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Game ON Game ON

沒有電的時候,歐洲人在玩什麼?

這是一款在全球賣出超過一億套的遊戲。在26個國家和地區,人們用17種不同的語言苦思冥想,只為比對手早一步填滿自己的「小蛋糕」。


讓我們做個遊戲。

首先,深呼一口氣,把雜念趕出大腦。閉上眼睛,集中注意力,想像你站在舞台中央,一束燈光打在你身上。滴答的計時聲響起,請快速回答:

「奧運五環標誌中間的那一環是什麼顏色?」

「哪個荷里活明星擁有飛行執照、開波音飛機,還把飛機停在家門口?」

「生活在撒哈拉沙漠中東部的埃塞俄比亞遊牧民族叫什麼?」

歐洲人的斷電生活

我們生活在一個電子時代。每天從睜眼開始就被手機控制,看書用 Kindle,娛樂靠形形色色的電子設備解決。在一個打電腦遊戲到眼花的晚上,我決定思索一下這個問題:沒有電的時候,我們可以玩什麼?

在我的學生時代,答案是棋牌類遊戲。2010年前後,隨着《三國殺》的火爆,「不插電」的「桌上游戲」(Board Game)在中國流行,大量新遊戲被製作和引進,桌遊吧開遍大街小巷。

而在我生活的歐洲德語區,桌上游戲已經流行了好幾十年,是當地人的固定娛樂項目。要知道,國際三大桌遊展會,兩個都在德國(紐倫堡國際玩具展和埃森桌遊展)。

說閒適也好,過於懶散而不緊跟時代腳步也罷,普通歐洲人的生活的確沒那麼「觸電」。即使在巴黎這樣的大城市,路邊咖啡廳的客人也多在看書看風景,並不常見低頭的手機族。歐洲人晚餐期間不怎麼看電視,一家人要聊天、交換當日見聞。閤家相聚的週末或是朋友日常聚會,他們常會選擇「斷電」的桌遊。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就是歐洲「桌遊派對」上的常見選擇,答題遊戲鼻祖 Trivial Pursuit,文首我那三個問題都出自這個遊戲。

五顏六色的蛋糕

答題闖關類遊戲總是不過時的經典。這種遊戲一般將各種涉及資訊、常識、知識的問題分門別類製成題庫,然後以競賽、對抗等形式表達出來。在廣播仍是重要娛樂媒介的年代,就有打熱線電話有獎競猜的活動;到電視一統天下,各國都有答題闖關贏大獎類的「誰想成為百萬富翁」。

1979年12月15日,加拿大魁北克的寒冷冬夜,兩個年輕人 Chris Haney 和 Scott Abbott 百無聊賴,決定玩拼字遊戲消磨時間。不巧手邊那盒拼字遊戲偏偏缺了一塊,兩人頭腦一熱便決定自己發明一個可以邊喝啤酒邊玩的遊戲,Trivial Pursuit 就這樣在蒙特利爾(Montreal,台譯蒙特婁)湖畔誕生了。

到2010年 Chris 離世,這套遊戲已經在全球賣出了超過一億套。在26個國家和地區,人們使用17種不同的語言苦思冥想,只為能比對手早一步填滿自己的「小蛋糕」。我想,在36年前的那個冬夜,Chris 和 Scott 肯定不會想到這個遊戲將成為入主「遊戲名人堂」的一代經典。

Trivial Pursuit 包括一個棋盤,一枚骰子和一套問題卡片。棋盤以六種不同顏色的格子標記。每種顏色代表一種類型的問題,藍色代表地理,粉色代表娛樂,黃色代表歷史,紫色代表藝術與文學,橙色代表體育與休閒。

桌上遊戲 Trivial Pursuit。
桌上遊戲 Trivial Pursuit。圖片來自 Flickr 用戶 ainerua

遊戲者通過擲骰子決定移動格數,每次移動後都要回答顏色所對應的問題。答對可以得到一塊這個顏色的「小蛋糕」,集齊六種顏色的蛋糕並率先到達終點的即為贏家。

現在問題來了,只有回答正確,你才能繼續閲讀哦:

「對於一個規則、設計都極為簡單的棋盤遊戲來說,Trivial Pursuit 是怎樣保持生命力,持續刺激消費者購買的呢?」

答案是,建立一個不停更新、擴充、本土化的題庫。

誰和尼克遜一起跪下來祈禱?

Trivial Pursuit 將這點做到極致。它擁有極為龐大、始終保持生長的題庫。以德語區為例,自從1986年遊戲被引入後,當地遊戲問題設計師 Willi Andresen 已經創作了超過15萬道問答。在前資訊時代,它通過不停發行問題卡片擴充包和更新遊戲版本實現題庫更新;資訊時代的到來使一切更為簡便,新版遊戲採用電子終端代替傳統問題卡片,玩家可以隨時上網購買下載最新問題。同時,Trivial Pursuit 也發展出電視節目版、遊戲廳街機版、家用電腦版、各種家用遊戲機終端版……2014年,手機版 Trivia Crack 在 App Store 上線。在德語區,這款遊戲每一年半就會更新一次。

德文版遊戲題目卡。
德文版遊戲題目卡。網頁截圖

一道道問題將歷史、人物、常識、資訊打成碎片,再通過一次次擲骰子被提取出來,在玩家的苦思冥想中慢慢還原時代的樣貌。

以尼克遜(Richard Nixon)這個人物為例。北美 Trivial Pursuit 基本版歷史類的500道問題中有20道都和他有關:水門事件後,哪位非洲領導人祝福尼克遜早日擺脱醜聞的困擾?誰為尼克遜在佛羅里達提供了避難所?羅斯福和尼克遜的遊艇擁有同一個名字,它是什麼?水門事件後,誰服刑時間最長?醜聞曝出後,誰和尼克遜一起跪下來祈禱?列根(Ronald Reagan)當選總統時,尼克遜人在哪裏?

如果你認真看完上面那些例子,這是你的獎勵:伊迪·阿敏;彼比·雷博佐(編註:被傳為尼克遜同性伴侶);紅杉號(the Sequoia);高登·李迪(編註:中情局探員,在水門事件中發揮重要作用);亨利·基辛格和密蘇里州上空三萬英呎處。

所以儘管出鏡率超高,尼克遜可能並不會喜歡 Trivial Pursuit 用資訊碎片為自己拼出的時代形象,可是另一位總統就不同了。列根本人就是這個遊戲的忠實粉絲。有傳言說,他在出差途中也會帶着它,還在「空軍一號」上和隨行殺過一局。號稱那一盤遊戲中他很愉快地回答了一道以自己為答案的問題,很可能就是這個:

「誰說出了以下名言:『醫生們,我希望你們都是共和黨人』?」

總統先生不知道的是,這個遊戲最早在加拿大發行的原始版中,關於他的問題還有「嫁給里根時,蘭茜·列根已經懷胎幾月了?」

Trivial Pursuit 打了一個擦邊球。用測驗式的提問來考察獲取門檻比專業知識低的資訊類知識,讓遊戲參與者獲得成就感。就算是答錯,進行遊戲本身也會有一種「我在學習」的感覺,無形中提高了參與者的自我評價。可能有人痛恨學校的考試制度,但也不得不承認,連續幾次回答正確,眼看就要集齊六種顏色衝擊終點的感覺還是有點爽的。

那麼,又一個問題出現了:

「我們到底能不能通過玩 Trivial Pursuit 學到些什麼呢?」

不插電的蜜糖

在遊戲過程中,當問題被念出來時,玩家可能會產生各種反應。這個遊戲的問題涉獵範圍極廣,從常識性知識「哪種水果影響了現代物理學的發展?」(好的,牛頓先生有個大名鼎鼎的蘋果),到一些只能算是無關緊要的資訊「摩西·達揚(Moshe Dayan)哪隻眼睛是瞎的」(這還不如直接問達揚是誰,反正出生在21世紀的玩家們很可能都不認識他),還會有很多匪夷所思的點,比如「米芝蓮(Michelin)輪胎人的胳膊上有多少道環」(4個……我不會告訴你因為這道題輸掉一盤遊戲的我將答案深深印在心裏,可是我為什麼要知道這個?)

遊戲很快推出 ipad 版本。
遊戲很快推出 ipad 版本。網頁圖片

這種遊戲形式很像資訊爆炸時代越來越碎片化的大眾閲讀,二者的內容都具有同樣的特點:內容流行易懂、門類繁多混雜、質素良莠不齊。

在今天這個快速消費的社會,快速產品有屬於它的社會功能。而 Trivial Pursuit 自誕生之日就一直在努力滿足人們休閒和娛樂需要,它無疑是一顆足夠甜美的糖果,因而也就成了「不觸電」的歐洲人派對遊戲的熱門選擇。

對了,開頭那三道題的答案是:黑色;尊·特拉華達(John Travolta);圖布族。

你答對了嗎?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