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深度

被性侵的女孩起訴了警察:維權的傷害遠比性侵大

她在維權過程中遭遇施害者、學校及警察層層羅織的阻撓和傷害,最終成為「重點維穩對象」。


一路維權至今,任瀟瀟發現,相比對梁少宇的怨恨,她更不能釋懷的是:「明明他是施害者,自己是受害者,為什麼整個制度卻向着他,對着我開刀?維權的傷害遠遠比性侵的傷害大。」 攝: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一路維權至今,任瀟瀟發現,相比對梁少宇的怨恨,她更不能釋懷的是:「明明他是施害者,自己是受害者,為什麼整個制度卻向着他,對着我開刀?維權的傷害遠遠比性侵的傷害大。」 攝: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本文由端傳媒與NGOCN聲音計劃聯合出品,首發於端傳媒。

任瀟瀟(化名)出入學校都有警察跟着。

距離她報警梁少宇(化名)強姦已過去整整一年。原本一個強姦案已發酵成多個案子:任瀟瀟控訴派出所暴力執法、對強姦案行政不作為、對梁少宇毆打她一案不作為……

這一年,任瀟瀟歷經了網絡霸凌,學校壓制,警察瀆職和維穩機構的圍堵。她和家人曾被學校非法拘禁六天,被各級警察威逼利誘,連聲援、關注任瀟瀟的同學也遭到來自學校和警察的威嚇……不堪重負的任瀟瀟被診斷為嚴重抑鬱,幾次自殺未遂。

一路維權至今,任瀟瀟發現,相比對梁少宇的怨恨,她更不能釋懷的是:「明明他是施害者,自己是受害者,為什麼整個制度卻向着他,對着我開刀?維權的傷害遠遠比性侵的傷害大。」任瀟瀟逐漸明白,自己要反抗的不僅僅是一個施害者,而是背後包庇、保護施害者的一套男/父權語系下的制度,以及這套制度本身對她依法合規維權的步步緊逼和重重阻撓。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MeToo 在中國 #Me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