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病逝 深度 評論

崔衛平:民主鐵人──悼念曉波

不少人提到前後有「兩個劉曉波」,我倒是覺得若不是前面一個「感性個人的劉曉波」,斷斷不會出現後來「行動的劉曉波」。


2010年12月10日,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向著一張空凳,將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當時在囚中的劉曉波,以表彰他長期爭取維護中國人權的努力。這時全場起立,鼓掌接近一分鐘。全體嘉賓三度起立鼓掌。  攝:Odd Andersen/AFP/Getty Images
2010年12月10日,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向著一張空凳,將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當時在囚中的劉曉波,以表彰他長期爭取維護中國人權的努力。這時全場起立,鼓掌接近一分鐘。全體嘉賓三度起立鼓掌。 攝:Odd Andersen/AFP/Getty Images

如同一個最脆弱的人那樣睡去了,

這晚大地上暴雨如注,

那是他朝向人間不捨的眼淚。

「我不是你們想像的那個我」

劉曉波2009年底沒能夠在法庭上公開念出的《最後陳述》,其中「我沒有敵人」的表述,如他自己所說,最早出現在1989年廣場四君子「六二絕食宣言」中。很多人都將那份遙遠的歷史宣言忘記了,但是劉曉波自己記得清楚。那份宣言中公布「我們的基本口號」,第一條便是:「我們沒有敵人!不要讓仇恨和暴力毒化了我們的智慧和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時隔整整20年,劉曉波再次面臨同樣的絕境,同樣性命攸關的時刻。他再次抓緊時機說出:「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 。」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了解更多
評論 劉曉波 崔衛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