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媒體觀察

湯蘭蘭案:「官家」內戰,羅生門裏的中國輿論場

回看媒體報導的前後始末,稍有了解中國媒體生態的人,無不會皺起眉頭:怎麼《澎湃新聞》和《新京報》在一則報導上走到一起了?


《新京報》雖然在2011年之後便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管,但一向被視為「南方系」在北京打下的陣地。其創辦之初,由南方報業集團與《光明日報》合作,繼承了「南方系」衝擊新聞禁區、不吝批評政府的風格。儘管其也隨之屢遭打擊,在北京的報紙中仍然算是「衝得很猛」的一家。 攝:Imagine China
《新京報》雖然在2011年之後便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管,但一向被視為「南方系」在北京打下的陣地。其創辦之初,由南方報業集團與《光明日報》合作,繼承了「南方系」衝擊新聞禁區、不吝批評政府的風格。儘管其也隨之屢遭打擊,在北京的報紙中仍然算是「衝得很猛」的一家。 攝:Imagine China

1月31日,上海報業集團旗下的新媒體平台《澎湃新聞》在「一號專案」欄目刊出一篇法治報導,題為《尋找湯蘭蘭》。報導談及一宗2008年發生在黑龍江省五大連池市某村的案件:一位名叫「湯蘭蘭」(化名)的14歲女孩指控家人強姦自己,將包括父母在內的十餘人告進監獄。然而其中不少人堅稱案情有冤,接連上訪。報導將故事線聚焦在湯蘭蘭母親的不解和困惑上,傳遞出「尋找湯蘭蘭」,重新對證的信號。

儘管使用了化名,並未提及真實地址,報導中出現的戶籍信息也在關鍵位置加了馬賽克,但這篇稿件還是在中國互聯網上引發了大規模反感:網民認為,記者以「尋找」當事人的方法書寫一宗可怕的群體強姦案,完全不考慮受害女孩的感受。在文中暴露出的信息更屬於洩露隱私。於是,許多人進而主張,媒體報導湯蘭蘭案,意在和辯護律師、當事人「串通」共謀,在流量經濟推動下炒作話題,消費苦難。

隨即,當日晚些時候,五大連池市官方發表聲明,指案件早已定案,媒體報導屬於刑滿釋放人員「藉助少數媒體肆意炒作」。這則聲明迅速轉載於包括共青團中央、《人民日報》海外版「俠客島」、國務院旗下「紫光閣」在內的多個微博、微信帳號。似乎官方已經下了定調。

《澎湃新聞》很快撤回文章,再無進一步表態。倒是北京的《新京報》持續跟進湯案,除刊出多篇評論呼籲重新審視疑點之外,還在2月3日深夜放出一段影片(視頻)報導,不僅採訪了喊冤的當事人,也播放了一段據說是湯蘭蘭向親戚索要錢財的錄音材料。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楊山 媒體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