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安老 深度 香港,何以安老?

她們的職業是陪看病:疾病和死亡這條路,老人最想治療的是寂寞

衰老是一條和疾病作伴的漫長的路。這條孤寂而不安的路,誰能真正陪你走過?陪診員是近年香港新興職業。但她們說,這不只是職業,也是陪伴的樹洞,「我們聽他們講心事,告訴他們:不要怕」。


52歲的麥美𡖖陪著輪椅上91歲的陳婆婆,年輕時候的陳婆婆開朗活躍,退休後做義工,不時來威爾斯醫院義務探望病人,不少醫生和護士都認識她。後來患上各樣疾病,開始不能走路了,幾年前被家人送進了安老院。這天,麥美𡖖陪著老人,來眼科複診。 攝:林振東/端傳媒
52歲的麥美𡖖陪著輪椅上91歲的陳婆婆,年輕時候的陳婆婆開朗活躍,退休後做義工,不時來威爾斯醫院義務探望病人,不少醫生和護士都認識她。後來患上各樣疾病,開始不能走路了,幾年前被家人送進了安老院。這天,麥美𡖖陪著老人,來眼科複診。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威爾斯親王醫院像一個灰白色的大迷宮,三座大樓,佔地16萬平方米,不同科室分布在不同角落,單單去一次專科複診,就要跑七八道程序,病人和家屬們就著一片消毒水味兒,陷入漫長的等待:等檢查、等見醫生、等取藥、等上病床。

50多歲的麥美𡖖推著坐在輪椅上的陳婆婆,熟練地穿梭在醫院的不同窗口。陳婆婆今年91歲,患上糖尿病、失智症、白內障,開始不能走路了,幾年以前,她被家人送進了安老院,慢慢的,話也不會說了。這天,麥美𡖖陪著老人,來眼科複診。

老人一路上都很安靜,麥美𡖖不時和老人閒聊,逗她笑,也留意著她有沒有不舒服,「有時候看著沒什麼,但下一秒,整個人就因為低血糖動不了」。麥美𡖖不是陳婆婆的親人,她的工作是一名陪診員,入行9年,每天的工作就是陪老人看病。

在香港,像陳婆婆一樣的90歲以上老人有六萬八千多人,65歲以上的人则佔香港總人口六分之一。大量體弱老人正在遭受同樣的困難——沒有人陪他們去看病。「仔女太忙了,人人都要搵食,老人院人手又不足。」於是,照顧的責任從家庭轉去安老院,又從安老院轉派到第三方市場,陪診員這個新興工種近年應運而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何以安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