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澳門賽狗業陷落的六百遺孤:跑道沒了,牠們還在跑

澳門賽狗80年,逸園狗會裏外的人有贏有輸。人去樓空,餘下的偏偏卻是親身衝過終點線的一群,牠們拼力跑到連賽道也消失,窮盡目力仍不見終點。


作為陸上速度僅次於獵豹的哺乳類動物,格力犬四肢修長強壯,350碼的賽事,頂班的狗不到20秒就跑完衝刺。 攝:林振東/端傳媒
作為陸上速度僅次於獵豹的哺乳類動物,格力犬四肢修長強壯,350碼的賽事,頂班的狗不到20秒就跑完衝刺。 攝:林振東/端傳媒

6月30日晚上7時許,楊伯買過逸園10澳門元的門票,一如既往拿着「狗經」及賽狗秩序表走進大看台上的冷氣廂,等幾個香港來的老友。8時賽事正式開始,練狗師領出穿着號碼衣的賽狗亮相沙圈,70多歲的楊伯瞇眼盯着直播電視裏那六隻四肢修長的格力犬,觀察狀態,然後前往投注站下注。賽狗入閘、一聲鑼響、閘門打開、格力犬狂奔向前,追着用新鮮真兔皮包棉花做成的電兔。

10時45分,建成84年的澳門狗場,終於迎來最後一場賽事,除了楊伯,前來現場懷緬的還有從香港趕來的狗主、賭客、澳門居民和攝影發燒友。賽狗1號「風起雲湧」甫出閘即放力而跑,腳步順暢,穩帶全場,3號「力戰而勝」出閘迅速,沿途力拼,唯末段後勁不繼,2號「南征北戰」隨後趕上,爭持得難分難解,最後要靠終點影像判斷賽果。賽場遠處近四層高的電子顯示屏,一紅一綠地閃爍着最後賽果、賠率和各項派彩資料。

350碼的賽事,頂班的狗不到20秒就跑完。或贏或輸、或歡呼或輕嘆,50多年來楊伯在這裏度過了無數個聚精匯神的20秒,從當日與別人湊2元下注,到今天百元千元地賭。在這最後的一場賽事中,買了「連贏」的何伯沒有嬴;場上的賽狗,無論是第一名還是最後衝線的,從賽道下來後,駐定都是輸家。

賽狗迷為心儀的狗隻投注,觀看屏幕上的賽事重溫及衝線的播放。
賽狗迷為心儀的狗隻投注,觀看屏幕上的賽事重溫及衝線的播放。攝:林振東/端傳媒

有80年歷史的澳門賽狗將於本月20日落幕,澳門逸園賽狗會需於同日遷離現址。約600隻退役格力犬當中,僅約100隻完成領養手續,餘下的去向未明。逸園曾向博彩監察協調局提交申請,要求借用澳門馬會的空置馬房,暫養未被領養的格力犬,惟相關部門仍未有定案。有動物保護團體擔心,退役格力犬如被運往未就動物保護立法的中國大陸,將被用作繁殖犬或要繼續比賽,或遭遇更慘淡收場。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