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南韓單身狗的情人節 :「一人戶」日子也不錯

「一人家族」佔全國家庭三成以上,「獨食」、「獨飲」、「獨影」等生活方式逐成潮流。實際上,他們拋棄了什麼?


在南韓首爾塔上掛滿了情人鎖,浪漫氣氛吸引不少情侶拍照留念,一名女士於情侶前面走過。
在南韓首爾塔上掛滿了情人鎖,浪漫氣氛吸引不少情侶拍照留念,一名女士於情侶前面走過。攝:Ed Jones/AFP

情人節前兩天的週日,首爾江南區一家電影院,《La La Land》(港譯:星聲夢裏人)雖已上映逾兩月,週末場仍是爆滿。不過,等待入場的隊伍中,不少是獨自捧著爆谷的年輕人。據南韓企業CJ旗下的影院CGV統計,南韓觀眾中,「一個人看電影」的比例由2012年的7.7%增至去年的13.3%,幾乎增長了一倍。曾經在網上盛傳的網民自製「國際孤獨等級表」中,「一個人看電影」排在第四級,但眼下在南韓年輕人中,這卻成了越來越普遍的事情。

有人說南韓是情侶的天堂,單身狗的地獄。擺滿可愛裝飾的咖啡店、遍佈鐘路區的小劇場、漂亮的漢江公園,所有看上去似乎都是為了情侶精心設計。而如今,這些看似適合情侶光顧的地方,卻出現越來越多「一人族」。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喝酒、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喝咖啡、一個人逛公園的「獨族」越來越多,南韓正成為一個人生活也不錯的地方。

為了吸引「獨族」,許多商家也適時推出了單人餐單,必勝客在良才洞開設了專門面向單人顧客的門店;HOLLYS咖啡新增了單人座,推出了小號刨冰;許多餐廳也嘗試推出類似隔間的單人餐桌。

惠真是明洞一家美甲店的美甲師,她就是「獨族」一員。今年27歲的她獨自生活已經快四年,父母住在距離首爾市區將近300公里的蔚山市。她之前在蔚山一家電子公司做屏幕檢測,做了一年多之後,惠真就離職了。「我覺得學不到東西,想想還是要學門手藝,就來了首爾」,從此她便開始了獨居生活。首爾有許多年輕人跟她一樣,都算「背井離鄉」上京求學、工作,成為了739萬「一人戶」大軍中的一份子。根據南韓行政自治部的統計資料,截至去年,739萬「一人戶」佔全國2121萬戶的34.8%,成為了南韓最主流的家庭型態,「獨食」、「獨飲」、「獨影」等生活方式逐漸成為潮流。首爾大學消費趨勢研究中心發布的「趨勢KOREA2017」中就曾預測,今年的十大消費趨勢之一就是「獨族」。

「獨族」意味著很多事情需要獨自面對。剛來到首爾時,惠真還沒有足夠的錢可以租房子,南韓的月租房除了每月的房租,還需要繳付保證金,會在退租時還給租客,保證金往往是一個月房租的幾十倍。「先跟父母借了錢繳了保證金,之後再用工資交房租,再一點一點還爸媽的錢」,惠真說道,「但這樣真的就存不了什麼錢了呢」。這也是至今她還住在地下一層的原因。地下一層的房子要比地上的便宜得多。惠珍所租住的房子是一間開放式的一室戶,大概在十平方米左右,每月的房租是25萬韓幣(約合220美元),外加500萬韓幣(約合4340美元)的保證金。

每天九點下班後,她便會在回家的路上走進便利店,挑選晚餐,分布密度極高的南韓便利店可以稱得上是小型餐廳,多半配有餐桌、椅子,熱水、微波爐一應俱全。天氣變暖,便利店外又會擺出露天座位,也成了一個人小酌一杯的最佳場所。有時累得連便利店也懶得去,惠真就直接在家叫外賣,「癱在家裏一邊吃東西,一邊看電視是最享受的時刻」,她笑著說,「我自己在家很少煮飯,偶爾煮個拉麵吃吧」。民以食為天,南韓發達的外賣行業為這類「一人戶」解決了最大障礙。

外賣可以說是深入南韓社會生活的一種現象,一天24小時,只要身在市區,就不怕叫不到東西。對於不喜歡講話的人來講,又有許多應用程式app可供點餐,「我都是用這個,叫yogiyo的app,很好用」,惠真指著手機屏幕上一個紅底白圖的圖案說道。點開app,主頁的第一個分類選項就是「一人餐」,裏面的種類從炸雞、中華料理、傳統韓餐,到快餐,也算豐富,起送價普遍在七八千韓幣左右,最高也只有一萬韓幣(約九美元),不收外送費,「以前炸醬麵都是兩份起送,現在一人份也很好叫」。

南韓「一人家族」佔全國整個家庭的27.2%,並且其中一半是未就業的狀態。圖為南韓求職者在招聘會上找尋工作。
南韓「一人家族」佔全國整個家庭的34.8%,並且其中一半是未就業的狀態。圖為南韓求職者在招聘會上找尋工作。攝: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一直到去年,我還是有些不自在」,惠真說道,「但我最近有時也會自己出去吃飯,因為有時週末在家除了跟外賣師傅說句謝謝之外,就沒人可以講話了。」

說這話時,惠真顯得很平淡,並未表露出任何無奈或是孤單的樣子。

「你知道《我獨自生活》?那是我每週必看的綜藝節目」,聊到一半,惠真突然問道,惠真口中的《我獨自生活》是一檔南韓的綜藝節目,每週紀錄南韓藝人的獨居生活。除了這檔節目之外,還有《我討厭的兒子》、《我耳邊的糖果》等等,全部都是講述單身藝人的「一人戶」生活。這些節目中的「一人戶」形象不再是可憐或孤單的,更多傳達出的是「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開心」。「我有時候覺得很有共鳴,但有時又覺得,即便大家都是獨居,但人和人之間的差距真的好大,會覺得很失落。」惠真說道。的確,電視裏的獨居藝人住在千呎豪宅中,與十平米的獨居生活並不能相提並論。

相較於可以時常獨自去觀看電影、獨自去旅行的華麗「一人戶」,因生計而犯愁的「一人戶」才是主流。

南韓健康增進開發院研究人員指出,2014年南韓「一人戶」中將近一半(45.1%)為低收入階層,遠高於「二人戶」及「多人戶」的低收入比例(10.9%),「一人戶」中的高收入階層則僅為13%。「一人戶」也包括已經失去工作能力的獨居老人,但除了他們之外,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晚婚、甚至不婚對於「一人戶」不斷增加起到愈發重要的作用。「一人戶」中30歲以下與30-40歲的群體分別佔到18.2%以及18.3%,是整個「一人戶」中佔比最多的年齡層,首爾市「一人戶」佔比最多的年齡段,男女均為25-29歲。

相較於想要不被束縛而不結婚的華麗單身族,更多的獨居青年則是充滿了無奈。南韓統計廳發布的「2016年雇傭動向」報告顯示,15至29歲青年失業率為9.8%,達43.5萬人,創16年來的新高。南韓經濟不振,可以提供優質崗位的代表性產業製造業陷入持續低迷,企業不招聘新人,讓許多年輕人面臨「畢業即失業」的尷尬局面。餐飲、住宿、零售、建築等行業的就業人數雖然在增加,但多為非正式工,工資也很低。房價上漲、就業難等原因,結婚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講成為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早在幾年前開始,南韓年輕人中就有「三拋世代」的說法,他們將自己形容為拋棄了戀愛、結婚,生子的世代,後來,還有拋棄了人際關係與買房的「五拋世代」,到今天更有人稱自己為連夢想與希望的拋棄的「七拋世代」。

「我爸媽已經開始催婚了,不是我不想結,而是還沒準備好,怎麼買房子呢,怎麼養孩子呢。」惠真苦笑著說道,「我還是適合叫個外賣,看看綜藝吧。」

看似無拘無束的獨居生活,也許對於許多人來講則是無奈的選擇。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