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北京切除

讀者來函:我在谷歌搜索,發現北京十年前就有「低端人口」了

「低端人口」一詞不僅早已出現,且在近十年間,大量地引用於政府的公開文件中,16年至今,各區政府針對「低端人口」,開始使用退出、控制、置換、擠壓等詞語。


2017年2月16日,一名男士在北京黑橋村民街的一條街上與他的狗走路時,推著他的三輪車載滿了東西。  攝:Nicolas Asfouri /AFP/Getty Images
2017年2月16日,一名男士在北京黑橋村民街的一條街上與他的狗走路時,推著他的三輪車載滿了東西。 攝:Nicolas Asfouri /AFP/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 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因為一場大火,北京開始全面清理各種群租房。粗暴的行為和速度引起譁然,普遍認為,這是北京以安全為藉口清理「低端人口」、「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具體行動。但是,仍然有人認為,「低端人口」本身並非政府提出,也非政府所使用過,這兩件事不可混為一談。

可是,「低端人口」近年來多被輿論提及,這個詞究竟在何時開始出現,又是否在政府部門的公開信息和文件上加以使用?我決定用搜索引擎進行簡單的查證。

在這次的查證當中,我使用谷歌搜索引擎,以以下方式進行搜索與整理:

  • 將關鍵詞放在英文雙引號內,表示完全匹配。這樣就不會搜出「流動人口大多分布在中低端勞動力市場」這樣的結果
  • 使用site語句。這是一個搜索引擎提供的搜索指令,用來搜索某個指定域名下的信息
  • gov.cn中國的政府網站一般都會包含這個字段,我們需要的政府的公開網頁或文件,所以需要限制域名
  • 有些網站點進去發現被刪除,這時可以使用google的快照功能。在「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字段後輸入你希望訪問的網站,例如:「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https://www.google.com.hk/」就可以看到了。
  • 使用Ctrl + F調用「查找」功能(Mac平台使用Command + F),輸入你想看的關鍵詞,就省去了逐字查看的勞累

(用類似的方法亦可搜索一些有官方背景的媒體發表過的信息,比如新華社就可以用字段[xinhuanet.com]進行搜索)

經過搜索,谷歌提示一共找到了481個結果,整理後,我發現「低端人口」一詞不僅早已出現,且在近十年間,大量地引用於政府的公開文件中。

2007年,北京;2010年,深圳

根據谷歌搜索所得的結果,在2007年,北京11個地區的新城規劃文件中,三份文件出現了「低端人口」的用法。這三份文件分別是「昌平新城」、「平谷新城」和「大興新城」的2005-2020年規劃,這三份文件中與低端人口一詞連在一起的,都是諸如「疏散低端人口集聚」、「防止集聚」之類的用法。這也是已知的「低端人口」一詞最早出現在政府文件中的樣例。

另外,深圳在2010年《關於印發<坪山新區分區域人口調控指導性計劃(2009~2020年)工作方案>的通知》文件中,也開始使用低端人口一詞,在文件中提到要「降低對低端人口吸納能力」。而此後的七年間,這一詞語出現的頻率開始急劇增加,在多份《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綱要》、《人口發展規劃》、《建設意見》、《工作總結與工作計劃》以及政府新聞稿件中多次出現,且在文件中均提到「疏散低端人口、產業」、「防止低端人口集聚」、「防止外來低端人口」等樣例。同時,還有很多政府網站轉載的內容包括專家評論、黨政研究報告、媒體報導,領導視察發言等等使用了「低端人口」一詞。

北京海淀區與房山區均在至少5份公開文件中使用「低端人口」一詞,最早可溯源至十年前,而其他政府也不遑多讓,分別在1份以上的政府公開文件中,使用了低端人口一詞。

退出、控制、置換、擠壓

而在所提出的政策中,從07年至11年,政府文件對「低端人口」的提法多為防止、降低聚集;從12年至15年,各區政府已經主動宣稱自己區域有大量「低端人口」,並且在著手考慮加快疏解;從16年至今,各區政府已經開始使用退出、控制、置換、擠壓等詞語。

必須要說,這種政府主導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的人群劃分,放在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都足夠讓人瞠目結舌,而在中國一切都彷彿那麼自然。雖然屢次使用,但政府從未給出「低端人口」的準確定義。群體的頭銜屢次變更,是無產階級,也是低收入人群,是困難群眾,更是低端人口。不變的是,他們從沒享受到作為人和公民的基本尊嚴與權利保障。

用詞的變遷,也反映了各區政府對「低端人口」的態度和行動。在大興區大火之後,打着拆違口號的強制清理行動可謂力度空前。政府是真的是僅僅從居住安全的角度出發來採取行動嗎?或者換另外一個說法,沒有這場大火就不會清理人口了麼?實則不然。在今年初召開的北京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上,政府就已經提出:「2017年北京市常住人口計劃控制在2200萬人以內,並將設立100億元『疏解整治促提升』引導資金」。而2015年底統計,北京常住人口就已經超過2100萬了,清理活動在今年年中的時候已經北京各區中等規模地展開,這次大火不過是一個加速清理的機遇罷了。

這樣的清理真的有效嗎?它能夠達成所謂的清退「低端人口」的目的嗎?

事實上,北京這樣的特大城市,對周邊城市的吸血性質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在通過強大的行政力量聚攏了無數頂尖資源後,又想拒絕「低端人口」入內是很困難的。如果不把大城市的部分優勢資源比如高等教育外遷,光靠政策人為限制人口數量,宏觀角度是極端低效且製造對立的。只要清理活動不是長期保持高壓高投入,那些政府眼中的「低端人口」,也就是為這些特大城市提供城市建設和城市服務的人們,還會再聚集回來。只要北京的周邊依然還是大片被吸乾的不毛之地,這樣的清理與聚集就會不斷地循環下去,而在這個過程中犧牲的,只有普通人的生活與人性尊嚴。

今夜,拆除和清退行動仍在持續,甚至被視為新左翼大本營和工人社區的北京皮村之家也接到了拆除與清退的通知。這場在寒冷的冬夜突如其來的行動,考驗着社會對人性尊嚴的認知和勞動的尊重程度。可怕的是,答案在一篇又一篇政府公文中,似乎早已不言而喻。

中國大陸 北京切除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