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觀 廣場 病房筆記之十一

病房筆記:初出茅廬,一次必須Screw up的盆腔檢查

我就跟第一次做探肛檢查前一樣那麼緊張,應該說更加緊張,畢竟探肛只需要塞一根手指進去,盆腔檢查卻需要......


 圖:Alice Tse / 端傳媒
圖:Alice Tse / 端傳媒

醫生在離開房間前,叫我待會準備好跟病人做盆腔檢查。我踩著地面,連人帶辦公椅位移向同學的方向,驚恐地說:「我沒做過PV!」(Per vaginal examination)

當時,我和大部份同學都只曾在Dummy(假人)身上做過盆腔檢查。就是那種身體只從肚臍伸延到大腿四分一處,雙腿永遠一字馬的Dummy。據說不少同學考試時順手把手晾在Dummy的大腿橫切面,結果慘遭扣分。現在,我就跟第一次做探肛檢查前一樣那麼緊張,應該說更加緊張,畢竟探肛只需要塞一根手指進去,盆腔檢查卻需要......

「其實不難。」同學循循善誘:「你想一下待會要做甚麼。」

「鴨嘴鉗浸暖水,」盆腔檢查的第一步是觀察外陰,第二步就是用陰道擴張器(Spectulum,俗稱鴨嘴鉗)檢查子宮頸。鴨嘴鉗就是,呃,長得很像鴨嘴的工具,放進陰道後撐開上下兩片「鴨喙」使子宮頸清晰可見,旋緊把手上的鏍絲以固定一對金屬片,方便取子宮頸抹片。(順帶一提雌性鴨嘴獸是沒有陰道的)「分開大陰唇,小陰唇,把鴨嘴鉗以45度放進陰道,打開,然後Screw up(擰緊)它.....」

「Screw up它?」同學開始笑:「好,你screw up它,然後呢?」

「抹片後扭鬆鏍絲,取出鴨嘴鉗,然後做雙手觸診,用手指和左手感受子宮的大小......」說到這裏我已經開始覺得有點意味不明了,於是閉嘴。

醫生帶著病人回來。病人在簾後解下內衣後,我先為她做其他系統的檢查,然後就是第一次的真人盆腔檢查了。

我雞手鴨腳地戴手套,一邊開始講廢話:「I will immerse the spectulum in warm water and then insert it by 45 degrees......」Rule No.1,當你無法駕馭目前情況時,就講些一定不會錯的廢話,嘗試擺出一副自己其實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的樣子,挽回一點印象分。只差右手的無名指就戴好了!一直冷眼旁觀的醫生卻在這時出聲:「換隻手套吧。」

終於戴好了手套。我走近病人的外陰,描述外觀(沒有流膿,沒有表面傷口......)後,大膽地左手拿鴨嘴鉗,右手分開陰唇。沒想到此時,我卻遭遇前所未有的大危機。

NOOOOOOOOO!我在心裏哀嚎,洞在哪裏?

醫生看不過眼,手伸過來,分開病人的小陰唇:「你剛剛只分開了大陰唇。這樣是不行的。你要不要先坐下來?」

我馬上連聲應是,一屁股坐下椅子,心想果然自己姿勢和手勢都不對,只要坐下來再分開小陰唇就OK了吧?我滿懷信心地撐開小陰唇,可是!我還是找不到洞啊!

在醫生冰冷的注視下,我硬著頭皮,懷著「艱險我奮進」的精神,採取美國人最愛的技巧,也就是Blind insertion,把鴨嘴鉗以45度抵著陰道,盲目地往前推。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鴨嘴鉗的前端消失了!我驚惶地說:「So now I have inserted the spectulum.」(我把鴨嘴鉗插進去了)醫生冷冰冰地說:「Please insert in full length.」(請把全部插入)

不會是False tract吧?我剛才不會在病人身上創造出全新的跑道了吧?我懷著這種驚懼,繼續將鴨嘴鉗沿著洞往前推,直到鴨嘴鉗的吻片整個没入陰部中。然後擺正鴨嘴鉗,撐開兩片金屬片,在盡頭的,不正是子宮頸嗎?粉紅色的子宮頸鼓鼓漲漲的,是一種長得很像甜甜圈的結構。我似乎看到它正對我可愛地微笑,那刻我非常想抹一額汗,但內心有把聲音提醒我:It is the time to screw it up!我旋緊鏍絲,正想抹汗時,護士遞給我一根Cytobrush(子宮頸管刷)。

噢......對了,我的使命還沒有結束。我以左手扶好鴨嘴鉗,右手執起Cytobrush(長得很像睫毛刷的東西,可以刷下細胞做化驗之用),戳向「甜甜圈」的中心,1圈,2圈......如是者轉了五圈,右手一揮,把Cytobrush扔進培養皿裏,Done!(為了健康著想,有性經驗的女性記得要定期做Pap smear柏氏抹片呀)

我小心地把鴨嘴鉗抽出來,扔進桶裏,向醫生露出邀功的微笑,同時將右手臂往額頭方向移動,護士卻疾風迅雷地於我的右手食指與中指擠上KY(潤滑液)。

我的笑容僵住了。醫生以平淡口氣說:「Please proceed to bimanual examination.」(接下來請進行雙手檢查)

我分開病人的小陰唇,繼續在找不到洞的情況下伸出手指,然後莫名其妙地進入陰道。理論上我們需要留意子宮的體積、方位、機動性與表面平滑與否,不過我是摸不出甚麼名堂。我摸完兩邊卵巢方位都沒有腫塊,終於收工。

這就是我第一次的盆腔檢查了。陰道實在是很偉大的器官呀。(為甚麼感想是這個)

順帶一提我現在已經能很順利地在看不見的洞的情況下,感知到陰道入口在哪裏並進行檢查了,無論是大腦還是陰道都是很偉大的器官呢。(為甚麼結論是這個)

(病房筆記之十一)

生死觀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