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周睿睿:深秋「變綠」的黑森州選舉,迫使默克爾走入政治寒冬?

2021年屆滿之後,長達16年的默克爾時代將落下帷幕,接班人之爭也加速浮出水面。而這一切,都有賴於此次黑森州選舉的催化作用。


2018年10月29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和德國黑森州州長博菲埃在柏林舉行記者會。 攝:Florian Gaertner/Photothek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29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和德國黑森州州長博菲埃在柏林舉行記者會。 攝:Florian Gaertner/Photothek via Getty Images

位於德國中部的黑森州(Hessen),其最大的招牌當屬歐洲金融中心法蘭克福(Frankfurt)。作為德國經濟重鎮,黑森州的失業率自1999年以來逐年下降,由二十年前的接近9%下降到2018年的3.4%。與此同時,經濟狀況在2008至2009年間受經濟危機影響略有下滑,自此之後一路上行。自2014年以來,政府由基民盟和綠黨組閣的「黑綠聯盟」領導。

然而,就是一個這樣「社會及經濟狀況普遍良好」的黑森州,卻在十月中旬牽動了萬千關注德國政府命運的人心。自2017年聯邦大選以來,建制派政黨普遍在地方選舉中表現得有失水準。而在十月上旬巴伐利亞地方選舉中,以巴伐利亞為大本營並在當地長期執政的基社盟,其得票率遠遠不足以構成絕對多數。在鋪天蓋地的所謂「對建制派政黨的響亮耳光」評論中,已有不少觀察者認識到,黑森州選舉將是默克爾(梅克爾)政府最後的機會。可以說,本屆德國政府執政黨及默克爾本人的命運,都繫於此役。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剛剛過去的地方選舉不負唱衰默克爾政府的人的「厚望」,給了已經領導兩屆政府的州長博菲埃(Volker Bouffier)一記重拳:其代表的基民盟(CDU)得票率僅為27%,比上屆地方選舉大跌11個百分點,另一個老牌建制政黨社民黨(SPD)同樣大跌近11個百分點到19.8%;相比之下,來自激進左右兩翼的綠黨(B’90/Die Grünen)和德國選擇黨(AfD)分別上漲了8.7%和9%,成為此次大選的最大贏家。

選舉結果公布後不久,默克爾就公開宣布,放棄在12月漢堡舉行的基民盟黨代會上競選黨魁。根據她「黨權和政權必須集於一人之手」的原則,這也就意味着在第四屆政府2021年屆滿之後,長達16年的默克爾時代將落下帷幕。消息宣布後,「後默克爾時代」的接班人之爭也加速浮出水面。而這一切,都有賴於此次黑森州選舉的催化作用。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周睿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