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傳統能源不甘失勢,哈薩克未來能源能夠突圍嗎?

傳統能源產業張牙舞爪地佔據著龐大的利益空間。該如何鬆動舊有勢力,做到動態平衡,對這個石油富裕的中亞國家來說,仍是一項艱難的挑戰。


阿拉木圖(Almaty)全中亞最大的城市,一千五百萬的城市人口,但交通設計惡劣,空污嚴重,這也是哈薩克於1997年決定遷都至阿斯塔納的其一原因。 攝:Ann Wang/端傳媒
阿拉木圖(Almaty)全中亞最大的城市,一千五百萬的城市人口,但交通設計惡劣,空污嚴重,這也是哈薩克於1997年決定遷都至阿斯塔納的其一原因。 攝:Ann Wang/端傳媒

哈薩克於2009年二月簽署京都議定書,當年六月發布《支持可再生能源利用法》(On Support of Usage of Renewable Energy Resources)。2012年底哈薩克首都阿斯塔納(Astana)以「未來能源」為主題被選為2017年專業型世博的舉行城市。2013年中哈薩克再次發布《綠色經濟轉型計劃書》(Concept for transition of 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 to Green Economy),此計劃書主要針對三點做為能源改革方向:立法固定接下來15年綠色能源定價、因綠色能源難以進入現存的電網而成立一新統購中心、及政府提供發展綠色能源的各種支持。

哈薩克於這份計劃書中定義「綠色能源」為在自然過程中能夠自行再生的能源,例如太陽能、風力、水力、地熱及生質能源等。並立下在2015年,全國的綠色能源使用率必須高於1.5%,並以3%為2020年的目標。

沒有選擇,必須找出一條出路。

我在阿拉木圖(Almaty)和哈薩克國立女子師範大學(Kazakh State Women』s Teacher Training University )研究永續能源的數學物理系教授穆拉特(Murat Kunelbayev)見面。在其中一間充滿各種太陽能及風力等器材的研究室內,這個對綠色能源科技充滿熱情、活力充沛的中年男人,在採訪一開頭就說:「哈薩克擁有非常充沛的太陽能、風力及水力!」

哈薩克是世界第九大國家,人口卻比台灣還少(2016年計1780萬)。哈薩克南部年日照量為2200-3000小時(台灣最高年日照量恆春平均為2200小時),南部因天山山脈擁有充沛的水力資源,又因處於北半球風帶地區擁有強烈的對流氣候,50%以上地區年均風速4-5米/秒。然而哈薩克的石油生產佔了該國四分之一的GDP及政府60%的收入,如此高的比例在2014年國際油價下跌時重創哈薩克經濟。現今哈幣的匯率比2013年時已跌超過一半,穆拉特說:「我們沒有選擇,必須找出一條出路。」

哈薩克國立女子師範大學研究永續能源的數學物理系教授穆拉特(Murat Kunelbayev )。

哈薩克國立女子師範大學研究永續能源的數學物理系教授穆拉特(Murat Kunelbayev )。攝:Ann Wang/端傳媒

「我們在發展永續能源上遇到挑戰,一是雖然擁有豐沛的天然資源和錢,卻缺乏足夠的本地專業技術人員和適合的器材。以太陽能板為例,因為目前在哈薩克即使發電廠是自己的,但使用的太陽能板皆是國外進口,並不太適合哈薩克的氣候;二是在永續能源的發展速度上哈薩克是落後的,在未來如果想要將電力賣給其他國家,可能比不過那些早已發展許久的國家,比如中國或德國等。」Murat Kunelbayev 說完後離開研究室點了一根煙,興致一來地問我:「想去看太陽能電廠嗎?」我立馬點頭,他咧嘴一笑馬上拿出手機開始撥電話,一個小時後就已經在往電廠的路上了。

逐步推行的太陽能綠色能源

我們拜訪的太陽能電廠(Solar power plant 2 MW Samruk-Green Energy),位於阿拉木圖北部開車約一個小時的小賭城Kapchagay,緊鄰阿拉木圖人的度假聖地Kapchagay Lake。電廠於2013年啟用,共有固定方向和會隨太陽移動的兩種共八千片自斯洛文尼亞(Slovenia台譯斯洛維尼亞)進口的太陽能板,佔地六公頃,是哈薩克第一座太陽能電廠。

抵達電廠門口,門禁森嚴,穆拉特教授交涉了一會兒說老闆等等就回。我們在一望無際的太陽能板間穿梭。當天烈日高照,太陽能電廠一點遮蔽物都沒有。每座發電單位以39片太陽能板組合而成,太陽能板不時地會咿咿呀呀地隨太陽前進方向轉動。

太陽能電廠(Solar power plant 2 MW Samruk-Green Energy)於2013年啟用,共有固定方向和會隨太陽移動的兩種共八千片自斯洛文尼亞進口的太陽能板,佔地六公頃,是哈薩克第一座太陽能電廠。

太陽能電廠(Solar power plant 2 MW Samruk-Green Energy)於2013年啟用,共有固定方向和會隨太陽移動的兩種共八千片自斯洛文尼亞進口的太陽能板,佔地六公頃,是哈薩克第一座太陽能電廠。攝:Ann Wang/端傳媒

半小時後電站的老闆雅科夫列夫(Yakovlev I.Stanislav)領我們進辦公室,俄裔哈薩克人的他在俄羅斯學習能源,自去年(2016年)起進入Samruk-Green ENERGY公司,隸屬於2008年成立的國營公司Samruk-Kazyna。

除了近年來綠色能源的新興投資,哈薩克斯坦國家天然氣公司(KazMunay Gas),哈薩克國家鐵路、郵局和Air Astana航空等皆是Samruk-Kazyna旗下公司,幾乎包辦了哈薩克境內所有能源及運輸系統。

雅科夫列夫表示:「所有綠能電廠皆是國家統一收購電力再分配出去。」就如《綠色經濟轉型計劃書》所定,須成立統一收購中心,讓綠色能源能順利進入現存電網。至今即使有許多與歐美中國等國際的合作投資,但電廠所屬權皆仍屬於國家。穆拉特則說:「因哈薩克還沒有自己的專業人才,多得依賴國外的技術,如果未來我們培養足夠的專業人才,也許有私有化的可能,但即便如此,國家還是會要求上報,雖然我認為私有化才能讓哈薩克的綠能更有競爭力。」

太陽能電廠老闆雅科夫列夫(Yakovlev I.Stanislav)。

太陽能電廠老闆雅科夫列夫(Yakovlev I.Stanislav)。攝:Ann Wang/端傳媒

太陽能其中最大的批評之一,是因太陽能板只有約二十年的壽命,大量的太陽能板淘汰後會製造龐大的廢棄物。雅科夫列夫表示:「綠能的發展不只哈薩克,在全世界都面臨一樣的困難。人類做什麼都會對地球有影響,太陽能板廢棄物是不好,但相較其他能源已經是很少了。我們正計劃於2020年建造一個更大的太陽能電廠。」

「雖然我們綠能發展的時間很短,但總觀是樂觀的,我認為哈薩克雖然起步慢,但可以學習各個國家的優點,然後發展出自己的路。」

我們離開後,好奇到附近的湖邊詢問前來度假的一般民眾,是否知道此太陽能電站,現年27歲的 阿瑪甘貝托夫(Almaganbetov Kuanish)表示,有聽說阿拉木圖附近有太陽能,但是第一次聽到原來是在這裏。他的女朋友說:「我的父母經常去中國,從那裏買太陽能板回來過,雖然上一輩的人多還是不懂,但年輕人算滿支持的,也有朋友在用太陽能的電動車了。」

太陽能電廠附近的一個湖,景色優美。

太陽能電廠附近的一個湖,景色優美。攝:Ann Wang/端傳媒

未來能源面臨傳統能源的打壓

在一切似乎都樂觀前進之時,社會生態基金會(Socio-Ecological Fund)的執行長葉琳娜(Elina Doszhanova)卻不這麼認為。Socio-Ecological Fund是哈薩克成立最久的綠色非營利網絡組織,與國內外專業人士及非營利組織合作,針對哈薩克及中亞地區倡議各樣環境保護政策,及以各種公共教育計劃,提升一般民眾對於氣候變遷的意識及更永續的生活方式。此組織正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進行一個五年期、針對阿拉木圖的綠色交通(sustainable transport)教育推廣計劃。

阿拉木圖是全中亞最大的城市,於2011年啟用的地鐵至今仍只有一條線,一千五百萬的城市人口,日乘客量卻只有約三萬人次。由於地鐵線路不夠完整,經常出現地鐵站空空如也,巴士卻擁擠不堪的狀況。然而市區巴士又多是蘇聯時期或中國淘汰不用的老舊車型,大量的廢氣排放,混亂的時刻表令市民難耐,加上汽油價格,造成平均每人擁有三輛轎車,市區交通於尖峰時刻經常動彈不得,環境惡化,空污嚴重,這也是哈薩克於1997年決定遷都至阿斯塔納的其一原因。

社會生態基金會(Socio-Ecological Fund)的執行長葉琳娜(Elina Doszhanova)。

社會生態基金會(Socio-Ecological Fund)的執行長葉琳娜(Elina Doszhanova)。攝:Ann Wang/端傳媒

傳統能源產業張牙舞爪地佔據著龐大的利益空間。該如何鬆動舊有勢力,做到動態平衡,對這個石油富裕的中亞國家來說,仍是一項艱難的挑戰。

「哈薩克是非常依賴生態系統的國家,因為氣候變遷我們面臨嚴重的水資源缺乏。阿拉木圖以前即使是夏天,南邊的天山上永遠都有大片的積雪覆蓋,但近年積雪量明顯減少,甚至還生出大片的綠地,天氣越來越熱。去年夏天因為一場暴雨,從天山上衝下來的土石流也造成市區重大災情。一般民眾大致上懂氣候變遷,但卻還不是很了解這對日常生活來說有什麼影響。」葉琳娜憂心地表示。

社會生態基金會在當地大學舉辦的工作坊,討論如何設計可以降低污染又可以增加方便性適合城市的大眾交通。

社會生態基金會在當地大學舉辦的工作坊,討論如何設計可以降低污染又可以增加方便性適合城市的大眾交通。攝:Ann Wang/端傳媒

「我們有種心態,覺得成功的其一代表,就是擁有越大越多的車。加上中亞國家即使已脱離蘇聯獨立,人民仍然習慣聽從由上而下的指導。但阻止氣候變遷需要每個人從生活中改變。這是兩個我認為在哈薩克為何難以在日常裏推動大眾改變生活習慣的原因。」葉琳娜說,以經營非營利組織的挑戰來說,即使哈薩克是全中亞GDP最高的國家,資金方面仍非常缺乏,國家幾乎掌控了所有事情,甚至在非營利組織的政策上愈趨嚴格。另外氣候變遷是全球的事,所以與其他國家接軌合作非常重要,但因中亞長期處於鐵幕後,幾乎與世界斷了聯繫,很少人能夠使用英語做國際交流,現在甚至還要加上中文。

阿拉木圖於2011年啟用的地鐵至今仍只有一條線,一千五百萬的城市人口,日乘客量卻只有約三萬人次。由於地鐵線路不夠完整,經常出現地鐵站空空如也。

阿拉木圖於2011年啟用的地鐵至今仍只有一條線,一千五百萬的城市人口,日乘客量卻只有約三萬人次。由於地鐵線路不夠完整,經常出現地鐵站空空如也。攝:Ann Wang/端傳媒

葉琳娜也對哈薩克在2013年發布的《綠色經濟轉型計劃書》持懷疑的態度,「我感激政府對於此計劃書的努力,也有一些同事參與了這項計劃的撰寫,但事實上這只是一個大致的綱要罷了,我們並該如何確實執行的細節。今年的以『未來能源』為主題的世博會,的確喚起更多的關注,但從傳統能源產業而來的壓力仍然非常大。」

2016年四月,哈薩克公告新的土地改革政策:允許外國人在哈薩克租用農業用地長達10至25年,甚至開放土地販售及拍賣等權利。當年十月,在被稱為「哈薩克石油首都」的海邊城市阿蒂拉烏(Atyrau)發生抗議活動,批評此政策因為國家長期貪污的狀況,只會更加利於有權勢人士。

阿拉木圖(Almaty)的東正教堂 Zenkov Cathedral 又名升天主教座堂(Ascension Cathedral),建於1907 年,是現時世界第二高的木造建築物。

阿拉木圖(Almaty)的東正教堂 Zenkov Cathedral 又名升天主教座堂(Ascension Cathedral),建於1907 年,是現時世界第二高的木造建築物。 攝:Ann Wang/端傳媒

因傳統石油產業權力遍布,阿蒂拉烏民眾擔心因為石油開發的進駐,而令更多人失去自己的土地。此抗議運動延伸至阿斯塔納及阿拉木圖等大城,兩位主要倡議者Max Bokaev和Talgat Ayan之後被捕,並被判五年有期徒刑,許多記者和抗議民眾也因此被逮捕。

當已做了25年的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驕傲地表示,舉行世博是「哈薩克獨立以來最大的國際成就」,並因「未來能源」的世博主題,同時開展許多看似充滿前景的綠色經濟轉型計劃的同時,傳統能源產業仍張牙舞爪地佔據著龐大的利益空間。該如何鬆動舊有勢力,做到動態平衡,對這個石油富裕的中亞國家來說,仍是一項艱難的挑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