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對於無法摘下眼罩的人們,口述電影是他們的新世界

口述電影為視障者打開新的世界,成為他們與時代和社會的連繫。然而法規和資源的短缺,讓口述電影的發展步履為艱。


2018年1月7日,香港盲人輔導會好不容易安排到一場電影《空手道》的口述影像,活動被安排在早上九點半,對視障朋友來說,能夠去電影院看一場電影,已經是特別難得的機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8年1月7日,香港盲人輔導會好不容易安排到一場電影《空手道》的口述影像,活動被安排在早上九點半,對視障朋友來說,能夠去電影院看一場電影,已經是特別難得的機會。 攝:林振東/端傳媒

「如果沒有口述影像,我唔會行入戲院。」失明之後,鄭惠琼不願意走進電影院,因為看不到畫面,自然也聽不懂對白,現在的她重新有了進電影院的興趣和理由。

這一天,香港盲人輔導會好不容易安排到一場電影《空手道》的口述影像。由於種種限制,口述影像若想在影院內舉辦,往往只能拿到早場的時間段。這次的口述影像活動就被安排在早上九點半,天氣寒冷加上陰雨綿綿,但對視障者來說,能夠去電影院看一場電影,機會特別難得,於是紛紛報名參加。

「唔好意思,不如倒回前面一點,那裏我好像說長了一點。」離正式放映還有15分鐘,口述影像員Peter在電影院內一邊反覆練習,一邊在口述影像稿上圈畫校對。而另一名口述影像員Stella則在影院內的各個角落測試設備和音效,做好最後準備。

《空手道》正式放映還有15分鐘,口述影像員Peter在電影院內一邊反覆練習,一邊在口述影像稿上圈畫校對。
《空手道》正式放映還有15分鐘,口述影像員Peter在電影院內一邊反覆練習,一邊在口述影像稿上圈畫校對。攝:林振東/端傳媒

雙眼放空看電影

口述電影準時開始,報名參加的視障人士,左手爆谷右手可樂紛紛入場,幾乎全院滿座。而電影院後排,約有20名公眾人士戴上眼罩體驗盲人看電影時的感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