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澳門賽狗業陷落的六百遺孤:跑道沒了,牠們還在跑

澳門賽狗80年,逸園狗會裏外的人有贏有輸。人去樓空,餘下的偏偏卻是親身衝過終點線的一群,牠們拼力跑到連賽道也消失,窮盡目力仍不見終點。


作為陸上速度僅次於獵豹的哺乳類動物,格力犬四肢修長強壯,350碼的賽事,頂班的狗不到20秒就跑完衝刺。 攝:林振東/端傳媒
作為陸上速度僅次於獵豹的哺乳類動物,格力犬四肢修長強壯,350碼的賽事,頂班的狗不到20秒就跑完衝刺。 攝:林振東/端傳媒

6月30日晚上7時許,楊伯買過逸園10澳門元的門票,一如既往拿着「狗經」及賽狗秩序表走進大看台上的冷氣廂,等幾個香港來的老友。8時賽事正式開始,練狗師領出穿着號碼衣的賽狗亮相沙圈,70多歲的楊伯瞇眼盯着直播電視裏那六隻四肢修長的格力犬,觀察狀態,然後前往投注站下注。賽狗入閘、一聲鑼響、閘門打開、格力犬狂奔向前,追着用新鮮真兔皮包棉花做成的電兔。

10時45分,建成84年的澳門狗場,終於迎來最後一場賽事,除了楊伯,前來現場懷緬的還有從香港趕來的狗主、賭客、澳門居民和攝影發燒友。賽狗1號「風起雲湧」甫出閘即放力而跑,腳步順暢,穩帶全場,3號「力戰而勝」出閘迅速,沿途力拼,唯末段後勁不繼,2號「南征北戰」隨後趕上,爭持得難分難解,最後要靠終點影像判斷賽果。賽場遠處近四層高的電子顯示屏,一紅一綠地閃爍着最後賽果、賠率和各項派彩資料。

350碼的賽事,頂班的狗不到20秒就跑完。或贏或輸、或歡呼或輕嘆,50多年來楊伯在這裏度過了無數個聚精匯神的20秒,從當日與別人湊2元下注,到今天百元千元地賭。在這最後的一場賽事中,買了「連贏」的何伯沒有嬴;場上的賽狗,無論是第一名還是最後衝線的,從賽道下來後,駐定都是輸家。

賽狗迷為心儀的狗隻投注,觀看屏幕上的賽事重溫及衝線的播放。
賽狗迷為心儀的狗隻投注,觀看屏幕上的賽事重溫及衝線的播放。攝:林振東/端傳媒

有80年歷史的澳門賽狗將於本月20日落幕,澳門逸園賽狗會需於同日遷離現址。約600隻退役格力犬當中,僅約100隻完成領養手續,餘下的去向未明。逸園曾向博彩監察協調局提交申請,要求借用澳門馬會的空置馬房,暫養未被領養的格力犬,惟相關部門仍未有定案。有動物保護團體擔心,退役格力犬如被運往未就動物保護立法的中國大陸,將被用作繁殖犬或要繼續比賽,或遭遇更慘淡收場。

賽狗跑了那麼多年,逸園狗會裏外的人有贏有輸。人去樓空,餘下的偏偏卻是親身衝過終點線的一群,牠們拼力跑到連賽道也消失,窮盡目力仍不見終點。

賽狗師的獎盃與殊榮

甫進何澤金的家門,就可以見到櫃上一排金銀色澤不一的大獎盃,再走進客廳,即可見電視上方的橫架也排滿獎杯。部份獎杯的描述牌己氧化,每個生鏽的獎盃都是何澤金在狗場工作50年、從拉狗服務員一直晉升至練狗師的歲月見證:「有很多香港狗主會對我們的公司老總說,這班練狗師是你們公司的財富,我都認同,因為我們充實了很多關於格力狗的學問。」

在逸園想當賽狗師,首先要接受格力狗知識的培訓,其次要學會如何檢查狗隻及其傷勢再告知獸醫處理。學習內容都有講義可温習,但賽狗師的考試數年才有一次,何澤金坦言考試不是一定會合格:「我們練狗師都一位難求,要工作表現得很好,公司才會賞識你。」

退休練狗師何澤金,在逸園賽狗場工作整整50年,從拉狗的服務員一直晉升至練狗師,見證澳門賭狗業的興衰。

退休練狗師何澤金,在逸園賽狗場工作整整50年,從拉狗的服務員一直晉升至練狗師,見證澳門賭狗業的興衰。攝:林振東/端傳媒

何澤金因為喜歡狗,1965年入職逸園狗房部,當年才十幾歲的他,入行先做拉狗工作,每天早上5時半開始帶四隻狗在沙圈晨運行六個圈,隨後再拉另外四隻。來回行走數輪,就讓牠們食早餐,然後進行護理、療傷及訓練等直至早上10時下班。下午3時又再上班,重複放狗、餵食等工作,晚上比賽後放工。日復日年復年地放狗10年,何澤金始升職做副練狗師,除跟着澳洲及英國來的練狗師學習,還再管理手下十多個員工。

5年後,何澤金正式升做練狗師,展開35年練狗生涯:「最緊要培養狗的鬥志,將牠的狀態擺到最高,我們要做很多東西,都幾辛苦,要帶他們去游水、跑步,讓他們奔跑。甚至乎買兔仔及雞,吸引他們追。格力犬的性格有獵性、會追牲口,見到就不理會其他東西,會發狂,我們就要保持他的(這種)狀態。」一旦發現犬隻鬥志下滑,練狗師會將生雞綑綁在電兔架上轉,以吸引格力犬奔跑,直至雞被咬死為止,以此提升牠們出賽的鬥志,每隻狗平均約每個月做一次這樣的訓練。

保持格力犬的「狂」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狗本身的素質,或者說與狗主打交道的程度。逸園的格力犬近九成從澳洲引入,拍賣給狗主,狗主再決定格力犬要跟狗房裏的哪個練狗師訓練。何澤金說平時也要與狗主電話聯絡及食飯等等,「要同狗主打好交道,讓他們將狗放在你手上。不然你如果沒兵,做甚麼將軍也沒用」。

狗主每月均以澳門幣一萬至十萬不等的價錢購入新格力犬,後再以每月澳門幣1750元的費用託付狗園讓練狗師操練。小的賽事勝出可贏澳幣一千至二千元,一些盃賽的獎金則可高至十萬。

狗主每月均以澳門幣一萬至十萬不等的價錢購入新格力犬,後再以每月澳門幣1750元的費用託付狗園讓練狗師操練。小的賽事勝出可贏澳幣一千至二千元,一些盃賽的獎金則可高至十萬。攝:林振東/端傳媒

狗主每月均以澳門幣一萬至十萬不等的價錢購入新格力犬,後再以每月澳門幣1750元的費用託付給練狗師操練。格力犬也許會為主人贏些獎金,勝出小賽事可贏一千至二千元,一些盃賽的獎金則可以高至十萬。

據澳門逸園賽狗會的官方網站資料,約30位狗主各擁有1隻至20隻不等的賽狗,其中代號M.Y.C的狗主擁有399隻格力犬,據悉名字就是澳門逸園狗會的英文Macau (Yat Yuen) Canidrome 的簡稱,截至今年6月30日,合共贏得超過四千萬元獎金。2018年贏得最多獎金的格力犬叫「瑤之進」,合計贏得澳門幣64969元;六歲的瑤之進自出賽154次以來,贏得86次冠軍,總共贏得澳門幣493234元。賽狗的每次贏出,獎金的10%會分撥給所屬狗房及工作人員。至於練狗師,何澤金透露連上底薪、津貼等月入約2萬5千。2018上半年帶領狗房贏得最多獎金的練狗師夏當,個人總獎金累計達澳門幣722966元。

然而對於狗主而言,何澤金指長遠計算下來,他們真正贏的不是錢:「通常做狗主每個月平均計數,都是蝕的,不會有得賺,賺都只是那份殊榮......譬如是我是狗主,而你不是。」

格力犬的創傷與奪命針

這份殊榮除了要錢,也值命。被賣到狗場的格力犬約24個月大就開始其賽狗「職業生涯」,賽場上爭相競走難免踫撞損傷,輕則撞傷肌肉,重則傷及手腕、關節甚至裂骨。何澤金指逸園的跑道從1963年至今也「不合格」:「直路可以,但彎道弧度不夠大,像駕車時不夠位掟彎。拼了命去跑直路,突然轉彎,很容易有踫撞及有足筋傷患,所以這條跑道不合格,與澳洲、美國等不同。」何曾目睹有格力犬因為撞至地上打滾傷及頸部即時死亡,但跑道無法改變,因為地理空間有限。

被賣到狗場的格力犬約24個月大就開始其賽狗的「職業生涯」,賽場上爭相競走難免會有踫撞損傷,若過度受傷、年老等因素「喪失競賽能力」,就會被送去人道毀滅。

被賣到狗場的格力犬約24個月大就開始其賽狗的「職業生涯」,賽場上爭相競走難免會有踫撞損傷,若過度受傷、年老等因素「喪失競賽能力」,就會被送去人道毀滅。攝:林振東/端傳媒

受傷的格力犬可以停賽接受練狗師及獸醫的治療,直至康復後再次出賽:「格力犬跑得就用到盡,不論牠幾大歲數,不論70還是80個月,牠跑得就得繼續跑,能夠通過驗傷的標準就可以繼續出賽。」但如果比賽導致斷手腳,或者因嚴重受傷、年老等因素「喪失競賽能力」,就會被送去人道毀滅。「我從不覺得格力犬在場上比賽有何不妥,因為它本身有獵性,由小到老都極喜歡追逐!」

南華早報2011年的報導,引述澳門民政總署動物檢疫監管處處長徐裕輝指,逸園每月約有30隻格力犬被人道毀滅,2010全年有383隻。2012年報導又指:「格力犬要是連續在五場比賽中沒能跑出三甲成績,就會被人道毀滅。」何澤金則解釋,格力犬如果出賽三次三甲不入,賽事部會安排狗隻降班一級繼續出賽,絕不會人道毀滅。賽犬一共分5班,降至最低是第五班,永遠都是同班出賽。

一手帶大狗隻、為牠們療傷、看牠們出賽、在牠們身上下注再看着牠們被毀滅,何澤金坦言會感到可惜:「我們是有感情的,有些狗為我們取得那麼多獎金,我們私人投注亦在他們身上贏過錢,對於這些狗會有感情。當牠需要人道毀滅,我們真的會流淚,跟牠say good bye摸着他們。其實牠本身沒痛苦,三秒罷了,站着打針,一打就瞓在地上,完全無呻吟,其實很安詳。」

據何澤金所言,政府博彩監察處會派人看着獸醫及練狗師為格力犬打針作人道毀滅。何一再強調打的並非某些媒體所言的山埃針:「正確的說,是注射15CC過量麻醉劑至血管,三秒鐘後牠就會很安詳完全無呻吟無痛苦地離世。我認為這樣做得很好。」

在逸園裏,免於享受這種「好」的格力犬只有非常少數。

澳門愛護動物協會動物收容所主管鄧詠恩與從逸園賽狗場領養回來的格力犬。

澳門愛護動物協會動物收容所主管鄧詠恩與從逸園賽狗場領養回來的格力犬。攝:林振東/端傳媒

澳門愛護動物協會(Anima)主席Albano Martins在過往的訪問中形容逸園為「全世界最殘忍的賽狗場」,因為逸園不設有退役犬領養計劃,大多數格力犬都「有入無出」。協會的動物收容所主管鄧詠恩指,協會2012年已開始向逸園爭取將退役格力犬開放給市民領養:「當時格力犬約有300多隻,退役格力犬約50至60隻。我們希望做領養,但無收到(逸園方面)任何回覆、同意或合作方向。」直至2017年,有第一隻格力犬被逸園的獸醫領養,另外兩隻格力犬從市政狗房獲居民領養。還有個別狗主在狗隻退役後,仍然繼續付款給逸園照顧其終老,但其他狗隻下場慘淡,部分被人道毀滅,或者不知所終。記者曾嘗試向澳門博彩監察局及民政總署查詢每年被人道毀滅的格力犬的數字,至今未有回覆。

為了令更多退役犬被領養,愛護動物協會的行動更進一步,在2015年聯同世界各地的十個動物團體向政府提交請願信,要求不再續發賽狗牌。鄧詠恩明白狗場的存在有歷史因素,但她認為歷史可以改寫:「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是救格力犬。國際性的地方己經不再有賽犬,外國也已開始停辦,但為甚麼澳門會如此落後。」她擔心着,如果歷史不斷重複,以後幾百年,還會有多少隻格力犬以賽狗的形式度過一生。「就算我們今日這一代不去做,以後的日子都一定會有人去做這事(停止賽狗),一定是個結果,要有個總結。」

根據格力犬保護組織Grey2K USA Worldwide的資料,美國、澳洲、英國、新西蘭、愛爾蘭及越南等地仍有活躍的賽狗場,而奧地利、比利時、丹麥、芬蘭、巴基斯坦等國尚有非商業性質的賽狗,另外亦有最少31個個國家轉播格力犬賽事,讓當地人遙距下注。

逸園賽狗場於80年代始漸趨式微,平常的比賽日,看台觀眾不多。賽狗迷,有不少中年男士或長者,年青人只有寥寥數人。

逸園賽狗場於80年代始漸趨式微,平常的比賽日,看台觀眾不多。賽狗迷,有不少中年男士或長者,年青人只有寥寥數人。攝:林振東/端傳媒

逸園的曾經輝煌與落幕

在被理解為「落後」之前,關於賽狗及逸園狗會的一切,都也曾經閃閃生光。1931年澳門狗場首度啟業,但其後適逢中日戰爭爆發,香港經濟大受影響,依靠香港賭客的狗場在1942年停業,直至1963年由印尼華僑鄭君豹重開。歷經數輪股權易手,最終由賭王何鴻燊等人組成的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其後易名為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澳博)自80年代經營至今。賽狗隨社會發展,增加電視轉播、投注站數量和互聯網投注等等。在2003年自由行政策開展以來,這個東南亞唯一賽狗合法的地方,吸引了不少中國大陸遊客到訪。

從60年代入行至2015年退休,作為「多朝元老」的何澤金覺得,在何鴻燊的管理下,逸園辦得最好:「自從何鴻燊公司接手後,改變了很多制度,更增添培訓及考試,我們要考試合格獲發證書,公司才派我們用場......何鴻燊先生很願意培養人才,我最記得他每年專程在澳洲請格力狗全世界最權威的醫生來澳門培訓現役練狗師,從中我們學到很多很多。」

圖:端傳媒設計部

何澤金續解釋,在何鴻燊接管前,狗場營運「一塌糊塗及五花八門,旁門左道多」,例如通過使用藥物令格力犬體力下降並輸掉比賽,從中取利等。為制止「古惑狗」的出現,當年澳門警方更每日派司法警察駐場。何鴻燊接管後,狗場引入賽前驗口水及驗尿等藥物測試制度,如出問題,練狗師要負全責,公司更會報警追究。

澳門賽狗業曾於十年前輝煌一時,但到2017年,逸園博彩毛收入僅錄得澳門幣4600萬,對於旗下擁有22間幸運博彩娛樂場的澳博來說,狗場的生意實在是滄海一粟;對全年幸運博彩毛收入為2657億澳門幣的澳門來說,賽狗業更是不值一提。

圖:端傳媒設計部

走過80餘載,曾經盛極一時的澳門賽狗,終在2018年落幕。

2016年政府向逸園發通知,要求2018年7月20日交還賽狗場地作重新規劃,逸園賽狗會執行董事梁安琪在2017年表示,正與狗主商討格力犬去留等問題,會先了解狗主意願,如果狗主在澳門找不到地方飼養,會安排狗隻到紐西蘭、澳洲等地。

隨着退場日逼近,澳門愛護動物協會曾向逸園遞交650張收集自世界各地領養者的申請表格,但逸園未就此有任何回覆。網絡上更曾一度謠傳,在今年6月24日的格力犬領養日後,所有狗隻會被人道毀滅。

救得一隻得一隻

逸園分別在6月17日、24日及7月1日舉辦領養日,共收到127份格力狗的領養申請,當中包括來自中港台的領養者。但被領養的格力犬也不一定有好歸宿,三次領養日都在場的鄧詠恩指:「市民一度(因謠言)緊張,導致有點慌亂,首先就來愛協領養,當然領養時大家沒有想清楚很多事,很急地想救他們,以為他們要死,所以救得一隻得一隻吧。」

圖:端傳媒設計部

根據澳門市政狗房資料,從領養日開始至今,有約100隻格力犬完成認養手續。鄧詠恩指,當中有三隻格力犬分別因為追逐家中其他寵物、搞亂屋企等原因而被退回逸園。由於領養的狗主沒有經過審查或家訪,而是次被領養的格力犬都未接受絕育,鄧詠恩擔心如此倉卒的安排領養,會令格力犬再次變成賽犬或用作繁殖牟利。她認為最佳的處理方法是延長土地使用期限或另覓新地以暫時安置退役格力犬,並將領養計劃延長以審謹尋找新領養者。

逸園7月初曾提交格力犬安置方案,要求延長使用狗房範圍120天,以完成安置及遷離工作,同時要求借用賽馬會空置馬房暫養格力犬。博監局其後否決延期遷離的申請,指要遵守合約精神。就狗會借用馬會空置馬房的申請,博監局回覆稱,需由馬會向監管土地使用的權限部門提出,但截至7月18日仍未收到任何申請,因此馬房不可安置格力犬。

1930年啟用的澳門逸園賽狗場,幾經停業轉手,終於也要在今年七月搬離原址。

1930年啟用的澳門逸園賽狗場,幾經停業轉手,終於也要在今年七月搬離原址。攝:林振東/端傳媒

逸園至今仍未就未被領養的狗隻提出遷離的安排細節,澳門民政總署(民署)管委會副主席李偉農呼籲逸園承擔責任:「600多隻格力犬是逸園的員工,逸園無藉口推卸。」他指出如果7月20日狗場出現犬隻被遺棄,當局會通過動物保護法介入,讓當時人領回犬隻,但若最後認定行政上違法,會根據規定向狗主提出起訴。民署亦有相關應急機制提供保護工作,不會令犬隻無家可歸及失去應有的保護。

民署在七月與香港漁護署達成特事特辦的協議,令39份香港狗主的領養的申請能加快處理。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NPV)執行主席麥志豪指,按原來的程序將需要6至9個月,格力犬才可到港:「現在的好處是沒有放棄檢疫,在港澳兩地分配120日的檢疫程序,是個聰明的做法。」他認為是次各持份者都為解決問題做了很多,兩地政府可在個多月間安排特事特辦更是效率極快,逸園作為商業機構全無舉辦領養日經驗,整個領養過程已算盡力做到最好。

逸園網站內寫着申請領養退役格力犬須知:格力犬為獵性犬隻、需一定活動空間,每天需要最少15分鐘運動量及大多時候較喜歡睡覺,不喜歡吠叫。對於有擔心指獵犬是否適宜作寵物,麥志豪補充狗隻進入人類社會約一千至二千年,是被完全家化的動物,可以與人類生活,但人類亦有責任因應其特性與之相處,如格力犬宜短跑、喜歡睡覺,牠們睡時不要打攪他們、環境要保持安靜等等。

林穎琪與從狗場領養回來的格力犬jack。

林穎琪與從狗場領養回來的格力犬jack。攝:林振東/端傳媒

一個歸宿

格力犬居住於逸園時,一般各自住在獨立倉,活動範圍亦只限於逸園之內,被領養後或需重新適應家養的生活。林穎琪早在2017年時到民政總署領養狗隻,因緣際遇領養到格力犬Garlic:「(牠們)像是個甚麼都不懂得的小朋友,未見過外面世界。」林穎琪指領養後用了近9個月時間,才令Garlic完全放下戒心與人親近。澳洲的一個狗主得悉Garlic從逸園被領養後,隨即聯絡林穎琪,希望可以協助領養逸園的另一隻狗Jack,除了因為Jack是Garlic的同父異母弟弟之外,更因為Jack的親生妹妹Millie住在澳洲,他希望可讓被賣到澳門當賽狗的Jack回到澳洲與兄妹團聚。

2017年林穎琪開始與逸園聯絡,希望可以領養Jack,逸園回覆指因狗隻為狗主所有,不可放出。直至今年在第一個領養日前,林穎琪再打電話聯絡逸園希望領養Jack,填妥表格後,在領養當日,Jack成為了第一隻被現場領養的格力犬。帶Jack到獸醫診所進行身體檢查,發現脾臟較大、有黑點、而且內有良性腫瘤,需要再跟進,如若一切正常,將於11月送回澳洲飼養。但林穎琪指才5歲的Jack現在亦有心臟較大等問題,領養當日更發現牠身上有不少被狗咬的痕跡、膝頭也有新鮮的縫針,牙齒結石多得將整隻牙覆蓋。林穎琪指領養日當天,見到不少帶出來與人接觸的格力犬的後腳有微震及皮膚等問題。

有格力犬被領養後因磨擦皮膚受損而感染細菌,隨即生瘡流血,需立即由獸醫治療;有狗隻走路帶拐,照X光後發現後腿骨塊已彎;亦有狗隻被領養後疑似中暑,當夜立即後腳癱軟、排出血便,因趕不及降温或看獸醫,離開狗場不足十小時就死亡。被領養的格力犬,健康、幸運的一群或可重獲新生,至於早已垂垂老矣身帶頑疾的退役格力犬,在狗場裏無間踏盡面前路,理想的彼岸可能永遠不會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