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20年 廣場 Your Opinion

「希望香港不要死得太難看」、「香港會找到自己定位」──圓桌讀者們這樣看回歸二十年

我們在圓桌提問讀者關於香港回歸二十年的記憶,並把收到的回應,𢑥編成這篇文章。


2017年6月27日,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展覽。 攝:Jason Lee/Reuters
2017年6月27日,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展覽。 攝:Jason Lee/Reuters

臨近71回歸二十周年紀念日,各界反應不一。6月26日,國務委員楊潔篪於回歸活動上表示,一國兩制深入民心,得到包括香港市民在內的全國人民擁護,成就得來不易。候任特首林鄭月娥亦於訪問中指出,相信大部分港人仍然堅持一國兩制。

同日,香港眾志等團體於灣仔金紫荊廣場示威,並以巨型黑布遮蓋雕塑,象徵一國兩制危在旦夕。籌備每年「7·1」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公布,今年的遊行主題為「一國兩制呃足廿年 民主自治重奪香港」,要求中央政府兌現民主發展及高度自治的承諾。

相比兩邊論述,香港市民對回歸及一國兩制的感受更加複雜多元。參考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追蹤調查,在 1997 年 7 月的調查中,對「一國兩制」有信心的港人比例為 63%,經過 07 年的高峰 77% 和 14 年的低谷 37%,最近 2017 年 6 月的數字是 49%。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早前在明報撰文,分析媒體報導「一國兩制」的框架轉變。97年的媒點關注點,在於香港能否保持制度的自主性。經過20年實踐,香港市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減弱,輿論對2047的想像已較多呈現悲觀情緒。

在我們的回歸20周年專題中,有一個關於97回憶的小測試,最後一條問題請讀者用一個形容詞描述現在的香港,根據詞語出現的頻率製成文字雲圖,中間最大塊的詞語,是「唉」、「每況愈下」、「中國化」。

我們的讀者橫跨中港台澳幾地,從自身的成長背景和價值觀看香港回歸,觀點並不單調。我們在圓桌提問讀者,「回歸二十年來,香港哪些轉變讓你印象最為深刻?」並把收到的回應,𢑥編成這篇文章。

This city is dying?

2011年,無綫電視播放劇集《天與地》,故事內容大膽偏鋒,諷刺時弊,不少對白成為經典於網上流傳。其中由 Joe Junior 飾演的電台 DJ 說出一句 this city is dying,更是引人共鳴。

我們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到,好似倒模出來一樣。鍾意同一樣食物、鍾意同一樣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政治立場,信奉同一種生老病死的做人方法,this city is dying,you know?

不少讀者重提這句對白,指「香港正在死去」、「香港已死」,他們這樣解釋:

derek1231:「香港人漸漸變得麻目了。對於是非黑白全然不懂分辨、對於以偏概全也是十分在行、對於盲目跟風也成為了一種的風氣⋯⋯」

@kildras:「雖然說城市一直會隨著時代變化,但是香港在短短幾十年被強行染紅,香港這一百年的文化融合也被嚴重破壞了。

中國政府明白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是源於價值觀不同。新特首已經打算開始從小培養中國人身份,這也代表香港人身份從此也不同。」

@吃羽VeraZhang:「香港人越来越愤怒了。表面上是对中国的怒火,实际上、潜意识上是愤怒自己人没有骨气,没有脑子,没有批判性思维。」

@Drinkwater:「每當我看到中國人描述以往在香港的經歷,總有種老外走進唐人街的獵奇味道。你們有察覺到自己的經歷,很像異國交流體驗嗎?這個華埠裡的人寫繁體字、能說英語(嘛也沒你想像中那麼好),雙方有共通的話題/籍貫/語言/文化,卻過著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能夠溝通實在是太神奇了』這樣的感覺。二十年前中港兩邊對一國兩制的想像,就是這種既異國又不異國的關係。

現在不同了,那些不想香港做唐人街的人,走上中國化或抵制中國化的路,拿不定主意的人就猶豫觀望,或者繼續懷愐唐人街舊日的美好時光。雖然他們心裡明白那個香港早就死掉。」

@三足乌:「二十年前,熬夜看回归;二十年后,只希望香港死得不要太难看。

虽然我没有去过香港,甚至在其法治死前,我都可能没有机会去看一眼,但从小到大的港台文化浸染,还是让我充满期待。

学会了翻墙,见证了每一次香港的不安定,大陆官方言论与墙外港媒的不同声音。自己也为香港写过一些文字,但遗憾的是,总是要删除诸多的敏感词才能发布。

就在写下这些的当口,发现凤凰网的视听节目也被关停了。(編按:6月23日,中國廣電總局要求新浪微博、Acfun、鳳凰網關停視聽節目,全面整改。)」

2017年6月26日,香港眾志、社民連及人民力量等10人於早上突襲會展金紫荊廣場,用黑布將金紫荊銅像罩住,象徵兩制岌岌可危。
2017年6月26日,香港眾志、社民連及人民力量等10人於早上突襲會展金紫荊廣場,用黑布將金紫荊銅像罩住,象徵兩制岌岌可危。攝:Anthony Wallace / AFP

「保留資本主義生活方式」?回歸二十年來的生活轉變

1987年,鄧小平在會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強調中央會按照《基本法》實踐一國兩制,對港政策五十年不變,「讓那裏馬照跑、舞照跳,保留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成為昔日香港社會冀望「平穩過渡」的依據,今天的情況又怎樣?

對我們的讀者來說,二十年間,香港的生活方式發生了什麼轉變?不少讀者提及新聞自由,亦有讀者提及經濟改變,和2年前的銅鑼灣書店事件。

@遊蕩在動物農莊:「香港回归那年上学前班,学校还组织小学生游街庆贺,那段时间走在街上都能听到粤语歌,有些熟悉又听不懂的歌词充满了神秘感。

初中上政治课才知道原来香港是“资本主义制度”,跟我们不一样。

大学毕业后突然有一天微博上有些怪怪的,后来才听说“占中”,这在最初被大陆认为“反党(共产党)”,后来就被定性为“港独”了。然后团中央环球时报就发起了一次次的网络暴力,“枪口”对准敢于发言的歌手演员等,从何韵诗、黄耀明、杜汶泽等到后来的卢凯彤以及张敬轩。

最近几年的很多香港电影都以97为背景,开头都会回顾一下交接仪式,我在想,是不是电影人也想利用电影提醒北京他们当初的承诺?

“铜锣湾事件”就像一把刀,刺痛了港人的心,也割破了北京的假面。」

自我審查程度是令人驚訝地上升。

讀者 @9_9OOps

@凜夏:「原來一直羨慕香港的民主自由,可是大哥的兄控病越來越嚴重,香港的新聞自由面臨挑戰啊!」

@食鱼的猫:「最深刻的,是香港媒体的染红速度,从报纸到电台电视台,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媒体敢报道大陆负面新闻,这也很难怪,香港绝大多数媒体出资方,都或多或少存在红色基因。即使没有红色基因的,也出于市场、风险考虑,自动自觉地进行自我审查。」

@Leo0213:「经济渐渐成为大陆的一部分。」

@深海里一条孤独的鱼:「香港的明天只會越來越好,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香港的“獨特性”會慢慢彌散,很簡單,大陸的經濟發展讓雙方的差距縮小,而文化的吸引力要靠大眾流行文化傳播能力來支撐,或者視野再大一點,香港的命運可參考亞洲四小龍這幾年的發展趨勢。」

@小于一:「前阵在毛概课上看了97年回归的视频,移交主权那段。区别于《树大招风》最后那段,大陆人真的满满的是祖国统一的感情。像室友97年7月3日生,家里人都会叫她小号“回归”。这几天人民日报也在微博上发起投票,你心中的港乐港片代表。我的记忆其实多来自TVB诶,从小看到大。回归十年的时候,我知道有和央视合作的《岁月风云》,那段时间TVB和湖南卫视有合作,引进了很多剧,不夸张说完全是童年了。看到国教的事,我多年的经验是,恐怖的不是内容而是一种驯化的思维,好多人都变成教科书复读机。」

@Lynnelin:「第一次去香港,大概是十年前吧。当时我还是六年级或是初中生,不太记得了,跟团去金紫荆广场、浅水湾、海洋公园等等。

从船舱中出来,看到周围都是电视经常出现的繁体字,耳边听到的都是粤语,这第一印象竟然是一种熟悉的依恋感。

当时有一件小事,让我对香港特别有好感。某天晚上,爸妈、我妹和我在一家小士多排队买单,我和我妹用家乡话讨论着一些事情,前面一位婆婆和她的孙子似乎听到了,可能认为我们是来香港的游客,于是让我们先买单。我妈用粤语说谢谢,然后我听到那位婆婆的孙子惊喜地说,哇,他们会讲我们的话喔。

后来也在不同时间段去过香港,我感觉香港人其实还是很友好,很多方面依然领先大陆不少。虽然这几年有的香港人采取了一些不太理智的方式来强调民主和自治,甚至到了让我觉得有点可怕的程度,影响了香港在大陆人心中的形象,但是我相信香港会找到自己的定位,发展得越来越好。」

同為回歸城市,澳門人怎看回歸?

比香港晚兩年回歸的澳門,是評論香港社會時常用的參照對象。兩個同樣經歷殖民統治,並於上世紀末回歸中國的城市,在回歸後的社會軌跡卻有明顯差異。讀者 @三足乌 問道:「其实,我一直闹不懂,香港为什么一直闹腾,而同为回归的澳门却一直很安静。」

@陳奇諾:「澳门人比香港少很多,澳门产业单一自身竞争力及影响不大,澳门有23条立法,澳门立法会民主派人数过少,没有一票否决权,等等等等。」

@Nihility:「澳门都是赌场闹毛线事情啊。。。」

@主名之城:「@Nihility 作為澳門人可是很不同意這點,只能說澳門的公民社會發展一直都很欠缺,只是過去十多年的發展一下子蓋過去沒察覺,到了今天各種問題開始浮現時,才發現過去可以保障自己的方式,早就被拿走了。一部份是用市民自己的選票(立法會表決把舊經屋法的輪侯上樓方式改成抽籤),另一部份是沒有選擇的方式(政府把民生相關的舊市議會制度廢除,改由民政總處部門獨大),每一樣都是在一片掌聲中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你開始對這一切都有疑問和意見想發聲時,那些應該要代你發聲的媒體,應該要代表你權益的議員,全都成了同一伙。

沒事情不是真的沒事,只是沒浮上水面而已,打開澳門日報,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

Your Opinion 九七20年 香港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