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金門賭場公投,為何是一場沒有贏家的選舉?

金門賭場公投落幕,在兩成四的投票民眾中,有九成反對賭場設立。但,一位反賭青年在走遍金門三鄉三鎮、聽過「陸方表態」後,卻認為這是一場沒有贏家的選舉...


金門縣博弈公投於10月28日投票,投票結果為反對賭方大勝。金門反賭場連線人員向選民鞠躬,感謝大家以選票拒絕賭場。 圖片來源:金門反賭場連線Facebook Page
金門縣博弈公投於10月28日投票,投票結果為反對賭方大勝。金門反賭場連線人員向選民鞠躬,感謝大家以選票拒絕賭場。 圖片來源:金門反賭場連線Facebook Page

【編者按】10月28日,金門舉行首次博弈公投,「同意」2705票,「不同意」2萬4368票,589票無效,投票率24%,反賭方以9:1得票率大勝促賭方。在台灣法制下,這等同金門人以民意否決賭場提案,未來三年內,金門將無法開設觀光賭場。

這是台灣通過《離島建設條例》以來第四次賭場公投,也是「不同意」票比例最高的一次公投。2009年,澎湖第一次公投以反賭方小勝作收;2016年,澎湖舉辦第二次賭場公投,反賭方得票八成,賭場夢醒。唯一一次在2012年通過賭場公投的馬祖,卻因相關法令配套通過,至今未見賭場開設。

如今,金門人以九成民意否決賭場,可說是90年代以降「離島賭場夢」的終點。離島賭場夢的起點,因兩岸交流、離島盼望吸引陸客開賭而起,但,這場黃粱賭夢一覺二十年,兩岸關係早已非初開放時相互試探的青澀氣氛。若說澎湖在2009年期待的「陸客」仍是面目相對模糊、財力雄厚的模樣;久歷「小三通」交流的金門,對「陸方」的認識更為清晰,這也讓「陸方」在賭場公投中扮演了關鍵角色,甚至被認為是間接影響結果的重要因素之一。

本文作者董森堡為古崗村在地青年,參與金門反賭場連線,期間「行腳」走遍全境三鄉三鎮,密集與鄉親對話,對於金門賭場公投歷程有深度觀察。對於他與許多反賭青年來說,外界雖以「反賭方大勝」形容最後結果,但在他們看來,這卻是一場沒有贏家的選舉。一葉而知秋,這場發生在邊界離島的小型公投,亦可映照兩岸新局勢下,台灣對自身民主實踐、經濟發展、與「陸」共舞的焦慮與反思。

10月28日晚間,金門博弈公投結果正式出爐,雖然反對方在選戰中以九比一取得壓倒性勝利,但事實上,就連被外界稱為「大獲全勝」的反賭團體都認為,這場選戰,實際上並沒有贏家。離島發展處境挑戰重重、金門民主落後台灣、陸方耳語影響選舉,各式各樣的問題,必須有賴投完票的金門人繼續努力,才能迎來真正的勝利。

眾所皆知,澎、金、馬三離島長期以來都很不滿自身交通運輸、醫療資源、經濟發展相對弱勢,期望透過賭場引進資源翻身。這也讓推動賭場的一方,有可趁之機,開始透過各種立法、聯署、輿論施壓,四度在澎、金、馬舉辦博弈公投選舉,最後沒有任何賭場開成,只見離島房、地價節節高漲。

反賭活躍、促賭低調 選前氣氛一度詭譎

現行的賭場公投辦法中,藏著一個「反民主」的陷阱,也讓反賭方十分擔心。

這次金門賭場公投,被稱為「最後一次離島賭場公投」之戰,本來沒人敢預言哪方必定會勝出。選前,反、促賭雙方各顯身手,積極拉攏各派人馬參與。以金門縣議員蔡春生、周子傑為首的促賭人士,提出公投連署,希望以賭場促進地方發展,順利過關成功。當地反賭的民眾洪篤欽、楊再平等人則成立「金門反賭場連線」,進行下鄉宣導、反賭投票說明,但雙方的選舉手法冷熱兩極,讓這場公投氣氛顯得詭譎。

舉例來說,9月16日至27日間,金門選委會舉辦五鄉鎮的說明會,邀請正反雙方針對促賭與反賭主張進行論述。五場的說明會中,促賭方幾乎都由重覆人選出席,甚至還在說明會中講出「把太武山賣給財團」的狂言。至於反賭方則派出15名不同的講者,多為年輕世代,各自宣達自己的反賭場理念,也拍攝宣傳影片,在網路上頗有聲量,除此之外,還推出反賭吉祥物、反賭主題曲等,氣勢驚人。

對照反賭方的積極行為,促賭方卻多半是鴨子划水,多半是私下拉票。雖有放送文宣說明賭場開放後可能的福利政策,但這些傳單卻幾乎全未具名。我在選前有過觀察,因為金門民風相對保守,鄉村民眾雖然反賭者居多,但老人家們卻都沒能掌握正確資訊。不但搞不清楚公投意義為何,也不知道如何投票。

再者,現行的賭場公投辦法中,藏著一個「反民主」的陷阱,也讓反賭方十分擔心。《離島建設條例》10條之2規定:「開放離島設置觀光賭場,應依公民投票法先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應經有效投票數超過二分之一同意,投票人數不受縣(市)投票權人總數二分之一以上之限制。」

簡單來說,就是離島地區的公投沒有投票門檻。就算只有一個人去投票,不論他投同意或反對,就可決定離島地區設立賭場與否。讓人不禁要問,當初立法者究竟是真心想讓民眾公投參與政策決定、抑或是在暗中相助「促賭」過關?種種因素相加,導致在選前幾個禮拜,一直都沒人敢說,到底誰能拿下公投勝利。

2017年10月10日,「金門反賭連線」舉行「反賭場光榮之路」行腳宣傳反賭。

2017年10月10日,「金門反賭連線」舉行「反賭場光榮之路」行腳宣傳反賭。圖片來源:金門反賭場連線Facebook Page

縣長陳福海選前表態,成「賭戰」關鍵

金門海印寺的住持性海法師,也在LINE上傳播訊息,透露廈門南普陀寺來電關切,說博弈公投通過後,小三通將會受到巨大影響。

正當公投選舉氣氛膠著之時,金門縣長陳福海於26日(投票前兩日)的金門縣縣務會議上,以個人身份正式表態反賭,為賭場公投拋下震撼彈。陳福海說,他會尊重鄉親選擇,但他自己會在博弈公投選舉中投下「不同意」票。

有些居民猜測,陳福海的表態,或許與陸方反賭態度有關。陸方在金門博弈公投成案後,前期雖然沒有相關動作,但隨著公投日漸逼近,開始透過政界、學界、媒體、宗教、陸配等相關單位進行反賭立場宣傳,我們在金門感受尤其深刻。

舉例來說,《廈門日報》便刊出廈門大學台研究院張文生教授〈別拿金門賭明天〉專訪;海峽導報則以福建省台辦〈堅決反對金門設賭〉嚴詞說明陸方不願金門開放賭場的立場。金門海印寺的住持性海法師,也在LINE上傳播訊息,透露廈門南普陀寺來電關切,說博弈公投通過後,小三通將會受到巨大影響。在金門地區由陸配組成的中國生產黨則由創黨黨主席盧月香發聲,呼籲陸配投下「不同意」票。

種種資訊,都讓我們猜測,大陸地區近年積極打黑肅貪,根本不可能允許「最佳旅遊城市」廈門島旁的金門興設賭場,成為洗錢疑雲與資產外移的新基地。這或許是陳福海在深思之後,選擇表達反賭立場的主因?真相無人知曉。

隨著陸方對金門博弈公投的表態,10月28日的選舉氣氛稍有起色,許多關切小三通關閉與否的民眾,紛紛表達投「不同意」票的立場。旅台鄉親與學子也湧現搭機返鄉投票的潮流,雖然總體投票率偏低,僅有24%,但最後總歸是以24368票對2705票,壓倒性的比例拿下選舉勝利,在歷史上留下記錄。

令人意外的是,促賭方在此次選舉中的總得票數,竟然連當初提案聯署的7000票門檻都未達到,甚至連一半的連署人數都不足,部份選民也因此對提案博弈公投選舉的縣議員蔡春生、周子傑產生不滿。

金門博弈公投,不少年輕人都有參與反賭的運動。

金門博弈公投,不少年輕人都有參與反賭的運動。圖片來源:金門反賭聯盟Facebook Page

未經過民主運動洗禮,金門民主路迢迢

對於政治運作逆來順受,賄選買票風氣猖獗,有著「賄選島」的惡名。

走過這次的金門博弈公投選舉,可以看見在選民認知不足、選舉制度尚未健全的狀況下,博弈公投的貿然進行更嚴重撕裂離島居民在地情感、製造群體對立。倡建賭場者,批評反賭者阻礙建設發展、為反對而反對;反對賭場者,也痛斥促賭方賭上子孫與島鄉的未來。雙方陣營都有不理性、缺乏具體證據的討論在網路上出現,這種狀況絕非愛鄉之人所樂見。

因此,雖然我樂見反賭勝利,卻認為博弈公投選舉沒有任何一方是贏家。唯一的贏家,或許是透過公投暗中牟取私利的政商結構吧!

金門的民主年齡,真的還很年輕。1992年解除戰地政務後,隨即進行投票選舉,因為沒有經歷過本島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與抗爭期,老一輩的民眾還是保持戰地政務時期的習慣,對於政治運作逆來順受,賄選買票風氣猖獗,有著「賄選島」的惡名。金錢堆疊、人情網絡交織而成的政治,行政效率低落,民主程度落後台灣許多。

對於金門人來說,今日的金門博弈公投選舉或許也是一種檢驗,檢驗金門的民主政治是否成熟,讓金門更熟悉如何行使自身的公民權益。反賭,只是第一步,金門的民主政治之路,真的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金門賭場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