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中國影市對外語劇情片是時候敞開懷抱了嗎?

每逢頒獎季,不少中國影迷都會對提名作品如數家珍。其中很多在過去無緣中國大銀幕,現在呢?


電影《黑暗對峙》劇照。 圖片來源:Imagine China
電影《黑暗對峙》劇照。 圖片來源:Imagine China

【編者按】中國每年可以正式公映的外語片需要遵循嚴格的程序和數量控制,不過神通廣大的網友自然有各種辦法可以觀看影片,就曝光率來看,重要的提名和得獎作品在網路上輕易引起話題。不過引入數額太有限,引入方為求穩妥,將配額分給超級大片,希望觀眾為特效和大場面進電影院支持。隨着近年中國影市發展,大家都在好奇劇情片是否能有更好的市場成績。至少中國國產劇情片的票房穩步提升,很多作品沒有大製作大明星,也可以斬獲不錯的票房。大量引入外語劇情電影時機到了嗎?

中國的電影市場進入12月就意味着即將進入賀歲檔。這是一個廣義上的賀歲檔,它實際覆蓋的是聖誕檔到跨年的元旦檔,這是歷來華語片,尤其是大製作的必爭之地。進口分賬片往往會在十一月集中上映,在這個月用完所有本年度的進口分賬片配額,到了12月,能看到的進口片通常只是一些比北美晚了一年半載的批片,比如朗·侯活2013年的電影《Rush》(中國譯為《極速風流》),儘管有「雷神」主演,口碑不差,次年的頒獎季也有多項提名,但中國直到2015年12月才上映,足足比北美晚了2年。

但今年12月的中國院線電影卻有點「另類」,有兩部進口分賬片出現在12月的檔期,分別是《黑暗對峙》(Darkest Hour 中國譯為《至暗時刻》)和《帕靈頓2》(Paddington 2 中國譯為《帕丁頓熊2》)。如果說《帕靈頓2》的喜劇類型還有合家歡特點與年末氣氛匹配,那《黑暗對峙》的上映無疑令人意外。

《黑暗對峙》是邱吉爾的傳記劇情片,講述邱吉爾(加利·奧文 飾)臨危受命接任英國首相,組建戰時內閣前後十幾天的故事,導演祖賴特繼十年前《愛·誘·罪》(Atonement)之後再次拍攝二戰題材。影片最早在多倫多影展首映,其後北美在11月也進行了小範圍點映,口碑不錯,加利·奧文對邱吉爾的演繹被媒體認為來年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有力競爭者。就是這麼一部頒獎季大熱影片,在「祖家」英國也是到一月才上映,但中國的觀眾卻比英國更早看到它,影片12月1日在中國48條院線公映,可見環球影業給中國觀眾的「待遇」。據說中國內地這次是全球最早公映《黑暗對峙》的地區。

影片在上映首日,全中國的排片率僅有4.4%,這個通常是那些小眾的文藝片、藝術電影才會出現的數字,而首個週末,排片率更是跌倒3.6%,這對一部進口分賬片來說,是慘不忍睹的佔比。

然而這種「待遇」並沒有轉化成票房,上映至今進入第四週僅僅收穫3500萬票房(人民幣),顯然與環球目標能過億相差甚遠,而與其檔期相近,同樣相對小眾的進口片《情迷梵高》(Loving Vicent 中國內地譯《至愛梵高》)上映三週已直奔六千萬票房(人民幣)。影片在上映首日,全中國的排片率僅有4.4%,這個通常是那些小眾的文藝片、藝術電影才會出現的數字,而首個週末,排片率更是跌倒3.6%,這對一部進口分賬片來說,是慘不忍睹的佔比。影片首週只取得可憐的一千多萬票房,儘管無論在豆瓣上評分高達8.6分,還是 Rotten Tomatoes 上85%的好評,這些口碑都沒能讓影片在排片佔比上逆轉。

「唉,沒想到賣得那麼差,這種頒獎季熱門片估計沒下次了。」筆者在跟一位環球的發行朋友聊起時,她顯得有點無奈。聽她介紹,Daniel Day-Lewis 的息影作《Phantom Thread》在美國口碑空前,也有上映計劃,但《黑暗對峙》票房沒到預期,這個計劃可能受影響。

《黑暗對峙》在中國內地遇冷其實正好反映出一個電影市場的現實,不要看豆瓣等社交網絡上的影迷和電影自媒體熱議頒獎季,特別是到了12月,大家都在求各類頒獎季影片資源(網絡有影迷戲稱,進入12月又到了看 dvdscr 格式的季節)(注:中國內地因引進嚴格,大量劇情片無法即時上映,很多片源在頒獎季以 dvdscr 格式放上網路分享),就以為這是個很大的市場,實際上這個市場對進口片的類型接受狹窄,這類追資源的影迷在龐大的中國內地觀眾群體裏僅僅是很小的部分。電影對大多數的中國內地普通觀眾依然是一個最基本的娛樂層次,追求的仍以類型帶來的官能刺激,劇情片並非他們鍾情的類型。頒獎季、歐美口碑更非賣座的方程式,儘管中國觀眾對加利·奧文並不陌生,三部路蘭的《蝙蝠俠》還是能在普通觀眾混個臉熟。

有人會認為,觀眾都是慢慢培養起來的,影院不排,這批觀眾自然不會形成。然而中國內地影院目前仍然是飛速擴張階段,衝票房依然是影院的首要目標,只有少數一兩個品牌的影院在培養和逐漸形成這類劇情片、藝術電影受眾。所以面對《黑暗對峙》這類電影,雖然在業務試片大家都覺得影片不錯,但排片時院線都是趨於保守。上文提到那位環球的發行朋友,在影片上映次週還在求排片,希望保留一天還能有一兩個場次,根據貓眼電影提供的數據,影片在首週中國48條院線放映場次1.3萬場,但到了次週這個場次數字跌至全國1162場,看來荷里活六大公司也不是不用求排片的。

近一個月的時間內,影片並沒有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引起多大話題,沒有大規模的優先場點映,连口碑營銷這個成本最低的手段也欠缺,環球的宣傳做的僅僅是一些常規操作,比如發發微博,影院落地海報和立牌物料。

不過除去市場的因素,環球在《黑暗對峙》的宣發的考慮和力度不足也是其票房不如人意的一大原因。(環球未透露本次宣傳預算,但通常分賬大片發行費用(用於票款票補)都是零)影片非臨時定檔,而是早在11月初已經公佈上映日期,在這近一個月的時間內,影片並沒有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引起多大話題,沒有大規模的優先場點映,连口碑營銷這個成本最低的手段也欠缺,環球的宣傳做的僅僅是一些常規操作,比如發發微博,影院落地海報和立牌物料。

相比之下,同樣是12月檔期的《情迷梵高》在宣傳上落力得多。這部由上百位畫家為紀念梵高用一幅幅油畫畫出來的動畫片早早定檔,宣傳上向觀眾介紹梵高生平和這部片在創作方式上與眾不同,並且提前計劃好中國大城市各站優先場積累好評。影片在上映首日只有6.4%的排片率,但靠着穩定的上座,首週末過後排片上升到8%,如今影片上映三週,票房收6000萬,這對一部比較藝術的動畫片已是相當好的數據。

《黑暗對峙》是中國院線上映,他沒有像年中時同樣是環球的《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 中國內地譯《海邊的曼徹斯特》)走中國藝術電影聯盟(簡稱「藝聯」)「專線」上映。藝聯成立於2016年1月,由中國電影資料館牽頭,聯合國內主要院線、電影創作領軍人物、網絡售票平台等多方面力量共同發起的長期放映藝術電影的社團組織。目前中國加盟藝聯的影院有447家,559個影廳,這些影院在放映藝聯提供的片源時都必須滿足一定的佔比,就是每天放映1-3場,每週至少7-10場黃金時段場次。

《情繫》在今年開創了專線上映的先河,也就是說中國只有這447家影院能看到《情繫》,而藝聯也負責了影片整個推廣宣傳過程,最終票房800多萬。這個數字可能只是一部全院線上映大片票房的零頭,但它無疑為那些受眾小而精準的藝術電影和一些影展電影提供了另外一種發行方式,據藝聯公佈的消息,2018年的第一季度上映的片單,就包括是枝裕和新作《第三度殺人》、威尼斯影展獲最佳編劇,同樣是頒獎季熱門 Martin McDonagh 編導的《廣告牌殺人事件》(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中國內地譯《三塊廣告牌》),而踏入2018年第一週,藝聯將上映巴西電影《尼斯:瘋狂的心》,該片在2015年東京影展上獲大獎和最佳女演員。面對非常現實的中國內地電影市場,也許藝聯才是《黑暗對峙》這類頒獎季電影最合適的路線。

Benau 電影專欄作者。先後從事電影記者,影展策劃、宣傳,現任職院線。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