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時政府」的第24次黑客松:挖坑和跳坑的派對

全球資料開放日,讓黑客松遇上g0v,是一件很酷的事。

g0v零時政府過去多次舉行黑客松,以提倡資料開放、政府透明。
g0v零時政府過去多次舉行黑客松,以提倡資料開放、政府透明。g0v.tw 台灣零時政府視頻截圖

3月4日是第七屆全球開放資料日 (Open Data Day)。長期提倡資料開放、政府透明公開的 g0v 零時政府,在中央研究院辦了場以開放資料為名的黑客松:一個由資訊工程師、設計師和各專業工作者攜手打造的派對。雖名為黑客松,但這場派對,歡迎任何領域的工作者加入。

自2012年底的「第零次動員戡亂黑客松」以來,這已經是 g0v 的第二十四個定期黑客松。

每雙月定期舉辦一次,規模常達百人以上,暱稱為「大松」的 g0v 黑客松,已是不少台灣社群公認的公開資訊對話平台。參與者眾多,除了嫻熟程式操作的資訊人,也包括政府專員、NGO、律師、學者,以及各領域專家。各路英雄好漢,從政府到民間,他們都期待黑客松的魔法:不同背景和專業知識在此撞擊、溝通對話,進而實踐。

本屆黑客松主題為開放資料,這也是 g0v 第三次響應世界開放資料日。不同於以往的發散主軸,今年開放資料日早從去年十月便在線上準備,具體提出四大訴求:開放研究資料、公共金流追蹤、開放環境資料、開放人權資料,並鼓勵各國社群在3月4日公開響應,運用開放資料力量改變社會。

在全球開放資料日的早晨,中央研究院塞滿了年輕面孔,準備提案。 g0v 主持人瞿筱葳在台上問道,有多少人是第一次來?近一半的人舉手。「通常新手都會早點來。老鳥都知道,等食物來了再過來就好。」瞿筱葳說,不少緊張的黑客松新手們笑出聲來。

提案在 g0v 的術語中,叫做「挖坑」。不同背景的人,帶著不同的願望來。「我是消防員,想做一個預防登山迷路的 App。」或者「我代表台北市青委會,我們想做個網站,重新審視台北市的公有閒置土地建物。徵求對圖資熟悉的人。」

坑挖了,就得有人跳。提案人叫坑主,參與者有能力、願意幫忙,就叫跳坑。而 g0v 的大松,就是一個推大家「挖坑、跳坑」的平台。瞿筱葳在台上秀出黑客松的一日流程表,上頭除了提案人短講、成果發表時程,剩下就是斗大的「早午餐、炸雞披薩、下午茶」時間。

王寶萱:台北市公有非公用建物土地資料地圖展示

現任職於台北市政府的的王寶萱,帶了台北市青年委員會「挖了個坑」。

「台北市的公部門有非常多閒置的空間。這些空間到了另一個單位或民間手裏,或許能發揮非常大的價值。」王寶萱說。但公部門土地問題一向複雜,若要整合既有資訊,就得先把土地圖檔資料全找出來,標記出屬性、位置,才能談如何活化這些空間。

他們的目標是,建立台北市公有房地「跨局處整合查詢平台」,並對外開放,供所有人查詢。

困難度不小。目前公部門土地資料分「土地」、「建物」兩種。土地的資料全在財政局,剩下的資料則散落在其他部門。青委會在去年底得到柯文哲支持後,乘上了台北市資料開放的順風車,開始了搜集土地圖資、和公部門協調的任務。除忙於繁瑣的行政流程外,青委會還找上了「天龍特公地」的資訊團隊。

「天龍特公地」來自於2014年 g0v 的大型專案之一,「公有地大行動」。當時公有土地私有化議題火熱,「公有地大行動」得到了一份載有台北市區全部公有可建築空地的資料。透過工程師協助,確認資料來源後,「公有地大行動」將火線上的公有土地資料匯整,以網頁形式公開呈現。「天龍特公地」,即為他們的行動代號。

「這跟我們想做的事的很像。我們不懂技術面,找了天龍特公地的成員,才一路開會、牽線牽到今天的大松,」青委會一員 Nat Lin 說。

歷經兩個月,查了財產清冊、開了各式協調會議,青委會在資料開放日,終於向財委會調出了台北市土地圖資,交給工程師處理。

Ronny Wang(王向榮)是一名資訊工程師,過去曾處理過多項大型資料專案,對資料挖掘與呈現十分在行。他與劉哲瑋(天龍特公地的工程師之一),以及青委會的年輕成員,在王寶萱提案過後沒多久一拍即合,迅速組成了堅強團隊。在現場,工程師們和青委會成員各佔了張長桌,定時開會交代雙方進度。一夥人討論網站文案、圖資屬性,另一夥人則討論建物輪廓辨識、資料庫建構和開放網頁平台。

數個鐘頭後,工程師們利用了「天龍特公地」的網站架構,跑出了「市有閒置空間整合查詢平台」的網站模組。「還差資料庫,等圖資匯進來就能當 demo 呈現了。」劉哲瑋說。另方面,青委會成員則討論出網站受眾、需求,以及需要的圖資屬性(國土規劃地理資訊)。青委會成員表示,之後財政局會逐項清點所有閒置土地建物,將請他們補充上必要的圖資屬性,比如建物樓層、有無無障礙坡道等,完善資料庫內容。

稍晚的大松成果發表會上,王寶萱秀出網站和標語:目前台北市還有_塊土地、_建物、價值上看_億元的土地,通通閒置。

「台北市政府,你知道你正在浪費多少納稅人的資產嗎?」王寶萱說。

王寶萱指台北市的公部門有非常多閒置的空間,這些空間到了另一個單位或民間手裏,或許能發揮非常大的價值。
王寶萱指台北市的公部門有非常多閒置的空間,這些空間到了另一個單位或民間手裏,或許能發揮非常大的價值。網上圖片

蕭景燈:政府在資料公開扮演的角色

下午,蕭景燈準備登台短講,主持人特別感謝第零次黑客松時,蕭景燈找到了能沿用至今的場地。身為 g0v 的幕後推手,他是台中新成立的「數位治理局」局長,也是台中市政府的資訊長,負責大台中地區資訊整體規劃與推動。瞿筱葳形容,他是資料開放的 key person ,這次到場著實「了不起,負責」。

「我希望台中能成為一個 Hackable 的城市。」蕭景登表示,日後的台中能是一個介面,對資訊有需要、和資訊發生關連的人,都能在上面合作。「政府不會大有為,因為資源有限,科技又日新月異。但會盡力把資源開放。」

對於日後的公開資料理想,蕭景燈認為,政府角色是「盡力打造公開透明的平台和資料開放保存」,供民間力量自由活用,將效益最大化。他強調,增強民間和政府的連結、落實公私協力,才是政府日後開放資料的方向。

國際公共參與論壇(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public participation, IPA2)曾指出,在當代公共參與上,政府和人民之間的互動分五種層次,分別是(政府)單方面告知、(人民)單方面建議、雙方參與、雙方協作,到多方協作。蕭景燈提及,台灣目前的目標,仍是達成雙方參與。「而資訊的開放,就是公共參與向前推進的最大力量。」

g0v 初始成員高嘉良觀察,這幾年資料開放的聲音從政府內部萌芽,但仍須更高層級政策支持,「到底哪些資料要開放?法規問題怎麼解決?這些都還很模糊。」瞿筱葳則說,柯文哲一開始架了資料開放的方針,但這隸屬資訊局業務,「若沒有寶萱這樣帶著『市長意志』的執行者,資料開放很容易淪為一般業務。或許市長有資料開放的精神,但若缺少專門的人,去和握有資料的中間官員溝通,很難達到開放資料的效果。」

「過去有好幾次,對方都說我們該開的資料已經開了,剩下是法規層面要解決的。從喊出資料開放,到民間團體真正拿到有效資料,中間有太多曲折離奇的過程,包括法規、授權、格式問題。資料開放,還有長路要走。」瞿筱葳說。

g0v:不只是個揪松平台

為了鼓勵黑客松的專案能繼續推動, g0v 在去年底推出「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徵選,推出超過三百萬元的獎金,聚焦在七大不同主題:惜食、新媒體、開放資料、公共政策、開放政府、社會參與及 g0v 基礎建設。近日結果出爐,其中致力於終結謠言的「真的假的 LINE bot」,也是今日黑客松參加團隊之一。

同樣獲得獎助金的,還有「middle2 開放 PaaS 平台」。此次青委會提案,工程師 Ronny Wang 即是以這個全新 PaaS 平台「填坑」——將網站開發管理過程化繁為簡,使「跨局處整合查詢平台」網站範例快速呈現。

「我們希望專案討論不僅限在大松,而是更頻繁的、私底下約出來討論。」瞿筱葳說,獎助金是一個更大的推力,鼓勵願意投入的朋友們,拿到一桶小小的金,辦自己小小的松。

「很希望參與者都能認同,這是屬於自己的成就、做這件事情是開心的。這是純粹的貢獻,而不是為誰辦事。我們會期待所有來參加黑客松的成員,都能做到屬於自己的貢獻,一點點也好。這就是開放協作最基本的精神。」

會後訪問高嘉良,這場黑客松的核心是什麼?他反問我「有認識不同背景的朋友嗎?有吃到好吃的甜點嗎?」我笑著說有。他淡淡的說,這就是核心了。

請按右上角選在「在 Safari」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