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朴槿惠

朴槿惠遭彈劾時,我見證南韓街頭的分裂與混亂

南韓歷史上首位女總統,也成為南韓史上首位遭彈劾的總統。彈劾是分裂的終結,還是分裂的強力催化劑?


首爾地鐵三號線,坐在關愛座的幾名女性討論著待會兒要從哪個地鐵口出去。她們是朴槿惠的「粉絲團」,每個人手中都握著一面太極旗,這是親朴陣營的標誌。

列車駛入安國站,車廂大約一半乘客都下了地鐵,手持太極旗的老人們匆匆走向五號出口,而大多年輕人則向著一號出口走去。兩個出口外,分別是「親朴」和「倒朴」的集會。警方在首爾市區部署了兩萬一千名警力,而從昨晚開始,安國地鐵站便有大量警力駐守,憲法裁判所周邊則實行交通管制,地鐵是唯一能到達此處的交通工具。

「倒朴」集會前方的大屏幕上,正準備轉播彈劾案的宣判,遠處傳來「親朴」集會播放的軍歌。

「怎麼辦,我緊張到呼吸困難」,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女孩對身邊的人說。她手中舉著一面紅底白字的牌子,寫著「彈劾朴槿惠」。從早上九點開始,她就守在這大屏幕前,「緊張到從兩天前開始就失眠了」。從去年10月29日首次舉行的「倒朴燭光集會」開始,每週六晚她都準時來到光化門廣場,「如果彈劾案不通過,我可能會衝進憲法裁判所」,她看起來並不像在開玩笑。  

當地時間11點20分左右,隨著憲法裁判所代理所長李正美宣布彈劾案通過,「倒朴」陣營變成了慶祝會場,氣氛如同嘉年華,敲鑼打鼓、載歌載舞,現場爆發出掌聲跟歡呼。  

「我們贏了!」

「這是民眾的勝利,是民主的勝利!」

人們互相擁抱,還有人哭了起來。特意從臨近首爾的城南市趕來的金先生,聽到結果時也紅了眼眶。他戴著一頂黑色毛線帽,帽子上印著「即刻下台」四個字,這是他前段時間在「燭光集會」時領到的。為了參加「燭光集會」,他每週六下午都要「上京(編者註:來首爾)」,「我只缺席了一次集會」,他說道。金先生已年過半百,帽子下面露出的白色鬢角,讓他在這群年輕人中顯得很特別。  

「我有預想到朴槿惠會被彈劾,但沒想到八名法官一致通過,我很激動」,他的聲音微微顫抖,「這是一個好結果,但對於大韓民國來講,這只是一個開始」。  

集會的人群經過光化門,向青瓦台行進。一路上播著為燭光集會創作的幾首歌謠,金先生邊走邊跟著唱,對於常常參加「燭光集會」的他來講,這些從不會在電視上播出的歌,變成了最耳熟能詳的旋律。他不時舉起手中寫著「彈劾朴槿惠」的牌子,跟路邊的人打招呼,「現在才像是真正的春天」,他笑著說。

2017年3月10日,在憲法法院外,朴槿惠彈劾案的集會場面。
2017年3月10日,在憲法法院外,朴槿惠彈劾案的集會場面。攝:Lee Jin-man/AP

「親朴」太極旗集會現場則一片悲憤之聲。有人躺在地上痛哭,也有人仰天長嘆,不停地喊著「朴槿惠總統」。部分人向憲法裁判所突進,衝撞警戒線,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混亂中有兩名示威男子身亡,一名五十幾歲的示威者切腹,送醫救治。一些記者和警察也在太極旗集會現場遭親朴人士暴打。

太極旗集會以「愛朴會」即朴槿惠的粉絲團為主,被認為是盲目崇拜朴正熙、朴槿惠父女的「親朴」極右團體。前執政黨自由南韓黨(原新世界黨)中的親朴派國會議員也經常參與這些「反對彈劾」的保守派集會。雖然太極旗集會以中老年人為主,但一直以來都被認為比「倒朴」的燭光集會要更加激進。在彈劾案裁決的前幾天,太極旗集會的代表曾在網上公布李正美法官的家庭住址等個人信息,還曾說過要讓反對勢力「嚐嚐棍棒的味道」。

實際上,判決前許多輿論曾指出,「親朴」與「倒朴」,任何一方都未做好接納判決結果的準備。如果今天(10日)彈劾未通過,燭光集會一方也極有可能用同樣的方法表示不滿。

2017年3月10日在韓國首爾,群眾聽取憲法法院的判決后慶祝。
2017年3月10日在韓國首爾,群眾聽取憲法法院的判決后慶祝。 攝: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而隨著情勢的發展,南韓國內的分裂與對立也越來越突出,今天憲法裁判所外這種矛盾顯得更加明顯。有人說這是「進步」與「保守」的政治分裂,也有人說是「年輕人」與「老年人」的世代分裂。  

「我希望上了年紀的人不要固守成規,應該放寬心,包容地看待年輕人。」金先生說道,兩代人的思考方式跟價值觀不同,但對於目前這種對立與分裂的現狀,他還是會感到心塞。但他也表示,彈劾為南韓開啟了一個新世界。

「希望在這個新的世界裏,多一點包容和理解,我也希望五月我們可以選出一個真正為百姓著想的總統。」

彈劾可以終結一切嗎?

朴槿惠事件爆發伊始,「清算積弊」的問題就經常被提及,許多人認為此事件的源頭就來自於南韓歷史上遺留下的種種問題——政商勾結、總統權力獨大等。

「很多人在評價朴正熙時常常用『三分過,七分功』,但我不這麼認為,那是獨裁啊」,金先生說。他認為朴正熙時代雖然成就了南韓經濟的飛躍,但遺留下來的問題更加深刻,「如果可以,我寧願不要經濟的發展,而要一個公平的社會,我想這次彈劾就是一個開始」。

彈劾判決書說,朴槿惠向崔順實透露國家機密、收受企業獻金,「讓憲法裁判所別無選擇」全數贊成彈劾。但判決書中也指出,崔順實介入國政人事安排、文藝界黑名單、「世越號」事故應對不及時等指控,不符合彈劾標準。

當李正美讀出這些內容時,「倒朴」集會現場出現嘆息和謾罵聲,「世越號」遇難者家屬更舉起貼滿遇難學生照片的牌子,難掩悲傷和氣憤。

朴槿惠對於特檢以及憲法裁判所的不配合,也曾讓許多民眾感到不滿。李正美在今天上午的判決中也批評,朴槿惠最初承諾會協助調查,但從未配合檢方和特檢,檢方對青瓦台的搜查也遲遲未能進行。

「我想現在朴槿惠已經不是總統了,她不再享有特權來逃避調查,這些真相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水落石出。」金先生表示,如果需要,他還會參加集會,繼續給檢方施壓。

南韓歷屆總統都有「不得善終」之說,這些都是政商勾結、財閥橫行、固有政治制度等帶來的問題。然而,政治弊病叢生並非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問題,如今三星的副會長李在鎔被起訴,朴槿惠被罷免,民眾在光化門前大喊是「民主的勝利」,她會是南韓最後一個「不得善終」的總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