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

從黑手改到豬蹄,反性騷擾廣告還是走不進廣州地鐵

「內容暴力」「不能出現人體部位」……一支反性騷擾的公益廣告,要進入廣州地鐵,為什麼這麼難?


張累累穿著粉色T恤、粉色紗裙、粉色拖鞋,舉著「誘惑非藉口,停止鹹豬手」的廣告牌,在廣州不同地方進行「行走反騷擾」。
張累累穿著粉色T恤、粉色紗裙、粉色拖鞋,舉著「誘惑非藉口,停止鹹豬手」的廣告牌,在廣州不同地方進行「行走反騷擾」。網上圖片

製作一個燈箱廣告竟花費了整整一年時間。

這本應是中國第一支反性騷擾地鐵廣告。按照發起人張累累的原計劃,她和她所在的廣州「F女權小組」在2016年3月組織眾籌,4月遞交廣告設計。5月或最遲6月,這支廣告就能與廣州地鐵客村站的乘客見面。原定的廣告標語是:「誘惑非藉口,停止鹹豬手」。

然而,在繳交了一萬餘元(人民幣,下同)押金和四個修改設計之後,這支廣告依然遲遲未能面世。她们收到的拒絕理由,包括「設計太暴力」、「內容可能引起公眾恐慌」,以及最新的「缺乏發布公益廣告的資質」。

中國現行法律並無針對性騷擾的明確定義,但相關事件依然屢見不鮮。2015年,《中國青年報》在針對1899人的小規模調查中發現,過半受訪者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遭受過不同程度的騷擾——不當的肢體接觸、言語羞辱、乃至偷拍行為時有發生。同年,《Vice中國》曝光了公交性騷擾人士聚集發布偷拍「戰利品」的百度貼吧和QQ群。但由於取證困難,關於防範性騷擾的討論並沒有進入主流視野。

除此之外,性騷擾受害者也往往要面臨來自私人與公共領域的指責與污名。2012年,上海地鐵二運甚至發布了一條官方微博,寫道「乘坐地鐵,穿成這樣,不被騷擾,才怪。」

「沒想到審查得這麼嚴」

反對和禁制騷擾的議題在公共交通空間隱匿不見,物化女性的一系列地鐵宣傳卻沸沸揚揚。

2016年初,淘寶天貓在多個城市投放了數個帶有刻板印象的地鐵廣告,其標語包括:「男人打拼是為了讓女人更好地血拼」,「會買東西比會賺鈔票,是對一個女人更好的表揚」,以及「媽媽是份美差」。同年,廣州地鐵官方發布一個旨在提醒人們請勿在電梯上奔跑的廣告,廣告詞是:「真正的公主,只會在旋轉樓梯上奔跑」。

廣告詞一旁,是一名身着公主裙的卡通女性,她的高跟鞋卡在了電梯上。

為了提升公眾對地鐵性騷擾的關注,「F女權小組」決定在2016年投放一次地鐵廣告——該活動的靈感,來自北京女權小組 BCome 在北京東直門地鐵站發布的反逼婚廣告。此廣告在2016年春節期間發布後,在年輕人中引發了廣泛討論。

儘管 BCome 在發布反逼婚廣告時也遭到了來自官方的審查,但只經過了一個修改版本就順利面世。在與 BCome 溝通過後,F女權小組決定放手一試。

「當時預料到會有審查,」張累累說道,「但沒想到審查得這麼嚴。」

活動的發起十分順利。2016年3月下旬,F女權小組的帖子在眾籌平台「靈析」上線,目標四萬——包括38888元的地鐵燈箱租賃費和眾籌禮物回贈費用。 不到兩個月,超過1200人蔘與了捐款,目標順利達到。

「希望一起創造性別平等和女性友好的環境,」一名捐款者興奮地寫道,「希望六月畢業離開廣州前能在地鐵站見到廣告!」

籌款順利進行的同時,廣告的第一版設計也順利出爐。當時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系就讀研究生的王達其經朋友介紹,主動擔綱。在美國留學多年的她表示,設計靈感主要來自紐約廣告。圖片裏,一隻塗着紅色指甲油的手抓住一隻黑手的手腕,表現女性阻止騷擾者的情形,周圍則環繞着一圈字幕,「住手!」,「住手!」,「住手!」。

「(被騷擾者)不是孤立無援的,」王達其表示,她想通過字幕來給予公眾反抗騷擾的勇氣。

廣告標語則列在一旁:「誘惑非藉口,停止鹹豬手。」

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第一版設計。
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第一版設計。圖片來源:F女權小組
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第二版設計。
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第二版設計。圖片來源:F女權小組
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第三版設計。
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第三版設計。圖片來源:F女權小組
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第四版設計。
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第四版設計。圖片來源:F女權小組

「我們繼續忍!」

有了資金與設計,燈箱廣告卻投放不進地鐵。

在大陸投放地鐵商業廣告的步驟大同小異。在廣州,廣告投放者要把設計交給廣告公司,支付三分之一的廣告費作為押金,並選擇好希望投放的地鐵站和時間;之後,廣告商將廣告交予工商部門進行審批;審批完成後,地鐵廣告將在每月25日對燈箱廣告進行更新。

F女權小組在廣州找到了今世廣告有限公司。根據客戶經理張力的經驗,廣告在提交之後,一般一個月左右能上架。

雖然2016年10月出台的《廣東省公益廣告促進和管理暫行辦法》提出,「鼓勵、支持、引導單位和個人…參與公益廣告宣傳」,「支持和鼓勵…社會公益團體積極參與公益廣告活動」,但廣東省全年的公益廣告宣傳重點,由各職能部門上報選題到一個專門工作聯席會議再確定。而且,廣告公司告訴女權小組,公益廣告的發行必須掛靠政府機構。所以,女權小組的設計必須以「商業廣告」形式提交——即必須明確宣傳某個機構或產品。

但這一障礙並非不可逾越: BCome 的反逼婚廣告就重點宣傳了其組織的「反逼婚熱線」,將公益資訊以宣傳熱線電話地方式迂迴地傳遞出來。借鑑了北京的經驗,F女權小組也在廣告中重點提到了自己的「反性騷擾熱線」。

可2016年4月提交設計後,審批結果杳無音信。等待數週後,廣州市工商局經過廣告公司提出,該廣告內容暴力,或引起公眾恐慌。

比女權小組回應更積極的,反倒是廣告公司。在未經張累累等組織者同意的情況下,廣告公司修改製作了第二版廣告,把黑手換成了拳頭,再把標語大動刀斧,改成了「誘惑非藉口,請安全出行。」

於是第二版設計變成了不温不火的安全出行小貼士——再加上有些不知所謂的插圖。

「根本看不出這是反性騷擾廣告了,」張累累表示,儘管感謝廣告公司的努力,女權小組並不接受修改版——且他們很快就發現,即便是廣告公司,也未必能摸清工商局的審查套路。因為不久之後,廣告公司的潔版也遭到了拒絕。

女權小組第三次提交的設計,為求保險,一次過提供了好幾個版本。這些版本都經過了不同程度的自我審查——把騷擾者灰色的手改成了肉色;把標語改成了「制止性騷擾,安全靠大家」;另一個妥協後的標語,則是「遇到性騷擾,大聲說出來」。

每次修改都要經過反覆溝通與確認,再加上漫長的等待,第三次上交設計已是2016年秋天。而官方通過廣告公司給出的新答覆是,「廣告不能出現人體部位。」所有的黑手灰拳頭,都被一票否決。

「我們繼續忍!」張累累在女權小組的公號中寫道,「作為讓步,我們的設計拋棄了拳頭和身體部位 。」

2017年5月1日,張累累宣布,將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裏,聯合性別平等倡導公益機構「新媒體女性」,發起徵集百人隨身攜帶反性騷擾廣告牌的活動。
2017年5月1日,張累累宣布,將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裏,聯合性別平等倡導公益機構「新媒體女性」,發起徵集百人隨身攜帶反性騷擾廣告牌的活動。網上圖片

「黃貓制止粉豬蹄」

提交第四版廣告已是2017年1月——據傳年初的審查會比較寬鬆。彼時原版海報的設計師已從哥倫比亞大學畢業,回到了國內任教藝術。在於女權小組協商之後,最新版的設計,徹底推到了之前所有的版本,變成了一幅卡通畫:

在擁擠的地鐵車廂裏,一隻貓伸出爪子,阻止一隻豬蹄。貓大聲說,「No!」,而旁觀的一頭牛則鼻孔大張,露出了生氣的表情。

畫中的動物都看不出性別,而理論上,卡通畫裏也沒有出現任何「人體部位」。儘管標語仍保留了最初的版本,但光看圖像本身,已與最初的設計語言相去甚遠。

在漫長的等待之後,廣州市工商局給出了最新的答覆:廣告設計已經過關,但此廣告必須要掛靠政府機構才能發布。

諷刺的是,這種處理事實上將廣告定性成「公益廣告」,F女權小組試圖聯繫廣州市文化局和相關婦女團體,但並沒有機構願意為廣告背書。

「當地鐵中充斥着的各種物化女性的廣告時,」張累累十分困惑,「為什麼想要刊登一個反映性騷擾這麼嚴重的問題、可以讓女性更安全地出行的廣告會這麼困難?」

廣告公司也決定放棄佣金。他們建議張累累聯繫公交廣告或電視廣告——也許那邊的審查會寬鬆一些。或者換個城市,深圳地鐵也許有不同的審查員,可以網開一面。

大部分的募款者,在經歷了一年的翹首等待後,依然未能目睹中國第一支反性騷擾地鐵廣告的誕生。但許多人對此表示理解。

「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驚訝或特別憤怒的地方,」Lilith Li,一名24歲的捐款者表示,「(相關行動)又不是第一次被阻止。」

「就是無力感更多了。」她說。

但張累累不願就這樣對「無力感」投降。2017年5月1日,張累累宣布,將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裏,聯合性別平等倡導公益機構「新媒體女性」,發起徵集百人隨身攜帶反性騷擾廣告牌的活動,而她本人會每天帶著那個「黃貓制止粉豬蹄」的反性騷擾廣告牌出門,做行走的人肉廣告板,並將每天的經歷用圖文方式在自己的微博號上公布。

一頭亮粉色短髮的張累累,穿著粉色T恤、粉色紗裙、粉色拖鞋,舉著「誘惑非藉口,停止鹹豬手」的廣告牌,在廣州地標「小蠻腰」、珠江邊、大馬路上「行走反騷擾」。當然,還有廣州地鐵。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