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比特幣基礎課:它是通往自由道路之鑰?

到了這一刻,還不太明白比特幣是什麼嗎?本文旨在用最大眾化的語言描述比特幣的技術細節,將其經濟學意義緊密結合,拋磚引玉並深入討論比特幣的危機和潛能。


比特幣面世以來,各大知名媒體宣佈比特幣死亡了無數次,可是每一次比特幣都以更加蔑視的態度捲土重來,突破史高價格,數年上漲幾千幾萬倍,愈挫愈勇。 攝: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比特幣面世以來,各大知名媒體宣佈比特幣死亡了無數次,可是每一次比特幣都以更加蔑視的態度捲土重來,突破史高價格,數年上漲幾千幾萬倍,愈挫愈勇。 攝:Jaap Arriens/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比特幣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就與全球發行貨幣的中央銀行為敵、與政府信用背書的法幣為敵、與既有的金融基礎架構和部分準備金制度為敵。2009年1月3日出生,剛剛度過9歲生日的比特幣,曾被媒體無數次宣布「死亡」,但從未倒下,反而屢屢刷新價格紀錄。

2017年12月,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開展以美元結算的比特幣期貨交易,並且每日進行交割,設立漲停機制。很多人相信,這是傳統金融業對比特幣的接納,是世界頭號國家對比特幣的讓步;又有很多人相信,這是強大的金融資本對比特幣進行的新一輪攻擊。

對於比特幣的討論,各大門戶網站中已經有很多。然而,比特幣從業者對比特幣的介紹往往偏重技術細節,甚至要求讀者有一定的電腦程式設計基礎,不適合普及;金融行業的從業者或是對比特幣本身缺乏了解,或是太注重比特幣的經濟學意義而忽視非常重要的技術細節,讓讀者如霧裏看花。本文旨在用最大眾化的語言描述比特幣的技術細節,將其經濟學意義緊密結合,拋磚引玉並深入討論比特幣的危機和潛能。

圖:端傳媒設計部

比特幣:對傳統金錢概念的顛覆

不少人以為比特幣是類似網絡遊戲幣的事物,更多人無法理解,這種「純粹人造沒有實際價值的概念」為什麼背負如此高的價格,於是直接將比特幣當作傳銷或者龐氏騙局。

那麼,比特幣究竟是什麼呢?

比特幣是一種去中心化的帳本。之所以叫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因為這個帳本儲存在每一個比特幣持有者的電腦錢包上,由用戶書寫並保存,而不是一種由中央機構或銀行書寫並保存的帳本。比特幣發明一種名為「區塊鏈」(blockchain)的技術,保證每個錢包持有者在相同時刻擁有相同的帳本資訊。

「帳本」這個說法讓人有點難以理解,那是因為人們對「錢」的主觀感受不太一樣。150年前的人談到錢,腦海浮現的首先是一塊塊的大洋銀元,當代人談到錢,第一反應是一張張鈔票。在即將到來的日子裏,我們的子孫輩對錢的第一反應很可能就是「帳本」:打開手機網銀,信用卡刷卡,又或者,在比特幣錢包裏,全部都是一條條交易資訊......現金只是一種補充品。稍微不同的是,網銀裏只能看到自己的帳單副本,帳單本身只能由銀行來書寫,而比特幣錢包裏,則儲存了所有人的交易資訊,每一筆交易都不可逆且不可偽造地添加進所有人的帳單裏(這被稱為UTXO, 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如果駭客想要偷取比特幣,其計算難度相當於在太陽內部尋找一顆特定質子,只要不是用戶自己洩露私密金鑰,比特幣被盜的概率可以視為零(根據目前披露的情況,新聞中的交易所被盜事件多半是監守自盜)。

比特幣錢包怎樣保證帳本資訊準確傳輸到所有人手上?

很多人都使用過Bt下載(Bit Torrent),它的資源沒有中心伺服器來儲存,每次下載本質上都是從其他下載者的電腦中複製,因此一個資源下載分享者越多,其下載速度越快。這樣的網絡被稱為P2P(peer-to-peer networks),每一個參與者都是一個節點(nodes),一個貢獻者。

同樣的,比特幣錢包軟體的安裝者也是網絡的一個貢獻者,交易資訊就在網絡中傳遞流動。不同於每個使用者擁有一個個人帳單的銀行帳戶模式,比特幣的帳單以時間為序,將世界上的所有交易資訊和餘額寫入帳本,而每個人都有一份相同的帳本。

那麼,帳本中的第一桶金是怎麼產生的呢?

帳本中的初始財富需要通過「挖礦」獲得。挖礦(PoW mining)是通過計算比特幣交易資訊,來將所有人的交易寫入區塊帳本的方式。挖礦本質是維護比特幣網絡穩定,因此,系統會自發給獎勵挖礦人,以他們的工作量為憑證。

挖礦只是維護比特幣網絡穩定的其中一種方式而已(其他方式還包括PoS等),但在網絡初期非常重要。因為挖礦模擬了黃金在共識凝聚階段經歷的事情:每個人,無論是國王還是賤民,都有權參與挖礦,並且挖礦的收益只與你投入的工作量(算力和電費)有關;固然國王可以動用更多的社會資源參與挖礦,但是不會因為你是國王就能點石成金。挖礦保證了比特幣初始分配是非常非常公平的,因為礦工都是犧牲自己的真金白銀(電費、顯示卡、礦機)換取比特幣的人,他們不會因為身份地位而在獲取難度上有差異。很多人提到比特幣立即想到挖礦,然而挖礦只是比特幣初始分配的環節,並不是最重要的。只有初始分配的公平,才能凝聚共識,挖礦就是最公平的初始分配。

上述內容簡述了比特幣的運行機制和初始分配機制,意在說明,比特幣最核心的特徵,在於:不需要信任的信用(trustless trust)。比特幣的交易資訊是不能被修改的,是不能被偽造的,不能被盜取的(只要沒有洩露私密金鑰),人們在交易比特幣時,不需要任何人來背書比特幣的價值,因為比特幣本身具有這種信用特性。法幣需要政府信用背書,當國民政府分崩離析,法幣也就跌破面值;商品貨幣需要使用價值來背書,當大米發黴,糧食貨幣也就失去價值。

黃金白銀的信用來自於三千年使用而凝聚的共識。比特幣的目的,就是利用這種無須信任的信用,來模擬黃金,凝聚共識,成為下一代全球硬通貨幣。

中國四川,上萬台比特幣礦機「深藏」在山區裏的數家水電站中,晝夜不停地進行着「挖礦」計算。比特幣「採礦」是指利用「礦機」進行大量計算,最先得到計算結果,就能獲得比特幣全網交易的記賬權,同時獲得網絡分配的比特幣獎勵。全球近7成以上的比特幣計算集中在中國。
中國四川,上萬台比特幣礦機「深藏」在山區裏的數家水電站中,晝夜不停地進行着「挖礦」計算。比特幣「採礦」是指利用「礦機」進行大量計算,最先得到計算結果,就能獲得比特幣全網交易的記賬權,同時獲得網絡分配的比特幣獎勵。全球近7成以上的比特幣計算集中在中國。攝:Paul Ratje/For The Washington Post via Getty Images

比特幣的緣起和使命

比特幣的誕生,具有濃濃的自由意志主義和無政府主義情懷,飽含著對現存貨幣秩序的控訴:貨幣鑄幣權被政府奪走,政府可以濫發貨幣,合法地將財富從持有法幣資產的人民手中奪走。2009年1月3日,一個網名為「中本聰」的人運行了第一個比特幣腳本,在比特幣的第一個區塊(帳本的第一頁)寫下了一句話:「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這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各國政府大量印鈔救市的背景下,中本聰引用《時代週刊》頭版來控訴法幣造成的亂象,並概述了比特幣的使命:比特幣要重塑貨幣秩序,成為當代法幣的競爭者,模擬黃金長期在人類社會生活中的作用,限制各國央行的鑄幣權,抑制政府超發貨幣,保護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成為人們手中的支付手段和價值貯藏工具。 談到作為一種貨幣的比特幣,就不能不談人類的貨幣發展史。

在人類文明漫長的嬰兒期,大米、牛羊、布匹都曾經扮演過貨幣。在東亞地區,大米和布匹作為貨幣的歷史尤其長,商品貨幣的價值來自於其使用價值,然而,它可能出現很多問題:難以保存(牛羊會死,大米會發黴)、難於細分(牛羊宰殺分割後就難以長時間保存)、缺乏標準性(不同材質的布匹)等等。

逐漸地,人們發現了黃金白銀這樣的金屬貨幣。黃金不同於商品貨幣,在工業革命以前,它是沒有使用價值的,但人類卻使用了它們長達3000年。當人們質疑比特幣有什麼用的時候,不妨想想,這3000年裏,黃金又有何用?「金銀天然不是貨幣,貨幣天然是金銀」,黃金具有太多的優越性:標準化均一性,避免了換算困難;可驗成色,不怕偽造;可細分,方便定價支付;不易腐蝕生銹,可長期儲存;方便攜帶,利於支付;初始分配公平,無論是國王還是三藩市淘金者,他們獲得同樣數量的黃金耗費的勞動價值大體相當。這些優勢最終讓黃金在頻繁使用中凝聚了共識,黃金的價值來自共識,黃金的信用來自共識。

法幣則是非常年輕的貨幣。在西歐,人們為了經商方便,將黃金暫存在私營的金庫裏,即後來的銀行。銀行家們發現大多情況下可以把儲戶的黃金拿去放貸,只需要留少數的準備金供取款即可。後來,不少銀行,特別是政府接管的銀行,無法支撐大量的擠兌,於是發行了代金券。1英鎊,1 pound,最初的含義就是one pound of silver,其價值由儲存的1磅白銀背書,而不是國家信用。再到後來,由於超發貨幣帶來的暴利,國家可以超發代金券去籌錢打仗,代金券超發嚴重,無力應對民眾擠兌,國家禁止向民眾交割黃金白銀,取而代之的是賦予代金券以法償性、強制性,讓人民使用毫無價值的白紙。這時候,白紙的信用就由主權國家背書。

主權國家信用背書的法幣只有一百餘年的歷史,這一百餘年創造過很多經濟奇跡,但也劣跡斑斑。由於印錢幾乎沒有成本,卻可以獲得巨大的購買力,因此社會總流通的貨幣量持續增多。例如2000年以後,中國的M2貨幣供應量每年以14%的平均速度增加。貨幣量暴增帶來了通貨膨脹壓力,德國馬克、土耳其里拉、中華民國法幣等等,都經歷過貨幣單位在數位後面加上好幾個0的瘋狂歷史。在民主國家裏,政客會利用超發貨幣籌錢搞福利社保,以換取選票;在極權國家裏,政客超發貨幣來籌措軍費、加強安保,換取社會穩定。然而,超發貨幣的後果就是寅吃卯糧、債留子孫,合法地將人民手上的現金財富抽走。

勤儉節約在任何一個文化圈裏都是傳統美德,但是在法幣時代,賺錢後最好的存錢方式竟然是花掉,因為這避免了貨幣長期貶值。金銀長期通縮升值,法幣卻是巨幅貶值:全球最抗通脹的貨幣非美元莫屬,1913年美聯儲成立時1美元的購買力超過今天20美元的購買力,而這條路人民幣只走了不到30年。這種寅吃卯糧的發展模式需要長期充足的未來勞動力來支撐,所以,在「人口紅利」的國家裏、在資訊技術革命飛躍的年代裏,這種發展模式可以維持,但卻使得退休養老年金制度成了一種教科書式定義下的龐氏騙局。在某些崩壞了的國家裏,如阿根廷、奧地利,居然發行了100年期的國債,人生能有幾個百年?

然而,在資訊時代裏,黃金的便捷支付特點消失了,黃金不可數位化,使得跨國交易、以及信用卡/移動支付建立起來的無現金社會拒絕了黃金,擁抱容易數位化的法幣。

無現金社會極大地方便了人們的日常生活,卻成了海耶克所言的「通向奴役之路」。在貨幣數位化的時代,政府更容易「定向寬鬆」,來緩解超發貨幣造成的通脹,也更容易造成房地產等領域定向暴漲。此外,無現金社會是一個裸體的社會。現金雖然不方便,但是匿名性保護了隱私。無現金社會需要高效而正確的政府,他們可以監控所有人的一切交易,明察秋毫、匡扶正義,卻決不做惡。

在人工智慧、機器學習高速發展的今天,全方位監控成為可能。監控可以打擊犯罪,但同時極大地侵犯了公民的隱私,讓big brother可以輕易插手公民日常生活。摩根大通CEO James Dimon今年10月在批評比特幣的時候,便毫不掩飾地強調:「政府需要知道你把每筆錢用到哪裏去。」

最初的比特幣,就是一群自由意志主義者和無政府主義者對現有法幣秩序和無現金社會的暴擊。比特幣具有黃金的所有貨幣屬性:標準均一、不能偽造、可細分、可長期貯存、有個手機錢包就能方便使用、基於挖礦的勞動初始分配公平、總量上限2100萬個模擬黃金長期通縮。同時,比起黃金,比特幣是數位化的,在資訊時代可以使用。目前,在歐美和日本,已經有無數商家接受比特幣支付,包括Dell等大型商家。如果比特幣最終成為全球性貨幣,或能遏制法幣秩序下對公民財富的合法侵犯、對公民自由的監視侵吞。

2017年4月7日,東京的一家商店告知顧客比特幣可用於付款。
2017年4月7日,東京的一家商店告知顧客比特幣可用於付款。攝:Toru Yamanaka /AFP/Getty Images

去中心化體系的強大生機

當今的比特幣和區塊鏈行業,同時具有光明的未來和巨大的威脅。說到威脅,人們立即想起了政府打壓。其實,政府打壓的威力已經逐年遞減。中國政府2013年的打壓曾經讓比特幣暴跌80%,然而,後來的打壓力度越來越大,甚至今年直接關閉了交易所,但是對比特幣的影響卻越來越小,今次打壓只不過下探了40%,然後又迅速翻上歷史高點。很多投資者責怪中國政府,說其錯失了最接近金融定價制定權的機會。其實,一個去中心化的體系,一個嚮往自由的體系,不被中心化的國家機器打擊才是奇怪的。而扛得起政府的圍剿,才是比特幣生命力所在。一個足夠去中心的比特幣,除了來自黑市和商戶支付的基本盤,其落地應用和社會滲透越來越多,漸漸被這世界所認同和需要著。

比特幣的區塊鏈技術正在引發技術革命,使我們的產業經濟變成可程式設計經濟。區塊鏈可以錨定真實資產——比如金門高粱酒生產線、房地產、共用租車,使得大量需要追溯的產品(比如物流運輸和生產源),或者難以建立信任的產業,可以利用區塊鏈的「不需要信任的信用」特性加以實現。著名的IPFS專案試圖同時利用幾十億全球線民閒置的儲存資源,建立點對點網絡,將互聯網資訊保存在普通人的儲存器裏,取消脆弱的(可能遭遇災害或被政府關停的)的中心伺服器,讓全球線民享受自由的網絡,並且利用區塊鏈發放代幣,鼓勵人們貢獻自己的儲存器,來「挖礦」。而澳洲墨爾本大學,已經準備利用區塊鏈的不可修改特性,建立起學歷證書防偽備份機制。越來越多的公司,如微軟、阿里巴巴,都開始打造自己的私有區塊鏈,為未來的技術革命做準備。

比特幣最成功的模仿者——以太坊(Ethereum),已經悄然引發了名為「智慧合約」的革命。上市公司以往需要層層審批,面對紛繁複雜的權力尋租,才能進行IPO融資。上市之後,以維護秩序、防止市場盲目為名,需要面對大量監管限制。而比起這些紛繁複雜的步驟,智慧合約利用區塊鏈技術,通過募集以太坊虛擬貨幣融資,並發放代幣(技術上是「染色」了的以太坊),稱為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類似IPO但是更加自由的ICO,催生了大量區塊鏈新興企業。智慧合約讓我們可以將合約程式設計化,只有在現實生活中觸發相應條款,才能讓合約進行。還記得今年夏天美國信用機構Equifax洩露全美上億人個人資訊的事情嗎?因為權力尋租,因為Equifax這樣儼然國企般存在的壟斷公司,普通公民在這一事件中毫無對策。而基於區塊鏈技術、並通過ICO融資的Civic項目,主打身份驗證業務,則可能成為未來解決這類問題的方式。

比特幣的未來不是取代法幣,而是成為海耶克《貨幣的非國家化》中描述的競爭貨幣。貨幣通縮可以帶來巨大的經濟衰退,但這是建立在社會貨幣單一化的基礎上。比特幣本身通縮,但比特幣和法幣形成一種競爭關係,長期共存,符合貨幣非國家化中抑制超發貨幣和適度通脹的結果。比特幣無法取代法幣通脹的調控作用,但是通縮特性的比特幣能夠抑制不正常的超發貨幣。在共識凝聚階段的比特幣價格高漲,讓人難以看出這一特徵,但是在價格趨於穩定之後,與法幣的競爭關係將會逐漸顯現。同時,黃金的通縮造成了替代貨幣白銀的流行。比特幣的未來或許也會出現其他共識鏈——如萊特幣、比特現金——作為白銀一樣補充黃金的存在。不過,這些競爭幣目前還不存在共識基本盤。

危機四伏與禍起蕭牆

今年9月以來,在多國打壓的情況下,比特幣從3000美金/BTC的價格飆升至19000美金/BTC。一方面,很多比特幣HODLER(比特幣堅定持有者)不斷鼓吹幣價還能再漲百倍,另一方面,更多人認為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大泡沫。比特幣自身設計上的的問題開始暴露,在共識建立初期,承載了太多不應該由貨幣承載的職能。比特幣的危機不僅來自於各國政府,更可怕的是禍起蕭牆。

必須承認,黑色產業構成了比特幣基本盤重要的一環,也是當今比特幣價格最堅實的支撐與最大的危機。自從暗網「絲綢之路」(Silk Road, 知名黑市購物平台)上線比特幣定價以來,比特幣不斷地被運用於黑市非法交易中;勒索病毒層出不窮,比特幣成為比現金、黃金、樂高積木、汰漬洗衣液更廣泛使用的黑市貨幣,並容易跨境流通。FBI和不少分析人士都認為,遭遇金融封鎖的北韓政府持有大量比特幣,用於匯兌外匯,解決金融封鎖問題。甚至坊間傳說在歐洲和中國,不少貪官已經拒收任何有價憑證,只收比特幣,只需要記住私鑰,反貪腐調查中因為點算現金而燒壞幾台點鈔機的新聞將不再出現。

黑市讓比特幣脫離了IT民工們的密碼學遊戲,成為真正的貨幣,開啟了幾年幾百倍的漲幅;但又是黑色產業,讓比特幣染上一身汙名,成為發展的絆腳石。今年12月18日,法國財長Bruno Le Maire呼籲G20會議討論比特幣監管問題,一旦黑色產業受到G20各國毀滅性打擊,幣價會不會像2013年中國央行打壓時般暴跌?這取決於比特幣在光明處的基本盤,例如日本市場的流通使用,但預期比特幣在這方面的發展目前還很薄弱。

儘管在共識的凝聚階段,幣價會大幅上升,但以目前價格而言,比特幣毫無疑問已經出現了大量泡沫。和早期的加密貨幣愛好者、2015年前後入場的自由市場經濟學信奉者不同,2017年有大量對比特幣一竅不通、甚至對比特幣背後自由意志主義價值觀完全抵觸的人入場,僅僅是因為對「暴漲」神話的追逐。

如果說暴漲的泡沫可以擴大基本盤的容量,那也只是對普洱茶那樣的泡沫而言。90年代的普洱茶價格低廉,炒作之後雖然有大量泡沫,但是喝普洱茶的人群從雲南一隅擴大到了中國各地,基本盤容量擴大了,即使暴跌也不會跌回原形。可是,對於那些對比特幣一竅不通的大媽而言,他們是純的泡沫。比特幣的佈道者、早期代碼開發者之一的Andreas Antonopo 評價日前的漲幅:我們在2017年看到的價格上漲並不是真正採用和使用的結果,我們所看到的是一個由投機和貪婪驅動的明確且根本的泡沫。

沒有一種貨幣是作為價值貯藏手段誕生的,任何一種貨幣都因為支付手段而成為貨幣,進而具有價值貯藏的功能。比特幣的悖謬之處恰恰在於,人們先驗地知曉了他可以作為通縮型貨幣因而期許巨大的漲幅,於是選擇貯藏比特幣而不是使用;可是沒有使用、沒有基於比特幣標價的商品,它將不能成為廣泛共識下的貨幣,這無疑是比特幣共識凝聚的巨大障礙。

比特幣是去中心的,但是目前還存在交易所中心化的挑戰。當今,交易所仍然是人們購買比特幣的主要管道,這就使得交易所可能扮演了銀行的角色——採用部分準備金制度。比特幣不同於黃金那麼難於保存,可以立即交割,使得100%準備金成為可能,但是卻可能仍然被中心化的交易所利用部分準備金制度架空。今年,全球最大的交易所Bitfinex才爆出部分準備金醜聞,引起幣價大跌。一些利用區塊鏈信用而自發運行的去中心交易所(如Bitshares,以及即將上線的0x、kyber等)正在艱難地抗擊交易所中心化。某種程度而言,中國政府打壓交易所,實際上是幫助了比特幣網絡優化,離交易所去中心化更進一步。

自由意志主義不是對大部分人都有吸引力的,很多人毋寧兩耳不聞窗外事,只要有權威者來引領自己即可。即使在技術上區塊鏈被證明是足夠可靠的,也很難說服普通民眾,比特幣比谷歌、阿里巴巴、花旗這些大公司可靠得多。此外,以太坊、瑞波幣這類近年非常成功的競爭幣,背後也有一個團隊或公司存在。比特幣畢竟不如黃金這種天然產物,比特幣一路走來都有包括中本聰、核心開發團隊、礦場主等主要影響力在其中。無法去權威中心化的比特幣,是無法走遠的。

促使中國政府9月份關停交易所的直接因素,是ICO融資的諸多騙局。很多圈錢團隊發布虛假的專案計畫,利用以太坊智能合約融資,圈錢就跑,又因為融資手段不是法幣而逃脫制裁。但這不是ICO本身的問題:投資者盲目的尋找所謂「利好消息」,仿佛在2000年的時候,股票名稱加個「.com」就能大漲的互聯網泡沫一樣,當技術沉澱以後,市場便會趨於理性。誠然騙局可恨,但我們不能因為電話可以用於電信詐騙而拒絕電話。

事實上,全球政府打壓比特幣的政策雖然屢屢失敗,但是還有很多可能措施,縱然比特幣網絡可以應對,但勢必是損傷極大的。比如,中國佔據70%的礦工,政府可以通過控制礦工來破壞比特幣:對此,比特幣雖可以通過修改臨時挖礦演算法來應對,但必然會給網絡帶來巨大的負擔,事實上這也是比特幣社區擔憂礦工主導的大區塊路線的原因之一,他們戲稱分叉產生的BCH(Bitcoin Cash的縮寫)為Bitcoin China。又例如,政府可能限制比特幣網絡的資訊傳輸,這在擁有防火牆的國家裏更加容易實現:比特幣資訊傳輸量並不大,很快就能夠通過無線電、短信、衛星信號傳輸,但是這並不是人們能長期依賴的路徑。儘管效果有限,但是在比特幣擴張的初期,這確實是非常阻礙人們接受他的因素。

2017年11月28日,比特幣價格正朝向1萬美元里程碑邁進,然而這個虛擬貨幣在不到1年時間飆漲近9倍。
2017年11月28日,比特幣價格正朝向1萬美元里程碑邁進,然而這個虛擬貨幣在不到1年時間飆漲近9倍。攝:Ulrich Baumgarten via Getty Images

擴容之爭和比特幣的未來

比特幣的信用來自去中心化網絡的機器信任,但是去中心網絡的效率遠不能與大銀行相比。大銀行/支付寶/信用卡公司有中心伺服器,交易匯總成為記錄的效率極高。比特幣則是一個點對點網絡,每一筆交易需要獲得全網多個節點的確認才算交易成功,如何承載海量VISA級別的交易量?在需要即時交易時,就會顯得很不方便。為此,比特幣社區想出兩個解決方案,一是大區塊方案,另一個是清算層方案。這就是比特幣的擴容之爭。

大區塊道路是將比特幣區塊擴容,使之能夠容納大量交易,加快交易確認,避免極高的網絡手續費。但是,VISA級別的交易勢必需要極大的區塊,也就需要極大的儲存空間,這必將造成比特幣網絡全節點使用者大量減少,造成節點中心化,危害比特幣網絡安全。大區塊陣營認為儲存空間會隨著技術革新解決,他們恰恰忘記了半導體工業已經接近極限。何況,12月初以太坊的養貓小遊戲暴露了主鏈擴容的問題:主鏈擴容是線性的,而交易可以是指數增長的,大區塊的主鏈可能會被諸如養貓小遊戲那樣無盡的主鏈交易佔據,成為打擊比特幣的工具。因此珍貴的主鏈資源不能被濫用。 清算層陣營則希望在比特幣區塊鏈上搭建清算層(閃電網絡)來處理交易。這個途徑可以解決現有一切問題,但是會不會產生新問題?清算層經過競爭之後,可能只有少量寡頭存活下來,造成了清算網絡的中心化。BlockStream公司高度支持該方案,作為一個商業公司卻一直在為比特幣網絡做無私貢獻,不是發明區塊鏈程式設計語言就是發射比特幣同步衛星,有些人懷疑擁有相關技術的BlockStream是否想要壟斷清算層,也並非不可理解。

擴容之爭的副產物,在於道路選擇上的分道揚鑣,產生了比特幣分叉困境。比特幣通過一種叫「分叉」的機制進行自我更新,至今已經分叉了很多次。但是,在2017年8月的一次分叉裏卻引起了分裂,清算層路線和大區塊路線分道揚鑣。正如幣圈資深人士劉昌用教授所說,「一個去中心的體系想要不分裂,就像一個中心化的體系想要千秋萬代一樣可笑」,分裂作為一種路線之爭的結果,其實也是比特幣系統自我更新的機制。但是,分裂可能加劇外界對比特幣的不信任,這不利於比特幣的普及。特別是2017年11月以來圈錢團隊通過分叉、預挖礦來斂財,分叉出的所謂比特幣鑽石、比特金等等,給外人一種「貴圈真亂」的感覺。此外,比特幣分裂引起的領導權競爭,造成價格劇烈動盪,對於尋求一個價格平穩過渡的比特幣也不是好事。

2017年12月,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上線比特幣期貨交易,這是第一個上線比特幣期貨的傳統交易所。接下來還有大量交易所排隊上線。這件事意味著華爾街資金大舉入場,比特幣的基本盤從暗網轉入了明市,更加穩定。

市值超過2000億美元的比特幣,不再是輕易可以被各國央行忽視的存在,但是對於既有金融秩序的衝擊,包括美國在內的政府似乎想通過期貨交易等手段「馴化」比特幣,使之成為熱錢池子。在一個普通大眾還沒普遍接受的時候,受到大資本介入,真的有利於比特幣普及嗎?一旦比特幣成為了一種熱錢池子,或許投機性還在,但是其作為貨幣的職能也就消失了。眾所周知,美國並不是一個積極發展加密貨幣的國家,特別是當比特幣可能威脅美元的全球流通地位時,美國對待加密貨幣的態度並不算友好。美國的憲法和自由精神是決不允許政府宣布比特幣非法的,但美國又是上線GBTC信託、又是開放期貨交易,這件事情,跟中世紀銀行家們控制黃金,似有幾分類似?

按照幣圈習慣,附上筆者打賞地址:

比特幣地址:1H3n3qMm1fmmKQYLZ5CMagGE66gyFBDVa9

比特現金地址:1DDfp6w78YG5toJfPwh8Z1t3GNHWjF5g75

萊特幣地址:LLquiEGxWwDmmEMkvfhbzTEknobHUzZjHF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