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

愛慾錄:前度來為我證婚,一個男同志給我們的戀愛課

多年以後Jimmy承認他當時是逃避愛但想要關係,當初所謂的多元關係,沒有真的讓自己去愛一個人,有的只是情慾關係。


岑子杰(Jimmy)於四年前跟他的伴侶在紐約結婚,為他證婚的是同志運動另一個推手天風(右)。 攝:林振東/端傳媒
岑子杰(Jimmy)於四年前跟他的伴侶在紐約結婚,為他證婚的是同志運動另一個推手天風(右)。 攝:林振東/端傳媒

以前以為婚姻對我來說並不帶有任何意義,直到終於迎來兇猛的結婚浪潮,每隔幾天在臉書上看到一輯新的結婚照、婚禮照、愛的宣言,心底不免有種大家都奔去結婚的感慨。

我最記得的,還是四年前岑子杰(Jimmy)的婚禮。

Jimmy是香港彩虹(香港致力於貢獻同志社群的非政府組織)的幹事。我們真正認識是在2012年一次示威行動中,那次我們在中環的干諾道中參與堵路行動,他在我旁邊拿著大喇叭喋喋不休,後來我們一同被捕、上法庭⋯⋯我們有時就同志議題交換想法,比如討論對主流同志婚姻論述的擔憂,擔憂同志婚姻實際上只是複製異性戀一對一婚姻制度模式,誰知道一年後我接到他的訊息,說他在紐約結婚了,想邀請我去他的Wedding Party,我心裡還嘀咕,不解為什麼他要結婚,儘管還是隆重其事地打扮赴宴了。

他的婚禮派對在銅鑼灣樓上Gay Bar舉行,他的同志伴侶是一個看起來帥氣陽光的空少,為他證婚的是同志運動另一個推手天風。

天風是Jimmy的前度戀人。由前度證婚這件事,心裡對我造成小小的衝擊,直到幾年後我才有機會借著訪問來問Jimmy,關於戀愛與婚姻的事。

Jimmy一看見我就說:「我剛剛才跟天風抱著醒來。」

Jimmy投身同志平權運動多年,是香港彩虹的幹事,平常就在佐敦的辦公室工作及生活。

Jimmy投身同志平權運動多年,是香港彩虹的幹事,平常就在佐敦的辦公室工作及生活。攝:林振東/端傳媒

玫瑰少年的閃亮青春

Jimmy跟大部分人一樣,也是經歷愛情路上的試煉與跌跌撞撞,才修煉成今日的模樣,從不知愛是何物但難隱甜滋滋的初戀,到多元關係的實踐與失敗,再到開放性關係人夫。

「小學的時候我住蘇屋邨,每天用不同的路線回家,最喜歡就是在山上飛簷走壁。」簷篷承載了好多少年幻想,Jimmy的簷篷上有的是懞懂的情欲,「簷篷上最多就是咸書(色情雜誌),打開全是夜遊人、索女(粵語靚女之意),小朋友對犯禁的事也是很興奮的,我會看但沒有很大的性衝動,直到有一次看到男同志的咸書,內心彷如電擊,便把那本書帶回家收藏。」後來家人發現男同志色情雜誌,反應也如美軍軍官一樣「Don’t ask, Don’t tell」。

我思疑每一個玫瑰少年都有相似的過去,讀書的時候會遭到其他同學的欺凌,小息的時候不敢上廁所,以免被同學指指點點、甚至是欺凌自己的身體,性別身份有時候是通過其他人的責罵而確立的。「我從中一開始就被人罵是死基佬,但我不認的,不認自己是基(gay)。」這幾年我時時和Jimmy拍檔做遊行的司儀,看過他很多義正辭嚴的時刻,但有時我也難免覺得Jimmy實在是又Sissy又bitchy的一個人,我絕對能夠想像,對於青春期的少男來說,一個娘娘腔的男同學是毋庸置疑的欺凌對象,「中學時經過很多心理掙扎,我心裡很清楚我不喜歡女生,和女生有身體接觸也不興任何波瀾,但我很怕上體育課,要去單獨的廁格換衣服,我很清楚自己對男生的感覺很強烈,但不接受自己是gay。我常常說,男同志可以很早就發現自己的性向,但要很久以後才能接受自己。」

Jimmy是幸運的玫瑰少年,出櫃的順利也讓他完全接受了自己的性取向。一次爭吵離家出走,Jimmy到網吧寫電郵跟媽媽出櫃,媽媽的回郵更讓人吃驚:「生得你出來,怎會猜不到你心,就看你什麼時候承認。」

Jimmy是幸運的玫瑰少年,出櫃的順利也讓他完全接受了自己的性取向。一次爭吵離家出走,Jimmy到網吧寫電郵跟媽媽出櫃,媽媽的回郵更讓人吃驚:「生得你出來,怎會猜不到你心,就看你什麼時候承認。」攝:林振東/端傳媒

Jimmy的家人中有基督徒,中二中三的時候他也上教會,學做別人眼中的「乖學生」,成績和操行都有進步,相信這種改變是神蹟,「但我覺得聖經有不合理的地方,卻不敢在教會裡說,而且也不敢在教會公開自己是同性戀。」 Jimmy初中的時候是二千年頭,網絡世界剛剛發展,正好給這位玫瑰少年打開新世界,Jimmy中三時開始上網搜尋「gay」、「同性戀」這些關鍵詞,「我從來沒有想像過這個世界有那麼多基佬!」 網絡上同志論壇人數之多和討論之廣,令當時的Jimmy大開眼界。「Gay station、GayHK.com這些香港同志論壇對我影響很大,還有台灣的TT1069 。」Gay Station 2005年時由DJ梁兆輝成立,除發佈同志消息外也有網上電台,GayHK.com 1999年成立,除了聊天室外還有廁所牆(Toiletwall),功能類似討論區,「我以前覺得自己是異類,和其他人不同,但在網絡世界發現可以和其他人討論同志的話題,接收同志的資訊,還可以看同志的色情電影,講真異性戀的咸片真的不好看,你說那些男優長得像梁振英黃定光那樣,有什麼好看!」OK, 對男人有性慾的女人如我講真也對男優沒有興趣,經Jimmy一說更是活生生把僅有的慾火澆滅。

論壇除了話題討論外,當然也有慾望橫流,從前同志不能公開求愛尋歡,與白先勇《孽子》的新公園公廁一樣,同志們在廁所裡發生一切結交、勾搭、尋歡、極樂,在還沒有打開網上世界以前,Jimmy也有去過公廁:「我很享受在葵涌廣場公廁被男同志勾搭,他們見我年輕未夠二十一歲,只能對著我自慰,當中有一種內在的快感。」有了論壇就可以更直接地尋找性愛對象,Jimmy很快就在論壇上找到他的初戀,「其實我也不知道愛不愛初戀,但有種有人要的快樂。」

初戀發生在中四,初戀的寶貝守不到秘密,Jimmy開始跟幾個特別要好的姊妹說:「我拍拖啦!是男生來的!」姊妹們替他高興,Jimmy從此感受到出櫃的興奮,原來做自己是那麼輕鬆自在,「在櫃裡要做很多事去掩飾自己的性傾向,要說很多大話,出櫃以後不再需要內耗。」Jimmy是幸運的玫瑰少年,在被欺凌時找到他的出口,相信那也是同志運動的先行者成立網絡和組織的其中一個原因,讓孤獨的「異類」找到彼此,出櫃的順利也讓他完全接受了自己的性取向,「初戀是無所畏懼,我也跟媽媽出櫃了。」一次爭吵離家出走,Jimmy到網吧寫電郵跟媽媽出櫃,誰知媽媽的回郵更讓人吃驚:「生得你出來,怎會猜不到你心,就看你什麼時候承認。其實我中學時都有和女生拍過拖,最後還不是跟你爸爸結婚,你真的可以一直喜歡男生嗎?大家看著辦吧!」

生命的一切形態和路向,背後都有線索可尋。

Jimmy在婚禮派對前夕以結他伴奏唱了一首「明天我要嫁給你」送給伴侶。採訪當天應攝影師要求再重新演繹了一次。

Jimmy在婚禮派對前夕以結他伴奏唱了一首「明天我要嫁給你」送給伴侶。採訪當天應攝影師要求再重新演繹了一次。攝:林振東/端傳媒

你愛我愛他:愛情的萬千糾纏

初戀都是用來分手的,Jimmy說他從「封測」走向「公測」 ──網絡遊戲推出市場之前,會先經歷少數人的內部封閉性測試和較多玩家的公開性測試,以修正程式裡的漏洞──「沒有上過床怎知道愛不愛。」

Jimmy開始不停地轉換性伴侶,也帶不同男生回家做愛,迷戀放縱的同志文化和小說,後來再遇到一個在加拿大讀大學的男生,開始了跟這個男生遠距離戀愛,以msn、視像通話聯繫,甚至是在Google Street上「走」一遍他的生活圈,浪漫純愛得像青春偶像劇。情節發展也一樣起伏,男朋友來了香港竟然沒有來找Jimmy,傷心的Jimmy以暑期工麻醉自己,過了幾星期突然男友又出現了,原來這段日子男友去了初戀男朋友家裡留宿,男友一通電話,Jimmy就辭職日日夜夜陪著男朋友。男朋友一句還愛初戀,Jimmy就碰都沒有碰過他。但苦戀注定難,他晚晚都想男友到底會回誰的家,「你明不明白什麼是未戰先輸?我還跟他和初戀男友一起去酒吧。」但更戲劇性的是男朋友的初戀最後愛上了Jimmy。

一個你愛我愛他的故事,得不到、沒有上過床的戀人最是有標誌性。

分手後,Jimmy禁慾了一段時間,連自慰也沒有。禁慾和抽煙一樣,也是紀念的儀式。

同年Jimmy認識了香港彩虹創辦人Ken仔張錦雄 ,Ken仔說:「你們好煩,三個人一起談戀愛不就可以了嗎?」縱使之前經過公測,但Jimmy坦言他當時不接受自己有豪放的一面,但人生就是這樣,愈不承認的事就愈多試煉,2008年Jimmy在 國際不再恐同日上遇上了他一生無法割捨的人──香港彩虹總幹事天風。天風是秀美帥氣的男生,在經歷過加拿大男朋友一役以後,Jimmy認為所有感情的結果都是分開,不是生離就是死別,所有的感情都何必太認真,結果就是在曖昧中和天風相戀。

天風是一個很開放的人,Jimmy和他的這段關係裡彷如愛情實驗,最高峰試過五六個人在一起,「我想學習放開,因為愛情是萬千種關係裡的其中一種關係,如果對方愛上別人,我是應該讓他們在一起。」但Jimmy坦言這場實驗做得不夠好,是實驗多於愛,他當時未有能力去處理那麼多的事,他連和天風兩個人的關係都未能好好處理,否定了愛與被愛 ,即是在關係裡有情人與情人之間的互相扶持,他都是用合則來不合則去的心態去和天風相處。

Jimmy和K的誓詞內容是讀對方的缺點,「就算你有很多缺點,我仍然想和你一起。我們承諾的不是一生一世,而是接受對方的缺點,我們的感情基礎是我知道你不是完美,但是我愛你。」

Jimmy和K的誓詞內容是讀對方的缺點,「就算你有很多缺點,我仍然想和你一起。我們承諾的不是一生一世,而是接受對方的缺點,我們的感情基礎是我知道你不是完美,但是我愛你。」攝:林振東/端傳媒

Jimmy和天風一起了兩年,但天風用了七年的時間不斷挖掘他的內心,挖到如今Jimmy一睜開眼首先要看到天風。

多年以後Jimmy承認他當時是逃避愛但想要關係,當初所謂的多元關係,不過是把愛分散出去,沒有真的讓自己去愛一個人,和人有的只是情慾關係,而不是戀愛關係。「愛情可以有不同的模式,當一個人未學懂愛自己和愛人之前,所有的愛情都是假的。 」

婚姻是愛對方的所有缺點

Jimmy說他不會說現在的他學懂了愛情,但他至少學會了愛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當大家用浪漫和忠貞的眼光去看同志婚姻,Jimmy給我們帶來他的人夫模式。

現任丈夫K是Jimmy在同志交友app Grindr上認識的,他們的相遇始於一場3P的性愛邀請,在幾次性愛後,K對他提出談戀愛的請求,Jimmy問:「你知道我的缺點嗎?」如今說起Jimmy還是有傲嬌的神情,K三顧草蘆,在床上邊賣力邊求愛,但性愛沒有令K更容易一些,Jimmy跟他開出三個條件:「我和所有的前度都藕斷絲連、我有極高的可能性會和其他人做愛、我不會因為你而不在社運場合被捕。」 《東京夜空最深藍》女主角美香在東京橋上厭世地說,所有戀人都是某人的前女友跟某人的前男友在一起,而Jimmy也深明這點,前度、出軌、志業這三件事,往往是愛情最大的挑戰,K沒有被Jimmy的條件嚇怕,選擇跟他一起,並且用了頗長的時間去接受他的戀人會和他的前度抱著一起睡的事實。

Jimmy說是老公令他改變對同志婚姻的看法,「發現原來世界上是有同志很想結婚的,價值觀沒有好壞勝負之分,對於婚姻制度的看法我完全沒有被改變,唯一被改變的就是我明白當有人喜歡這個制度,這就是需要。」

Jimmy說是老公令他改變對同志婚姻的看法,「發現原來世界上是有同志很想結婚的,價值觀沒有好壞勝負之分,對於婚姻制度的看法我完全沒有被改變,唯一被改變的就是我明白當有人喜歡這個制度,這就是需要。」攝:林振東/端傳媒

不是愛情的親密關係實在不是太容易能理解。

「天風是我一起生活的最重要的男人,老公是可以好好發展一段關係的人。」浮沉愛海多年以後,Jimmy道破了世間愛情的許多兩難,最愛的人不能一起生活,一起生活的又好像不是愛情,其實是他領悟到戀愛裡的期望和需要,往往就是磨蝕愛情的元兇,我們既不完美,又何苦要求單一的完美戀人。

面對如此戀人K也愈戰愈勇,相戀兩年不斷提出結婚,Jimmy不斷拒絕,意圖及企圖用他的看法說服K婚姻制度的問題,「只能說我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很不同,」Jimmy說是老公令他改變對同志婚姻的看法,「對於我來說兩個人的關係不需要一紙婚書,不需要外在的儀式和社會制度來為兩人的關係做核證,婚姻是社會控制和道德操控的工具,一直都很反對這種制度。但我發現原來世界上是有同志很想結婚的,價值觀沒有好壞勝負之分,對於婚姻制度的看法我完全沒有被改變,唯一被改變的就是我明白當有人喜歡這個制度,這就是需要。」

Jimmy和K的婚禮不找牧師或議員證婚,找來天風,婚禮上天風說:「今天是K和Jimmy的婚禮,在進行證婚儀式前,我要提醒你們,你們的婚姻是不獲香港政府所承認,宗教背景,我們在座每一個人都是多餘。」兩位的誓詞內容就是讀對方的缺點,「就算你有很多缺點,我仍然想和你一起。我們承諾的不是一生一世,而是接受對方的缺點,我們的感情基礎是我知道你不是完美,但是我愛你。」這是最浪漫的誓詞之一,如果夫妻是幾生修來,那Jimmy是不知道修了幾多門戀愛課,才讓他可以有這麼一個親密的前度,以及有這麼的婚姻,幾乎理想,使我們這些仍在愛海翻波的人一些註腳與閃光。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愛慾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