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選戰 香港

當民主派手握不民主的選舉票時,爭吵開始了

梁振英不再參選後,打着ABC旗號的民主派選委失去焦點,320多張選委票,反倒成了民主派分化的導火線。


2017年2月11日,近100名民主派選委聚首香港大學開會,討論提名策略。
2017年2月11日,近100名民主派選委聚首香港大學開會,討論提名策略。攝:端傳媒攝影部

2016年12月11日,民主派陣營歡天喜地。當天,香港特首選委會選舉結果出爐,由民主派選委組成的聯盟「民主300+」取得至少325席,成績為歷屆最佳。選委會負責提名及選出行政長官,民主派取得超過四分一議席,有望左右選情。

兩個月後,就在特首提名期開始3天前的2月11日,近100名民主派選委聚首香港大學開會,討論提名策略。負責協調「民主300+」的發言人梁繼昌形容會面氣氛良好,各方交流意見,並無「互相攻擊」。他們會在2月底再開會,落實具體提名策略。

然而過去兩個月,民主派選委對於如何運用這320多票,一直各執己見。不論在Facebook留言、報章評論,還是傳媒訪問,均罵戰連場。

有人認為民主派應面對政治現實,提名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以及退休法官胡國興,「硬撼」(對壘)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反對「西環操縱」;也有人堅持「民主派不應授權建制派」的原則,認為選委應支持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現實派與原則派爭持不下,這320多票,反倒成了民主派分化的導火線,到底他們爭持不下的是什麼?

曾俊華是lesser evil嗎?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圖:Sarene Chan/端傳媒

今屆行政長官選舉將於3月26日舉行。參選人必須在選委中,取得150張提名票方能正式「入閘」。換句話說,「民主300+」手執的320多票,如果協調得宜,最多可保送兩名參選人「入閘」。

現時熱門參選人中,盛傳林鄭月娥是中央唯一支持的特首人選。部分民主派選委因而認為,他們在提名階段的首要工作,是確保選舉有競爭,「反西環操控」,故此牽起提名曾俊華的激烈討論。

曾俊華擔任了9年多財政司司長,屬建制陣營,過去多次明言重啟政改要以831框架為基礎。但由於他形象開明,近兩年越來越受市民歡迎,暫時是參選人中民望最高的一位。曾俊華的處事手法,也相較其他建制派參選人溫和,亦較願意與不同政治立場的派別溝通。

所以有傳統泛民選委認為,在民主派不可能當選的政治現實下,「民主300+」需兩害取其輕,考慮提名曾俊華,這群泛民選委被視為「現實派」。例如民主黨的羅健熙,2月4日就在其Facebook專頁指,曾俊華是lesser evil(傷害較小的選擇),對民主原則「破壞會遠比greater evil(傷害更大的選擇)小,at the end(最後)是有利原則繼續推展」。

「Lesser evil」論顯然不為「原則派」選委接受。他們強調「民主300+」的根本訴求,是要在推翻831框架的前提下重啟政改,曾俊華未能符合。1月24日,香港眾志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在Facebook專頁說:「我真的明白在絕境下,可能大家在焦躁下會支持立場相異的候選人,但這不是我們追求的事情吧?」

當「現實派」和「原則派」在網上爭論不休時,曾俊華其實尚未發表政綱。2月4日,「民主300+」成員黃任匡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說,陣營中對831框架有不同意見,「有人明言撤回,有人認為重寫報告,如實向中央反映港人意見便行;也有人現實一點,覺得參選人能在框架裏鑽空子就可以。不過按現時言論,曾俊華對831的看法跟葉劉淑儀分別不大,一切還是待他政綱出爐後再作決定吧。」黃任匡說。

2017年2月6日,香港特首參選人曾俊華舉行政綱發布會。
2017年2月6日,香港特首參選人曾俊華舉行政綱發布會。攝:陳焯煇/端傳媒

兩天後,曾俊華公布政綱。雖然政綱未有載列831框架,但提出要以「白紙草案」形式,為《基本法》23條立法,結果民主派內部爭議旋即升級。

黃任匡同日(2月6日)在Facebook發帖,不點名回應曾俊華政綱道:「2003年,他們說23條立法。香港人說:『董建華下台!』2017年,他們說23條立法。香港人說:『中央說了算,誰做特首都要這樣做,現實一點吧。』董建華表示:『公平嗎?』」

這份點明為23條立法的政綱,甚至令原本傾向提名曾俊華的民主派政黨公民黨改變口風。1月22日,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接受傳媒訪問時說,香港「需要一段休養生息的時間」,暗示較大機會提名提倡「休養生息」的曾俊華。

可是,曾俊華政綱出台後,公民黨黨魁兼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在2月7日向傳媒說,曾俊華計畫推行23條立法,社會必定爭吵起來,很難做到「休養生息」。

在公民黨對提名曾俊華感到猶疑之際,部分傳統民主派選委,依舊堅持曾俊華是「lesser evil」。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回應曾俊華政綱時說,如果能夠寛鬆處理23條立法,不會引起公眾恐慌,又指如果做好諮詢,在立法過程中達成共識的機會大很多。

梁國雄參選被指分化民主派

2017年2月10日,宣佈參選特首的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接受端傳媒訪問。
2017年2月10日,宣佈參選特首的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接受端傳媒訪問。攝:陳朗熹/端傳媒

兩日後,隨着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宣布參選,民主派的裂縫更見明顯。

2月8日,梁國雄召開記者會解釋參選決定,強調自己只會在由「公民聯合行動」發起的「2017特首民間全民投票計劃」,取得38000個民間提名後,才會遊說選委提名給他。而站在他身旁的,有羅冠聰、劉小麗和朱凱廸等在雨傘運動後冒起的自決派立法會議員,卻不見傳統民主派人士。

「現在有個創舉,某些民主派選委說,今次選舉不要搞太多,投給對家吧。這種想法還被『反西環操縱』的原因包裝了,被歌頌起來。」2月10日,「長毛」接受端傳媒訪問時氣沖沖說。他辦公室的檯面上放着一份報紙,標題是「梁國雄參選,泛民批分化」。

梁國雄指,他不明白泛民陣營批評他的理據是什麼:「我跟曾俊華根本不是同一政治光譜的人,何來分化?曾俊華去過雨傘運動半分鐘嗎?現在他更說,831和23條必會做,而且很快做。」

雨傘運動後,民主派打着爭取重啟政改、推倒831框架的旗號,在多個選舉中取得亮麗成績。「現在你們做大了票倉,多了很多選委票,然後說支持曾俊華吧,兩害取其輕,我覺得這十分狡猾。」梁國雄說。

『民主300+』是我的同事,那些專業聯盟搞出來。我都有讀他們的東西,幫他們總結了 —— 要選舉有競爭性以及讓曾俊華贏。

梁國雄

他接着道,假如民主派最後真的授權建制派參選人,後果將非常深遠:「投給曾俊華、讓他當選的話,變相是把政治授權拱手相讓予他。這違反政治學的授權,將來的批評會變得無力,因為你利用群眾做了一個錯的政治授權,然後又跟群眾說:『他做得不對,一起反對他』,荒天下之大謬。那民建聯也一樣,他們選愛國愛港的特首,之後如果特首做錯,民建聯也說不對的,是嗎?那麼你們又說民建聯人格分裂?」

「『民主300+』是我的同事,那些專業聯盟搞出來。我都有讀他們的東西,幫他們總結了 —— 要選舉有競爭性以及讓曾俊華贏。」梁國雄反諷道。

梁國雄說自己曾接觸其他民主派人士,邀請他們出選未果,於是自己參選。「我一開始已經知道我不是最好的人選,其實我考慮時,已想到有人會以『出爾反爾』攻擊我。」

圖:端傳媒設計部

梁振英棄選令民主派失去焦點

「長毛」出選之所以備受爭議,是因為在前兩屆特首選舉,他均大肆批評出選的梁家傑和何俊仁,指他們參選等同承認小圈子選舉。

「我看不到他(梁國雄)有什麼特別理據改變他過往說法。」何俊仁接受端傳媒訪問時說。2012年他出選特首選舉,梁國雄曾經罵他「唾面自乾」,「以小圈選舉候選人資格欺世盜名」。

「以前我們有少少像『探路』,看看在小圈子裏,我們能否得到足夠提名。」何俊仁解釋說,他五年前參選時是假設2017年有普選,民主派要為此作好準備,再一次確保能取得足夠提名「入閘」和嘗試陣營內初選。

他說當年參選,成功施加壓力,令梁振英承諾解決土地和「雙非孕婦」等問題。不過說到推動民主運動的承諾,何俊仁想了良久,然後語帶無奈地說:「坦白說,那次焦點去了別處,去了梁振英和唐英年的鬥爭,我是始料不及的。所以我在大議題上,做不了很多。」

選一個即使不是最好,但可以減低傷害,減低撕裂,也總聊勝於無。

何俊仁

「我逼了梁振英很多次,要他承諾普選沒有篩選、提名必須符合國際標準,但怎樣他也不說。」

2014年,人大最後就政改頒下「831框架」,觸發長達79日的雨傘運動。對於新形勢,何俊仁這樣看:「我覺得『雨傘』後,大家已不想民主派再參選;可是,當說到去選舉委員會拿一些票,大家倒不覺得很反感,甚至覺得應該這樣做。」

「為什麼民主派仍然肯參與這小圈子選舉,就是覺得如果有選擇,選一個即使不是最好,但可以減低傷害,減低撕裂,也總聊勝於無。」

對於社會有聲音批評他們放棄原則,何俊仁認為一切爭論,皆源於梁振英不再參選:「現在大眾議論紛紛,很多質疑,就是因為梁振英不選;梁振英選,有那麼多批評嗎?我們提名曾俊華,有那麼多質疑嗎?也挺肯定是沒有。」

「選委在參選時打着ABC(Anyone But CY)旗號作階段性策略可以了解,但當C(梁振英)沒有了,之後的策略如何,用公民提名、lesser evil,還是其他方案,彷彿選委沒有很詳細地談。」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說。

研究選舉制度多年的馬嶽形容,「民主300+」組成時「其實有點拉雜成軍」,只為了搶最多席位,意見分歧、衝突也因此很容易出現:「裏頭的人雖然都認同民主,但其實光譜可以很闊。就算界別內也有這情況,像高教界、社工界,有一些人參與社運、接觸政治經驗較豐富、思想較激進,也有些較務實。基於大家對選情狀況的判斷不同,爭論往往因此而起。」

最大問題是,大家彷彿將對民主的所有幻想,都投射在這300多個選委身上,但他們只不過是這個小圈子選舉中『特權階級』。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

曾俊華2月11日說,對於自己能取得足夠提名票「非常樂觀」,之前更有報導指,曾俊華未必想盡取民主派選委的提名,以免給人代表民主派的印象。所以馬嶽認為,即使民主派有意提名曾俊華,「對方也未必全部接受」。

「最大問題是,大家彷彿將對民主的所有幻想,都投射在這300多個選委身上,但他們只不過是這個小圈子選舉中『特權階級』。」屬高教界選民、不過沒有投票的馬嶽總結道。

香港 香港特首 2017香港特首選戰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