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世界公民在香港

聲援抗爭者的菲傭:除了照顧家庭,我們還想照顧這座城市

18年在菲律賓,26年在香港,他是菲律賓的兒子、哥哥、弟弟、丈夫,是香港的 NGO 工作者和社運組織者。他說,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建一座橋樑。


44歲的 Eman,在18歲那年首次踏足香港,從此開始了26年的菲傭生活。1991年,他在香港工作的姨媽幫他找了一份做家傭的工作,在新界的一座2000呎海景豪宅。他於是漂洋過海,成為香港4000多名男性菲律賓家庭傭工之一。 攝:林振東/端傳媒
44歲的 Eman,在18歲那年首次踏足香港,從此開始了26年的菲傭生活。1991年,他在香港工作的姨媽幫他找了一份做家傭的工作,在新界的一座2000呎海景豪宅。他於是漂洋過海,成為香港4000多名男性菲律賓家庭傭工之一。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中環皇后像廣場,英文 Statue Square,但更為菲律賓人所熟知的是它的另一個名字──「Black Man」(黑色的男人)。「黑色的男人」源於廣場上19世紀末的銀行家、滙豐銀行總經理昃臣爵士(Sir Thomas Jackson)的雕像,因為它正對着中環地鐵站的出口,而成為菲傭們假日見面的集合地。

8月19日星期六,菲傭 Eman Villanueva 打了數十個電話給友人,約定第二天下午在 「Black Man」見面,但這一次集合的目的卻與以往不同,是要參與一場香港人發起的、具政治色彩的遊行集會。

這場集會由香港眾志、社民連等組織發起,為的是聲援被判囚的16名社運人士。在剛剛過去的一週,2014年衝擊香港立法會新界東北撥款的13名示威者和「9·26 重奪公民廣場案」的「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都被高等法院上訴庭由社會服務令改判入獄6到13個月。

雖然天文台當天發布了酷熱天氣警告,但遊行人群還是擠滿了軒尼詩道,遊行下午3點開始,但龍尾直到5點才從起點修頓球場出發,前往皇后像廣場正對的終審法院。儘管當天警方公布的遊行人數只有2.3萬,但不少人都說,這是「雨傘運動」後最多人參與的遊行。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