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六七暴動50週年

朱福強:六七暴動,消失的官方檔案何處尋?

香港方面,現在的情況是,六七暴動的官方敏感檔案看來是消失了,但我又不至於相信它們是被毀滅……


【編者按:六七暴動50週年系列】 50年前的5月,香港發生了一場為時8個月,出現逾千個真菠蘿(土製炸彈)、造成51人死亡、八百多人受傷、近二千人被檢控、受影響人數以萬計的左派暴動,被認為是香港戰後歷史走向的分水嶺。50年後的今天,官方依然諱莫如深,民間各方則竭力尋找當年的資料和親歷者,當中有人希望獲得平反,有人希望還原真相,有人希望對抗遺忘……《端傳媒》在3月開始,將陸續推出「六七暴動50週年」的評論專題,為歷史留下幾筆。

香港警察與左派暴徒對峙街頭。
香港警察與左派暴徒對峙街頭。網上圖片

港英九七回歸前的疑似「滅檔行動」

先說一個聽來的、流傳於1997年前一群洋人圈子裏的故事:話說當時港英部署撤走,有一高官忽發奇想(或可能是受命),想將所有歷史檔案及文獻,放一把火,令其灰飛煙滅。此招數明顯是「效法」日本皇軍在1945年投降前的殺着:等你以後還能有什麽檔案,證明我大和皇軍在香港犯過什麼戰爭罪行!

此外,在1990年代初,港英政府已着手部署,將香港自1972年成立的歷史檔案館(Public Records Office)從中環美梨道(現稱美利道)多層停車場大樓舊址,遷徙到屯門新益里一座早前用作越南船民禁閉營的工廠大廈。

這兩事只是純粹巧合,抑或是港英政府真有此「滅檔」之意,已不得而知。屯門新益里的工廠大廈身處危險倉庫旁邊,極不利於儲存任何貴重物品,遑論本土的文獻瑰寶。如果當時沒有檔案處內一群檔案主任(archivists)的反對,後又公然違命而將事件公開,以及沒有社會上文化界、教育界(包括當時七間大學校長聯署)等有識之士的抗議,政府的疑似「滅檔」行動,可能早已得逞。

香港政府的歷史文獻被放逐到屯門兩年後,政府在社會各界的壓力下,卒在觀塘的翠屏道(即以前鷄寮的所在地),興建了一座專為儲存永久檔案的歷史檔案大樓。

消失了的「六七暴動」檔案

重提這段往事,是因為喜聞資深傳媒工作者羅恩惠女士最近花了四年時間,歷盡辛酸拍成一部有關香港左派在1967年5月到12月期間策劃及發動暴亂的紀錄片。1967年的暴動事件,是戰後香港社會發展的重要分水嶺,也是香港歷史上最重大的政治動亂。

羅恩惠拍的是六七暴動,但她給紀錄片取了一個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名字:《消失的檔案》。事緣是這套兩小時的紀錄片要翻開的,是一場歷時共8個月,死了51人、有八百多人受傷、近二千人被檢控,被形容為滿街「菠蘿」(即左派的土製炸彈)的香港重要歷史事件;但據羅恩惠憶述,她在蒐集原始的官方檔案紀錄時,在香港歷史檔案館裏只能找到僅僅21秒鐘的影像存檔。其他大部分相關的資料夾,一揭開,裏面不是空的,就是一些無關宏旨的文件。

羅恩惠接受傳媒訪問時說,她自2013年1月開始,每日準時在觀塘的歷史檔案館報到,做一些資料核實和求證。她先從最普通的關鍵字入手,試圖了解更多發生於1967年、後被定性為「暴動」的事件。但是她輸入「新蒲崗」、「炸彈」、「膠花廠」等,沒有任何相關資料,同樣也找不到任何有關的檔案紀錄。

文字紀錄找不到,她又嘗試尋找新聞影片,但試了五十幾個可能的關鍵字後,發現搜尋出來的結果都一樣,就是一段為時21秒的香港街景和行人錄像。「條片只有巿民行來行去,沒有任何衝突場面,非常奇怪。」

香港的1967年,整整一年間發生過的事件紀錄,為何消失不見了?她覺得事有蹺蹊,反覆推敲搜尋,最後認定了關於1967年的檔案是大量地「被消失」。她舉例說,在懲教檔案中,連懲教主任的年度假期紀錄、因何事請假等資料皆齊全,但關於少年犯的紀錄竟然從缺。當年曾有52名左派政治犯被送入摩星嶺集中營,並囚禁了一年半之久,但歷史檔案館裏關於「摩星嶺」和「集中營」的紀錄,竟然是零。

究竟是誰不想讓這段史實留低?是誰要把香港的歷史抹走,消滅屬於我們的記憶?

事實上,羅恩惠的吶喊,並不是第一次或唯一的一次。在羅之前已有多位學者及傳媒人,在尋找左派六七暴動的官方檔案紀錄時,受盡委屈,呼救無門,結果經濟負擔得起的,都要遠赴英國,在桂園(Kew Garden)旁的英國國家檔案館(The National Archives ,前稱 Public Records Office of London)尋找在香港湮沒了的檔案。

「六七暴動」檔案何處尋

那麼六七暴動的香港政府官方檔案,究竟去了哪裏?為什麼人們要遠渡重洋,才能找到原屬於香港事務的相關紀錄?坊間有一種說法:六七暴動檔案的正本全都運回英國,現存英國國家檔案館,原有的複印版本藏於香港位於觀塘的歷史檔案館,但卻幾乎全部「消失」。是耶非耶?

香港政府雖然「被迫」在觀塘興建了一幢達國際標準的檔案館,能自誇自擂其重視歷史文獻,但實際上只解決硬件的問題,而軟件(政策及管理制度)的確立,卻遙遙無期。

眾所周知,香港是現今世上極少數仍視人民的知情權為無物的已發展地區,更刻意迴避問責,頑強地抗拒訂立《檔案法》。沒有檔案法的規管,政府的官員可以不為公事立檔、存檔。就算立了檔,日後若被要求公開有關紀錄,一旦估量到公開後會對政府或某主事官員不利,亦大可肆無忌憚地聲稱沒有相關檔案或找不到有關紀錄,大眾也只能徒呼奈何。香港沒有任何法例(例如《資訊自由法》等)賦予人民權力,可以向政府索閲官方檔案。「橫洲摸㡳」事件如是,「鉛水事件」亦如是。我敢說,興建西九故宮博物館一事的來龍去脈,也不要奢望將來有可能看到什麼紀錄。

六七左派暴動的檔案,當然敏感。其中涉及的人物,很多仍健在,有很多還脫了毛裝,換上西裝在政府或社會攀上要職。儘管有很多左派人士到今天仍認為當年的行動是愛國的、是一場正義的「反英抗暴」運動,但不爭的事實是,炸彈也放過、無辜的市民(包括「商業電台」的林彬兄弟及北角的一對小姊弟 )也殺過,那些年的人和事,總是不光彩吧?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有關六七暴動的檔案,特別是有關涉事人物的檔案,應該已被特區政府「消失」了,但也未必被毀滅。

據我估計,當年事件的重要政策檔案,主要來自港督府、保安科(今為保安局)及警隊裏的政治部(當然亦有些記錄着政策執行過程的檔案,㑹散布於政府相關的部門,例如警察、消防、民政等部門)。港督府的檔案隨着九七回歸後已全數運回英國,政府的理據是港督府的檔案在法理上不屬於香港政府,所以要歸還英國政府。而在九七回歸前,政府在政府總部(前稱布政司署 ,Government Secretariat)內成立了一個專門與檔案有關的「特別任務組」,專責揀選各政策科的重要檔案,製成縮微膠卷,運回英國,其間有否順勢銷毀一些見不得光的檔案,天曉得?至於政治部,隨着它的解散,當中的檔案除了部分未具情報價值的估計多已銷毀外,其他應已運回英國。

然而,要強調的是:所有這些被「移居」英國的檔案,都會受英國的《檔案法》規管。

至於香港方面,現在的情況是,六七暴動的官方敏感檔案看來是消失了,但我又不至於相信它們是被毀滅,雖然沒有證據,但我深信它們仍儲存於保安局及警隊内相關的單位。在沒有《檔案法》的規管下,政府部門基本上可以全權管控自己的檔案,不像英國,法律清楚訂定官方檔案在公事完成後移交至國家檔案館的時限,及檔案最終開放給公眾人士索閲的時間。

那麼,倘若現在需要尋找港英政府的六七檔案,還剩下什麼途徑?在1967年那幾個動盪的歲月,港、英兩地的政府通訊頻繁,是可以預期的。港英政府的相關部門肯定事無大小,都會向倫敦報告及請示。公事下所產生的檔案本來就是這樣:每一次它的產生(例如港英政府發函給倫敦),最少會出現兩份,收函者收到的是文件原本,發函的多會保管一份副本。這解釋了為什麼六七暴動的檔案,香港特區政府大可以將它們「消失」了,但人們還是可以在倫敦尋回,有時是正本,有時又㑹是副本。

走筆至此,我不得不再冒政治不正確之險,也要多謝英國的《檔案法》,否則香港左派發動六七暴動的真相,隨着歲月,將湮沒在歷史的廢堆裏!

(朱福強,香港政府檔案處前處長)

解密檔案 六七暴動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