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Big Data, Big Brother

進擊的貴州:大數據反腐、雲平台扶貧,經濟窮省的「彎道逆襲」

中國內陸省份貴州,近年開始探索以大數據產業作為突破口發展經濟。政策扶持與科技躍進,能否助力這個貧困省份成功逆襲?


中國內陸省份貴州,近年開始探索以大數據產業作為突破口發展經濟。圖為貴州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展示中心。 攝:彭麗勇/端傳媒
中國內陸省份貴州,近年開始探索以大數據產業作為突破口發展經濟。圖為貴州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展示中心。 攝:彭麗勇/端傳媒

走在貴陽市互聯網金融特區的感覺,有點像走進電影《潛行凶間》(Inception,又譯盜夢空間、全面啟動):四周都是簇新的、貼著鏡面玻璃的高樓,卻鮮少看見行人。偶爾,在巨型 LED 屏幕或噴泉廣場後面,出現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像個一夜暴富的人不小心露出了破洞的襪子,提醒你眼前的一切都是剛剛建成。

「我2015年來的時候,這棟樓後面還是破破爛爛的,現在,你晚上走在街上已經分不清是在北京、上海還是貴陽。」今年1月,我到坐落在這個特區的貴陽大數據交易所(下稱「貴交所」)參觀,副總裁朱國輝對我說。

導航顯然和我一樣不熟悉這片新建的區域,在難以尋到行人問路的情況下,我逐一走過高樓林立的幾條街道,途經名為「大數據區塊鏈」的郵局,終於找到了「互聯網金融特區大廈」。在層高驚人的大堂裏,提示板上稀稀拉拉地貼著幾個入駐的企業名字——顯然沒被租滿。在貴州官方媒體工作的一位同行告訴我:「這些大樓平時都是空蕩蕩的,只有領導來視察時才最熱鬧。」

貴交所是貴州近年布局大數據戰略的典型產物。它經貴州省政府批准,於2014年底成立。據其官網介紹,這是中國乃至全球第一家大數據交易所,曾得到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親自批示:希望利用「大數據×」,形成「互聯網+」的戰略支持。這間高調的交易所從成立起就常常放出豪言壯語,執行總裁王叁壽曾在多個場合表示:大數據將誕生一個萬億級別的交易市場,未來3到5年,貴交所的日交易量會達到100多億元(人民幣,下同)。不過,這一願景後來被證明過於樂觀了。截止2018年3月,其官網顯示的累積交易額只有1.2億元。

大數據立省:貴州的逆襲?

對多數中國人來說,貴州的關鍵詞可以概括為茅台、黃果樹瀑布和膾炙人口的廣告宣傳語——「爽爽的貴陽」。貴州地處中國西南,省會貴陽。這個坐落在雲貴高原的省份多山、閉塞且貧窮。2010年,貴州人均 GDP 位列全國倒數第一,有505萬農村貧困人口,佔中國貧困人口總數的15%。

但「貴州=貧困」形象於近幾年被逆轉。今年2月底,蘋果公司將中國區用戶的資料全部遷移到了由「雲上貴州」運營的伺服器上(根據去年實施的《網絡安全法》規定,在中國境內運營中收集和產生的個人信息和重要數據應在境內存儲)。此外,蘋果還將與「雲上貴州」合作,在貴州興建數據中心,預計將於2020年投入使用。

收到蘋果數據遷移的通知時,不少人後知後覺:怎麼會選在貴州?但實際上,貴州「大數據立省」的戰略早已鋪開。

2013年,貴州確立了「打造完整雲計算產業鏈」的規劃,從宣傳、政策、資金、人才引進等各方面扶持雲存儲、大數據的發展。

貴州發展大數據的優勢有哪些?

貴州發展大數據的優勢有哪些?端傳媒設計部

除了上圖所示的優勢之外,大數據企業在貴州還享有各種優厚補貼。比如,貴州為入駐企業提供「三年免租兩年減半」的辦公場所,收取低廉的水、電、網絡費用,並給予專業人才現金補貼,最高達到100萬元。

在政策的扶持下,貴州的大數據企業從2013年的不足1000家增長至2017年的8900多家。中國三大通訊公司(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移動)先後在貴州投資建設雲計算項目,蘋果數據中心、華為數據中心、騰訊數據中心亦都相繼落戶貴州。

2015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國家主席習近平先後考察貴州大數據產業,習近平高度肯定了貴州以發展大數據作為突破口推動發展的探索,並表示「貴州發展大數據確實有道理」。

此後,貴州搖身一變成為媒體的「寵兒」:中國的大數據「矽谷」、大數據領跑在貴州、大數據時代的弄潮兒、貴州「大數據立省」……媒體熱情洋溢地描述著這個落後省份憑互聯網科技創造經濟奇跡的故事。一個令貴州人滿臉榮光的成績是,2017 年貴州 GDP 增速位列全國第一。

「大數據就是貴州彎道取直、後發趕超的大戰略、大引擎和大機遇。」2016年,時任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在一次大數據產業峰會上指出。

但事實上,早在2003年起,貴州就保持著每年10%以上的年均 GDP 增速,至今已延續14年。這一令人矚目的速度遠不能將積貧積弱的貴州送上經濟強省的寶座。在2017年的中國 GDP 排行榜上,貴州排名倒數第七,倒數第一則是同樣位列增速榜首的西藏。

無論如何,大數據給貴州人帶來了希望。一位二十出頭的滴滴司機無比篤定地告訴我:「我們貴陽以後不得了!」他慶幸自己去年在老城區買了一套房,因為以後越來越多的高材生到貴陽就業,「房價可不就要漲了。」

2014年底成立的貴交所,是貴州近年布局大數據戰略的典型產物。執行總裁王叁壽曾表示:大數據將誕生一個萬億級別的交易市場。未來3到5年,貴交所的日交易量會達到100多億元。這一願景後來被證明過於樂觀了。截止2018年3月,其官網顯示的累積交易額為1.2億。

2014年底成立的貴交所,是貴州近年布局大數據戰略的典型產物。攝:彭麗勇/端傳媒

「我們都是『貴漂』。」朱國輝說。「貴漂」指在貴州工作的外地人。2015年,在北京生活多年的朱國輝加入貴交所,從此在北京、貴陽之間往返。曾有官媒以《「黔」景無限好,「貴漂」正當時》(「黔」為貴州簡稱)為題,報導有為青年們湧入這座西南小城、投身大數據產業的故事。

但現實遠沒有那麼繁榮。《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7》顯示,貴陽有近15%的外來人口,逾68萬。這個數字在全國城市中排名第37,而排名第一的上海則有近970萬外來人口。《貴州都市報》亦在2017年底刊文指出:「全省大數據人才較為缺乏。」

朱國輝坦承,人才是貴交所當下的短板之一,「尤其是高科技的人才,我在北上廣很容易招到,在貴陽就難。」

這個短板在我走進貴交所的瞬間便凸顯出來——至少有四個教室大的公共辦公區擺放了數排電腦,卻只坐了零星幾個人。朱國輝解釋道,他們主要員工都在北京,貴陽團隊還未組建好。

我首先被安排坐在一面和影院屏幕一樣大的屏幕前,觀看貴交所的宣傳片。這部節奏明快、音效飽滿的宣傳片介紹了貴交所在貴州大數據浪潮中不斷壯大的歷程,並特別強調了習近平和李克強的重視。以「大」字開頭(大數據、大產業、大發展)或以「千億級市場」結尾的詞彙——在貴州參觀大數據產業時常遇到這些表達——像是要撐破整個屏幕似的迅速在我面前推近、變大,不可否認的是,這種特效粗暴有力、令人難忘。

大數據,大躍進

通過電話預約,我在一天下午參觀了貴州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展示中心——這裏展示著貴州省政府發展大數據的成果。三個年輕的工作人員正在前台玩手機,看到我進來,其中一位女講解員站起來,整了整衣服。雖然只有我一個來訪者,她仍按既定程序將我引到一塊屏幕前,觀看了關於貴州大數據產業的宣傳片——和貴交所的那部很像,特別強調了習近平、李克強的重視,還用了各種以「大」開頭的字眼。

全方位監控交警的「數據鐵籠」。

全方位監控交警的「數據鐵籠」。端傳媒設計部

展示中心用玻璃地板、無處不在的大塊屏幕和屏幕中不斷變換的藍色圖表營造出些許未來感。講解員尤其詳細地介紹了「數據鐵籠」項目。這是一套針對公職人員的監控系統,以交警為例,每位交警來到上班地點,都要登錄 App,對著攝像頭自拍一張,即打「臉卡」。此外,交警們還被要求寫工作日誌,系統要求每位交警每天打考勤、寫工作日誌,外勤交警則要隨身佩戴攝像頭,無間斷地記錄他執勤中的遭遇、行動路徑。一旦交警不寫日誌,或出外勤時在室內時間過長,系統就會第一時間向交警本人推送預警消息,若三天內未修正,則會自動發送上級主管。這套系統生成的數據和每位交警的獎懲、晉升直接掛鈎,打分並形成排名。據《貴陽晚報》報導,運行第一年後,「數據鐵籠」已向當事人和各個管理層級發送了超過兩萬次預警。

「可以說,在這個平台上所有人都是透明的,並藉此實現利用大數據手段管住人。」貴陽市交通管理局政治處副處長崔長勝曾對媒體表示。這大抵是貴州大數據戰略中最為得意的產品之一,對於迫切希望在一黨專政下解決腐敗問題的當局來說,這無疑是提供了一劑良方。講解員告訴我,很多城市都曾組織官員來參觀學習「數據鐵籠」,要在全國範圍內構築起「權力監督的『防火牆』」。

此外,大數據還被這個貧困省用來「精準扶貧」——這一概念由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意指針對不同貧困區域環境、不同貧困戶的狀況,對扶貧對象實施精確識別、精確幫扶、精確管理的治貧方式。毫無疑問,大數據在其中將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貴州建成了「精準扶貧雲」的平台,聲稱打通了公安、工商、交通、醫療、教育等部門的數據,可以識別「貧困戶」是不是真貧困。比如,貧困戶一旦買車、買房、或註冊公司,扶貧幹部就能立刻收到預警信息。

除了上述兩個領域,大數據還在黨建、物流、治安、維穩等各個領域「大展拳腳」。

近幾年,「大數據」這一概念不僅在中國民間頗為流行,官方也很快將其納入了話語體系內,並上升到了國家級戰略的高度。2015年9月,經李克強簽批,國務院印發《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系統地部署了大數據發展工作。2016年3月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更明確提出,要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

「大數據」——突然變成一面代表先進的小紅旗,地方政府爭著搶著要把這面紅旗掛在自家辦公大樓的牆上。到2017年初,全國已有近40個省市專門出台了大數據的發展規劃、行動計劃和指導意見等文件,並建成了20多個大數據交易所。

中國現有的數據交易中心。

中國現有的數據交易中心。端傳媒設計部

「(說明)市場是足夠大了,大家為什麼都去搞這些東西,因為看到了數據流通的價值。」朱國輝說。

這種一擁而上的場景難免令人生疑。曾有業內人士在問答平台「知乎」吐槽參觀某縣級政府大數據中心的經歷:「所謂的大數據系統就是一個政務 OA(即 Office Automation,辦公自動化),幾台民用級服務器(就可以)搞定的項目,用的是大幾百萬的IBM或者富士通,而每年的服務和維護費用可以高達千萬以上。」

這東西要不是造假的,我把這些數據涮火鍋吃掉!

周濤

2015年底,電子科技大學互聯網科學中心主任周濤揭露,貴交所發布的《2015年中國大數據交易白皮書》編造數據。《白皮書》分16個行業對大數據產業未來5年的發展進行了預測,周濤的團隊研究時卻發現,每個行業每年的增長率全部都一樣。

所有人都將變成透明的?

朱國輝的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幅以太空為背景的標語——我們堅信:終有一天,數據價值將超過土地價值!在貴交所的公共辦公區和走廊,隨處可見類似標語——大數據,推動世界變革的第四次產業革命,這裏,就是革命的大本營!

貴陽大數據交易所副總裁朱國輝,2015年加入貴交所,辦公室墻上掛著一幅以太空為背景的標語——我們堅信:終有一天,數據價值將超過土地價值!

貴陽大數據交易所副總裁朱國輝,2015年加入貴交所,辦公室墻上掛著一幅以太空為背景的標語——我們堅信:終有一天,數據價值將超過土地價值!攝:彭麗勇/端傳媒

貴交所確實擁有「革命血統」,其創始股東包括貴州陽光產權交易所(代表貴州省國資委)、九次方大數據信息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九次方」)等。其中,貴州陽光產權交易所控股51%,獲得絕對控股權。第二大股東九次方亦是國資背景,創立於2010年,主要做政府數據資產運營和政府數據的應用。和貴交所一樣——九次方的創始人也是王叁壽。據官方媒體表述,國資控股是為了確保大數據安全。

不是誰都能和國資背景的數據平台做生意。

貴交所採用會員制,加入需要提交申請,經政府相關部門審核通過方可加入。據其官網顯示,目前有包括騰訊、京東、泰康人壽、寶武集團、中信銀行等2000多名會員。朱國輝坦承:「我們現在有1000多家會員,可能只有500多家是活躍的,其他還在沉睡或觀望。」

「血統不純」是無法入會的。曾有外企提出購買幾千萬的個人行為數據,貴交所拒絕了。「誘惑還是挺大的,但我們想向更高一層次靠攏。」朱國輝說。

「更高一層」就是和政府合作。2016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中國大數據產業峰會上表示,中國超過80%的數據資源掌握在各級政府手裏。儘管眾多民營的大數據企業在技術和商業上都優於貴交所、九次方,但後兩者坐擁得天獨厚的優勢——政府數據。他們的角色,就是在政府與企業之間、乃至各個政府部門間架起數據交易通道。

「我們的交易平台是國家級的,」九次方首席數據科學家宋雨倫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表示,「九次方做的就是政府絕密數據跟公開數據之間的數據。」

「咱們是背靠政府,跟政府有數據接口,我們並不盯著貴陽的數據,我們做全國的業務。」朱國輝說,貴交所目前接觸了60多個地方政府,並已在山西、汕頭等11個省市設立了服務分中心。

貴交所辦公室內,員工正在進行與大數據有關的工作。

貴交所辦公室內,員工正在進行與大數據有關的工作。 攝:彭麗勇/端傳媒

貴交所和九次方都表示,不會存儲任何數據,只提供交易平台和基於大數據得出的模型、結論、趨勢等。比如,公安系統需要電信運營商的數據來進行監控、維穩、偵察;反過來,銀行想要從政府那裏獲得居民公積金、社保的數據,用以推算一個人的收入,幫助銀行完成信用卡審批、放款……這類數據交易都會通過平台來完成。

對於交易,有關部門是審慎的。貴交所需要面對各方審查:網信辦、金融辦、經信委……「一審就審半年,」朱國輝將手抬到半人高的位置,「我們準備的審查資料有這麼多。」

「如果後續使用數據出現了一些問題,我們會給國家,比如公安機關,提供一個很詳細的數據流向。」宋雨倫說。

2015年,國務院提出要打通政府內部各部門數據壁壘,建成國家政府數據統一開放平台。到2017年底,已有超過20個不同級別的政府成立了大數據相關的智能部門。北京市政府提出,到2020年,政府部門公共數據開放單位將超過90%,數據開放率超過60%。但由於各部門間協調不暢,加之公檢法系統涉及大量保密數據,甚至各地、各部門數據存儲格式不同等原因,中央期盼的「數據大一統」的局面依然進展緩慢。

貴交所和九次方的角色之一,或許就是政府嘗試公開數據、打通各部門數據的同時,試水數據運營的窗口。據九次方介紹,該公司已與廣東、雲南、甘肅、福建、新疆等62個省市的國有控股平台合資成立了大數據應用服務及政府數據資產運營管理公司。但是,在數據權利尚無明晰法條保護的情況下(詳見報導《大數據權利之爭:對不起,你的數據屬於你,但我們有權使用》),這一趨勢多少令人感到擔憂。

採訪結束前,貴交所向我演示他們的交易平台。在那個巨大的屏幕旁邊,還擺著幾台演示用的電腦——我內心感歎,貴陽這間辦公室或許就是貴交所的「櫥窗」吧。我在屏幕上看到了當地衞生部門拿來交易的數據,被磨掉名字和部分身份證號後,一位六旬老人的就醫、用藥記錄被完整地展示出來,從某年某月某日補了一顆牙,到在哪裏、由誰主刀做了心臟搭橋手術。

這時,我想起貴陽市交通管理局那位領導介紹「數據鐵籠」的一句話——所有人都是透明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Big Data Big Br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