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糖寶懺情書:糖爹網站如何安撫了我的失戀

難道要不攙雜任何物質交易的愛才算真愛嗎?我愛他帶來的資源,也貪戀他的懷抱、他的霸道,但同時內心也要保持一定的冷血以便抽身。


那些年,我們攬下七宗罪:貪婪、傲慢、忌妒、憤怒、怠惰、暴食與色慾,虐戀彼此並樂在其中。圖為一位女人出席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一個婚禮上。 攝:Yoray Liberman/Getty Images
那些年,我們攬下七宗罪:貪婪、傲慢、忌妒、憤怒、怠惰、暴食與色慾,虐戀彼此並樂在其中。圖為一位女人出席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一個婚禮上。 攝:Yoray Liberman/Getty Images

「不要耽溺愛我,這太浪費妳的青春。妳要作個聰明人,趁我還風光時,盡情利用我。」

「寶貝,我愛妳⋯⋯但我不能再照顧妳了,從今以後你要好好過,抱歉。」2016年年初,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他留下這句話,斷了逾三年的嗔癡糾纏。

我在半個地球外的異鄉,與他間隔八小時時差,此後便落得一人了。關掉手邊寫到一半的論文,閉上眼,雙手輕揉太陽穴,試圖從驚詫中舒緩些。眼前僅剩無盡黯黑。頃刻,他充滿佔有慾的耳語、深情款款的承諾,黑暗中清晰地填塞了所有空間。

「妳是我的女人,妳是我的玩偶,妳是我的奴隸,妳是我的⋯⋯」我還記得,當他衝刺時,他喜歡一手緊掐我的頸脖,一面獻上纏綿的吻。我愛上被他控制的感覺。當他充滿我時,我用盡全力愛著;然而當我瞥向他無名指的婚戒,內心五味雜陳。

他年長我一輪,英俊,多金,對外有個美滿的家庭。想起初見時,吾芳華二五,甫抵達魔都,還未體驗五光十色的燦爛生活,便攤上了他。一場聚會後的醉酒,半推半就地,在一間五星級酒店,我癱軟在床隨他占有。然後,便是頻繁熱線與猛烈追求,所有已婚男人的陳腔濫調,「寶貝,妳是個美麗的女人,我要擁有妳,但妳不能愛上我。除了婚姻,其他我都願意給你,我要栽培妳成為最好的、最優秀的,最幸福的女人。」對甜言蜜語,我不置可否。然考量他身上的標籤,家境優渥、年輕總裁、資源豐厚;而我,出身一般家庭,有的是風華正茂、青春無敵。想想,這場遊戲,我還有時間,玩得起。於是,我說了 YES。

那些年,我們攬下七宗罪:貪婪、傲慢、忌妒、憤怒、怠惰、暴食與色慾,虐戀彼此,並樂在其中。他熱愛蒐集名車與名錶,作為炫耀的資本,在各種上流社會觥籌交錯的場合中,我亦成為他穿戴的奢侈品之一。「她是不是很美麗?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學歷、我的工作、我的青春美貌成為他彰顯實力的象徵,而涉世未深的我,亦迷戀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覺。無數個夜晚,我身著華服,跟著他出入高檔餐廳與私人俱樂部,出於他政二代與創業家的背景,往來之人不是政府高官就是金融鉅子,亦或是拓展事業版圖的行業巨頭,品昂貴美酒、提頂級名包、住奢華飯店,想著同齡的人在做些什麼呢?都說權力是最強力的春藥,在這春藥的薰陶下,我的嘴角揚起一抹微笑,驕傲不斷膨脹,權、錢、欲的交錯,讓我從深處達到至高無上的高潮。

然而這畢竟還是世俗認定「不道德」的關係,一些朋友知情後因三觀不合而離開,逢年過節也無法跟親朋好友解釋,為什麼還不交個男朋友?看著母親車禍臥床,語重心長地希望我找個好人家,無法開口告訴她其實有人很疼我、很照顧我。很多時刻,有苦難言。但是都是自己選擇,怪不得誰。圈外的人總是好奇,糖爹與糖寶關係的純粹性,好友問我,這是真愛嗎?愛他什麼?愛他的錢,還是愛他的人?「不愛,也愛。都愛、都愛。」這問題太難回答,難道要不攙雜任何物質交易的愛才算真愛嗎?我愛他帶來的資源,也貪戀他的懷抱、他的霸道,但同時內心也要保持一定的冷血以便抽身。我並不清高,甚至不屑與道德為伍,只好厚顏無恥地承認,我愛享受,我愛被疼愛。

糖爹與糖寶是什麼關係?本質來說應是權力傾斜與利益交換。「不要耽溺愛我,這太浪費妳的青春。妳要作個聰明人,趁我還風光時,盡情利用我。」這是他教導我的,這世界本是利益交換的世界,我用青春與美貌,他拿金錢與資源,等價交換,不能再公平一些了。然而,經過數年磕磕碰碰,隨年華老去,我不願再在原地等候;而他能作的,最後一件慷慨的事,就是資助我出國圓夢。

難道要不參雜任何物質交易的愛才算真愛嗎?我愛他帶來的資源,也貪戀他的懷抱、他的霸道,但同時內心也要保持一定的冷血以便抽身。圖為一對情侶。

難道要不參雜任何物質交易的愛才算真愛嗎?我愛他帶來的資源,也貪戀他的懷抱、他的霸道,但同時內心也要保持一定的冷血以便抽身。圖為一對情侶。攝:Thurston Hopkins/Getty Images

於是,時值深夜,頓失依靠的我,想著由奢入儉難的課題,感到寂寞、徬徨且恐慌。我急需一些慰藉來填補。不,不只帶我吃頓大餐,我要那種感覺再回來。然而,被困在這小村讀書的我,要怎麼找到與過往比擬的資源呢?思前想後,突然,一則不久前的新聞浮現腦海:一個從未出過國門的美國女孩,透過某旅遊約會網站尋找旅遊贊助人,他們座標在世界各地,可能是金融業高管、成功創業家,總之一定是富有且大方的男人。憑藉著美貌,她找到不少金主,辭去工作開始環遊世界的旅程。她在一年內遊覽了九個國家,不僅費用全由贊助者支付,還時常收受昂貴禮物,而最終,她竟還收穫了真愛──一名義大利的成功商人。

聽起來就像灰姑娘童話故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一樣夢幻不是嗎?於是,在這絕望的午夜,我打開搜尋引擎,找到這個旅遊約會網。一登進網站,斗大的「Never Travel Alone」映入眼簾,接著下拉便是一個個旅遊日程。衝動只能在今晚。註冊一個全新的、陌生的郵箱帳號,精選幾張搔首弄姿、故作姿態的照片,填好基本資料(當然不能是真實的),上傳。然後,開始等待。

很快地,收件箱陸續響起訊息通知,那些手裏握有「extra ticket」的檔案,可以看出是有一定資產的金領人士,檔案照也多炫耀名車、豪宅等作為誘餌。然而,他們的外貌說明了為何需要上網徵伴——點進檔案,要不是年逾花甲的白髮老人、相貌抱歉的矮冬瓜,還有性喜SM的怪咖⋯⋯著實在令人難以下嚥。在將要放棄時,終於,信號再度響起,我看到一個相對優質的檔案。「攝癮者」,這是他在網站上的代號,座標約旦。照片上的他文質彬彬,笑容內斂帶點靦腆。逐項檢查條件,身高185CM以上,CHECK;職業投銀副總,CHECK;興趣攝影、歌劇,還附上作品集的網址,CHECK。真是一個逃避失戀用的約會好材料,不是嗎?

回應他一個笑臉,然而,甫開始使用網路交友的我還是不放心。他丟來一個連結,「這是我的LinkedIn檔案,妳可以參考下。」真有誠意,我們開始了對話,「月底我們一起去杜拜度個週末好嗎?天氣正在回暖,在池畔享受陽光游游泳應該是個不錯的消遣。給我妳的護照資料,我會讓祕書處理好。」杜拜,那個僅是轉機時匆匆路過的城市,那個傳聞中紙醉金迷的奢華都會,很符合偷渡春宵一刻。

「甜心,再多發一點妳的照片,妳的嘴唇、胸、和腿⋯⋯讓我整天都不安份」、「我想看妳穿上紅色比基尼,然後把它撕碎,把妳吃掉。」和他道貌岸然的形象呈現巨大反差,在成行前的兩周,攝癮者急切且毫不掩飾地傾吐最淫糜貪婪的慾望,而我擅長欲拒還迎地給予撩撥片段,男女拉扯是場心理戰,想得到妳要的,浮想連翩永遠是最佳武器。

「嘿,你好嗎?旅程還愉快嗎?」甫抵達酒店,身後便飄來一句英國腔調的問候,原來攝癮者早在大廳等候。出乎意料地,他的長相比照片俊美,略為黝黑的膚色,幾縷白髮與細框眼鏡增添書卷氣,近一米九的修長身高與品味衣著,在我面前的攝癮者,與那些刻板印象中,因為這樣或那樣的缺陷,必須用金錢引誘年輕女體上鉤的糖爹截然不同,年屆不惑的他,是一枚意氣風發、具熟男魅力的金領男士。難以想像他需要在網路上付錢找旅伴。

他問我為何使用網站,「因為我失戀了,無處可逃,想要遠行,還想有個伴。」沒說出口的還有「因為我喜歡旅遊,喜歡刺激,喜歡被呵護,喜歡讓男人買單。」你呢,你條件這麼好,為何還要上網找伴?「事實上,這是我的第一次⋯⋯我對中東女孩不感興趣,她們只想要承諾,我不想定下來。但我願意付出物質,與迷人的女性共同創造美好回憶。」

那感覺很怪,作為一名虔誠的穆斯林,在這裏,他仍熟記麥加的方位,晨昏定禱。然而,長年在歐洲接受教育的他,又懂得西方男人的浪漫。燭光晚餐是開啟夜晚的儀式,他遞給我一朵玫瑰花,服侍女士入座,點了一瓶香檳共飲。席間,我們聊著留學西方的生活、旅行遊歷、他的事業版圖,以及成為一名攝影師的理想。紳士的他卻保留中東男人的謹慎與矜持,並不多話,亦不浮誇。三杯黃湯下肚,在知名夜店跳了幾支舞,他才緩緩地牽起我的手:shall we go home?

進了房間,床已鋪好玫瑰花瓣,還有他提到的那套,深紅色比基尼。「寶貝,穿上它給我看好嗎?」他在我耳畔細語。我進了浴室,換上它,正端倪鏡中的模樣,無聲間,攝癮者出現在我身後,環抱住我。開啟水龍頭,熱水從頭頂傾瀉而下,頃刻,蒸氣氤氳,色慾無痕。那三個日與夜,在海灘、池畔、床第間,我們恣意被酒精與慾望浸透,貪婪地吸吮彼此,沒有負擔只顧享受。

慾望的溝壑暫時被填補,我很滿足。臨別時,他在我額頭上印下一個吻,「再見,甜心。」我也說了再見,雖然知道不會再見。可以確定的是,未來的我,還是會持續在路上。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愛慾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