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吳強:全球化的逆轉──當中國富商曹德旺遇上美國工會

中國首善曹德旺,在海外投資浪潮中遭遇美國工會杯葛,引發國內小報的冷嘲熱諷,讓人懷疑曹所代表的海外直接投資究竟意義何在。


中國首善曹德旺,在海外投資浪潮中遭遇美國工會杯葛。圖為2016年10月7日,該公司主席曹德旺(中)在俄亥俄州Moraine出席工廠開幕。 攝:Imagine China
中國首善曹德旺,在海外投資浪潮中遭遇美國工會杯葛。圖為2016年10月7日,該公司主席曹德旺(中)在俄亥俄州Moraine出席工廠開幕。 攝:Imagine China

福建商人最近有點麻煩。一個是京城著名地產商黃如論,他被逮捕的傳聞牽動了股市,連帶整個地產市場風雨飄搖。還有一個實業商人,也是中國首善,曹德旺,在海外投資浪潮中遭遇美國工會杯葛,引發國內小報的冷嘲熱諷,讓人懷疑曹所代表的海外直接投資究竟意義何在。

全球化下工會力量的下降

不過,隨着圍繞這樁公案更多背景的分析,真正的意義可能遠不止海外投資障礙這麼簡單。而是,從曹德旺的汽車玻璃個案,到特朗普(川普)的上台和反全球化姿態,再到習特海湖莊園會談,種種跡象都在顯示,全球化正在朝向2.0的轉型。

這場轉型,以特朗普極力倡導的增強美國製造業、吸引全球資本回流、美聯儲連續加息,以及歐盟剛剛通過針對中國鋼鐵製品的反傾銷案等為標誌,開始扭轉全球化1.0時代的一個基本特徵:資本和製造業從發達國家向不發達國家轉移,也就是新自由主義所強調的全球化的自由市場和分工體系。其副產品,是發達國家工會喪失了結構性談判優勢地位,勞工運動也因此陷入持續的低潮。如貝弗利.西爾弗(Beverly J.Silver)在《勞工的力量》一書中所哀嘆的,「全球化創造了一個惡性循環,即削弱了工人的談判力量又破壞了其結社力量」。

在全球近乎無限供給的勞動力和分工格局下,美國工會的力量不斷下降,在許多工人眼裏也失去了合法性,儘管勞工—公民的反全球化運動才因此從1999年西雅圖之後高漲、作為新時代的卡爾.波蘭尼(Karl Polanyi)意義上社會的自我保護。特朗普的上台,某種程度上如同十月革命一般竊取了這一反全球化運動的情緒,並利用種族議題成功動員了「鏽帶」的藍領白人工人群體。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吳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