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丈量死亡之狀,他們重新接近海豚擱淺真相

2018年上半年,香港鯨豚擱淺個案達29宗,比去年全年總數還多。這群人隨時候命出海,帶回鯨豚屍身,希望在牠們的身上尋找更多線索,讀出牠們沒說出來的話。


這隊由一位全職科學主任與二十位兼職保育助理組成的「鯨豚擱淺行動組」需隨時候命,一旦有市民報案,當值的成員就要出動,前往目的地尋找擱淺的鯨豚。圖為2018年5月,擱淺行動組在下長沙泳灘發現的江豚一屍兩命案件現場。 圖:受訪者提供
這隊由一位全職科學主任與二十位兼職保育助理組成的「鯨豚擱淺行動組」需隨時候命,一旦有市民報案,當值的成員就要出動,前往目的地尋找擱淺的鯨豚。圖為2018年5月,擱淺行動組在下長沙泳灘發現的江豚一屍兩命案件現場。 圖:受訪者提供

在一個不寬的的貨櫃裏,只有窄窄兩折通道讓人通過,解剖台上躺著沒呼吸的生命,人們小心翼翼切下牠的皮膚和脂肪層,再取肌肉組織,開始深入看內裏的器官,把心肝脾肺腎逐一剪開並觀察,惟獨找不到牠的胃。

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條一米多長的江豚屍體,牠的肚子遭橫切剖開,整個尾部被螺旋槳切去,屍身連著胎盤,依稀看到幼豚形狀。「鯨豚擱淺行動組」的成員,正為剛發現的這宗一屍兩命案件做解剖,嘗試重組牠們的生前經歷和死亡原因。

單在2018年上半年,在香港發現的鯨豚擱淺個案達29宗,比去年全年總數還多。擱淺案件數字的上升,很多人忙不迭提出疑問,悄無聲息地死了這麼多海豚,是人類做錯了什麼嗎?是香港週邊的填海、基建項目擴展工程抹殺了牠們的生命嗎?

人類聽不懂鯨豚的話,自然無法訪問牠們的同伴,獲取任何死前的故事;海域之遼闊,也難以追蹤每隻鯨豚生前所向,除了平日監察海豚的一些團隊以外,在香港,還有一群人隨時候命出海,帶回鯨豚屍身,希望在牠們的身上尋找更多線索,讀出牠們沒說出來的話。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