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學院 深度 探索學院

從「偉大領袖」到「現代皇帝」:晚年費正清為何重寫中國歷史?

當今流行的「哈佛中共學」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總是忽略費正清最後一部、同時也是最重要的著作《中國新史》。在這本書中,費正清不僅對中共及其領導人做出同此前截然相反的評論,而且還反思自己過去為什麼會迴避中共犯下的錯誤。


本文並非是對費正清先生的學術進行苛求,實際上恰恰相反,本文試圖對費正清先生的學術成就做出一個更為準確、更具陳寅恪先生所言「了解之同情」的評價。 攝:Feng Li/Getty Images
本文並非是對費正清先生的學術進行苛求,實際上恰恰相反,本文試圖對費正清先生的學術成就做出一個更為準確、更具陳寅恪先生所言「了解之同情」的評價。 攝:Feng Li/Getty Images

2017年中共十九大結束後,「哈佛中共學」突然成為一個熱門詞彙,在美國哈佛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紐約城市大學等地出現一系列研討會,「十九大精神和中國未來」儼然成為中美兩國學界共同津津樂道的話題。

什麼是「哈佛中共學」呢?根據中國官方媒體在這波熱潮中的簡要介紹:「20世紀40年代末50年代初,費正清帶領史華慈(Benjamin I. Schwartz)、布蘭特( Conrad Brandt)、趙國鈞等年輕學者在哈佛大學開創了系統的中共學,提出了有關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共產主義的重要觀點,積極主張承認新中國。費正清等人的中共研究產生了較大的學術和政治影響。1955年,費正清等在哈佛大學正式成立東亞研究中心,標誌着美國學界以中國共產主義和中國共產黨研究為核心的中國學正式形成。哈佛大學成為『國際中共學』研究和比較共產主義研究的學術重鎮。」

作為東亞研究中心的創立者,費正清理所當然地成為「哈佛中共學」的開創者,他的觀點更是「哈佛中共學」的代表。不過弔詭的是,在這些熱鬧的研討會和文章裏,都只強調費正清早年對中共的評價,從不提及他晚年的最後一部、也是最重要的著作。事實上,正是在這部著作中,他對中共及其領導人做出了截然相反的評論。

本文暫且不論「哈佛中共學」這種提法的科學性,僅僅從費正清的著作出發,分析他一生的學術思想流變,以此更好地理解所謂「哈佛中共學」——如果這門學問的確存在的話。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羅四鴒 探索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