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來了

黎蝸藤:特朗普「子女派」崛起,中美峰會吹暖風

習近平訪美背後,說不定最關鍵的因素還是美國政壇內鬥之故。


2017年4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 一起散步。
2017年4月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 一起散步。攝:Alex Brandon/AP

4月6至7日,中國主席習近平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的海湖莊園(Mar-a-Lago)與特朗普會面。這是特朗普上台以來,中美兩國領袖的第一次會晤,本來應該是世界矚目。可是,從一開始,會面就透出種種不尋常之處。

首先,按照以前的做法,中美之間領袖的見面不會這麼早。美國新總統1月就任上台,通常至少過半年才會與中國領袖會面。小布殊(小布希)上任當年(2001)10月才訪問中國;奧巴馬(歐巴馬)上任當年(2009)11月才訪問中國。這次會晤安排在4月,距離特朗普上任不足100天,非常罕見。

其次,會面遲遲沒有正式公布,更是罕見。最早在3月中,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華之前,已經傳出了特習兩人會在4月初會面的消息,甚至時間都完全準確,但中美雙方對此一直閉口不談。以往中美領袖這樣等級的會面,至少在好幾個星期之前,甚至幾個月之前就已經公布。而這次最後公布兩人會面的時間,只比實際會面時間提早一個星期左右。

兩國有關的協商當然一直在進行,之所以遲遲不能確定,原因只可能有兩個:一是雙方有基本大事沒有談攏,二是有反對勢力阻攔。

再者,訪問非常倉促。習近平只在美國逗留24小時,可謂匆匆而過。而以往雙方互相訪問都持續數天。這難免給人一種習近平專程往美國的印象,有人形容為赴「鴻門宴」。為了免這種印象,習近平在赴美國前,還專門先訪問芬蘭,停留在芬蘭的時間比美國還要長。

最後,會談之後,幾乎沒有發放任何有用的信息。星期四晚上是晚宴加預熱,星期五正式會面,按照以前慣例,會後本來應該有新聞發布會之類的活動,但最後只是簡單地對媒體發言。習近平對媒體表示,兩國代表團商討了一些重要話題,並且建立起了良好的友誼以及工作關係;相信中美兩國能夠進一步發展雙邊關係;致力於和平與穩定是中美兩國的歷史性責任。而特朗普則說:雙方取得「巨大進展」(tremendous progress)。新華社發的通稿只有寥寥數行:兩國元首就中美雙邊重要領域務實合作和共同關心的國際及地區問題廣泛深入交換意見。通常這種說法,指的是雙方在很多問題上意見都不一樣,在具體問題上,沒有達成什麼共識。最新放出的較爲詳細的王毅介紹會晤情況,在貿易、台灣、南海等問題上,都只有中方的表述,同樣説明沒有達成共識。與其說,就是「巨大進展」,還不如說這只是尚未有實質內容的空話。

雙方唯一表示出的是口頭上的善意。第一,習近平邀請特朗普訪問中國,這當然是「來而不往非禮也」的慣例,沒有反而不正常。第二,雙方同意在貿易上展開「百日會談」,解決雙方貿易的問題,這只代表艱巨的談判還在後頭,中美終於開始正式交手而已。至於雙方都關心的安全問題,也沒有實質的進展,特朗普表示要求了中國對北韓施壓,中國卻不置可否。中國關心的「一個中國」問題的表述,也沒有結果。

因此,從種種方面看,這次會面,最多只能算是一次象徵性意義遠超實際意義的會面,連一些原則性的諒解都沒有。兩者之間的差距,還大於預期。但從此次會面的前後事件看,中美之間的關係其實正向好的方向發展。

建制派上位,中美關係回暖

這次中美會談前,美國政壇出現巨變。資深顧問班農(Steve Bannon)被踢出國家安全委員會,而早前被踢出委員會的情報總監以及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又被請回來成為委員會的固定成員。這個變化非常突然。

特朗普的政策核心團隊有兩組:一組是子女,特別是女兒伊凡卡(Ivanka)與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一組是「四大金剛」:司法部長賽森斯(Jeff Sessions)、高級顧問班農、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ke Flynn)和經濟顧問内瓦羅(Peter Navarro)。在這核心團隊外圍的是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與一眾其他內閣成員,以及沒有決策權力的白宮幕僚長普利巴斯與高級顧問康威。伊凡卡與庫什納的思想不像特朗普這麽「另類」,還是建制派居多,甚至有點自由派的影子。伊凡卡在氣候問題以及婦女問題上的態度,都得到自由派的喝彩。賽森斯是傳統共和黨右派。而四大金剛中的後三個,在政壇或者各自圈子都是另類人物。特朗普的另類,很大程度就是這三大金剛搞出來的。

「子女派」與「另類派」矛盾不小。據報,班農與庫什納之間的爭鬥,已經進行了好幾個星期了。班農私下叫女婿是「cuck」,一個另類右派專用的詞語,即「想強姦他們(另類右派)的人」,又說他是「全球主義者」(globalist)。經過一段時間的權力鬥爭,現在另類三大金剛,都不同程度被挫敗。弗林因為撒謊被炒,現在差不多身敗名裂。内瓦羅長期被投閒置散,至今不知道做了什麽,其倡導的對中貿易戰也遲遲沒有開展。思想導師班農被踢出國安會,是令人震驚、全無預兆的挫敗。內瓦羅與班農都以反中出名。他們的勢力下滑,很可能正是中美關係回暖的重要原因。

其實從弗林被炒開始,建制派的力量就在回潮。在外交上尤為明顯。蒂勒森的建議促成了特朗普與習近平的電話。特朗普委派庫什納掌管以色列的談判,又派他去伊拉克,在外交上作用非常吃重。而最受寵信的伊凡卡日前在白宮開了一間辦公室,正式入駐白宮,更標誌着家庭成員派的勝利。

庫什納與伊凡卡都是親中派,都與中國關係密切。伊凡卡在春節時訪問中國大使館,其女兒 Arabella 學習中文,唱中文兒歌,在中國大受歡迎。兒子玩的積木上都寫中文字。這次習近平訪美,Arabella 還在習近平與彭麗媛面前用中文表演。而庫什納一直與中國官方背景的安邦國際有生意商談。他也負責與中國接觸,這次習近平訪美也是他一手促成。習近平訪美遲遲不能落實,說不定最關鍵的因素還是這種美國政壇內鬥之故。

看來在對中政策上,親中的庫什納夫婦已經取代反中的班農等人,成為政策的決策者。而漸有淪為辦事機構的國務院,本來就持傳統的對華路線,更樂於與中國展開傳統的談判。因此,美國的對中政策,有望回復到以前的路線。

北韓問題,要中國下決心

隨着內瓦羅的投閒置散,他鼓吹的對中國征收45%關稅沒有下文。而且總統在關稅方面權力有限,必須由國會立法。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接下來要力推的稅制大改革,把企業稅減到20%,同時劃一地征收20%邊境調節稅。但目前看來,爭議與阻力不小,能否在8月通過,還是未知之數,而且還要對付其他國家很可能發起的 WTO 訴訟。如果伊凡卡與庫什納進一步上位,那麼甚至特朗普原先鼓吹的反全球化是否能繼續,都很難說。

相對貿易問題,東亞的安全問題更為迫切。特朗普上任以來,在國際事務上,俄羅斯、中東與東亞三大戰略戰場,特朗普都沒有什麼進展。唯一有點成績的是在東亞穩固了與盟國的關係。但是與中國關係遲遲未能定調,與中國是對抗還是和解,一天不定下來,東亞局勢還相當迷茫。即便中美之間存在問題,這些問題也需要開始正常接觸才能解決。

中美之間的安全問題有四個:北韓核爆與南韓部署薩德、日本釣魚島、台灣、南海。但東亞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北韓問題。特朗普必須應對北韓金正恩的挑釁,雖然金正恩對美國威脅說實在不那麼大,但對韓國與日本威脅甚大。而北韓問題又繞不開中國。

從中國方面看,在南海取得進展,但在朝鮮半島問題上卻進退失據。美韓部署薩德,對中國來說如芒在背;中國還想盡最後努力阻止部署。但如果金正恩問題不解決,對南韓施壓阻止部署薩德,於情於理於法都不合。

因此,有理由相信,這次特習會涉及的主要安全問題是朝鮮半島。中美之間是否就解決金正恩達成協議。特朗普事前揚言,如果中國不解決北韓問題,美國就着手解決。特朗普在與習近平吃晚飯之前,決定用導彈攻擊敘利亞的軍事基地,表現出與奧巴馬不一樣的強硬。這明顯是給習近平施壓。很可能美國表示已經準備了攻擊北韓的方案,特別是精準砍頭金正恩的預案。儘管會後發放的信息很有限,但可以相信雙方在這個問題上進行過嚴肅激烈的交鋒,而不只是場面話。

北韓問題是典型的多方糾纏的陷阱,中國也深受其害。其實要北韓放棄核武器,如果金正恩還在台上,就沒有什麽好辦法。但金正恩除掉之後,誰當政,如何善後,美國是否願意讓中國保持在北韓的影響力?這些還要中國費煞思量,很難下決定。

在特朗普攻擊敘利亞後,現在北韓六方中一向最不低調的俄羅斯反而可能成為北韓問題的搞局者。俄羅斯在北韓問題上一向站在中國背後。但現在,如果俄羅斯跑出來力撐金正恩,中國是否會拋棄金正恩,更不好說了。這反而給北韓問題增加複雜度,特朗普事先未必考慮過這個問題。

至於兩岸關心的「一個中國」問題,相信在會議中沒有詳細討論。但如果親中派真的全面上台,那麼台灣問題又會回到原先的軌道上去。結果如何不難預料。

特朗普上任至今,未有表現出任何以前誇耀的「談判能力」,對多項政策,不但完全不懂,還沒有興趣搞懂,各種事務都一片亂象。國内事務上,倉卒推出的入境禁令,令入境一片混亂,怨聲載道,禁令隨即被法官暫停。在共和黨控制的國會中,居然被迫撤回奧巴馬醫改廢黜案,足見其談判力低下:對反對的共和黨「自由黨團」,除了威脅讓他們無法贏得下一次選舉之外,別無他方;對民主黨,甚至連談判拉攏一些人過來的欲望也沒有。

因此,這次中美峰會雖然重要,但勢頭在中國一方。如果特朗普既不更改其路線,又不加強其執政能力,美國將難以保持其優勢。這樣看來,如果伊凡卡與庫什納能上位,「反正」美國路線,倒是諷刺地證明「裙帶關係」有時也是好事。

(黎蝸藤,旅美歷史學者,哲學博士,近年專注東海與南海史、國際法與東亞國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