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讀手記

讀者來函:台灣為何與中國大陸漸行漸遠

大陸已經給台灣這麼多好處,為什麼台灣人仍然不買單?答案其實很簡單,大陸人給的不是台灣人真正最在意的。


2016年的1月16日,台灣的獨派政黨民進黨在大選中大勝。
2016年的1月16日,台灣的獨派政黨民進黨在大選中大勝。攝:Ulet Ifansasti/Getty Images

2016年的1月16日,台灣的獨派政黨民進黨在全國性大選中大獲全勝,蔡英文當選了總統,該黨也在國會113席中拿下69席,而贊成與中國大陸維持良性關係的中國國民黨則全面潰敗。選舉結果似乎在傳達一個訊息,台灣人多數清楚地認為台灣應該要獨立,而且台灣與中國大陸是沒有任何政治關係的兩個政治實體。

這樣的選舉結果也令大陸當局感到相當失望,過去八年台灣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原則之下與大陸維持著良好的關係,在兩岸冰凍將近六十年後,大陸人民得以來台觀光、就學,兩岸的城市有直航班機,雙方簽署了23項協議。此外,北京也提出許多給台商的優惠政策,降低台人赴陸準備旅行文件的成本,試圖吸引更多台灣人到大陸經商與觀光,多多了解「祖國」。然而,台灣的大選結果似乎代表大陸這一切的努力都白費了。

事實上,經過這八年,不只這些大陸視為「促進和平統一」的政策沒有起到任何效果,台灣人在國家前途與個人身份認同上都更加傾向「獨立」與「台灣主體意識」。近年來,無論是什麼立場的機構所做的民意調查,都顯示台灣人願意台灣與中國大陸統一的比例始終低於10%,大約30%的人希望台灣盡快獨立,超過50%的人則希望維持現狀。

而所謂的「維持現狀」,其實也是一種獨立,因為現今台灣並未跟大陸有任何政治上的實質關係。在身份認同上,多數民調也顯示將近80%的人都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只有不到30%的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而只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則不到10%。

大陸方面一定很納悶,已經給台灣這麼多好處,為什麼台灣人仍然不買單?答案其實很簡單,大陸人給的不是台灣人真正最在意的。大陸以為台灣人只要在經濟上獲得滿足,大家有錢賺就好了,所以大陸給的優惠項目大部分都跟投資貿易相關。

其次,大陸相當自豪自己的「萬丈高樓平地起」,在大城市裏有這麼多高樓大廈,此外還有便捷的地鐵跟世界上最長的高鐵。為此大陸辦了很多在台灣俗稱的「統戰團」,意思是台灣人只要出機票錢就能到大陸旅遊,落地後一切費用由大陸負責。大陸認為台灣人看到這些發展神速的建設能增加對祖國的了解。

然而,台灣人最在意的不僅僅是自己有沒有吃飽,賺到錢,台灣人更在意的是自己的生活方式與權益能不能獲得保障。這就牽涉到政治制度問題,台灣已經完成了民主化,在民主的機制下,政府相對不敢胡作非為,社會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媒體和每個人監督。

舉例而言,政府如果因國家建設需要要徵收民眾的土地,是需要經過層層的程序,例如召開審查會、公聽會及專家組成的環保單位審議,才能做出決定,居民遷出後如何補償也有明確的法律規定,這樣的流程雖然讓建設的速度放慢,但是人民的居住權能得到充分的保障,因此在台灣,因為拆遷問題而上訪的事件很少發生。

另外,台灣人民有四年一次的投票權利,可以每隔一陣子就檢驗中央與地方政府的表現,如果政府做的不好,那們下一次選舉就無法得到人民的支持,這是人民可以直接監督政府的有效方式,再加上民意代表的選出,政府濫權及不依法行政發生的機率就比較小。此外,台灣的司法是獨立於行政體系之外,法官根據證據判決,不受政治壓力的干預,即使有發生,透過媒體的報導,民眾都能很快知道,這樣會給干預司法者帶來很大的壓力,於是這樣的事情也就逐漸減少。

中共不肯落實民主制度,最基層的人大選舉卜金在中共掌握之中。
中共不肯落實民主制度,最基層的人大選舉至今在中共掌握之中。攝:Feng Li/Getty Images

但是大陸情況就不是如此,中國共產黨一黨控制著國家的方方面面,從行政、立法、司法到媒體無一不受政府嚴格的監管,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國家的權力是不太可能被有效監督的,因為這等於是球員兼裁判,自己人在監督自己人。眾所皆知,甚至連中共自己都承認官員貪污的問題相當嚴重,於是中共中央加強中紀委的角色外加各種宣傳,希望以運動式的方式減少貪污。

這樣的方式固然有一定的成效,但也有很大問題,例如涉貪官員的人權沒有得到保障,可能出現冤案,以及紀檢單位為了挖掘腐敗,可能本身也以非法的方式進行任務。這樣不嚴謹的辦案模式、以非法制非法,不但原本的問題可能無法解決,還會產生另外的腐敗濫權問題。

另外,中共至今不肯落實民主制度,連最基層的人大選舉都是在中共的掌握之中,選民不認識任何一位候選人,沒有任何競選過程,非中共黨員幾乎不能參選,請問這樣選出來的民意代表如何監督政府?到頭來只是每次開會時做做拍手黨罷了。

不僅大陸不能選舉,連一國兩制的香港,中共也要干預,依據「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精神,北京應該只管外交與國防,但是北京連讓香港自由選舉特首都不敢,堅持搞篩選制度的小圈子選舉,這樣的選舉根本不叫選舉。如果說北京想把一國兩制在未來適用於台灣,那麼當台灣人看到這一切時,幾乎沒有人會接受。

至於前面提到的「統戰團」,事實上效益真的不大,很多人參加之後反而對大陸產生更負面的印象,看到更多大陸與台灣的差距。例如在大陸旅遊生活的期間,無論是到銀行開戶、還是到派出所報案,都要面對極為宂長的行政程序,官員不作為並且相互推卸責任的情形相當嚴重。以筆者自身經驗為例,曾經為了一張手機的丟失證明,跑了四間派出所,這在台灣是不可能發生的。

至於高樓與高鐵,是可以讓台灣人民看到大陸高速的建設效率,但是這不會真正地感動台灣人民,以共產黨一黨專政的財力與威權,要建設出這樣的東西並不困難,台灣人也知道因為這些建設的出現,很多平民白姓的居住權得到犧牲,並且沒有充分的保障。

台灣曾經過威權的統治,大家了解威權可能帶來的好處,也知道它可能衍生出重重得弊端。今天好不容易民主化的台灣在政治、宗教與生活的價值觀上與多數民主國家一致。曾經台灣有許多還對兩岸統一懷有憧憬的,都希望大陸在各方面,特別是政治制度上徹底的改革,落實司法獨立,保障民眾的各種權益,減少雙方的距離,增加統一的可能性。

然而令人失望的是隨著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中共幾乎沒有改變,反而更加加強對反對政府的人士的控制。大陸如何對待上訪民眾,如何對異議人士監控,如何以超越法律的手段來維持社會穩定,隨著科技的發展,已經是紙包不住火的,這些例子不勝枚舉,無須在此贅述。

大陸的總總行為因為上述原因,並未拉近與台灣的距離,反而使得台灣人對「中國」這塊招牌越來越失去興趣。大陸花了很多精力來宣傳其「中國模式」是如何成功,以及說明所謂的「西方價值觀」是多麼不適閤中國,但是台灣人民自己能夠判斷世界的潮流是什麼,何種治理方式更加文明。

民主、自由、法治及人權已是台灣不可動搖的核心價值觀,這不但是台灣所堅持,也是世界先進文明國家所重視的。中共如果不希望與台灣漸行漸遠,不應再獨豎一格地去辯論自己的模式多麼成功,西方價值是多麼失敗,而是盡快地跟上世界潮流,尊重人民的生活方式,保障人民的基本權益與信仰,台灣與中國大陸才有可能更加靠近。

(侯立藩,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亞洲研究碩士)

編讀手記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