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彭麗君:毛美學──創新還是整合,民族自信還是感官控制?

讓我感慨的,是央視春晚那不到五分鐘就出現在節目中的「我愛中國」表白,以及很明顯的一種「毛式美學」回歸。 其實,這種所謂民族的、源遠流長的毛美學其實歷史很短……


彭麗君:這種所謂民族的、源遠流長的毛美學其實歷史很短,又或者,傳統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元素,更大部分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20年被建造出來,也因此並不一定為海外的、沒有經歷中共政權的華人所接受。其實,毛美學本身很多東西是反傳統的。 攝: VCG via Getty Images
彭麗君:這種所謂民族的、源遠流長的毛美學其實歷史很短,又或者,傳統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元素,更大部分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的20年被建造出來,也因此並不一定為海外的、沒有經歷中共政權的華人所接受。其實,毛美學本身很多東西是反傳統的。 攝: VCG via Getty Images

2月25號新華社公布的修憲草案,雖然是意料之中,但對很多人來說,衝擊還是很大的。畢竟,這是一條鐵錚錚的威權之路,還可以怎樣辯解?

我依然深深相信,文革不會原裝地重來,但要避免中國再跌進一個類極權的災難,我們今天還能問的,不是政權會做什麼,而是人民還有沒有能力想像一個不一樣的未來。我們未必能直接改變國家的權力結構,但卻可以活化人民的創造力,人民必須依賴自己的多元不馴,才可以有效抗衡權力的單一控制。

春晚的毛式美學回歸

我對央視(CCTV)的春晚,就如對無綫(TVB)的台慶一樣,興趣幾近零,但今年卻被兩段新聞吸引。其一當然是那段「蜚聲國際」的中非合作《同喜同樂》小品,另外就是一幅據聞跋涉千山萬水才能回歸中國的《絲路山水地圖》。看了影片,兩者當然都有趣,但更讓我感慨的,還是那不到五分鐘就出現在節目中的「我愛中國」表白,以及很明顯的一種「毛式美學」回歸。

今天中國的主流美學其實多元不單一,中國粉絲追求的,由韓流到嘻哈,由所謂呆萌吃貨的趙麗穎到「冰上貴公子」羽生結弦,還有很多比較另類的文化,諸如生氣勃勃的科幻文學、藝術工作者散落大地的社會實踐,以至各種苦鬥中的另類電影節……年輕人大都很努力跟上一輩的廣場舞大媽劃清界線。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彭麗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