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糖寶懺情書:糖爹網站如何安撫了我的失戀

難道要不攙雜任何物質交易的愛才算真愛嗎?我愛他帶來的資源,也貪戀他的懷抱、他的霸道,但同時內心也要保持一定的冷血以便抽身。


那些年,我們攬下七宗罪:貪婪、傲慢、忌妒、憤怒、怠惰、暴食與色慾,虐戀彼此並樂在其中。圖為一位女人出席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一個婚禮上。 攝:Yoray Liberman/Getty Images
那些年,我們攬下七宗罪:貪婪、傲慢、忌妒、憤怒、怠惰、暴食與色慾,虐戀彼此並樂在其中。圖為一位女人出席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一個婚禮上。 攝:Yoray Liberman/Getty Images

「不要耽溺愛我,這太浪費妳的青春。妳要作個聰明人,趁我還風光時,盡情利用我。」

「寶貝,我愛妳⋯⋯但我不能再照顧妳了,從今以後你要好好過,抱歉。」2016年年初,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他留下這句話,斷了逾三年的嗔癡糾纏。

我在半個地球外的異鄉,與他間隔八小時時差,此後便落得一人了。關掉手邊寫到一半的論文,閉上眼,雙手輕揉太陽穴,試圖從驚詫中舒緩些。眼前僅剩無盡黯黑。頃刻,他充滿佔有慾的耳語、深情款款的承諾,黑暗中清晰地填塞了所有空間。

「妳是我的女人,妳是我的玩偶,妳是我的奴隸,妳是我的⋯⋯」我還記得,當他衝刺時,他喜歡一手緊掐我的頸脖,一面獻上纏綿的吻。我愛上被他控制的感覺。當他充滿我時,我用盡全力愛著;然而當我瞥向他無名指的婚戒,內心五味雜陳。

他年長我一輪,英俊,多金,對外有個美滿的家庭。想起初見時,吾芳華二五,甫抵達魔都,還未體驗五光十色的燦爛生活,便攤上了他。一場聚會後的醉酒,半推半就地,在一間五星級酒店,我癱軟在床隨他占有。然後,便是頻繁熱線與猛烈追求,所有已婚男人的陳腔濫調,「寶貝,妳是個美麗的女人,我要擁有妳,但妳不能愛上我。除了婚姻,其他我都願意給你,我要栽培妳成為最好的、最優秀的,最幸福的女人。」對甜言蜜語,我不置可否。然考量他身上的標籤,家境優渥、年輕總裁、資源豐厚;而我,出身一般家庭,有的是風華正茂、青春無敵。想想,這場遊戲,我還有時間,玩得起。於是,我說了 YES。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