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

愛慾錄:如果媽媽不為性福爭取,如何教育小孩追求所想?

但母親也是人,也可以有性需要,生完小孩也可以追逐一個又一個的高潮。


Candy在粉紅色的光管映照下,細說那段長達十年的婚姻裡一直過著守寡一般的無性生活,讓她的生活乾涸不堪。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Candy在粉紅色的光管映照下,細說那段長達十年的婚姻裡一直過著守寡一般的無性生活,讓她的生活乾涸不堪。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Candy在冬日裡也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黑色油亮皮褸,裡面襯了一件黑色綁帶胸圍,露出平坦修長的腰線,一點也不像生育兩個小孩的母親。我跟她在她工作的性用品商店討論哪一個陰蒂高潮吸啜器的力度刺激起來更為誘人,她的金色長髮拂動著欲望的氣氛,在店裡粉紅色的光管映照下,明亮性感而充滿活力。難以想像Candy曾在那段長達十年的婚姻裡,一直過著守寡一般的無性生活,讓她的生活乾涸不堪。「我們在結婚前還會買安全套,但一整盒的安全套放到過期都還沒有用完。」

在香港,婚姻的誓言裡指:「在法律上是一男一女自願終生結合 」,終生、結合,但沒有告訴我們所謂結合是靈和肉同樣重要,沒有性的婚姻,乾澀如沙漠,讓身處其中的豔麗活活枯萎。

Candy在冬日裡也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黑色油亮皮褸,裡面襯了一件黑色綁帶胸圍,露出平坦修長的腰線,一點也不像生育兩個小孩的母親。
Candy在冬日裡也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黑色油亮皮褸,裡面襯了一件黑色綁帶胸圍,露出平坦修長的腰線,一點也不像生育兩個小孩的母親。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不要驚動愛情

Candy的愛情故事是這樣的:她希望28歲結婚、 30歲生小孩,與前夫結識很短時間就覺得對方是 the one,一切的相處都很舒服很適合,唯獨是在性事上特別淡漠,每次求歡都遭到他的拒絕。Candy說當時低估了性在關係裡的重要性,認為雖然性事上遠遠不滿足,但或者「日子有功」就會有所改變,「我覺得可能以後會變得親密一點,但沒有想過情況只會愈來愈差,忙和累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但Candy還是照著她的人生藍圖一直走,和性關係不如意的男友結婚、生小孩,「我們計劃生小孩的時候計排卵期,一次就中了,生弟弟的時候更『容易』,丈夫把陽具放進陰道一下就因為哥哥大哭而終止,然後就有了弟弟。」

就算不想做愛,有些人為了生小孩也可以勉強行事,但上帝給Candy和前夫「極易受孕」的身體組合,結果連為生小孩而做愛這個借口也沒有,「婚後的性生活很疏離,幾個月才做一次,度蜜月去東京一次也沒有做過。」

彭浩翔電影《破事兒》裡陳奕迅找到大時大節慶祝、以「做節」為理由來跟女友做愛的案例,但Candy的故事簡直就是不要驚動愛情,「每一次我想做愛都要待他睡著,偷偷摸摸撩他,撩到他勃起了才可以把他叫起來做愛,如果不這樣的話他會發脾氣。」人最性感的器官是大腦,當一個人的大腦對你沒有欲望,而你又非常渴望與他做愛的話,也只能以「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等陽具自己情願」的方法,但這種性關係想想也使人感到難過,更何況是當事人,即使是不要驚動愛情,但一盒安全套還是放到塵封過期。

「不知道是誰給我的里程碑,覺得結了婚就要跟藍圖走,沒有想過性關係不好的話不如離婚。」Candy希望可以通過溝通去改善夫妻間的性障礙,跟丈夫討論過很多次,從未有小孩討論到小孩出生,每次都是爭吵結終,「你有沒有覺得,如果性生活是和諧的話,女人會比較包容,性生活不和諧,連他不幫我倒垃圾我也會大發雷霆。」爭吵的時候Candy就算是很激動地哭,丈夫也毫無身體上的安慰,最多的情況就是站起離開那個吵架的空間,留下傷心的太太。但或者更傷心的是,Candy的丈夫告訴她他日常有自慰的習慣,但是「他說我們有了小朋友就不用再做愛了。」

一個不肯和你做愛的丈夫,一個性功能正常的異性戀男人。「他跟我離婚後所有的伴侶都是異性,而且他們是有做愛的。」

Candy希望可以通過溝通去改善夫妻間的性障礙,跟丈夫討論過很多次,從未有小孩討論到小孩出生,每次都是爭吵結終。

Candy希望可以通過溝通去改善夫妻間的性障礙,跟丈夫討論過很多次,從未有小孩討論到小孩出生,每次都是爭吵結終。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一個母親的性需要

性生活不協調這個離婚原因是頗難令人啟齒的,又或者單單要討論一個已成為母親的女人的性需要也是困難的,懷孕時我曾被一個也有性別意識的男友人問道「懷孕有沒有性需要」,我輕微反白眼地說「當然有」,但其實我們真的非常少去了解母親的性需要,至少母親節的時候我們不會買性玩具送給母親。

但母親也是人,也可以有性需要,生完小孩也可以追逐一個又一個的高潮。

「我是很有需要的,雖然我也會累,但真的要做也不是沒有時間。」雖然產後都是又忙又累,Candy又是全母乳媽媽,大兒子一天到晚掛奶在她身上,但即便如此她也有性需要。簡化地說是性需要,倒不如說是渴望丈夫和自己的身體接觸,奈何當時的他倆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也是一左一右像兩個搭枱(拼桌子)的陌生人。「他是很好的丈夫、稱職的provider,我說要辭職照顧小孩、要給小孩讀國際學校,他都馬上答應,每一樣都很好,唯獨在性方面say no。」

生完小孩的女人面對身體上的巨變,懷孕時身體的變型、哺乳時乳房由性感之地變成移動奶瓶等等,都是需要花時間去梳導和處理的。而且小孩長時間沒有止息的身體接觸,讓母親的需要和能量都在小孩身上得到,從而導致性需要低落。很多男性在這時候會抱怨遭到妻子的冷落,但Candy不是這樣的例子,她的問題是她的性需要被丈夫一次又一次拒絕,「我可以期待的就是他拒絕我。」

小兒子出世後Candy開始憂鬱,到孩子差不多離乳的時候更加覺得生活沒有滿足感,每天就是重覆重覆去收拾被小孩弄得髒亂的家居。「我有想過抱著兒子跳樓」,試過改變生活習慣,做運動、茹素去調節心態,但歸根究底都是在婚姻裡不快樂。

原來婚姻不快樂的不只是她,Candy看見母親和父親的性關係也是一樣惡劣,「我媽六十歲了,但她還是會投訴性生活的問題。我爸不跟我媽做愛,但他會帶著安全套上大陸。」草蛇灰線,生命的軌跡像是循環一樣走不出去,「爸爸小時候會打我,我很渴望在親密關係裡得到好的親密接觸,結果在我老公身上也得不到。」她覺得只有離婚才是出路,28歲結婚,待到無法忍受的時候才30出頭,大好年華,不能守生寡到老死。

「如果我堅持要找一個答案,但到很老都沒有找到呢?」從想要離婚,到正式離婚拖了好幾個年頭,終於在大兒子十歲的暑假,帶著小孩一起去辦離婚手續,真正離婚時前夫有傷心落淚,「所以他不是不愛我,只是在性上拒絕我。」

一個母親的性需要 性生活不協調這個離婚原因是頗為難以令人啟齒的,又或者單單要討論一個已成為母親的女人的性需要也是困難的。

一個母親的性需要 性生活不協調這個離婚原因是頗為難以令人啟齒的,又或者單單要討論一個已成為母親的女人的性需要也是困難的。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我可以再找下一個

單親媽媽不易做,有兩個小孩的單親媽媽更是艱難。有朋友建議Candy和丈夫維持表面上的婚姻關係,但在外面另覓性伴侶,這樣就可以一次過解決經濟、住屋和性需要的問題。但Candy說她只能接受一對一的親密關係,沒有想過要找別的性伴侶,不過有想過要和丈夫一起去找婚姻輔導員,只是關於性的問題他們談來談來,丈夫很清楚地表達拒絕,她直言他們兩人在性的問題上沒有共同的基礎,即使是去輔導恐怕也是徒勞。

婚姻裡沒有高潮,沒有高潮是指連自慰也沒有。直到離婚後閨蜜給她發了一條性商店Sally Coco創辦人Vera拍的介紹G點的影片,她走上來買了第一個玩具,有了第一個不求人的高潮。「因性而離婚是禁忌」,Candy說,她也會介意。在性保守的社會裡,因為性的不滿足而要離婚,別人會指點猜度到底是男方有障礙還是女方如狼似虎,但性格不合是合理的分開理由的話,為什麼性事不合不是分開的理由。Candy離婚後去旅行,回來後看見Sally Coco請人,她二話不說就應徵上班。

「我以前是做採購的,從早上七點做到晚上十一點,不停工作,生完大兒子後就辭工了。」Candy的人生有了幾次重大的轉變,這些我想通通都偏離她所想像的人生藍圖,離開高壓的工作空間、離開性壓抑的家庭,Candy不只是轉到sex positive的工作環境,連對性的態度也有所不同。「朋友拿了我的手機幫我下載tinder(交友程式),而她自己在玩tumblr,從前當全職媽媽,身邊的人都是父母,不會跟他們談論性的話題,但在tinder上會認識不同的人,可以很開放地談論。」Candy離婚後有不同的男伴,每一個都比她年輕,每一個都為她帶來性福,「原來不用鬼鬼祟祟撩他做愛是那麼開心,我想要做愛就可以直接跟對方說。」

Candy在親密關係上一對一,但她現在知道這次如果不適合的話,她還可以再找下一個, 「我以前覺得要一生一世。」一生一世,把自己和不適合的人綁在一起,痛苦不堪地過活,才是一生一世最可怖的地方。「以前的想法很直線,沒有想過所謂的人生計劃是可以這麼繽紛的彩色,後來我看了很多自我治療創傷的書,才發現快樂不一定是和外在因素有關,我到處在找快樂的鑰匙,其實就在我自己的口袋裡。」

經歷過生命的轉折,Candy現在在性商店工作也普渡眾生,傾聽都市男女的色慾秘密,「比如曾經有個女孩和男朋友來買性玩具,全程男朋友都站在一邊興趣缺缺,她小聲的跟我說和男友在性上的沉悶,若干日子後她又再回來店舖,高高興興地說和男友分手了,下載了新app認識了新的男朋友,在性上大家彼此開發探索。」 城市裡的紅男綠女,有幾多人可以遇到靈肉契合的伴侶,從床上愛到床下,如果這個不夠好,我們還可以有下一次機會,永不太遲。

經歷過生命的轉折,Candy現在在性商店工作也普渡眾生,傾聽都市男女的色慾秘密。

經歷過生命的轉折,Candy現在在性商店工作也普渡眾生,傾聽都市男女的色慾秘密。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愛的語言

Candy說起現在的性生活,一掃論談過去不快的陰霾,整個人光芒四散地說很開心,「我不喜歡causal的關係,親密關係對我來說是整全的,希望跟伴侶的想法和身體也配合,不夠好的話我情願要性玩具。現在對性生活很滿意,非常快樂。」Gary Chapman在《愛之語》裡提出五種愛的語言,包括:肯定的言詞、禮物、服務、精心的時刻、身體接觸,Candy是一個需要以身體接觸去表達愛的人,但是前夫不是,就好像兩個不同星球的人說著彼此不明白的愛的外星語,沒有共同的語言。Candy說她決定離婚的時候,在想如果她在教育她的孩子要爭取自己所想要的,但自己面對性的問題卻不鼓起勇氣去追求,那不是自相矛盾嗎?

她現在的生活,既是追求自我的滿足,也是對孩子們示範愛的形式和分離的藝術。

Candy對小孩解釋離婚、帶著小孩去和男朋友約會,「我離婚前買了一本關於父母離婚的童書給他們,讓他們對於父母離異有概念,即使父母分開了但仍然是共同撫養。」她以愛的語言去和小孩解釋,爸爸需要語言讚美,媽媽需要身體接觸,愛的語言就像母語,但我們可以學習新的外語,爸爸不想學習媽媽的語言,那兩人只好分開。

分開了也不是世界末日,人和人的關係就是會有開始和結束,有相遇和離散,小孩們看著媽媽的戀愛對象來來往往,「我想他們明白關係不一定要一生一世,但我們要學習去處理完成了的關係。」關係會結束,但有發生過的美好不會消失,就像是有時候我們跟不同的人合作完成一件藝術品,或者你不會想再與他合作,但是作品是不朽的,關係裡的經歷也是不朽的。至於性的問題,一直以來我們欠缺正面的性教育,我們教育孩子拒絕、保護自己,卻沒有教小孩自主和性歡愉的追求,也是這樣讓Candy在性愛的路上繞了一個大圈,但雖然這段路是有點崎嶇曲折,但總算是有了和父母不一樣的路線。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愛慾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