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離島賭場夢(上)金門是否開「賭門」?公投將揭曉答案

20年來,澎湖、金門、馬祖三島夾在兩岸之間,站在澳門邊緣,對博彩經濟既羨且懼、或愛或恨,交織成一場台灣海峽上的離島賭場夢。


金門將於10月28日舉辦有史以來第一場公投「博弈公投」,2017年10月10日,「金門反賭連線」舉行「反賭場光榮之路」行腳宣傳反賭。 圖片來源:金門反賭場連線Facebook Page
金門將於10月28日舉辦有史以來第一場公投「博弈公投」,2017年10月10日,「金門反賭連線」舉行「反賭場光榮之路」行腳宣傳反賭。 圖片來源:金門反賭場連線Facebook Page

2017年10月28日,金門即將舉辦賭場公投,如此一來,位於海峽兩岸的三小離島:澎湖、金門、馬祖,便都曾以民意決定是否要在島上開放博弈。澎湖在2009年、2016年舉辦過兩次賭場公投,兩次都由反方勝出,第二次公投時,反方得票率甚至高達八成。馬祖雖在2012年投下贊成票,迄今卻未建起任何一間賭場。

賭場,為何成了台灣西岸離島20年來的美/惡夢?在台灣本島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幾個離島顯得跟不上發展隊伍,交通、醫療、教育等基礎建設品質與台灣本島有明顯落差,人口外移嚴重,「離島長年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居民會想要用『發展』來解決問題,賭場就是發展的一種選項。」金門古崗村民董森堡說。

但是,可以促進鄉村發展的選項眾多,為何是賭場?這與兩岸小三通歷史、世界賭業潮汐緊緊相扣。離島開放賭場吸引陸客,可說是兩岸開放紅利中的一筆意外孳息,1992年,陸方提出「小三通」隔年,澎湖便成立首個促賭團體,目標是出國開賭的陸客,賭場夢開始在澎湖大街小巷醞釀、爭辯。

這場夢也全非小離島們的單相思,而是有外商支持壯膽。各國博彩業者都想搶進中國沿海,吸引陸客外溢賭金,不僅讓澎湖居民心旌動搖,馬祖、金門也被撩撥得躍躍欲試。搶進中國的博弈業者、夢想翻身致富的三小離島,雙方互相試探,各有盤算,交織成20年來的離島賭場夢。

離島長年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居民會想要用『發展』來解決問題,賭場就是發展的一種選項。

金門古崗村民董森堡

金門往廈門的小三通碼頭外,領隊帶著內地遊客進入金門旅遊。

金門往廈門的小三通碼頭外,領隊帶著內地遊客進入金門旅遊。攝:王嘉豪/端傳媒

「澎湖賭場」 一度在英國上市

澎湖能不能做第二個澳門?如果能做澳門,不好嗎?

澎湖是三個地區中商業體質最健康、也討論賭場最久的區域。1993年,金、馬才剛解除戰地政務禁令,久賺觀光財的澎湖,早已成立首個促賭團體,居民間也出現是否應該成立賭場的辯論。當中推動最力的,便是當時甫當選立法委員、後高票連任五屆,人稱「澎湖王」的林炳坤。

雖然對於澎湖人來說,賭城拉斯維加斯的知名度更高,但真去過美國的人並不太多,近在眼前的澳門,才是大家較能具體討論的對象。1997年,澳門賭王何鴻燊來澎湖考察,表達投資興趣,這讓澎湖人也熱烈辯論起來:澎湖能不能做第二個澳門?如果能做澳門,不好嗎?

2017年10月2日,澳門萄京娛樂場外,不少內地遊客在大門前休息。

2017年10月2日,澳門萄京娛樂場外,不少內地遊客在大門前休息。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02年開始,是澳門賭業的黃金十年,據澳門統計局和博彩監察局的資料,2008年澳門博彩業總收益達1098億元,位居世界第一位,與2007年的838億元相比,上升31%。2007年,澳門人均GDP達29.2萬,七年間的年均增長率20%,一度成為亞洲最富有地區。

2009年,澎湖舉辦賭場公投時,正是亞洲賭業熾熱的好時機。從韓國首爾華克山莊、馬來西亞雲頂、越南涂山都開設賭場,賭場內半數以上都是陸客身影,加上日本沖繩、新加坡聖淘沙(聖淘沙賭場於2010年正式開放)也傳出設立賭場消息,可說整個東亞島弧都躍躍欲試,想邀請陸客賭一把,澎湖只是其中之一。

2009年的澎湖賭場公投,是台灣第一次博弈公投,多半被認為是一項地方議題。但事實上,它與亞洲賭業興衰、兩岸小三通的節奏緊緊相依。新加坡聖淘沙賭場後於2010年開幕。

2009年的澎湖賭場公投,是台灣第一次博弈公投,多半被認為是一項地方議題。但事實上,它與亞洲賭業興衰、兩岸小三通的節奏緊緊相依。新加坡聖淘沙賭場後於2010年開幕。圖:Tseng Lee/端傳媒設計部

賭場帶來的驚人收益,對於擅賺觀光財的澎湖人來說,無疑相當動心;但另一方面,恐懼「賭場敗壞治安風俗」的反賭聲浪也一直不容小覷,這讓政治人物很難下定決心站在哪一邊。「無論誰執政,都無法準確預測民意是否支持開賭,但又不忍完全放掉賭場這張牌,」一位曾參與早期反賭運動的澎湖退休公務員如此分析。

既然民意難測,交給地方公投決定,成了最安全的方式。2003年12月,澎湖縣政府主導諮詢性質的博弈公投,投票率兩成,贊成方小勝過反方兩千票。這是台灣首個依《博弈諮詢性投票自治條例》舉行的諮詢性公投,當時《公民投票法》尚未通過,投票並無正式法律效力,卻讓縣府甘願動用人力、物力辦理,賭場夢甜,可見一斑。

這場「試水溫」諮詢公投,開出贊成大於反對的結果,更讓促賭方吃下定心丸,大力推動正式賭場公投,相關投資也逐漸加溫。2009年,澎湖終於依法舉辦第一次有效力的博弈公投,當時已購買土地、等待公投過關便開跑的大型投資案,超過三處以上,當中最引人注目的企業,要數湄京集團。

2009年9月26日,澎湖博弈公投結果公佈,不同意票大勝近四千票,反賭博聯盟成員慶祝公投結果。

2009年9月26日,澎湖博弈公投結果公佈,不同意票大勝近四千票,反賭博聯盟成員慶祝公投結果。攝:Sam Yeh /AFP/Getty Images

湄京集團

英國湄京集團(Amazing holdings PLC)以澎湖觀光賭場為題材,在倫敦交易所另類投資市場(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掛牌上市。另類投資市場提供新創公司籌措資金平台,門檻較低、風險較高,投資標的多在新興市場。湄京集團上市初期表現一度亮眼,是當年具有指標性的博弈概念股。

湄京台灣子公司總經理韓亞力不但為了澎湖賭場計畫放棄英國籍、加入台灣籍,其中一位合夥人Tim Potter的台灣妻子甚至將戶籍遷到澎湖,負責處理土地收購事宜。

湄京集團在倫敦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時,簡介便以澎湖賭場為核心,堪稱離島賭場夢在全球舞台上的高峰。台灣子公司總經理韓亞力,在當時信心滿滿地對媒體表示,「只要有陸客在,澎湖賭場不會賠錢。」韓亞力不但為了澎湖賭場計畫放棄英國籍、加入台灣籍,湄京的其中一位合夥人Tim Potter的台灣妻子甚至將戶籍遷到澎湖,負責處理土地收購事宜。

第一次公投時,正反方拉鋸激烈,最後由反方以56.44%得票率勝出,否決賭場。一般認為,反方勝出的關鍵,是馬公市區居民多投反對票,而市區居民以價值觀保守、收入穩定的軍公教居多,軍公教族群對「發展」沒有迫切需求,卻憂心賭場將敗壞道德與治安。

公投失利,讓大力促賭的立委林炳坤受到重擊,被視為對這位政治人物的不信任投票。一名土地仲介也觀察,不少本地投資客看好林炳坤一定能讓賭場過關,買下土地投資,最後全都住進套房,怨聲載道。

這位仲介的觀察,有數字支持,澎湖地價因賭場不斷上漲,在2009年來到高峰,就連傳統墳墓區、濱海荒地都成炒作對象,預定蓋賭場的後寮村,地價平均上漲一倍以上。賭場公投案未過關,當初耗盡心力整合土地產權的湄京,早已在2010年選擇出售澎湖風櫃渡假村股權,認賠殺出。

兩次賭場公投,也讓澎湖迎來一次真正的政黨輪替。澎湖與其他離島、偏鄉體質類似,長期偏藍,在此之前僅有過一任民進黨縣長高植澎。但在2012年,民進黨新人楊曜以「反賭」為形象號召,擊敗林炳坤,當選立委。兩年後,民進黨政治人物陳光復也順利當選縣長,澎湖成為民進黨唯一同時保有立委席次、也握有地方執政權的離島。

林炳坤雖在2016年力圖振作,以無黨團結聯盟身分再度參選,卻仍鎩羽而歸。同年,第二次澎湖賭場公投登場,僅有一家美國集團提出開發案,最終有高達八成選民投下反對票,以懸殊比例再度「絕殺」賭場提案,促賭團體宣布放棄、不再提出相關議案。一度風光的澎湖王,與他90年代以來提倡的賭場夢,幾乎可說完全終止。

2016年6月28日,澎湖市民舉行婚禮,呼籲市民支持澎湖興建賭場。結果於同年10月15日進行的第二次澎湖博弈公投,不同意票依然大勝。

2016年6月28日,澎湖市民舉行婚禮,呼籲市民支持澎湖興建賭場。結果於同年10月15日進行的第二次澎湖博弈公投,不同意票依然大勝。攝:STR/AFP/Getty Images

澳門金沙前總裁轉戰馬祖,引出陸方「禁賭令」

當澎湖人的賭場夢風風火火,討論自己要不要做「小澳門」時,同一時間,澳門本地賭業早已花事荼靡。2008年,雖然賭場數字仍然驚人,但已經傳出部分賭場祭出裁員或休假減薪措施,金沙集團也在那年遇上危機,不但股價下跌,替集團掌舵14年的總經理懷德(William Weidner)也因故離職,一時引發議論。

兩年後,懷德以猛龍過江之姿,成立懷德公司,到馬祖推動賭場開發案,促成台灣史上唯一一次的成功「過關」的賭場公投案。

居民看到總裁這麼親民,又是高大白人,笑嘻嘻的,像要選舉一樣親切,就算台灣媒體罵這是空頭公司,有些人還是相信他。

馬祖反賭青年聯盟發言人曹雅評

對於馬祖人來說,無論當初懷德從金沙集團離職的原因為何,這位博弈業經驗豐富的總裁,看來是有說服力的。馬祖反賭青年召集人曹雅評回憶,懷德當年在馬祖的宣傳工作,誠意十足,不但錄製福州話版本的廣告在當地電視放送,懷德本人更親自住在馬祖,騎單車挨家挨戶拜訪居民、搏感情,「居民看到總裁這麼親民,又是高大白人,笑嘻嘻的,像要選舉一樣親切,就算台灣媒體罵這是空頭公司,有些人還是相信他。」

不過,曹雅評也分析,無論是否相信懷德,多數馬祖人的意見其實是「管他的,反正沒有人要建設馬祖,何不相信一下賭場、試試看?」時任縣長的楊綏生更明言,為了馬祖進步,賭場是「不得已的作法」,而馬祖最想要的基礎建設,全寫在縣政府與懷德公司簽訂的協議中:

一、建造南北竿大橋
二、零能見度起降現代化北竿國際機場
三、興建馬祖居民子弟學費全免的國際級大學
四、連江縣政府提供年度剩餘稅收給所有設籍連江縣居民社會福利金

面對馬祖人渴切的「發展」願望,懷德樣樣允諾。雖然原先承諾公司將全額負擔相關建設費用,後又改變說法,但這對馬祖人來說,已經足夠誘人。「這是歷任政治人物都說要替馬祖完成、卻從來沒有實現的夢想,」曹雅評說。

懷德的承諾,也不全是空口白話,背後有「兩岸博弈特區」計畫,作為他履行承諾的金庫:

在懷德公司計畫中,將把「馬祖博弈特區」擴大為「兩岸博弈特區」,在鄰近馬祖的閩江口琅歧島建設五星級飯店,讓遊客晚上住在琅歧島,白天循小三通途徑,20分鐘抵達馬祖北竿國際賭場,福州住、馬祖賭。馬祖賭場公投前夕,懷德甚至與珠江航運公司簽署「馬祖-馬尾」航線的協議,還與福建企業簽訂琅歧島五星級飯店意向書。

這不但引來澳門媒體議論紛紛,更引來大陸的禁賭令。除否認建立「兩岸博弈特區」,還重申依《海峽兩岸關於大陸居民赴台灣旅遊協議》附件《海峽兩岸旅遊合作規範》規定,接待社不得引導和組織旅遊者參與涉及賭博。

2012年7月7日,馬祖博弈公投,當地居民排隊在馬祖的投票站投票,決定是否在台灣開設第一家賭場。投票結果是同意票勝出,是目前唯一一次「通過」之公投。

2012年7月7日,馬祖博弈公投,當地居民排隊在馬祖的投票站投票,決定是否在台灣開設第一家賭場。投票結果是同意票勝出,是目前唯一一次「通過」之公投。攝:STR / AFP / GettyImages

雖然來自陸方的「禁賭令」沒有影響馬祖公投結果,多數馬祖人依舊對賭場投下贊成票;不過,馬祖公投結果也沒有加速台灣立法程序。博弈公投的法源來自《離島建設條例》,但該條例第十之二條第四項規定:「有關觀光賭場之申請程序、設置標準、執照核發……等事項,另以法律定之。」也就是俗稱的「博弈專法」,四年前公投通過後,行政院和馬祖立委分別提出草案,但至今毫無進展。

如今,輪盤轉到最後一個小島,金門要下注了。

2017年,金門再度舉辦賭場公投,懷德公司卻早已退出馬祖。懷德曾經笑臉盈盈地與居民打招呼、搏感情的集團辦公室,如今成了一家美味的早餐店。

馬祖賭夢成空的前例,讓許多金門人並不看好賭場真的會開張。曾參與馬祖懷德公司計畫的陳苗生,已在賭場公投前夕來到金門,他看好這次公投會過關,「但過了以後,多半也會跟馬祖一樣,曠日廢時、不了了之,」陳苗生說,自己再次到金門促賭的動力,只是希望金門「能為自己的發展投下一票。」

台灣三個離島的「賭場夢」,實是站在亞洲賭業風潮的邊緣,看著澳門榮景,想著自己是否也能分紅,卻又擔憂島嶼生活受到衝擊,如此反覆思量二十年。賭業漲潮時,離島賭場夢風生水起,在澎湖第一次公投時,無疑是夢境最接近真實的一刻;不過,在博彩熱潮逐漸退去後,賭夢便不免看來捉襟見肘。

如今,輪盤轉到最後一個小島,金門要下注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金門賭場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