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觀 深度 生死無盡

生死無盡:安全網接不住的移工媽媽,與她的無國籍寶寶

我們的政府需要移工的勞動力,但移工們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來台工作的女性移工多處於她們的黃金生育年齡,但當真的懷孕生產時,卻又永遠是醫療、社福體系的陌生人。


 攝影:林振東
攝影:林振東

【編者按】「生死無盡」系列文章延續「端」的生死觀專欄。園地作者群筆下的故事,呈現了你我或許熟悉、或許陌生,關於生老病死的場景。藉由不同敘事者所陳述的觀點、反思和批判,在有盡的生命篇幅裏,尋索無盡的意義光譜。

凌晨三點多,一個新生兒誕生在馬桶中,一位住在僱主家中的印尼移工在肚痛之下,意外產下了這個寶寶。早上,移工媽媽好不容易經由仲介先生幫忙,到了A醫院,卻沒有值班兒科醫師,所以她們就到了本院B醫院的急診,帶著用塑膠袋裝著的寶寶,隨即住進新生兒病房。

急診醫師問媽媽,怎麼會在僱主家中生下孩子,媽媽說她不知道懷孕,期間也都沒有產檢。寶寶出生時,僱主家中當然沒有乾淨的器械,媽媽只能用未消毒的剪刀幫寶寶斷臍帶,因此寶寶必須在住院期間接受經驗性的抗生素治療,密切觀察有無感染破傷風。

媽媽這次來台灣剛滿三個月,是第二次來台灣工作。上次在台灣已經工作三年,返鄉後,去年十二月才又回來。媽媽來自印尼蘇門答臘島上一個南方省份的省會,是一個在2014年時就有125萬人口的城市,亦是行政區內最大城市。媽媽讀到高中畢業,學歷並不差,雖然中文、台語都稍微可通,但在醫病溝通上要能真的理解還有段距離。

無國籍寶寶

除了小孩的生父是台灣人,可立即取得台灣國籍外,外國籍女性移工在台灣生下的小孩有很大機會成為無國籍的人。由於這個寶寶的生父也是印尼人,小孩必須由媽媽帶回母國報戶口,而滯留台灣的這段期間,寶寶就是無國籍的人。專責兒科的社工通報社會局,提到還好這個媽媽是合法移工,如果是逃跑或非法的話,就會更加麻煩;很多移工媽媽會選擇棄養,像是把小孩留在關愛之家門口就離開,而不會把小孩帶在身邊。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生死觀 生死無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