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Your Opinion

曝光違法過路者可以根治問題嗎?闖紅燈是行人不守法,還是「紅燈」待改進?

「文明的進步需要改進的是規則而不是手段。」


人臉識別用來進行社會規範,是公權的濫用嗎?「闖紅燈」是亟待解決的嚴峻問題嗎?  攝:林振東/端傳媒
人臉識別用來進行社會規範,是公權的濫用嗎?「闖紅燈」是亟待解決的嚴峻問題嗎? 攝:林振東/端傳媒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community@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深圳市交警利用人臉識別監控技術,抓拍闖紅燈行人並在官網平台予以曝光。曝光台上可見闖紅燈者清晰面部照片、做了隱私處理的姓名和身份證號,及違法時間和地點。目前,該平台最後更新停留在3月12日,原本逾40頁的曝光僅剩下首頁,違規者及周邊行人的相貌也全部打上馬賽克。

因常有行人不遵循交通規則、無視紅綠燈橫穿馬路,這樣的現象被一些網民與國民質相關聯,從而被諷為「中國式過馬路」。事實上,爲了治理行人闖紅燈的現象,中國大陸各地區曾嘗試過包括罰款、重罰款、拉警戒綫、甚至體罰等多種方式,直到近日來引起大量關注和爭議的公共曝光。

然而,在上周相關圓桌中,有讀者提出,事實上,紅綠燈的設計本身就有可被考量之處。人臉識別用來進行社會規範,是公權的濫用嗎?「闖紅燈」是亟待解決的嚴峻問題嗎?聽聽讀者怎麽看。

罰款、拉綫、曝光......官方如何治理「中國式過馬路」?

闖紅燈在中國並不少見。儘管2003年10月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行人闖紅燈就被界定屬違法行為,違者可「處警告或者五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罰款」,但該條例的普遍實施始於近年。

1. 罰款

2012年12月,北京市公安局宣布會同相關部門,在全市範圍內發起交通、治安、環境三大秩序突出問題集中管理整治專項工作,其中就包括行人闖紅燈問題。北京朝陽區惠忠路路口開出首批「中國式過馬路」10元人民幣罰單。

2013年3月,浙江率先大力整治行人闖紅燈現象,將「中國式過馬路」列為嚴重交通違法,20天共查處8283起,違者罰款5至20元。5月,深圳市根據《深圳經濟特區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條例》實施行人闖紅燈分檔處罰,罰款從20元至100元,處罰將記錄到違法系統。

2. 記載於「社會信用」中

2013年4月,廈門對行人闖紅燈記錄進行永久保存,並對考駕照、貸款等產生影響。

3. 「拉繩」

2013年7月,武漢採取「拉繩」方式阻止行人闖紅燈,即每當十字路口的紅燈亮起時,站在路口兩邊的交通協管員便會拉起長繩,防止行人闖紅燈橫穿馬路。當時有交通協管員接受採訪時表示,「拉繩」雖看起來方式「有點土」,但效果立竿見影。

4. 現場喊話

「紅燈可以再等,生命不能重來」,2012年10月,江西宜春交警首創「喊話執勤法」,交警通過隨身佩戴的擴音器提醒行人遵守交規,「喊話」宣傳語高達199條。半年內,該地區行人、自行車、電動車及摩托車闖紅燈現象同比下降80%。

5. 罰站

2014年8月,長沙交警實施「罰站式」教育:闖紅燈者可不繳納罰款,但要手持交通安全宣傳牌在路口宣傳1小時,但同時出於人性化考慮,實際實施時一般站20至30分鐘即可。

6. 「天眼」

2013年4月,杭州交警開始利用路邊DV攝像機,對闖紅燈等行為進行現場曝光。

去年起,非機動車輛及行人的人像抓拍識別陸續在各地啓用。2017年,濟南首設人像識別抓拍系統,一個月抓拍6200多起行人和非機動車闖紅燈行為,經十路與舜耕路路口每日闖紅燈人次從逾百次降至十幾次。重慶江北在運行人臉識別系統後,行人過街守法率上升37%。武漢、南昌、上海、瀋陽等地也先後試點、啟用該監控技術,對闖紅燈者進行抓拍取證並識別身分信息。數據上,監控措施似能有效「中國式過馬路」,但也引致公眾對個人隱私的擔憂及爭議。

政府公權VS個人隱私:「中國式過馬路與中國式解決辦法」

Yaolin:Black mirror.

petetpan:這裏,人只是螻蟻,被管治的。

marshmellowww: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清小:中國式過馬路與中國式解決辦法。

Zeth:亂過馬路當然是惡習,但政府濫權,完全不顧民眾隱私,這是更嚴重的社會議題,然而民眾毫無辦法反抗。

SunsetTown:「權力大的,有權力大的自由;權力小的,有權力小的自由;民眾沒有權力,沒有自由。」——《走向共和》

Ma_K:你想找它們,難如登天;它們想找你,無處可藏。#大型魔幻現實主義嚴肅文學行為藝術#

daydreamer:之前還是連名帶姓放上來公審的,主要是最近曝光變多了才變成有所保護。

jasonz04:從使用面部識別開始,這個問題就和過馬路文明與否無關了。

咸鱼姬:紅綠燈的存在本是為了保障行人安全,減少交通事故,結果卻是以曝光隱私威脅行人的人身安全來“保障”他們的交通安全,這跟家長為了小孩不被拐走給小孩帶上鎖鏈差不多吧。

儘管違規者有過錯在先,不經任何程序,政府就可以進行「懲罰」,不僅不合比例,也不符合程序正義。就算不考慮政府的其他企圖,也是嚴重的濫權行為。

by xyyyirene

四圍騰minions:說起大數據,我們只能「希望」個人資料不會被其他機構挪用;說起天眼,我們只能「希望」不會被濫用;說起民生,我們只能「希望」官員能為民做事。說到這真是覺得國人活得很卑微,完全身不由己。

wacao:三原色事件有一句話很貼切,「我有一個長長的望遠鏡,不管你做什麼說什麼我都能看得見」。先大力推行支付寶再讓信用指數跟天眼聯動,另一邊則是朋友圈裏提出異議就會導致拘留的WeChat,一個真真正正比最好還要好的強人時代。

小波曉波:出於安全角度的公權入侵私權從未停止,中國式的交通違規個人資訊曝光與過去的嫌犯遊街示眾沒有本質不同,都是專制下公權濫權的必然,中國的公權既可以控制國民的生殖器官,也必然可以遊街,技術的進步可能更有利於公權入侵私權。

xyyyirene:政府公權本身沒有約束,卻不斷加強對公民的管制。闖紅燈這個行為是「違反交通規則」,但難以能稱得上嚴重的行為。政府以公共安全為理由,可以進行懲罰,但法律的一個基本原則是符合比例。將公民個人信息爆光與公共平台是一種嚴重的侵犯隱私權行為,儘管違規者有過錯在先,不經任何程序,政府就可以進行「懲罰」,不僅不合比例,也不符合程序正義。就算不考慮政府的其他企圖,也是嚴重的濫權行為。

Rainbow___ :我認為「天眼」系統的推廣是勢在必行的,首先中國擁有一個強權執政黨,二是這種技術也的確是社會需要的。

這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 兩星期前我在廣州,我的手機從我的口袋掉了出來,我沒發現,過了十幾分鐘后我才發覺手機丟了而且回撥提示已關機,然後去找監控、報警,但是問題出現了,我發現所有在事發地段的攝像頭都無法拍攝清楚嫌疑人的樣子及拾取我手機的過程。而如果有「天眼」系統,類似的違法行為將無所遁形。

「天眼」是需要的,但是支配「天眼」的政黨是不是靠譜的是另外一回事。在公共場合的隱私會進一步降低,但是這種隱私的犧牲換來的是更加秩序化和法治化的社會,這種犧牲是值得的。

另一方面,如果執政黨用這種技術來防止人民進行所謂「危害政權」的活動,那就很危險了,我們希望這種技術被用於減低違法犯罪率,而不是用來更好地監控人民(以及限制人民的自由)。這就如當年發展核能的科學家,並不想把核能用於製造原子彈,而是用於製造核電廠。

闖紅燈是行人的問題還是「紅燈」的問題?

資料表明,2009年至2013年,每年因行人闖紅燈引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佔因行人肇事死亡人數的21.5%。而據2017年公安交管局統計,近三年中國在斑馬線上發生機動車與行人交通事故共1.4萬起,造成3898死亡,其中,機動車未按規定讓行導致的事故佔90%。

牛肉當歸:當城市為汽車而造,當道路設計本身尚且不完滿,曝光原本就處於弱勢的行人的個人信息,無非是捨本逐末罷了。

Destinasy:有時間成本搞這個數字化懲戒的方式解決問題,還不如上智能紅綠燈+人治的方式快速解決,再上這套系統形成規則。

泡沫:我前兩天在越南首都河內時,絕大多數交通路口都沒有裝紅綠燈,過馬路都是憑感覺走,行人和車流互相穿過,卻也沒有混亂,形成了紅綠燈管控以外的另類秩序,是為「越南式過馬路」。而同樣的方式,在中國卻大遭批判,甚至被扯上「國民質素」。

Eutopia123:社會中存在的任何形態,都不是因為強制干預就可以解決了,希望規範行人闖紅燈的同時,也規範一下司機禮讓行人的觀念,文明的進步需要改進的是規則而不是手段。

盜火者:我認為廣設天橋是一個比曝光個人信息更好的辦法,也更符合人性。而且,天橋需要更人性化一些,比如安裝電梯和自動扶梯。這樣才會有更多的人走天橋,自然就減少了亂穿馬路的事情發生。

當城市為汽車而造,當道路設計本身尚且不完滿,曝光原本就處於弱勢的行人的個人信息,無非是捨本逐末罷了。

by 牛肉當歸

獨孤龍:在日本呆過一段時間,對比之下:

1.大陸的紅路燈設置很多根本不合理,時間太短。我作為年輕人都覺得過馬路時間夠嗆,更不用說一些行動相對緩慢的人。

2.司機不讓行人,拐彎的司機只顧自己行,使得行人一直過不去馬路,只能紅燈時強行過去。

Moonika:作為一個深圳人現在在英國留學的我表示…英國闖紅燈的人比深圳多多了(再比較下兩城人口總數…)

科技發展無法阻擋,它如果用在有用之處,我無話可說,就怕像紅黃藍事件一樣監控又出問題。

恆久一心:中國政府向來有一種通過懲罰進行管治的思路,正如不管怎麼反腐還是有人鋌而走險一樣,曝光個人信息以此改善行人遵守交通規則也不是有效的方法,我覺得這跟互聯網上的人肉搜索沒有什麼本質區別。

行人闖紅燈確實是違規的,但是背後原因值得深思,有國民素質的問題,也有車不讓人的問題,還有紅綠燈的時長設置不合理的問題(我認為應該運用人工智能調控不同路段不同路況的紅綠燈的時長),不去解決這些問題,反而採取如此粗暴的做法就是懶惰和別有用心。另外我還真不知道武漢有交通誠信評價系統,我還是能看到有人肆無忌憚的闖紅綠燈。

Your Opinion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