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王宏恩:海外台人是戰略優勢還是人才流失?還看政府與民間的心態

人才外流與否,重點其實不在外流數字,而是要看心態、看戰略,包括政府與民間的。


人才外流與否,重點其實不在外流數字,而是要看心態、看戰略。 攝:Lam Yik Fe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人才外流與否,重點其實不在外流數字,而是要看心態、看戰略。 攝:Lam Yik Fe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最近幾週,一些台灣人選擇到海外就讀或就業的新聞又佔據台灣傳媒的版面,也引發「台灣人才外流」的討論與檢討。但在這幾年,許多已經在美國任教的台籍政治學教授,卻組團返回台灣,依序訪問了馬英九與蔡英文總統,獲得兩位總統的支持,推動一個看似違反直覺的政策:讓更多拿到政治學博士的人可以留在美國任教,而非立刻回台貢獻所學。從台灣現時很紅的新聞關鍵字來看,這不只是「人才外流」,根本就是主動把台灣人才往外推了。

然而,人才外流與否,重點其實不在外流數字,而是要看心態、看戰略。

留美與留中的台籍學者作用

台籍教授們與兩大黨總統推動讓更多台灣人留在美國政治學界任教,目的除了是讓他們繼續吸收與接觸第一線政治科學研究之外,自然也與台灣艱困的外交情勢有關。台灣對周遭大國的動態都要有深入的了解,並需要廣闊的人脈網絡,才能在有充分資訊下繼續找到生存的道路。雖然在學界,教授們自然都得嚴格遵守學術中立這個準則,絕不能刻意製造或偏袒對台灣特定黨派有利的學術研究,但其實在大多數時候,美國的台籍政治學教授只要現身、單純提供一些已經累積多年、經得起考驗的事實,就能大大改變美國政府、智庫與媒體的想法。

舉例來說,我與其他幾個博士生,就曾親眼見過美國智庫人員表示「台灣人大多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想統一,美國幹麼阻止兩岸統一」這樣的言論,甚至不知道太陽花學運發生過。在這樣的智庫會議或國會公聽會上,假如有一兩名台籍教授在場,可以提供一些台灣正在發生的新聞、學界在台灣進行多年的學術研究、民調結果,尤其是在美國優良學術期刊上發表的研究結果,就可以幫助美國智庫與政府官員們在「更了解台灣」的狀況下,做出更合理的政策判斷。

同樣的戰略優勢與重要性,亦出現在西進中國的台籍政治學者身上。舉例來說,目前客座於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社會學系的耿曙針對在中國的台商進行了一系列的研究,發現從實證資料來看,無論把台商當作是中國統戰工具或中國政府的人質,都是效果不大的;相較之下,台商更像是在兩岸關係之中扮演緩衝器的角色,可有效降低雙方衝突的發生。這類的研究結果,後來就出現在兩岸政策智庫相關報告的參考書目上,影響兩岸政策的思考方式與走向。

在近年來,亦有非常多對於中國民意與政商關係的優秀研究,是在台灣的學者與在中國的台籍學者合作之下完成的。這些研究不只滿足了學術界對於中國研究的好奇心,更重要的是讓台灣能夠有第一手對中國的理解與認識。當然,在此同時,台灣民意的相關研究與實證結果也透過一些在中國的台籍學者而傳到中國政府。

如何最有效率地運用第一手見聞?

從政治科學的例子來看,這些台籍優秀政治學者的「外流」,其實更能夠幫助台灣的存續,也對於台灣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這也是為什麼我說不能只看數字,而是要看這些人員西進與東進的心態為何,以及他們後續跟台灣政府之間的關係。當然,不得不承認,政治學界許多學長學姐到海外任教,一部分原因也來自於台灣職缺不夠、薪水過低、聘用審理期過長或過於繁瑣、家庭規劃,以及新進人員雜事過多等因素。然而,大多數的海外學人仍然是關心台灣的存續與發展的,也很樂意在必要時出聲支持,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在美國大學已拿到終身職的老師仍願意組團回台與總統商議、舉辦各種學術活動的原因。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套用到不同領域、其他許許多多台灣人到海外求學或工作的情境。當一個台灣人選擇到海外待一段時間之後,假如仍心繫台灣、願意回台貢獻所見所聞時,台灣政府與民眾應該要抱持怎麼樣的心態、如何最有效率地運用這些第一手的資源,以及人脈與見聞呢?

就以最近吵得轟轟烈烈的台生赴中就讀大學來說,台大社會系藍佩嘉等人在2016年的研究早已發現,這些赴中就讀的台生,甚至是已久居中國的台商第二代,也不必然會自我認同為中國人。反而,這些人在某些情況下(例如不打算在中國本土企業工作)反而會更強調兩群人之間的差異性。在此同時,假如台灣政府可以有效地透過這些留學生的人脈與見聞來更進一步了解中國、降低雙方各自的資訊落差,那對台灣顯然是利大於弊的。這個觀點套用在其他國家亦然,尤其是近日逐漸吹起的新南向熱潮。

隨着學界世代交替,以及前輩、晚輩的攜手合作下,光從政治學界來看,已經更有急起直追的潛力,包括有數名在頂級期刊發文的新生代回台任教、台灣期刊質與量的提升以及國際接軌,以及對於最新研究方法的重視與採用等。可是在此同時,也有不少政治學者追隨海外前輩選擇留在國外,把台灣研究帶進國際研究的視野,也在台灣智庫的邀請合作下推動相關議程。對於資源有限、人口過多的小島來說,有能力培養人才至全世界任教,乃至於與世界連結,是不得不為的出路,但這樣的人才流向世界能否同時將世界帶回台灣,就看政府與人們是抱着怎麼樣的心態來面對了。

(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發起人)

【作者按】:在提筆撰文之際,筆者的幾個夥伴正在籌備政治科學碩博班海外留學講座。這已經是我們第七年舉辦這個講座,除了邀請正在歐美工作與就讀的學長學姐回來分享政治系海外升學與就業的狀況外,也讓海外的政治學人們彼此多一個聯繫與認識的管道。對於政治科學領域來說,假如在念完碩士後還想繼續深入,跟許多高科技領域一樣,出國攻讀博士仍比較能接觸到最新、最前沿的學術發展。我們這個講座的目的,也在於讓更多學弟妹更能知道自己該不該念博士、如何提高上榜機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宏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