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廣場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廣州中山大學處理張鵬,真有決心和誠意?

校方看似是主動且嚴肅地處理了涉嫌性騷擾的教授張鵬,實則很可能是迫於輿論壓力的無奈之舉,沒有太大誠意,保護學生權益的決心也不足。


廣州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博士生導師、青年長江學者張鵬,被指在長達六年時間裏,多次對校內女性學生及教師實施性騷擾行為。 圖為廣州中山大學。 攝:林振東/端傳媒
廣州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博士生導師、青年長江學者張鵬,被指在長達六年時間裏,多次對校內女性學生及教師實施性騷擾行為。 圖為廣州中山大學。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7月10日,廣州中山大學終於公開了對涉事教授張鵬的處理,校方聲稱,4月8日接到實名舉報後,經過調查已經給予張鵬黨內警告處分,並反饋給舉報女生。5月4日收到另一名女生的實名舉報後,校方於7月2日審議決定給與張鵬警告處分,並且做出停課、停止任教、取消碩導和博導資格、終止「長江學者獎勵計劃」聘任合同,並請主管部門取消其「青年長江學者」的稱號。

這一通報隨後被多個微信公眾號轉載,在評論中有些讀者覺得中大處理很快幹得漂亮,有些讀者認為這並不是圓滿的結果,還要關注後續,我個人覺得後者的看法更為冷靜。中山大學的這個通報看似是校方主動且嚴肅地處理了張鵬,實則很可能是迫於輿論壓力的無奈之舉,沒有太大誠意,保護學生權益的決心也不足。

首先,全文沒有出現過「性騷擾」一詞,只說張鵬有「違反黨員生活紀律的不當行為」以及「違反教師職業道德的事實」,至於不當行為是什麼,事實發生了什麼,校方避而不談,不明確張鵬存在「性騷擾」甚至「性侵」的事實,後續的校園防範性騷擾機制就不可能建立起來。其次,在此通報之前,中山大學曾在7月9日回應媒體稱「網文存在與學校調查核實不相符的情況」,時隔一天卻又公布了校方對張鵬的處分,而且在通報中只說學校開展核查,並沒有再重申事實不符,這意味着校方變相承認了實名舉報的內容屬實,很明顯校方的說法自相矛盾。

再者,7月2日這個時間點也頗為詭異,如果校方在7月2日已經做出了決定為什麼不及時反饋給舉報的女生,退一步說反饋需要走流程,那麼按照第一個舉報的處理過程,校方在接到舉報的當天就進行了核查,15天後做出了處分決定,在做出決定的10天之後反饋了調查和處分結果,但是第二次接到舉報,校方卻足足花了近兩個月時間才做出處分決定,按理說應該在7月2日向舉報者反饋結果,但是黃雪琴在7月5日、6日聯繫中大宣傳部時無人應答,既然決定已做,就算不能詳細向媒體公布,至少可以回應說「詳細的處理結果後續會反饋給舉報者」。直到7月8日晚黃雪琴的文章《她曾以為自己能逃開教授的手》在網易人間的公號上發布,中大並沒有迅速回應公眾輿論,也沒有提前向舉報女生反饋,一直拖到7月10日才正式通報,這樣的時間線正常嗎?要麼中大就是藏着掖着打死不說,要麼這個7月2日是假的,實際上是在輿論爆發之後,校方被迫緊急開會處理。

更諷刺的是,通報最後寫到「感謝廣大師生校友與社會各界關注學校發展,歡迎對學校師德師風建設進行監督」,但是從輿論爆發至今,完全沒看出中山大學對輿論監督的「歡迎」,黃雪琴的文章被不停地刪除,中山大學校友寫的「逐張鵬書」在簡書上也被鎖定,網易人間的公號也被封一個月,中山大學被網友戲稱為「中刪大學」,足見校方態度的虛偽。

除此之外,據說第一次舉報的女生疑似被張鵬性侵,學校為了壓下此事,讓該女生無條件轉專業以換取她不再透露此事,如果這是事實,中山大學就是用了慣用的伎倆對學生封口,面對教師的疑似性侵行為僅僅黨內警告,卻不依法處理。如果不存在性侵,校方為什麼不在通報中解釋清楚?而且校方也沒有提出執法機關是否會介入張鵬的後續處理。

綜上看來,中山大學的通報是為了緩解輿論壓力,讓大眾覺得張鵬一事已經處理完了,而校方只要不開除張鵬讓他免受法律的制裁,避過了這陣風頭他又可以繼續當老師,校方也就沒有動力去建立長效的反性騷擾機制(本來他們就覺得反性騷擾很敏感)。

目前的處理結果有賴於輿論的爭取,我們應該繼續在這類事情上發聲,但可悲的是大眾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吃瓜群眾很容易被新的熱點吸引,客觀上有利於校方打的如意算盤。前面的道路是艱難的,真正關注此事的、與此事切身相關的人只能堅持下去,不斷地聯名向校方施壓,等待後續進展。

讀者來函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