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國際

十年建不起的「歐洲城」,當中國萬達遇見「法式」抵抗

巴黎近郊的「歐洲城」,收下了中國萬達集團投資,帶有「萬達城」的特徵:集購物娛樂為一體的超級構架。但在習慣了質疑大型工程的法國社會,來自中國的投資加重了「歐洲城」所承載的全球化象徵,激化了反對聲音。


2017年5月21日,巴黎北部的戈內斯,示威者遊行抗議由中國萬達集團與法國大型零售企業歐尚開發的大型購物娛樂中心「歐洲城」(EuropaCity)。 攝:Thomas Samson/AFP/Getty Images
2017年5月21日,巴黎北部的戈內斯,示威者遊行抗議由中國萬達集團與法國大型零售企業歐尚開發的大型購物娛樂中心「歐洲城」(EuropaCity)。 攝:Thomas Samson/AFP/Getty Images

中國地產大鱷王健林渴望將萬達集團打造成一個全球娛樂帝國——這個夢想,透過2016年前後幾個總額超過百億美金的大額海外投資,昭然天下。然而,這些來自總資產7000億人民幣的中國企業的炫目計劃,在短短几年內就發生了逆轉——2016年7月,萬達的「西班牙大廈」項目,因無法應對地方政策的變化而爛尾;同時,限於中國經濟政策調整,萬達在2017年下半年集中出售了海外投資。

對於王健林而言,位於巴黎郊區的「歐洲城」是萬達在中國以外「最重要的項目」,一度是萬達城品牌走向世界的標誌,現在成了其為數不多幸存的海外投資項目之一。也正是這座「歐洲城」,在法國被反對者貼上「大而無用」的標籤,引發了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乃至全球化意義之辯。在法國,大型購物中心逐漸成為「全球化」的日常表象,代表着中國資本的萬達的入局,也在撕扯着法國支持和反對全球化兩個陣營。

2016年2月26日,中國萬達集團與法國大型零售企業歐尚在巴黎簽訂協議,雙方近五五分成,計劃共同投入31億歐元,在巴黎近郊的戈內斯三角地(Triangle de Gonesse)合資打造大型購物娛樂中心「歐洲城」(EuropaCity)。歐尚在十年前開啟「歐洲城」計劃,從設計之初,就與「萬達城」的模式不謀而合。

「萬達城」是萬達文化旅遊城的簡稱,集購物、娛樂、休閒和酒店住宿於一體,王健林一度將其視為萬達從地產向文化轉型的第四代核心產品——如果「萬達城」模式能夠成功出口,便意味着萬達會成為美國迪士尼、環球以外,世界第三個規模出口重大文化旅遊產業的企業。「歐洲城」將在2018年進入轉承之年。雖說「歐洲城」方面表示,萬達會繼續投資,但歷經十年行政手續和民意輿論準備後,「歐洲城」能否按原計劃在2019年動工,仍是未知數。

「法國特色」的大型工程PK農業用地

「『歐洲城』想要成為讓人眩暈且無與倫比的場所,從而產生市場營銷中的驚歎效應。」

「我在鄉下長大,四面都是農田,出門後會看到一片綠色。」在巴黎東北郊小鎮的家裏,環保人士盧普(Bernard Loup)追溯自己的土地情節時,訕訕地笑了。

盧普七十多歲了,清瘦、打扮樸素,退休之前,他當過工人、工會代表和數學老師,如今則是「保衞戈內斯三角地」協會會長。

盧普七十多歲了,清瘦、打扮樸素,退休之前,他當過工人、工會代表和數學老師,如今則是「保衞戈內斯三角地」協會會長。圖片提供:twitter

盧普七十多歲了,清瘦、打扮樸素,退休之前,他當過工人、工會代表和數學老師,如今則是「保衞戈內斯三角地」協會會長。戈內斯三角地位於戴高樂和布爾熱機場之間,750公頃農田上空,每天飛機經過,噪音轟鳴。但這裏土壤出了名的肥沃,農作物以穀物為主,也包括少量蔬菜,屬於大規模農場經營。

2011年前後,作為一個老環保人士,盧普聽說「歐洲城」項目後,便帶頭成立了「保衞戈內斯三角地」協會,反對歐尚在戈內斯三角地農田上建立佔地80公頃的大型購物娛樂中心。每月第一個週二,十幾個志願會員都會例行開會,商討反對策略。在全國範圍內,他們獲得法國綠黨和其它幾十個環保協會支持,在巴黎舉行過多次遊行示威活動。

協會希望保留三角地農田,不希望這裏被城鎮化。法國《世界報》記者公蓋(Jean-Pierre Gonguet)在《「歐洲城」項目冒險》一書中分析說:「城鎮化的決定不是歐尚的責任,盧普很清楚。但攻擊歐尚,肯定會吸引媒體過來報導,從戰術上來說,很聰明。」

如果把巴黎市中心比作法國的A面,它的郊區便是法國的B面,戈內斯市公交閉塞,貨倉式建築堆積。「如果不是去坐飛機,沒人會來的地方。」戈內斯市長布拉吉(Jean-Pierre Blazy)如此評價自己的城市。他來自左派社會黨,1995年起一直擔任市長,他說:「這裏是郊區,把機場建在這裏是為了服務巴黎。但我們也希望能夠利用巴黎,通過『歐洲城』項目增加自己的吸引力。」

巴黎近郊的「歐洲城」項目的建造地點--戈內斯三角地農田,位於戴高樂和布爾熱機場之間,750公頃農田土壤出了名的肥沃,農作物以穀物為主,也包括少量蔬菜,屬於大規模農場經營。

巴黎近郊的「歐洲城」項目的建造地點--戈內斯三角地農田,位於戴高樂和布爾熱機場之間,750公頃農田土壤出了名的肥沃,農作物以穀物為主,也包括少量蔬菜,屬於大規模農場經營。攝:Christophe Mor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08年,「巴黎大區城建指導」(SDRIF)允許戈內斯三角地400公頃土地進行城鎮化建設,但具體的建設項目一直懸而未決。據盧普的解釋,這是因為「這裏地處兩個機場之間,能建酒店等臨時住宿,但不能建設長期居民住宅,很難打造成城市新區。每次巴黎大區有什麼大工程,不知道把它放在哪裏,戈內斯總能成為候選地。」

在戈內斯三角地城鎮化進程躍躍欲試時,歐尚也在摩拳擦掌尋找轉型契機。十年前,歐尚在國際市場上攻城掠池,尤其在東歐和中國發展勢頭向好,但佔據集團營業額大頭的法國板塊卻消沉不振。2006年,新任集團總裁穆裏葉(Vianney Mulliez)嘗試轉型,打造「歐洲城」的想法應運而生。它將娛樂、文化和商業和為一體,類似的旅遊項目在世界範圍內並不新鮮,比如加拿大多倫多的娛樂區(Entertainment District),但在法國卻尚屬首例。

「歐洲城」項目隨即開始造勢,憑藉創造就業和增加旅遊吸引力兩大理由,「歐洲城」作為1992年以來法國最大私人投資項目,逐漸被列入「巴黎大都會」交通快線規劃版圖,並為戈內斯市爭取到未來17號線地鐵站,這條地鐵線將直連巴黎戴高樂和布爾熱兩大機場。

2008年,時任法國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ozy)提出「巴黎大都會」的設想,通過加強城郊交通網絡,將巴黎打造成與倫敦、紐約、東京比肩的「世界之都」。薩科齊曾將「歐洲城」看作「巴黎大都會」的代表項目,他在2010年接受法國雜誌採訪時說:「(「歐洲城」)是具備人文關懷的新型商業城建項目,值得鼓勵。」

「歐洲城」計劃包含2萬平米餐飲區、2000個酒店房間、15萬平米娛樂場所、5萬平米文化區和15萬平米商業區,此外還包括10萬平米公共空間、7公頃城市農場和10公頃城市公園。「歐洲城」稱,在建設完成進入運作階段後,可創造逾萬個工作崗位,預計每年吸引3100萬訪客。這個數字是巴黎迪士尼樂園客流量的兩倍,也是戈內斯市人口的1200倍。

公蓋在書中分析說:「『歐洲城』想要成為讓人眩暈且無與倫比的場所,從而產生市場營銷中的驚歎效應。」

「歐洲城」計劃包含2萬平米餐飲區、2000個酒店房間、15萬平米娛樂場所、5萬平米文化區和15萬平米商業區,此外還包括10萬平米公共空間、7公頃城市農場和10公頃城市公園。圖為「歐洲城」的模型在法國戈內斯的一個展廳內展出。

「歐洲城」計劃包含2萬平米餐飲區、2000個酒店房間、15萬平米娛樂場所、5萬平米文化區和15萬平米商業區,此外還包括10萬平米公共空間、7公頃城市農場和10公頃城市公園。圖為「歐洲城」的模型在法國戈內斯的一個展廳內展出。攝:Christophe Mor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成敗地鐵17號線:來自公權力的支持和挑戰

「驚歎效應」對政客也有奇效,從一開始,「歐洲城」便同法國最高政治權力的決策息息相關。2008年,「歐洲城」在戈內斯市着陸的想法越來越明確。但在2010年項目公開後,反對聲音也開始集結。2012年,在奧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擔任總統後,「歐洲城」同當時環保部長進行了不少博弈,試圖重新同政府建立聯繫,並再次獲得政府支持。

歐尚本也計劃在2016年簽約合資夥伴,據歐尚旗下地產分支頤莫尚(Immochan)在與萬達簽約後發布的新聞稿,「想要拓展法國尤其是巴黎已經有一段時間」的王健林應時而入。2015年末,法國總統奧朗德訪華,時任總理瓦爾斯(Manuel Valls)公開支持「歐洲城」——法國政府對「歐洲城」的承諾,或對萬達入駐「歐洲城」起了關鍵作用。然而,2017年,新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上任大半年,卻尚未對「歐洲城」項目公開表態。

地方政府換屆常常會導致政策缺乏連續性,這是中國企業在國外開發重大項目時經常面臨的挑戰,2014到2016年短短兩年時間內,萬達先後收購並出售「西班牙大廈」便是例證。

2017年年底,法國日報《解放報》(Libération)相繼刊登了反對「歐洲城」的公開信和「歐洲城」總經理伯努瓦·張(Benoît Chang)的公開回應,將此番論戰推向頂峰。反對信題為《拒絕「歐洲城」的瘋狂,讓我們培育共同產業》,呼籲社會從一味追求經濟發展的信條中解放出來,重新審視土地的價值,簽名者來自各個階層,包括哲學家、經濟學家、作家、社會學家、城市規劃學者、建築師、農民和前任部長等。「歐洲城」總經理則以《「歐洲城」:拒絕虛偽和偏見》的題目回應,強調項目創造就業並尊重環境,認為「歐洲城」的入駐符合這片土地的城鎮化訴求。

法國法律規定,為保護環境,在大型基建和工程實行之前,都需要進行「公共調查」,由行政法院指定的特派員會在聽取各方觀點後,給出諮詢意見。2017年8月底,特派員在對戈內斯市的「地方城規計劃」審核後,給出了否定意見,認為該市的計劃「同可持續發展的理念並不相符」,且「影響氣候變化、破壞資源並妨礙生物多樣性」。該諮詢意見不具備強制,並未阻止地方議員投票通過「地方城規計劃」,但卻給這一計劃的標誌性工程——「歐洲城」澆了一盆冷水。

雪上加霜,對於「歐洲城」吸引遊客而言極為關鍵的17號地鐵線,也面臨着更多不確定因素。2017年,在成功申請舉辦2024年奧運會後,巴黎開始重新審視(包含地鐵17號線在內的)「巴黎大都會快線」的花費和建設日程。這項建設涉及200公里地鐵里程、68個站點的快線計劃,最初預算定為255億歐元,現在估增至385億歐。政府財政預算吃緊,已着手修改快線計劃,17號線因此面臨延期甚至直接被放棄的危險。

2017年10月中旬,巴黎街頭曾出現支持17號線的海報廣告——「總統先生,沒有17號線,我們註定會被成功淘汰」。

2017年10月中旬,巴黎街頭曾出現支持17號線的海報廣告——「總統先生,沒有17號線,我們註定會被成功淘汰」。網上圖片

「歐洲城」項目發展總監大衞·勒彭(David Lebon)在2018年2月初接受端傳媒採訪時表示:「『歐洲城』何時交付,取決於17號地鐵線何時建成。現在已經不是地鐵會不會推遲,而是推遲多久的問題。如果推到2030年,對我們來說會很棘手。」

2017年10月中旬,巴黎街頭曾出現支持17號線的海報廣告——「總統先生,沒有17號線,我們註定會被成功淘汰」。背景是一張年輕女性的黑白照片,小字介紹說她叫Aïssata,來自戈內斯三角地所在的瓦勒德瓦茲省。她提醒馬克龍不要忘記此前關於郊區交通的演講——「郊區法國希望成功,但卻被『禁錮在家』」。

據法國電視台BFMTV的分析,該廣告的背後推手分別是瓦勒德瓦茲省、塞納-馬恩省、塞納-聖德尼省三省市鎮以及巴黎大區工商會、三省手工業工商會。巴黎大區工商會和三省手工業工商會分別同「歐洲城」簽署過合作協議。

2018年2月22日,法國政府宣布「巴黎大都會快線」建成日期裁決,與「歐洲城」相關的戈內斯至戴高樂機場一段將延期至2027年建設完成。勒彭在接受法國日報《巴黎人報》(Le Parisien)採訪時說:「如此的推遲,令我們失望。」「歐洲城」仍在等待馬克龍政府的承諾和保證。但法國政府2022年換屆後,「歐洲城」是否會再次生變,卻沒人能保證。

地方政府換屆常常會導致政策缺乏連續性,這是中國企業在國外開發重大項目時經常面臨的挑戰,2014到2016年短短兩年時間內,萬達先後收購並出售「西班牙大廈」便是例證。2014年,萬達以2.65億歐元收購了位於西班牙馬德里廣場的「西班牙大廈」,計劃拆除重建發展為集酒店、零售和公寓為一體的綜合物業。一年後,馬德里政府換屆,新政府以大廈歷史悠久,改建激起當地民眾的強烈反對為由,拒絕上任政府對萬達作出的改建承諾。萬達於2016年7月宣布以2.72億歐元售出,據證券時報網報導,萬達投資西班牙兩年後,實際虧損2億人民幣。

曾因馬德里當地政府換屆吃虧不小的萬達,在此次巴黎項目上也面臨相似的難題。2018年1月22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凡爾賽宮宴請140名國際知名企業時,萬達代表也在列,戈內斯市長布拉吉說:「萬達方面當着總統的面,曾詢問過地鐵線的可靠性,說政府對17號線的態度對『歐洲城』建設至關重要」。

第一座「萬達文化旅遊城」——南昌萬達城在2016年5月底開業時,王健林對迪士尼隔空喊戰,成為當年商戰舞台上極為戲劇性的一幕。

第一座「萬達文化旅遊城」——南昌萬達城在2016年5月底開業時,王健林對迪士尼隔空喊戰,成為當年商戰舞台上極為戲劇性的一幕。攝:Imagine China

神秘的中國投資方與法國反對全球化陣營

在中國,萬達將「歐洲城」項目列入「一帶一路」的敘事,但在法國,「歐洲城」卻很少對媒體和大眾溝通其中國投資方的情況。

「您怎麼看中國投資方萬達集團?」把這個問題拋給布拉吉時,他有些猶豫,思考了一段時間才回答說:「我對這個中國投資者不是很了解,只是聽說過,知道它跟很多中國企業一樣,在海外投資很多。」他反問道:「你們對這個企業的了解肯定比我多。」

第一座「萬達文化旅遊城」——南昌萬達城在2016年5月底開業時,王健林對迪士尼隔空喊戰——「我們會讓迪士尼中國在未來10到20年都無法盈利」,成為當年商戰舞台上極為戲劇性的一幕。但是,僅一年後,萬達就開始轉手文化旅遊項目。2017年7月19日,萬達宣布將手中13個文旅項目的91%股權以438.44億元轉讓給「融創中國」。據《財經》雜誌報導,「萬達的文旅項目需要佔用巨額資金投入,短期無法獲得足夠回報、急於緩解現金流壓力的萬達只好選擇斷臂求生。」

對於萬達在中國的沉浮,這位法國市長還是有些了解,他強調說:「我們希望能和一個穩固的投資方長期合作。這可是個涉及三十億歐元的大工程。」

2017年5月,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平行會議上,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發表演講,稱萬達在「一帶一路」上的旅遊投資,已經落實的有兩個,分別是巴黎大型文化旅遊項目(也即「歐洲城」)和印度產業新城。他說:「海外萬達文化旅遊城的建設,不僅給『一帶一路』國家帶去投資,也帶去中國的文化,同時更加注重體現當地文化特色,使萬達城成為中國『一帶一路』新的投資與文化雙重交流的使者。」

在中國,萬達將「歐洲城」項目列入「一帶一路」的敘事,但在法國,「歐洲城」卻很少對媒體和大眾溝通其中國投資方的情況。盧普提到,他們協會多次要求查看歐尚與萬達簽訂的具體合約,但對方都以保密為由拒絕。「萬達只是投資,還是也會參加後期運營?萬達投資額佔49.9%,這指的是前期調研花費,還是31億歐的總投資?」這些,他至今都不清楚。

入駐「歐洲城」時,萬達掌舵者王健林剛晉身華人首富,在世界各地投資置業、大開大合。但限於中國經濟政策調整,萬達在2017年下半年集中出售了海外投資——「歐洲城」曾是萬達城品牌走向世界的標誌,現在則成了其為數不多幸存的海外投資項目之一。

入駐「歐洲城」時,萬達掌舵者王健林剛晉身華人首富,在世界各地投資置業、大開大合。但限於中國經濟政策調整,萬達在2017年下半年集中出售了海外投資——「歐洲城」曾是萬達城品牌走向世界的標誌,現在則成了其為數不多幸存的海外投資項目之一。攝:Imagine China

「歐洲城」的法文官方通報中,在提到萬達在該項目扮演的角色時,也只有寥寥數筆:「大連萬達集團參與項目投資並提供自己在休閒、酒店和娛樂領域的專業技能。」法國環保媒體《Reporterre》在2016年9月7日發表題為《「歐洲城」項目背後的中國億萬富豪》文章,試圖了解萬達集團為何在巴黎郊區投資,該記者曾聯繫「歐洲城」,希望獲得關於萬達的更多信息,但被對方回絕。

在巴黎八大任教的地理學者納塔莉·勒馬爾尚(Nathalie Lemarchand)研究商業區、城市規劃和人們空閒時間的關係,她分析:「這是歐洲城的策略,因為每次中國投資者進入法國,大家會強調中國的經濟野心,加劇當地居民對全球化的恐懼。」勒馬爾尚極為關注「歐洲城」項目,也注意到萬達在法國的公關宣傳極為「低調」。

或許正因此,萬達幾乎躲開了西方社會通常會對「中國因素」的大規模輿論點評。但是,「歐洲城」被看作是大型購物中心的典型代表,卻沒有躲過法國主流社會對其代表的生活方式的反思。

勒馬爾尚說:「很多人對全球化沒什麼概念,但大型購物中心看得見,摸得着,無意中成為全球化載體。購物中心和全球化聯繫在一起,引發民眾反對。」從這個意義上,「歐洲城」絕不僅是大區工程,從某種層面來講還是一個國際工程。「萬達的進入,加重了該項目所承載的全球化意義,激化反對聲音。」在法國,全球化在很大程度上被看成是導致工廠遷移、造成製造業大規模失業的源泉。

「這個工程太大了,規模決定了公眾的關注度。此外,裏面涉及資本運作,以及中央和地方行政權力博弈,都很有趣。」勒馬爾尚說。

20世紀,法國學界開始警惕「消費社會」,以夏爾伯納(Bernard Charbonneau)為代表的哲學家將反抗行動理論化,揭露「經濟發展專制」,與「環保政治」息息相關的反抗運動在法國逐漸興起。目前活躍的反抗運動就包括法國東北部比爾(Bure)小鎮反對在當地建立核廢料掩埋站,東南部小鎮魯爾蓬(Roybon)大型旅遊度假村被環保協會指責破壞濕地,波爾多附近準備建造的高爾夫球場同樣因環保問題備受質疑。

2018年1月中旬,法國政府決定放棄「朗德聖母(Notre-Dame-des-Landes)」機場項目,僵持半世紀之久的紛爭終於落下帷幕。同樣是農田換工程,「歐洲城」曾被戲稱為巴黎大區的「朗德聖母」。聽到機場停建的消息,博爾納備受鼓勵,「保衞戈內斯三角地」協會發布通告稱:「在朗德聖母,有道理的一方最終取得勝利,別處為什麼不能這樣?」另一邊,「歐洲城」的勒彭則用有些打賭式的口氣說道:「政府總不會把所有的大型工程都關了吧?」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