有經過芳構化重整的原料,容易造成水產死亡,給經濟帶來損失,但其毒性相對重整碳九而言較小,目前也尚未證明其有致癌風險。

直至四天之後,11 月 8 日上午,福建省生態環境廳發布「關於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碼頭化學品泄漏環境應急情況的通報」,證明污染物為裂解碳九。

得知為裂解碳九,村民們鬆了一口氣。但作為污染物,裂解碳九對健康仍會造成一定傷害。在11月4日早上,已經有許多魚排因遭遇油污而下沈,泡沫浮塊因為腐蝕性油污而溶解,大量水產死亡。心急如焚的漁民為了盡可能挽回損失,立即更換浮塊,但很快,浮塊又再度溶解。此時,很多漁民因徒手下海作業,出現頭暈、嘔吐、手臂脫皮等癥狀,其中一位被送進重癥監護室。

而另有網友在社交媒體上表示,在尚未確定是否污染物中只有碳九、是否會產生二次反應之前,「說毒性大小都是不負責任的」,並且應該考慮對老人、小孩和孕婦會否有更加嚴重的影響。

除了擔心碳九對財產和健康帶來的危害,令肖厝村民更加憤怒的是當地政府的處事態度。「事情發生後,就拼命刪帖,然後發那種很可笑的消息。」村民肖燕說。肖毅也很憤慨,近一週時間過去,政府對於賠償、清理等事情的處理一直沒有明確說法。肖厝村民只好不停在網上刷熱度、發文章。

「你知道我們如何吸引到記者報道嗎?全村所有人,凡是懂電腦的都在網上刷熱度,發文章。刷起一個熱度,被打下去,我們就接著刷。每天晚上都在刷,現在終於有人來報道了。」肖毅說。

11 月 6 日,泉港區廣播電視台發布《處置情況通報》稱,5 日當地「海水水質監測點石油類含量均符合第一(二)類海水水質標準,化學需氧量均符合第一類海水水質標準(符合養殖水質要求)。」但村民反映,帶有泄漏物的海水已經擴散到了臨近的村落。

11月8日,泉州市環保局發布了《環境空氣質量通報》稱「泉港城區空氣自動監測站各項大氣指標已恢覆正常,並持續改善向好。」但當晚,村民們卻在無孔不入的臭味中難以入眠。

如今,肖燕已經不知如何評價官方發佈的消息了。

以海為生的肖厝村民,將魚扔回海中,「就算送人,也沒人要」

肖厝村1958年開始發展海帶、紫菜養殖業,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相關海水養殖擴展到了魚、蝦、蟹、鮑魚等品類。目前,這個地方已經是泉州市最大的網箱養育生產基地,湄洲灣海域豐富的漁產聚集於此,在官方規劃中,該地區甚至有望成為湄洲灣最大的水產品批發市場。經過數十年的發展,如今肖厝村民中的大多數都以海為生。

這也是肖毅一直引以為傲的地方,他逢人便推薦2015年的微電影《那片海》,電影便講述泉港的故事。「那時候肖厝村有多美。以前我們這裡的魚子啊可是出了名的,魚價比外面高,而且就算是價格更高,人家還爭著買。」

然而一夜之間,一切化為烏有。

裂解碳九容易造成水產缺氧從而導致死亡,很多養殖戶承包的漁場因此將蒙受巨大的的經濟損失。「有人養鮑魚全死光了,不知道這些人怎麽辦。」肖燕對端傳媒說。

漁業是一個靠風吃飯的行業。農歷九月后季風大,正是收穫的季節。此次洩漏正值肖厝村的捕魚旺季,因為受到碳九污染,水產大都缺氧而死,剩下的也面臨無人敢買的窘境。

肖毅只得再度出海,將捕撈的魚又扔回海裏,其中一些魚,價值上千元一條。「現在就算送人也沒人要了。」他說著,忍不住哽咽。

肖毅估算,11月份伊始,他的直接損失達到十萬元人民幣,加之還需支付員工工資,虧損則更加嚴重。但這樣數額的損失在肖厝村只是普通水平。肖厝村魚排約有一百余戶,據肖毅與村民的交談,村中養殖戶的損失通常在5萬至30萬人民幣不等,有幾位高產的漁民,損失甚至超過百萬。

令他更為擔心的是,肖厝村的經濟鏈幾乎是以漁業為基礎展開,而今養殖戶受損,緊接著魚販、海鮮樓、酒業勢必都將受到巨大衝擊。

「誰來給我們一個說法?」肖毅問。

2018年11月9日,福建泉港「碳九」洩漏事故,由於海水流動造成殘留的油汙繼續漂浮擴散,工作人員持續不斷地更換吸油氈,現場也有貨車陸續運進吸油氈。

2018年11月9日,福建泉港「碳九」洩漏事故,由於海水流動造成殘留的油汙繼續漂浮擴散,工作人員持續不斷地更換吸油氈,現場也有貨車陸續運進吸油氈。攝:Imagine China

11月7日,包括肖毅在內的五人被鎮政府找來,作為村民代表與政府談話。但這場交流在肖毅看來並不順利。「鎮政府說沒有把握是否能補償,不補償怎麼辦?喝西北風嗎?他們還說賣不出去可以拉到別的地方賣,人要多動頭腦。對哦,拿到別的地方去毒死別人哦。」

有不服者將捕到的魚放在鎮政府保衛部門口,質問鎮長將如何處理。最終漁民們收到了一紙公文,其上表示政府將努力爭取補償。

還有村民選擇向東港石化討要說法。事發之後,該公司一直大門緊閉,村民不敢貿然闖進,只好在公司門口的電動柵欄掛上「無良東港毒害百姓毀我家園!!!」字樣的橫幅。據村民所言,那裏至今散發著與事發當天同樣濃烈的味道,但即便如此依舊有人駐守在公司大門口。

村民認為東港石化負有不可脫卸的責任。官方說法是,在進行裝卸作業之時油船連接至碼頭的軟管法蘭墊片老化、破損,導致部分油品泄漏。但如果事前公司對執行碳九裝船的寧波——天桐1#船舶進行排查,又或是在裝卸作業時採取必要的保護措施,此次悲劇在某種程度上都能得到預防。但在村民看來,東港石化在上述兩方面都未能有所作為。

村民希望東港石化能給個說法,然而時至今日公司也未有任何表態。

「來清理的民兵都有帶上防毒面具」,但教育局卻不允許學校放假

碳九洩漏當晚,一股濃烈的「像煤氣又像油漆」味道飄散在空氣中,睜開眼睛還能感受到明顯刺激。第二天,大部分村民都出現了頭暈、喉嚨疼痛、嗜睡、身體乏力等癥狀。肖毅的母親因惡心、腹痛,被送進醫院進行檢查,前後花費一千余元。像這樣吸入碳九出現頭暈、嘔吐癥狀而去門診掛號的村民還有很多。

根據內地媒體中國新聞網果殼網等媒體報道,碳九為易燃危險品,且揮發性較大,而高濃度的碳九蒸汽具有麻醉和刺激的作用,吸入氣體會出現頭痛、頭暈等中樞神經和上呼吸道刺激癥狀,長期反覆接觸可致皮膚脫脂。

雖然8日晚間,福建省生態環境廳發佈通報稱其所檢測到的VOCs中的有害物質以及大氣環境檢測數據均低於國家職業衛生標準《工作場所有害因素職業接觸限限值化學有害因素》(GBZ 2.1-2007),即不會對大多數接觸者的健康造成有害影響。但肖燕對數據的真實性表示質疑。

8日當晚的風較小,整個村子再度被籠罩在刺鼻的氣味之中,在肖燕的微信朋友圈裏,大家依舊持續對糟糕的空氣發表抱怨。她告訴端傳媒,在泉州環保局外,一輛灑水車停在門口,每3小時就會圍繞環保局灑水一次。「環保局附近空氣稍好了,但我娘家不過兩公裏外,味道還是很濃。」她認為只以環境局檢測的數據為基準是否妥當,目前不得而知。

肖毅亦有同感。他稱,油污在退潮時會沉入海底,但每當漲潮的時又會浮上水面。刺鼻臭味的出現將會是一個持續性過程,單個的時間節點上的數據是否有效,他表示懷疑。

「來清理的民兵都有帶上防毒面具,我們漁村一萬多人,天天就暴露在這種需要戴防毒面具的空氣下。」他更氣憤的是,目前教育局不允許學校放假。

肖厝小學作為肖厝村唯一一所小學,目前仍未停課,家長們因為擔心孩子身體受到碳九影響,只好讓孩子「翹課」。「學校說教育局沒有下命令,他們也沒有辦法。」

現在,肖毅的兩位孩子正「翹課」在家。網絡上流傳一張名為《肖厝小學學生因病缺勤、病因追查記錄表》的照片中,所記錄的 11 名學生的主要癥狀包括喉嚨痛、頭暈、嘔吐、肚子痛,和「避碳九」。

更明顯感覺到碳九對身體傷害的,是參與清理作業的漁民。在洩漏發生的當天早上約9點,政府工作人員陸續到來,帶來600袋油氈進行吸附回收。但當地人稱,政府放下油氈后便全權交由村民自行處理。

處理過程中,政府人員並未告知漁民碳九有毒,不能直接接觸。因此許多漁民沒帶手套、沒穿鞋,就直接下了水,結果是第二天不少人出現了中毒的情況。目前尚不清楚中毒的具體人數。

其中肖某輝在作業中頭暈落水,4名漁民將其拉上岸後,出現頭暈嘔吐癥狀,被送進了「重癥監護室」(ICU)。內地媒體《新京報》報道,目前醫院尚且無法判斷肖某輝是否因洩漏物掉入海中造成昏迷。

因為吸入碳九而產生的檢查費、醫療費應該由誰負擔,一直困擾著肖毅和其他漁民。目前看來,是否會有補償仍不確定。直至發稿前,肖厝村碳九氣味依舊濃烈。肖毅正在籌備先讓親人搬出村子,去泉州市區的朋友家中暫住。但他亦無奈,「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搬家吧。」

在洩漏發生的當天早上約9點,政府工作人員陸續到來,帶來600袋油氈進行吸附回收。但當地人稱,政府放下油氈后便全權交由村民自行處理。圖為2018年11月9日的現場情況。

在洩漏發生的當天早上約9點,政府工作人員陸續到來,帶來600袋油氈進行吸附回收。但當地人稱,政府放下油氈后便全權交由村民自行處理。圖為2018年11月9日的現場情況。攝:Imagine China

化工區距居民區僅174米,「若按照環評,這個項目不可能有」

11月9日,一位匿名環保人士對內地媒體《冰點周刊》稱,其曾用地圖軟件測算,發現當地化工區距離居民區僅有174米,並不符合環境影響評價(以下簡稱「環評」)對安全距離的規定,「如果按照環評走,這個項目是不可能有的」。

早在2001年,福建省九屆人大四次會議批準《福建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綱要》。《綱要》提出,福建應加快發展石化工業。以擴建煉油、新建乙烯為主,促進「煉化一體化」工程建設,以此帶動石化產業鏈發展。

泉港區響應號召,先後投入資金近50億元人民币用於推進石化基地建設,經過数年發展,如今泉港區已經成為湄洲灣石化重鎮,以及龍頭項目「福建煉油乙烯一體化」的所在地。

福建東港石油化工實業有限公司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成立。2005年3月該公司作為一間中外合資企業在福建省泉州市註冊成立,資本構成主要有福建省石油化學工業公司、福建德和集團、鴻基石化(香港)有限公司。

2015年,东港石化股權發生變動。福建省石化工業有限公司和鴻基石化將股份全部轉讓給了福建德和集團。根據企業信息顯示,福建德和集團有限公司旗下有房地產、物流、風力發電、度假村等產業,其董事長林森,占有85%的股份。2017年,林森還被聘為泉港區工商聯(總商會)榮譽會長。但事發至今,林森、德和集团或东港石化尚未作出表態。

此次洩漏事故后,東港石化項目的問題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內地「跨境環保關註協會」發文表示,東港石化的2000噸級碼頭泊位工程雖於2011年投入使用,但實際上2016年仍未完成環評工作,至今福建省環保廳、泉州市環保局至今未能審批通過該泊位項目。在另一項《福建省環保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清理明細表》中,該項目因為存在「未批先建」被勒令整改。

根據環評法規定,未經環保竣工驗收的建設項目不得投入正式運行,即便是「試運行」,時間原則上不超過3個月。

但實際上,距離該項目投入運行已過去7年,在這7年間卻順利地逃過了環保驗收手續。

直到此次洩漏事件發生,一系列疑點才串聯起來。肖毅對端傳媒回憶,「大概從幾年前開始,整個村魚排養殖業,那個魚隔三差五就死一批,隔三差五就死一批。然後海上就飄起一股味道。現在事情曝光我們才知道,那個就叫碳九。」他質疑是否從東港石化搬來后就有洩漏,「只是我們以前不懂」。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肖毅、肖燕為化名

2017年7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但本文因關乎重大公共利益,我們特別設置全文免費閲讀,歡迎你轉發、參與討論,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瀏覽更多深度內容。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海洋污染 泉港洩漏 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