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Design

台灣街頭為何不美?從教科書開始的美感養成

一本教科書,真的能夠帶來這麼巨大的影響嗎?這份充滿理想的實驗性教材,有沒有可能走入體制,影響下一個世代?


美感教科書的用意在於滿足了教學的功能之外,還能夠多給孩子一點空間。
美感教科書的用意在於滿足了教學的功能之外,還能夠多給孩子一點空間。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為什麼台灣明明擁有許多優秀的設計師,台灣的街頭卻仍如此醜陋?自2014年開始發起「教科書再造計畫」的美感細胞團隊認為,關鍵在於社會中95%的大眾並不關心美及設計,因為無感,所以漠不關心;而人們的無感,往往來自於沒有經過比較及刺激。

於是張柏韋、陳慕天、林宗諺、賴政宇等人共同組成美感細胞團隊,在過去兩年間邀集30多位設計師及插畫家,重新設計編排國小教科書,並免費發放給近兩千位學生使用,「就像是把美術館搬進課本一樣,在潛移默化中讓孩子們看見更多美的可能。」張柏韋說。

有趣的是,團隊中沒有人是設計相關背景,過去在台灣的生活中,他們也不是特別重視生活美感的人。但是當他們分別到荷蘭、瑞典、丹麥等國家交換留學時,才赫然發現即使不需要特意追求,一張街頭傳單,超市中隨處可見的商品包裝,街道上的建築,美就像空氣一樣無所不在。幾個大男生第一次發現,「原來我們以為台灣沒什麼不好,有了對比之後,才發現台灣的美感素養還有很多改進的空間。」林宗諺點出環境的重要性。

既然環境如此重要,他們決定一起做些什麼來改變大家都不喜歡的環境,「但建築、廣告這些都超乎我們的能力,後來我們想到了教科書。」

美感細胞團隊發起人張柏韋、陳慕天、林宗諺、賴政宇。
美感細胞團隊發起人張柏韋、陳慕天、林宗諺、賴政宇。攝:徐翌全/端傳媒

從教科書著手,可以說是非常台灣式的解決方案。除了教科書是目前最普及也最為公平的媒介,也因為在現行升學考試為主軸的教育體制中,不論是老師、父母、學生都投注了大量時間在念書上面,不管是否情願,教科書的確是影響孩子們最為深遠的讀物之一。美感團隊的目標便是將不同風格的設計美學、互動性、創造空間埋藏在僵硬的教科書之中,進而潛移默化影響孩子們的思維。

另闢蹊徑的思考方式,讓美感細胞團隊獲得許多社會關注。近來他們開始推動美感教科書第二季的募資計畫,這次團隊成員的企圖心更大,這次他們與台灣教科書市場龍頭康軒及南一合作,從原本的國語單科擴大至國、英、數、自、社等五個科目,預計發放給三千位學生。此外,第二季也邀請王艾莉、方序中、陳永基、馮宇及圖文不符五位擁有高知名度的設計師一同加入計畫,20天內募資金額便逼近300萬台幣。

鬆綁心靈的教科書

嚴格說來,美感教科書的用意並非設計出一本最美麗的課本,也並未試圖定義什麼是美,而是希望在滿足教學功能之外,還能夠多給孩子一點空間,自由地去創造、想像、延伸。美感細胞團隊試圖在課本中放入各種風格的設計、插畫、材質及色彩,同時也加入提高互動性的設計,以及讓孩子能夠自主創作的留白空間。

「我們以刺激者的角度思考,讓大家看到課本原來還可以這樣設計。」負責設計數學科課本的方序中及團隊成員呂瑋嘉以「認識扇形」單元為例,他們設計了一個由圓形構成的幾何圖形,孩子們可以從中找出扇形並塗色,「每個孩子看到的扇形和塗色都會不同,讓他們可以藉由視覺的方式學會邏輯思考。」

此外,方序中也特別設計了一個附件頁,除了練習題型之外,留出讓孩子們自由塗鴉創作的空間,用意是希望孩子們在課堂上並非只有單向接收知識,也能引發他們的興趣,實際動手創造。

「現在的課本不管是用色或插畫都已經非常活潑,但這些設計並不是針對教學,比較像是點綴、裝飾的素材,我一直在思考,這些東西真的對學習有幫助嗎?」第一季便參與計畫的設計師馮宇認為,一般人常誤解設計只是做出美麗的排版,其實設計的目的是找到問題並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案。從這個角度來看,現行的課本還有不少可調整的空間,例如在第一季的國語科課本加入摺頁設計,讓孩子們可以在上課時迅速翻到指定的頁數,根據老師的回饋,這個看似簡單的設計可以省下5至10%的時間。

2017年美感教科書:國語科課本封面,馮宇設計。
2017年美感教科書:國語科課本封面,馮宇設計。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2017年美感教科書:英語科課本封面,陳永基設計。
2017年美感教科書:英語科課本封面,陳永基設計。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2017年美感教科書:數學科課本封面,方序中設計。
2017年美感教科書:數學科課本封面,方序中設計。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2017年美感教科書:自然科課本封面,王艾莉設計。
2017年美感教科書:自然科課本封面,王艾莉設計。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2017年美感教科書:社會科課本封面,圖文不符設計。
2017年美感教科書:社會科課本封面,圖文不符設計。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馮宇的設計將課本封面創作權還給孩子。
馮宇的設計將課本封面創作權還給孩子。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美感教科書第二版內頁。
美感教科書第二版內頁。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美感教科書第二版內頁。
美感教科書第二版內頁。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誰說課本只能千篇一律,孩子們可不可以創造屬於他獨一無二的課本?馮宇將課本的封面創作權還給孩子,他設計了一張拼貼文字筆劃的貼紙,學生可以自由地拼貼組合,不只讓學生更能了解文字的結構與組成,也能夠在互動的遊戲中自然吸收知識。

對於圖文不符共同創辦人張志祺而言,教育的用意在於協助推動社會往更理想的方向前進,在圖文不符設計的社會科課本中,運用通用設計的概念,讓色盲、色弱的孩子們也能清楚辨識,孩子們也可以自然學會同理更多人。圖文不符也考慮使用再生紙及環保油墨印刷,「這些小小的差異都是老師可以跟學生溝通的切口,看似微小,卻可能造成巨大的改變。」

為了滿足課本的教學功能性,設計師們無法天馬行空地揮灑創意與想像,每一個設計及調整背後都必須經過精密的計算,最終的成品也許不會一眼就讓人覺得光彩奪目,孩子們能夠感受到這些用心嗎?

「絕對可以!」張柏韋斬釘截鐵地說,「孩子們的感受力其實比我們想像中更敏銳。」當設計師改變了生字排列的方式,居然有個五年級的學生認為這個調整是「為了讓思考更自由,空間更開放」,看似超齡的回答,卻是孩子最真實的反應及回饋。

沒有人是想要阻礙教科書進步的大魔王

在採訪過程中,美感細胞團隊正因募資進度不如預期而有些焦慮,因為他們的時間並不多了。2017年是107年12年國教實施的前一年,為了因應接下來的教改,市面上的教科書會重新編輯以配合新課綱。在這個教科書必定要重新設計的時間點,團隊成員希望一直以來的努力可以達到一定規模的影響力,讓出版社、教育部及更多相關方都能認知到教科書再造的重要性。

南一出版社發言人顏世枋很清楚這個計畫的價值,「我們都非常期待這次的成果,希望可以在現有的設計之外,加入外部的觀點來參考改善教科書。」他希望在第二季教科書發放時,儘可能收集教師、學生與家長的回饋意見,作為日後雙方進一步合作的依據,讓美感教科書能夠真正進入體制。

美感細胞團隊與老師進行訪談,收集回饋意見。
美感細胞團隊與老師進行訪談,收集回饋意見。圖片提供:美感細胞團隊

在近三年的運作中,張柏韋等人也從一開始只是想做出一本更美的教科書,逐漸看見結構與體制的限制。在教科書審查及種種限制下,教科書出版商即使有心改變,也常常必須妥協;而教育部的審查小組也必須面對來自家長、老師的意見,在審查過程中盡力排除可能的爭議與風險,無形中限制了設計的可能性。

推動體制改變可以有非常多途徑,美感細胞團隊試圖創造一個互相協作的生態鏈,「沒有人是想要阻礙教科書進步的大魔王,只是一層層扣起來,教科書的空間就愈來愈小。」張柏韋認為,美感細胞團隊可以從體制外去突破,從外部的觀點一一調整、潤滑每個環環相扣的單位,在缺漏的部分想辦法連結各方資源,例如讓設計界的意見領袖與人脈得以和出版社合作,或是幫助不擅長和外界溝通的國家教育研究院做好行銷。

在這個過程中,團隊也培養出深厚的教科書設計、兒童心理學、色彩學知識,「我們要做的很簡單,不是成立出版社去發行教科書,而是成立一個色彩研究基金會,每年發展最新的兒童色彩心理學趨勢、整理出新的紙材及印刷方式,或是累積圖文風格know-how,擔任出版社的顧問,也可以媒合設計師。」美感細胞團隊希望過這種方式讓鑲嵌進現有體制,並從中發揮影響力。

「我們都只是一般人,如果連我們都可以做些什麼去改變環境,還有誰不行?」張柏韋說,「關鍵在於現在就去做,持續去做,喚起更多人對這個議題的重視度,進而從自己的角度做出改變。」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