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影像 圖片故事

影像:再見啟德 廿年後的飛機場

2018年初,攝影師 Brian Lee 走到這片九龍東最大的發展中土地觀察。啟德機場關閉,啟德經過二十年後到底發展了甚麼,變遷了甚麼,人們在上面做甚麼?


德朗邨商場內掛上的一幅藝術畫。 攝影:Brian Lee
德朗邨商場內掛上的一幅藝術畫。 攝影:Brian Lee

1998年7月6日深夜0時02分,由香港飛往倫敦的國泰航空CX251號班機在啟德機場起飛,這是離開啟德跑道的最後一班航班。當晚,伴隨著時任民航處處長施高理(Richard Siegel)的一句「Goodbye Kai Tak, and thank you!(再見啟德,謝謝你!)」,機場跑道熄滅燈光,這座位於九龍城區、營運整整73年的啟德國際機場正式邁入歷史,一個時代逝去了。

機場關閉後,客運大樓的部分地方改裝成政府辦公室,也有部分空間以短暫租約方式作商業用途,輾轉間先後變成小型賽車場、保齡球場、嘉年華場地、高爾夫球場等。最後仍是敵不過資本發展的齒輪,於1998年10月開始清拆,為未來建築項目鋪路。三年後,2002年,政府為該區進行的發展可行性研究完成,報告中首次提到興建郵輪碼頭及體育館的建議,更號稱要將啟德打造成「環保城」,不過社會各界對此建議反應不一,計劃一再拖延。

直到2007年,這一塊荒廢近10年、佔地33.8公頃的啟德機場用地,才落實重生計劃,準備興建包括郵輪碼頭、體育城、公共屋邨、醫院在內的一系列設施,計劃分三階段完成,亦預留住宅用地供私人企業競投發展。 五年之後,2013年3月16日,第一艘郵輪終於停泊啟德郵輪碼頭,那船帶來了一個新時代嗎?

20年過去,舊機場風貌不復存在,這個機場曾經在香港經濟騰飛中扮演的角色、曾經在二次世界大戰中被重創的歷史,似乎都消失在空氣中。今天在九龍城街道走過,抬頭望見的不再是高飛的航機,而是一幢幢牙籤樓。發展的狹縫間是否還可以找到往昔的痕跡和記憶?攝影師 Brian Lee 遊走九龍城,試用相機來作回應。

文:端傳媒攝影部

從土瓜灣的天台望向獅子山及下面的啟德用地。
從土瓜灣的天台望向獅子山及下面的啟德用地。攝影:Brian Lee
正在爲地盤點算玻璃窗的工人。
正在爲地盤點算玻璃窗的工人。攝影:Brian Lee
2006年,規劃署落實《啟德發展計畫》發展大綱,計畫在啟德發展區興建兩條公共屋邨。公共屋邨定名為啟晴邨及德朗邨,各以「啟」及「德」來命名。邨內兒童遊樂場的遊樂設施及樓梯亦以啟德機場為主題。
2006年,規劃署落實《啟德發展計畫》發展大綱,計畫在啟德發展區興建兩條公共屋邨。公共屋邨定名為啟晴邨及德朗邨,各以「啟」及「德」來命名。邨內兒童遊樂場的遊樂設施及樓梯亦以啟德機場為主題。攝影:Brian Lee
地下商鋪多數暫由地產代理承租。
地下商鋪多數暫由地產代理承租。攝影:Brian Lee
啟德東北少不免淪爲地產項目及公屋發展計劃,當中不乏低密度發展的豪宅。
啟德東北少不免淪爲地產項目及公屋發展計劃,當中不乏低密度發展的豪宅。攝影:Brian Lee
攝影:Brian Lee
從格仔山望向啟德跑道,景觀早已被九龍城的牙籤樓遮掩得七七八八。雖然格仔山已經荒廢甚久,但仍有年輕情侶到來談情。
從格仔山望向啟德跑道,景觀早已被九龍城的牙籤樓遮掩得七七八八。雖然格仔山已經荒廢甚久,但仍有年輕情侶到來談情。攝影:Brian Lee
啟晴邨引入多項環境保護設計,包括利用電腦系統計算微氣候再應用在大廈設計上。
啟晴邨引入多項環境保護設計,包括利用電腦系統計算微氣候再應用在大廈設計上。攝影:Brian Lee
啟德郵輪碼頭外望九龍東。
啟德郵輪碼頭外望九龍東。攝影:Brian Lee
昔日格仔山上的斜坡漆有紅白間格以供降落啓德的飛機作目測標示之用,現時格仔僅只有少部分仍留有色彩。
昔日格仔山上的斜坡漆有紅白間格以供降落啓德的飛機作目測標示之用,現時格仔僅只有少部分仍留有色彩。攝影:Brian Lee
昔日九龍城居民抬頭便能看到一架一架飛機經過,現時的九龍城因沒有樓宇高度限制而搖身一變成一棟一棟牙籤樓。
昔日九龍城居民抬頭便能看到一架一架飛機經過,現時的九龍城因沒有樓宇高度限制而搖身一變成一棟一棟牙籤樓。攝影:Brian Lee
影像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