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週年 深度 六四29週年

滕彪專訪:一個曾經的依法維權者,怎麼看今日中國?

四年前的六四晚會,滕彪不顧國保警告,現身香港維園演說。一句「退無可退」,說的是香港,也預告了自己的人生——那時的他還不知道,自己和妻女即將流亡。


四年前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滕彪當時還是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教授,也是執業律師。他不顧先前國保的警告,現身發表演說。台上一句「退無可退」,說的是香港,也預告了自己日後的人生。 攝:蕭茜晴/端傳媒
四年前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滕彪當時還是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教授,也是執業律師。他不顧先前國保的警告,現身發表演說。台上一句「退無可退」,說的是香港,也預告了自己日後的人生。 攝:蕭茜晴/端傳媒

四年前的六四紀念晚會,香港維園聚集超過18萬人,滕彪當時還是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系教授,也是執業律師。他不顧先前國保的警告,現身維多利亞公園發表演說。台上一句「退無可退」,說的是香港,也預告了自己日後的人生——只是那時的他還不知道,自己和妻女即將流亡。

六四事件發生那時,14歲的滕彪就讀於樺甸四中。樺甸,吉林省裏的窮鄉僻壤,世代務農的滕家,又是樺甸最窮的人家。埋首書堆的滕彪,隱約聽說長春、大連那兒都有遊行,但那全都不關他的事——考大學是人生唯一大事、也是脫貧的唯一方法。

一年後,他考上北京大學,受六四事件影響,中共中央規定1989至於1992入學的所有北大、復旦新生要接受一整年軍訓、加強政治教育。他一邊念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練習踢正步,一邊接觸到了思想活躍的同學,偷偷接過一本又一本關於六四真相的書。對世界的看法,於焉改觀。

2003年起滕彪在中國政法大學任教,也在北京的律師事務所執業,開始逐步介入維權案件。2003年,一名青年孫志剛在廣州收容站被收容所員工毒打致死,滕彪、許志永、俞江等律師聯名致書全國人大常委,要求對《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進行違憲審查,這部法律最後被政府宣告廢止,這場史稱「三博士上書」的行動,堪稱中國「司法維權」的時代結結實實的一座里程碑。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